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纬禄

黄纬禄
   黄纬禄
   黄纬禄(1916年12月18日-2011年11月23日 ),安徽省芜湖人,我国著名的火箭导弹控制技术专家和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
  1940年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工学院(现东南大学)电机工程系,1947年在英国伦敦大学帝国学院获硕士学位。1950年代末,任中国液体战略导弹控制系统的总设计师。曾参与研制多级的中远程导弹和由它改进而成的长征一号运载火箭。1970年代初从事潜艇发射的固体战略导弹的开创工作。
  2006年10月,与钱学森屠守锷、任新民、梁守盘等共5位专家获“中国航天事业五十年最高荣誉奖”。

个人简历

黄纬禄在观看弹上设备。
 黄纬禄在观看弹上设备
  1916年12月18日,出生于安徽省芜湖市。童年的黄纬禄就读于芜湖市芜关小学,后入芜关中学读初中。    1933年8月,考入江苏省省立扬州中学高中部。
  1936年8月,考取南京中央大学电机系无线电专业,  1938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随校搬迁至重庆。  1940年8月,大学毕业,获工学士学位。后被分配到资源委员会无线电器件厂重庆分厂,历任助理工程师、工程师。  1943年5月,赴英,在英国标准电话及电缆公司和马可尼无线电公司实习。  1945年,考入英国伦敦大学帝国学院无线电系,攻读研究生。  1947年9月,毕业,以《双路无线电通信》的论文获硕士学位。  1947年10月,回国,在资源委员会无线电公司上海研究所任研究员。  1949年5月至19552年9月,在上海华东工业部电信工业局电工研究所任研究员。  1952年10月,调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部电子科学研究院,任研究员。  1957年12月,转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开始他献身中国导弹与航天事业的生涯。在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时期,曾任五院二分院第一设计部副主任、主任,并担任几种液体弹道导弹型号的副总设计师兼控制分系统主任设计师,主持控制分系统的研制工作,他还是五院第一届科技委的委员。
  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5年,成立第七机械工业部后,历任研究所所长、总体设计部主任、第一和第二研究院副院长、七机部总工程师等职务。  70年代初,担任研制水下发射固体弹道导弹任务的技术负责人,1979年被任命为这一导弹型号的总设计师,这一型号工程于1985年获国家级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他是第一完成人。
  1982年,担任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第二研究院科技委主任。  1986年,当选为国际宇航科学院(IAA)院士。  1988年,组建航空航天工业部后,担任第二研究院技术总顾问和部的高级技术顾问。  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现为院士)。  1993年,成立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后,仍担任总公司的高级技术顾问。  黄纬禄还曾当选为中国宇航学会第一届副理事长和中国航空学会理事;他还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六、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2011年11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卓越贡献

  
在
“两弹一星”元勋:黄纬禄
  黄纬禄长期从事火箭与导弹控制技术理论与工程实践研究工作,对导弹研制过程中重大关键技术问题的解决,大型工程方案的决策、指挥及组织实施发挥了重要作用,开创了我国固体战略导弹先河,奠定了我国火箭与导弹技术发展的基础。
  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在我国涉及导弹技术的众多学科和技术领域都处于空白的状态下,他主持突破了我国液体战略导弹控制系统的仿制关、自行设计关,相继解决了远程和多级导弹的液体晃动、弹性弹体稳定、级间分离及各种制导、稳定方案的理论和工程技术问题,使我国液体战略导弹控制技术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20世纪70至80年代,在没有任何国外实物和资料可借鉴的情况下,他成功地领导和主持研制出了我国第一枚潜地固体战略导弹、第一枚陆基机动固体战略导弹,突破了我国水下发射技术和固体发动机研制技术,填补了我国固体战略导弹技术的空白,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他探索出了一条我国固体火箭与导弹发展的正确道路,为我国航天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黄纬禄在科学技术上的成就与事迹,主要表现在他主持和参加导弹与航天工程的研制实践中,同有关的科技人员一起解决了多项重大技术关键,取得了多种导弹与航天型号研制成功的丰硕成果;他还结合研制工作的实践,总结了有科技进步作用的论著与科技报告。

主要荣誉

江泽民主席向黄纬禄院士颁发“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江泽民主席向黄纬禄院士颁发“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1980年,被评为七机部劳动模范。
  1982年3月,七机部党组作出《关于开展向黄纬禄学习的决定》,列举了这位模范共产党员、劳动模范的先进事迹。
  1984年,荣立航天部一等功。
  1985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1989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
  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1994年,获求是科技基金会的“杰出科学家奖”。
  1999年9月,由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006年10月,家获“中国航天事业五十年最高荣誉奖”。

人物品读

  1970年夏天,黄纬禄到南京长江大桥做溅落试验,这是在非常时期进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试验程序。试验前要钻进暴晒之下的模型弹壳体内粘贴橡胶囊,此时金属壳体内的温度要高达五六十摄氏度,加之胶粘剂挥发出来的气味令人作呕,几乎使人喘不过气来,黄纬禄坚持和年轻人轮流进壳体内粘贴胶囊。
  有一次,导弹飞行试验,在进入最后5分钟准备时,突然发生了意外,检测台上一盏不该亮的灯亮了。大家十分紧张,因为亮灯表示火工品电源母线异常带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火工品误爆,将有可能造成艇毁人亡的危险。得知这一信息,黄纬禄急忙赶到现场。离发射只有两分钟了,大家急得满头大汗。黄纬禄问:“平台怎么样?”答:“平台没问题。”只见黄纬禄略为思索,便果断地命令:“按时发射!”顷刻间,一声巨响,导弹腾空而起,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事后,黄总告诉大家,“我平时比较注意导弹各部分的质量、性能和工作状态,心里是有数的。当知道平台没问题时,我即断定,电压表摆动一定是外部原因造成的,而这些外部原因在导弹起飞后不会产生影响。”
  1982年10月12日下午,在渤海湾进行的中国第一枚固体导弹潜艇水下发射获得了成功,潜地导弹如蛟龙腾跃出水面,全球震惊。但人们何曾知道,为了这次的成功,黄纬禄整整掉了“11公斤肉”。
  1980年代中期,黄纬禄又提出“一弹两用”方针,将潜地导弹搬上岸,主持研制的我国第一枚陆基机动战略导弹于1987年发射成功。潜地导弹和陆基机动战略导弹的研制成功,填补了我国固体战略导弹技术的空白,探索出我国固体火箭与导弹发展的研制道路。
  “文革”期间,即使像黄纬禄这样的军事科学家,也在反智主义的潮流中受到冲击,不能再进行常规化的实验和研究。尽管如此,黄纬禄并不因此而做一个“甩手掌柜”,他深知眼下的反科学、反文化的政治运动只是历史潮流的逆动,中国最终仍旧得回归到依靠科学精神推动国家富强的道路。那时候的黄纬禄不仅自己靠边站了,他的3个孩子也受牵连而天各一方,一个在东北、两个在云南。
  当时已年过50岁的黄纬禄不仅牵肠挂肚地想着远在天边的几个孩子,还得照顾体弱多病的老伴。但他每天还坚持到工作现场去,把自己看到的、觉得不妥的问题带回家偷偷计算,再把结果告诉当时有发言权的年轻人。
  在既往的传媒、教科书的叙述中,科学家似乎都是严肃而不苟言笑的,甚至是不近人情的。可是当我们深入到科学家群体的日常生活之中,就会发现科学家群体并非脸谱化的刻板印象。他们也是一群有着七情六欲的常人,有着同我们一样的喜怒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