唐慎微

  唐慎微,宋朝医药学家。字审元。原籍蜀州晋阳(今四川崇庆)。其家世代行医,自小耳濡目染,造诣颇深,对经方深有研究,知名一时。
  元佑年间(1086~1094)应蜀帅李端伯之招,至成都行医,居于华阳(当时成都府东南郊),遂为华阳人。唐氏虽语言朴讷,容貌不扬,但睿智明敏,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患者不分贵贱,有召必往,风雨无阻。为读书人治病从不收钱,只求以名方秘录为酬,因此学者喜与交游。每于经史诸书中得一方一药,必录而相咨。从而积累了丰富的药学资料。为唐氏编撰《经史证类备急本草》增广见识,提供了有利条件。1082~1083年间,尚书左亟蒲传正看过该书初稿后,要保荐唐氏做官,但唐氏拒而不受,继续修订增补自己的本草著作,约于1098年以后定稿。完成全书31卷,反映了宋代药物学的发展水平。唐慎微以个人之力完成如此宏伟精湛的药学巨著,刊行之后,产生了重大的国内外影响。

医学成就

  经多年收集整理,唐慎微编成《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简称《证类本草》)三十一卷,目录一卷。该书总结前代药物学成就,举凡经史百家,佛书道藏中有关医药记载,均加择录,收药达一千七百四十六条。其书初成于元丰五年(1082年)前后,后经陆续增补,约于元符元年至大观二年(1098-1108年)间定稿,由艾晟校补刊行,名《大观经史证类备急本草》三十一卷。政和六年(1116年)医官曹孝忠据此重新校正,名《政和新修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三十卷。
  明·李时珍编写《本草纲目》主要以此为蓝本。为唐氏编撰《经史证类备急本草》增广见识,提供了有利条件。
  北宋时期,对中药学的研究得到了社会的普遍重视,宋政府本着“盛世修典”的原则,多次组织、主持大型本草著作的修订工作,分别于开宝6年(973)和嘉佑二年(1057)完成了《开宝本草》、《嘉佑本草》两部政府主持的官修本草着作,分别载药983种和1082种。唐慎微的《证类本草》约成书于元丰五年(1082),全书共32卷,60余万字,这在当时是空前的本草著作。该书将嘉佑年间的《嘉佑本草》和《本草图经》合为一书,其内容大大增多。书中共记载药物1558种,其中有476种药物是唐慎微广搜博采得来的。这些药物大多是宋开宝、嘉佑年间两次筛选所遗弃的药品,是了解唐代和五代以前药物学发展的重要资料。
  为了编写《证类本草》,唐慎微收集到许多极为珍贵的药学资料,旁征博引,精细考察,而且采用“图文对照”形式,辑录了宋以前各家医药着作。据统计,书中选辑书目达二百余种,除医书外,还包括“经史外传”、“佛书道藏”等,内容极为丰富。尤为可贵的是,唐慎微非常注意保持文献原貌,以采录原文为主,从而为后世保存了大量后世失传的珍贵文献。如《雷公炮炙论》,这是一本中药炮炙方面的名着,是唐慎微第一次几乎将其全书收入《证类本草》。又如《食疗本草》、《本草拾遗》、《海药本草》、《食医心镜》等许多久已散失的前代重要本草文献,其主要内容也都是有赖于唐慎微的努力才得以流传至今。
  《证类本草》是我国宋以前本草学集大成之著作,问世后,历朝修刊,并数次作为国家法定本草颁行,沿用五百多年。由于其内容丰富而全面,《证类本草》也成为后世各类本草着作的基础,明代李时珍编撰《本草纲目》时,就曾用该书作为蓝本:“自陶弘景以下,唐、宋本草引用医书,凡八十四家,而唐慎微居多。”英国学者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总论》中说,中国“十二三世纪的《大观经史证类本草》(即《证类本草》在宋大观年间的刊行本)的某些版本要比十五和十六世纪早期欧洲的植物学著作高明得多”,作为北宋本草的杰出代表,“达到了空前未有的高水平”。而唐慎微作为一位民间医生,依靠个人的力量,独立完成了如此宏伟精湛的药学巨著,不能不说是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

趣闻逸事

  宋金时名臣宇文虚中是其同乡,幼年曾见过唐慎微。据他回忆,唐慎微的相貌有些丑陋,举止朴拙,且不善言词,但内心却极聪明而敏锐。唐慎微医术精湛,为人治病,又非常谨慎,常百无一失。宇文虚中的父亲曾患风毒之证,请唐慎微医治,药下而病除,但唐慎微预言其病尚未断根,将来一定会复发,于是就留下一封信,令其届时启封而用。不出唐慎微所料,日后果然再次犯病,即打开了信封,见里面写有三个方子。宇文虚中之父依方服药,半个月后彻底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