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翮

张鹏翮
   张鹏翮画像
  张鹏翮(1649年-1725年),字运青,号宽宇,四川遂宁县人。清朝官员。父张烺乐善好施。张鹏翮九岁能文。康熙八年中举人。康熙九年(1670年)中式庚戌科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改刑部主事。任礼部祠祭司郎中,康熙十九年出守苏州,历官兖州知府及江南学政,升任大理寺少卿。康熙二十八年扈驾南巡,擢拔为浙江巡抚,任内严惩耗黜贪墨。康熙三十七年升两江总督,两年后任河道总督。康熙四十七年官刑部尚书,康熙五十二年主持顺天乡试,升吏部尚书等要职,以清廉自持,康熙帝赞之:“天下廉吏,无出其右。”。
  世宗即位之初,加太子太傅。雍正元年(1723年)任文华殿大学士,仍兼吏部尚书。是年七月,前往河南查议冲决马营口工程。雍正三年(1725年)病逝,谥文端。

生平

  
胡传淮主编《张鹏翮研究》
胡传淮主编《张鹏翮研究》
张鹏翮生于公元1649元(清顺治六年),从二十二岁成进士为官起,至76岁(雍正三年)逝世的五十五年间先后担任过巡抚、兵部侍郎、刑部尚书、两江总督、河道总督、户部尚书、吏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等要职。生前,康熙帝评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死后,雍正帝赞他“卓然一代完人”。康熙二十七年(1658年)五月奉命为副吏,随索额图所率使团至俄商定中俄边界,签定清朝唯一的平等条约《中俄尼布楚条约》,取得圆满成功。
  康熙二十二年,张鹏翮任衮州知府,清正持已;发展农业、蚕桑,解决民食;重视教化,民风大变。康熙二十四年,调河东盐运司转运使兼盐法道政务,衮州百姓拦道哭留。康熙二十七年,以副使随索额图至俄境商定中俄边界,签定清朝对外唯一的平等条约:中俄《尼布楚条约》。康熙二十八年,任浙江巡抚。康熙三十三年任兵部右侍郎,不久,改任江南学政,为革除江南科考弊风,秉公主持考试,严格举士,所选者不少为贫寒有识之才。康熙夸赞说:“从前清官只宋文运一人,近日张鹏翮堪与匹”。康熙三十六年,授都察院左都御史,康熙奖称他为“天下第一等人”。次年任刑部尚书,授两江总督。康熙三十八年,奉旨与刑部尚书傅腊塔赴陕西处理地方官吏侵蚀贫民籽粒银两案件。他公正执法,严惩贪污,从督抚到县吏,凡涉嫌违法者皆如律治罪。康熙称赞道:“鹏翮前往陕西,联留心查访,一介不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康熙三十九年,任河道总督,正值黄河泛滥,南北阻绝,运河淤塞的严重时刻,他仔细察勘,找到黄、淮致病的主因,提出了“开海口,塞六坝”的治河主张和“借黄以济运,借淮以刷黄”的设想,采取“筑堤束水,借水攻沙”的方法,亲自督导数十万河工整治黄淮。历时八年,黄淮大治,漕运通达,下河连年大熟,人民安居乐业。张鹏翮治理黄淮的水利工程的科学水平,至今仍受到中国水利学界的高度评价。康熙四十八年,任户部尚书。康熙五十二年,任吏部尚书。
  雍正元年(1723年),正月拜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雍正三年(1725年),病逝,谥文端。
 

著作

  张鹏翮著有《治河全书》24卷、《奏议》12卷、《奉使俄罗斯日记》、《如意堂诗文》、《张文端公全集》8卷等。清代沈德潜《清诗别裁》、孙桐生《国朝全蜀诗钞》录其诗;当代学者胡传淮主编《张鹏翮研究》、编选《张鹏翮诗选》,有助于张鹏翮研究。

史书记载

  清史稿·列传六十六
  张鹏翮,字运青,出生四川遂宁,祖籍湖北麻城。据《清史稿》、《遂宁县志》、民国本《遂宁张氏族谱》、当代胡传淮《张鹏翮年谱》等官私史料记载,张鹏翮祖籍湖北麻城,明朝洪武二年(1369年),张氏在其入川始祖张万带领下,迁居四川省遂宁县慧云山(即黑柏沟,今四川省蓬溪县任隆镇大樟树湾村),至张鹏翮已经传到第九代。
  
胡传淮编选《张鹏翮诗选》
胡传淮编选《张鹏翮诗选》
康熙九年进士,选庶吉士。改刑部主事,累迁礼部郎中。十九年,授江南苏州知府,丁母忧。除山东兖州知府,举卓异,擢河东盐运使,内迁通政司参议,转兵部督捕副理事官。从内大臣索额图等勘定俄罗斯界,还擢大理寺少卿。二十八年,授浙江巡抚。疏言绅民原亩捐谷四合,力不能者听。旋以杭州、嘉兴等府秋收歉薄,请暂免输谷。上曰:“昨岁浙江被灾,循例蠲赋,并豁免钱粮,岂可强令捐输?鹏翮原题力不能者听,自相矛盾。”下部议,夺官,上宽之。寻授兵部侍郎,督江南学政。三十六年,迁左都御史。三十七年,迁刑部尚书,授江南江西总督。三十八年,上南巡,命鹏翮扈从入京,赐朝服、鞍马、弓矢。初,陕西巡抚布喀劾四川陕西总督吴赫等侵蚀贫民籽粒银两,命鹏翮与傅腊塔往按。还奏未称旨,命鹏翮与傅腊塔复往陕西详审。
  三十九年春,还奏布喀、吴赫及知州蔺佳选、知县张鸣远等侵蚀挪用,各拟罪如律。上谕大学士曰:“鹏翮往陕西,朕留心访察,一介不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寻授河道总督,入辞,上谕令毁拦黄坝通下流,濬芒稻河、人字河湖入江。鹏翮到官,请撤协理徐廷玺及河工随带人员,并乞敕工部毋以不应查驳之事阻挠,并从之。寻疏言:“臣过云梯关,见拦黄坝巍然如山,下流不畅,无怪上流之溃决。应拆拦黄坝,挑濬河身,与上流一律宽深。”又言清口淤垫,应於张福口开引河,引清水入运敌黄,建闸以时启闭。又言人字河至芒稻山分二派,又名芒稻河,应濬使畅流;并濬凤凰桥引河及双桥、湾头二河,皆汇芒稻河入江。俱下部议行。寻以拦黄坝既撤,河身开濬深通,畅流入海,疏请赐名大通口。上嘉鹏翮章奏词简意明,治事精详,遣员外郎拖抗拖和、中书张古礼驰驿令鹏翮举所规画入奏。鹏翮疏陈开濬引河、运口,培修河岸堤坝诸事,并下部速议行。寻又疏陈河工诸弊,并请河员承挑引河,偶致淤垫,免其赔修;夫役劳苦,工成日请给印票免杂徭。上嘉其陈奏切要周备。寻又请於归仁堤五堡建矶心石闸,并於三义坝旧中河筑堤,改入新中河,合为一河,便粮艘通行。上谓所议甚当,并如所请。上倚鹏翮治河,谓鹏翮得治河秘要,谕大学士曰:“鹏翮自到河工,日乘马巡视堤岸,不惮劳苦。居官如鹏翮,更有何议?”鹏翮以修治事状遣郎中王进楫入奏,上谕进楫归语鹏翮,加意防守高家堰。鹏翮乃增筑月堤及旁近诸堤坝。洪泽湖溢,泗州、盱眙被灾,上询修治策,鹏翮言:“泗州、盱眙屡被灾,即开六坝亦不能免。”上怒曰:“塞六坝乃于成龙题请,不自鹏翮始。顷因泗州、盱眙灾,令与阿山议修治,非欲开六坝救泗州、盱眙而令淮、扬罹水患也。鹏翮何昏愦乃尔!”
  四十一年,鹏翮疏请加筑清河县黄河南北岸戗堤,天妃闸改筑运口,草坝建石坝,改卞家庄土堤为石堤,皆议行。又以桃源城西烟墩黄水大涨,请加筑卫城月堤,并於邵家庄、颜家庄开引河,上虑部议迟延,特允之。四十二年,上南巡视河,制河臣箴、淮黄告成诗以赐,并书榜赉鹏翮父烺。山东泰安、沂州等州饥,上命截漕二万石交鹏翮往赈。鹏翮令河员动常平仓谷二十八万馀石散赈,疏请以山东各官俸工补还。上责鹏翮河员发仓谷邀誉,乃令山东各官补还,鹏翮谢罪,仍以“殚心宣力、清洁自持”,加太子太保。河决时家马头,数年未堵塞。鹏翮以淮安道王谦言劾山安同知佟世禄冒帑误工,夺官追偿。世禄再叩阍,上令尚书徐潮按治,鹏翮、谦坐诬劾当谴,上特宽鹏翮。工部侍郎赵世芳又劾鹏翮浮销十三万有奇,请逮治。上曰:“河工钱粮原不限数,水大所需多,水小所需少。如谓鹏翮以十三万入己,必无之事。河工恃用人,鹏翮用人不胜事,故至此耳。”因还世芳疏。上南巡,阅清口,见黄水倒灌,诘鹏翮,鹏翮不能对。上曰:“汝为王谦辈所欺,流於刻薄。大儒持身如光风霁月,况大臣为国,若徒自表廉洁,於事何益?”上舟渡河阅九里冈,嘉鹏翮修治如法,御制诗书扇以赐。及秋,淮、黄并涨,古沟、清水沟、韩家庄并溢,廷臣议夺官,上命仍留任。寻督塞诸处漫口。四十五年,疏请开鲍家营引河,寻用通判徐光启言,拟开引河出张福口,分洪泽湖异涨,即为高家堰保障,谓为溜淮套。鹏翮与总督阿山、总漕桑额合疏请上莅视。
  四十六年,上南巡,阅所拟引河道,谕曰:“朕自清口至曹家庙,见地势甚高,标竿错杂。依此开河,不惟坏田产,抑且毁冢墓。鹏翮读书人,乃为此残忍事,读书何为?”诘责鹏翮,鹏翮谢罪。上以议为河山所主,非鹏翮意,削太子太保,夺官,仍留任。四十七年,以黄、运、湖、河修防平稳,命复官,并免应追帑银。寻迁刑部尚书。四十八年,调户部。
  五十一年,江南总督噶礼与巡抚张伯行互劾,命鹏翮与总漕赫寿往按。鹏翮等右噶礼,请罢伯行。五十二年,调吏部。伯行劾布政使牟钦元,赫寿时为总督,与异议。五十三年,命鹏翮与副都御史阿锡鼐往按,复请雪钦元,议伯行罪斩。寻丁父忧,以原官回籍守制,服阕还朝。六十年,汶水旱涸阻运,命往勘。请疏濬坎河、鸡爪诸泉分注南旺,而於彭口筑堤,障沙水入微山湖。河决开州,横流至山东张秋,阻运,命往勘。请筑南旺、马场等湖堤,蓄水济运;并陈引沁入运利害,谓地势西北高於东南,若沁水从高直下,而河蹑其后,害且叵测。
  六十一年,世宗即位,加太子太傅。雍正元年,授文华殿大学士。河决马营口,久未塞,命往勘。议并塞詹家店四口,濬治黄、沁合流处积沙,从之。三年,卒,加少保,命於定例外加祭,汉堂上官、科道皆会赐葬,谥文端。加少保,命於定例外加祭,汉堂上官、科道皆会赐葬,谥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