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项羽本纪

楚霸王项羽
楚霸王项羽
   
  项羽本纪是司马迁所著《史记》中第七卷,是关于楚霸王项羽的本纪,记录了大泽乡陈胜吴广起义中涌现的一位英雄人物项羽的传记。文章通过叙述秦末农民大起义和楚汉之争的宏阔历史场面,生动而又深刻地描述了项羽一生,是人物传记中富有文学性的篇章之一,其中无论是有血有肉的人物性格、曲折多变的故事情节,还是高妙入神的语言艺术,都堪称中国史传文学的典范,对后世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项羽本纪》 - 名文简介

作者司马迁
作者司马迁
  作者:司马迁
  类型:记叙文
  成文时间:西汉时期
  

《项羽本纪》 - 作者小传

司马迁头像
司马迁头像
  司马迁(约公元前145或前135年—?)西汉伟大的史学家、文学家。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今陕西韩城)人,父司马谈,学问广博。汉武帝即位,谈为太史令。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司马谈在临终时嘱咐司马迁继续自己的事业,撰写史书。3年后,司马迁继父任太史令,开始在国家藏书处“金匮石室”阅读,整理历史资料。20岁时,游历长江中下游和山东、河南等地,并到庐山和会稽考察传说中的“禹疏九河”等遗迹,经沅水和湘水流域,凭吊屈原沉水的汨罗江,在曲阜,参观了孔子的“庙堂车服礼器”。回长安后任郎中。35岁时二次出游,广泛地接近下层人民。武帝天汉三年(公元前98年),李陵孤军深入匈奴,败降,而司马迁极言李陵降敌出于无奈,意在待机报答汉朝,因此触怒武帝,致罪下狱,受宫刑。司马迁为完成《史记》,隐忍苟活。出狱后任中书令,继续发愤著书,终于完成了我国最早的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人称《太史公书》。

《项羽本纪》 - 原文

书影
本文书影
  司马迁章邯已破项梁军,则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渡河击赵,大破之。当此时,赵歇为王,陈余为将,张耳为相,皆走入钜鹿城。章邯令王离、涉间围钜鹿,章邯军其南,筑甬道而输之粟。陈余为将,将卒数万人而军钜鹿之北,此所谓河北之军也。
  楚兵已破于定陶,怀王恐,从盱眙之彭城,并项羽、吕臣军自将之。以吕臣为司徒,以其父吕青为令尹。以沛公为砀郡长,封为武安侯,将砀郡兵。
  初,宋义所遇齐使者高陵君显在楚军,见楚王曰:“宋义论武信君之军必败,居数日,军果败。兵未战而先见败征,此可谓知兵矣。”王召宋义与计事而大说之,因置以为上将军;项羽为鲁公,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救赵。诸别将皆属宋义,号为卿子冠军。行至安阳,留四十六日不进。项羽曰:“吾闻秦军围赵王钜鹿,疾引兵渡河,楚击其外,赵应其内,破秦军必矣。”宋义曰:“不然。夫搏牛之虻不可 以破虮虱。今秦攻赵,战胜则兵罢,我承其敝;不胜,则我引兵鼓行而西,必举秦矣。故不如先斗秦赵。夫被坚执锐,义不如公;坐而运策,公不如义。”因下令军中曰:“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乃遣其子宋襄相齐,身送之至无盐,饮酒高会。天寒大雨,士卒冻饥。项羽曰:“将戮力而攻秦,久留不行。今岁饥民贫,士卒食芋菽,军无见粮,乃饮酒高会,不引兵渡河因赵食,与赵并力攻秦,乃曰‘承其敝’。夫以秦之强,攻新造之赵,其势必举赵。赵举而秦强,何敝之承!且国兵新破,王坐不安席,扫境内而专属于将军,国家安危,在此一举。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非社稷之臣。”项羽晨朝上将军宋义,即其帐中斩宋义头,出令军中曰:“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羽诛之”当是时,诸将皆慑服,莫敢枝梧。皆曰:“首立楚者,将军家也。今将军诛乱。”乃相与共立羽为假上将军。使人追宋义子,及之齐,杀之。使桓楚报命于怀王。怀王因使项羽为上将军,当阳君、蒲将军皆属项羽。
  司马迁项羽已杀卿子冠军,威震楚国,名闻诸侯。乃遣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救钜鹿。战少利,陈余复请兵。项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于是至则围王离,与秦军遇,九战,绝其甬道,大破之,杀苏角,虏王离。涉间不降楚,自烧杀。当是时,楚兵冠诸侯。诸侯军救钜鹿下者十余壁,莫敢纵兵。及楚击秦,诸侯皆从壁上观。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于是已破秦军,项羽召见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项羽由是始为诸侯上将军,诸侯皆属焉。
  行略定秦地。函谷关有兵守关,不得入。又闻沛公已破咸阳,项羽大怒,使当阳军等击关。项羽遂入,至于戏西。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为击沛公军!”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
  楚左尹项伯者,项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张良。张良是时从沛公,项伯乃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欲呼张良与俱去。曰: “毋从俱死也。”张良曰: “臣为韩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不可不语。”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张良曰:“谁为大王为此计者?”曰:“鲰生说我曰:‘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为之奈何?”张良曰:“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沛公曰:“君安与项伯有故?”张良曰:“秦时与臣游,项伯杀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沛公曰:“孰与君少长?”良曰:“长于臣。”沛公曰:“君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张良出,要项伯。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曰: “吾入关,秋豪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项伯许诺。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 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项王许诺。
  鸿门宴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至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项王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数目项目,举所佩玉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范增起,出召项庄,谓曰:“君王为人不忍,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庄则入为寿。寿毕,曰:“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项王曰:“诺。”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樊哙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曰:“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披帷西向立, 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项王曰:“壮士,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BA)。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王曰:“赐之彘肩。”则与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啗之。项王曰:“壮士,能复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豪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项王未有以应,曰:“坐。”樊哙从良坐。坐须臾,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
  刘邦画像沛公已出,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辞也,为之奈何?”樊哙曰:“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于是遂去。乃令张良留谢。良问曰:“大王 来何操?”曰: “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不敢献。公为我献之。”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沛公谓张良曰:“从此道至吾军,不过二十里耳。度我至军中 ,公乃入。”沛公已去,间至军中,张良入谢,曰:“沛公不胜杓,不能辞。谨使臣良奉白璧一双,再拜献大王足下;玉斗一双,再拜奉大将军足下。”项王曰:“沛公安在?”良曰:“闻大王有意督过之,脱身独去,已至军矣。”项王则受璧,置之坐上。亚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曰: “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 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
  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年画·霸王别姬于是项王乃上马骑,麾下壮士骑从者八百余人,直夜溃围南出,驰走。平明,汉军乃觉之,令骑将灌婴以五千骑追之。项王渡淮,骑 能属者百余人耳。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以故汉追及之。项王乃复引兵而东,至东城,乃有三十八骑。汉骑追者数千人。项王自度不得脱。谓其骑曰,“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乃分其骑以为四队,四向。汉军围之数重。项王谓其骑曰:“吾为公取彼一将。”令四面骑驰下,期山东为三处。于是项王大呼驰下,汉军皆披靡,遂斩汉一将。是时,赤泉侯为骑将,追项王,项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马俱惊,辟易数里,与其骑会为三处。汉军不知项王所在,乃分军为三,复围之。项王乃驰,复斩汉一都尉,杀数十百人,复聚其骑,亡其两骑耳。乃谓其骑曰:“何如?”骑皆伏曰:“如大王言。”
  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船待,谓项王曰: “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军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  

《项羽本纪》 - 译文

书影
本文书影
  司马迁雕像章邯打败项梁军队以后,认为楚地的军队不值得忧虑了,于是渡过黄河北进攻赵,大败赵军。这时候,赵歇为王,陈余为大将,张耳为国相,都逃进了钜鹿城。章邯命令王离、涉间包围了钜鹿,自己的军队驻扎在钜鹿南边,筑起两边有墙的甬道给他们输送粮草。陈余作为赵国的大将,率领几万名士卒驻扎在钜鹿北边,这就是所谓的河北军。
  楚军在定陶战败以后,怀王心里害怕,从盱眙前往彭城,合并项羽、吕臣的军队,亲自统率。任命吕臣为司徒,吕臣的父亲吕青为令尹。任命沛公为砀郡长,封为武安侯,统率砀郡的军队。
  起初宋义在路上遇见的那位齐国使者高陵君显正在楚军中,他求见楚王说: “宋义曾预见武信君的军队必定失败,没过几天,武信君的军队果然战败了。在军队没有打仗的时候,就能事先看出失败的征兆,这可以称得上是懂得用兵了。”楚怀王召见宋义,跟他商计军中大事,非常欣赏他,因而任命他为上将军,项羽为鲁公,任次将,范增任末将,去援救赵国,其他各路将领都隶属于宋义,号称卿子冠军。部队进发抵达安阳,停留四十六天没有前进。项羽说: “我听说秦军把赵王包围在钜鹿城内,我们应该赶快率兵渡过黄河,楚军从外面攻打,赵军在里面接应,打垮秦军是毫无疑问的。”宋义说: “我认为并非如此。能叮咬大牛的牛虻却损伤不了小小的虮虱。如今秦国攻打赵国,打胜了,士卒也会疲惫,我们就可以利用他们的疲惫;打不胜,我们就率领部队擂鼓西进,一定能歼灭秦军。所以,现在不如先让秦、赵两方相斗。若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勇往直前,我宋义比不上你;若论坐于军帐,运筹决策,你比不上我宋义。”于是通令全军: “凶猛如虎,违逆如羊,贪婪如狼,倔强不听指挥的,一律斩杀。”又派儿子宋襄去齐国为相,亲自送到无盐,置备酒筵,大会宾客。当时天气寒冷,下着大雨,士卒一个个又冷又饿。项羽对将士说: “我们大家是想齐心合力攻打秦军,他却久久停留不向前进。如今正赶上荒年,百姓贫困,将士们吃的是芋头豆子,军中没有存粮,他竟然置备酒筵,大会宾客。不率领部队渡河去从赵国取得粮食,跟赵合力攻秦,却说‘利用秦军的疲惫’。凭着秦国那样强大去攻打新建的赵国,结果必定是秦国攻占赵国。赵国被攻占,秦国就更加强大,到那时,还谈得上什么利用秦国的疲惫?再说,我们的军队刚刚打了败仗,怀王坐不安席,集中了境内全部兵卒粮饷交给上将军一个人,国家的安危,就在此一举了。可是上将军不体恤士卒,却派自己的儿子去齐国为相,谋取私利,这不是国家真正的贤良之臣。”项羽早晨去参见上将军宋义,就在军帐中斩下了他的头,出来向军中发令说: “宋义和齐国共谋反楚,楚王密令我处死他。”这时候,将领们都畏服项羽,没有谁敢抗拒,都说: “首先把楚国扶立起来的,是项将军家。如今又是将军诛灭了叛乱之臣。”于是大家一起立项羽为代理上将军。项羽派人去追赶宋义的儿子,追到齐国境内,把他杀了。项羽又派桓楚去向怀王报告。楚怀王无奈,让项羽做了上将军,当阳君、蒲将军都归属项羽。
  司马迁著《史记》项羽杀了卿子冠军,威震楚国,名闻诸侯。于是就派遣当阳君黥布和蒲将军带领两万人马,渡过漳河救援钜鹿,没有取得大的胜利。陈余再次请求援兵,项羽就率领全部军队渡漳河,凿沉所有渡船,砸毁锅灶,烧掉营舍,携带三天口粮,以此向士卒表示有去无回的决心。军队一到,就围困了王离,多次交战,截断了秦军的运粮甬道,把秦军打得大败,杀死苏角,俘虏了王离。这时候,楚军雄冠诸侯。本来,救援钜鹿的诸侯军队有十几个营垒,却不敢出战。在楚军向秦军发起攻击的时候,各诸侯将领却在自己的营垒上观望,而楚军将士个个以一当十,呼声动天,诸侯军人人胆战心惊。等到打垮了秦军,项羽召见各诸侯将领,将领们进辕门时,都膝行而前,不敢仰视。从此,项羽成为诸侯军的上将军,各路诸侯军都听从他的指挥。
  项羽领兵向西攻略秦地。函谷关有军队把守,无法通过。项羽听说沛公刘邦攻破咸阳,大怒,派当阳君黥布等攻打函谷关。项羽入关,到了戏水西岸。沛公驻军霸上,没有拜见项羽。沛公的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告诉项羽: “沛公想称王关中,用子婴为相,珍宝应有尽有。”项羽更加愤怒,命令第二天早上犒劳士兵,准备进攻沛公的军队。当时,项羽有兵四十万,在新丰的鸿门,沛公有兵十万,驻扎在霸上。范增对项羽说:“沛公在山东的时候,贪图财物,喜爱美女;入关后,不收取财物,不亲近美女,看来志向不小。我让人观望他头顶的云气,五彩缤纷,像龙虎的形状,这是天子的气象呀。要赶快进击,切勿错失时机。”
  太史祠楚国的左尹项伯是项羽的叔父,一向和留侯张良要好。这时张良跟随沛公,项伯便连夜骑马到沛公军营,悄悄会见张良,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想让张良跟他一道走。张良随即把情况告诉了沛公。沛公大吃一惊,说:“你替我把项伯请进来,我要像对兄长那样对待他。”张良就去邀请项伯。项伯入见沛公。沛公向项伯进酒,约为儿女亲家。沛公说:“我入关以来,财物不敢轻动一丝一毫。登记吏民,查封府库,等待将军到来。我所以派兵守关,是为了防备其他强盗出入或发生意外之事。我日夜盼望将军到来,哪里敢反叛呢?请兄长替我在项王面前详细说明,我是不敢忘恩负义的。”项伯应允。项伯对沛公说:“明天早上不可不早些亲自来向项王谢罪。”沛公说: “好。”于是项伯连夜回到军中,把沛公的话报告项王,并说: “沛公不先打进关中,你能轻易入关吗?人家有大功你反而进攻他,这是不符合道义的,不如好好地对待人家。”项王答应了他的请求。
  第二天一早,沛公带了一百多随从人马来拜会项王。到了鸿门,沛公向项王谢罪说;“我跟将军同心协力攻打秦国,将军在黄河北面作战,我在黄河南面作战,我没有想到自己能先进入关中攻破秦国,并能在这里跟将军会见。现在有小人从中挑拨, 致使将军对我有些误会。” 项王说:“这是你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不然,我何至于这样呢?”当日项王就留沛公饮酒。项王、项伯向东坐,亚父范增向南坐,沛公向北坐;张良向西陪坐,席间,范增几次对项王使眼色,又举起他所佩带的玉三次暗示项王,项王默然不应。范增起身出去找来项庄,对他说:“我们大王心肠太软,不忍下手,你当进去祝酒,祝酒完毕,请求舞剑,趁机在座席上刺杀沛公。如果不这样,你们这些人将来都会成为他的俘虏。”项庄听了便进去敬酒。敬酒后,说道:“大王和沛公一起喝酒,军营中没有什么娱乐,请让我来舞剑助兴吧。”项王说: “好。”项庄就拔出剑,在席前挥舞起来。项伯猜到了项庄的用意,也离席拔剑,与项庄对舞,并时常用自己的身子遮住沛公,使项庄刺不到他。
  司马迁这时候,张良走到营门外去找樊哙。樊哙一见就问; “现在情况怎样?”张良说:“危急得很!此刻项庄拔剑起舞,他的用意是对付沛公。”樊哙说:“这太危险了!让我进去跟沛公同生共死。”樊哙立刻一手握剑,一手持盾冲向营门。用戟交叉着守门的卫士不让他进去,樊哙侧过盾牌一撞,把卫兵撞倒在地。他闯进营门,拉开帷幕,向西而立,怒目看着项王,头发直竖,眼眶欲裂。项王按剑起身,问:“这人是干什么的?”张良回答说:“这是沛公的警卫官樊哙。”项王说:“好一个壮士,赏他一杯酒。” 左右给他斟了一大杯。樊哙拜谢, 站起来一饮而尽。项王说:“赏给他一只猪肘!”侍者就给了他一只生猪肘。樊哙先把盾牌放在地上,再把猪肘放在盾上,拔出剑来切着吃;项王问: “壮士,还能再喝吗?”樊哙说:“我连死都不怕,区区几杯酒算得了什么!秦王心如虎狼,杀人唯恐不多,用刑唯恐不重,天下人都反叛他。楚怀王与诸将约定:‘先攻破秦军进入咸阳的为王。’如今沛公先攻破秦军进入咸阳,城里的东西一丝一毫不敢动,封闭宫室,退军霸上,等待大王到来,至于派兵守关,完全是为了防备强盗、避免发生意外的事情。沛公这样劳苦功高,不但没有封侯的赏赐,大王反而听信小人的话,还想杀害有功的人,这是在继续走秦朝败亡的道路,我个人认为大王不应该这样做啊!”项王听了,无话可说,只说:“坐吧!”樊哙就在张良的身旁坐下。
  坐了一会儿,沛公起身上厕所,趁机叫樊哙一起出去。沛公说:“现在我要回去,还没有向项王告辞,怎么办呢?”樊哙说:“办大事不应拘泥细枝末节,行大礼不必讲究小的谦让。如今人家正像刀案,我们好比鱼肉,还讲什么客气!”于是决定不辞而别。当下沛公留下张良辞谢。张良问:“大王可带些礼物没有?”沛公说:“我带来白璧一双,打算献给项王,玉斗一双,打算献给亚父,不巧碰到他们正生我的气,因此不敢献上去,请你代我送给他们吧。”张良说:“遵命。”沛公走后,张良估计他们已到军中,就进去道谢,说: “沛公酒量有限,已经醉了,不能亲自辞行,特地叫我拿白璧一双,献给大王,玉斗一双,献给大将军。”项王把白璧接过来放在座席上。范增接过玉斗,随手摔在地上,拔出剑来将它击破,愤怒地叹气说:“唉!这小子真是不能与他共谋大事。将来夺取项王天下的,必然是沛公,我们这些人做他的俘虏是注定的了。”沛公回到军营,立刻杀了曹无伤。
  项王的军队驻营垓下,兵少粮尽,且陷入了汉军和诸侯兵的重围。夜晚,听到四面的汉军都唱楚歌,项王大惊,说:“汉军已经完全征服楚国了吗?为何楚人这么多!”于是,项王夜半起身,在中军帐中饮酒。有个叫虞姬的美人,项王经常带在身边;有匹叫骓的骏马,项王经常骑着作战。项王作歌一首,慷慨悲愤地唱道:“力能拔山啊,壮气盖世;时局不利啊,骓不奔驰。骓不奔驰啊,应该怎么办?虞姬啊,虞姬,叫我怎么把你安置?”项王接连唱了几遍,虞姬也一起唱和。项王的眼泪禁不住一行行落下来。左右的人都感伤落泪,不忍抬头看项王。
  司马祠于是项王上马,部下壮士八百余人骑马跟随,趁着黑夜,向南飞奔突围。天亮时,汉军才发觉,命令骑将灌婴率领五千骑兵追赶。项王渡过淮河,跟随的骑兵仅有一百多人了。待到东城(今安徽定远),随骑只剩下二十八人,而追赶的汉军骑兵却有几千人。项王估计无法逃脱,就对跟从的将士说:“我从起兵到现在已经八年,亲自参加的战役达七十余次,阻挡我的无不被我打败,所要进攻的无不降服,从未打过败仗,因此称霸天下。然而今天却被围困于此,这是老天爷叫我灭亡,并不是我不会打仗所致。今日我要决一死战,为各位痛痛快快地打一仗,一定要取胜三次,为各位打破重围,斩杀敌将,砍倒敌军大旗,让各位知道是天要亡我,并不是我不会打仗。”于是就把将士分为四队,面向四方。在汉军重围之中,项王对将士说:“我为你们斩一员敌将。”命令四队将士冲下去,约定在山的东面分三处集合。项王大声呼喊着冲下去,汉军惊恐溃散,当场斩了一员汉将。这时,汉军骑将杨喜追赶项王,项王怒目大吼,吓得杨喜人马俱惊,向后退了几里地。项王骑马奔驰,又斩了汉军一个都尉,杀了近百名追兵,等到部下会合起来,只损失了两个骑兵。项王对大家说:“怎么样?”壮士们心悦诚服地回答;“确如大王所说的一样。”
  项王打算东渡乌江。乌江亭长备船等待,对项王说:“江东虽小,但总还有地方千里,民众数十万,足可以称王。希望大王赶快渡江。现在只有我一条船,汉军来了也无法过去。”项王听了笑笑说:“天要亡我,我渡江干什么!况且我项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西进,今天无一人回来,即使江东父兄怜惜我,奉我为王,我又有什么脸面再见他们?即便他们不说,我项籍难道不感到愧疚吗?”他又对亭长说:“我知道你是一位忠厚之人,我这匹马骑了五年,每战必胜,曾经日行千里,不忍心杀掉他,就送你做个纪念吧。”于是令将士们下马步行,持短兵器交战。项王一人就杀死汉军几百人,他自己身上也十几次受伤。项王回头看到汉军骑兵司马吕马童,便说:“你不是我的老朋友吗?”吕马童不敢正视项王,指给王翳说:“这就是项王。”项王接着说:“我听说汉王用赐千金、封万户侯的重赏买我的头,我就送你做个人情吧。”说完,就自刎而死。

《项羽本纪》 - 影响与传播

书影
本文书影
  《史记》是一部百科全书,把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军事、伦理、道德、宗教文学艺术、天文、医学等都包容在历史学的研究范围之内。它上起传说中的轩辕氏,下至汉武帝,纵贯三皇五帝至秦皇汉武的历史全程,包罗万象,而又融会贯通,脉络清晰,叙事完整,作者是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作为纪传体,《史记》又不同于以前史书所采用过的编年体或国别体,而是以人物传记为中心来反映内容。这是史学体例上影响极为深入深远的创举。此后,从班固的《汉书》到民国初期的《清史稿》近两千年来所修正史,基本上都沿袭《史记》体例。
  《史记》规模宏大,全书共130篇,按编排顺序,包括“本纪”12篇,“表”10篇,“书”8篇,“世家”,《孔子世家》与《陈涉世家》例外,30篇,列传(其中包括最后一篇《太史公自序》)70篇。
  书影《史记》的文学价值很高。它成功地描写了众多的人物。笔下的人物大都写得栩栩如生。主要通过人物的主要活动、事迹予以表现。《项羽本纪》就是其中突出的代表。郑板桥说:“《史记》百三十篇中以《项羽本纪》为最,而《项羽本纪》中又以钜鹿之战、鸿门之宴、垓下之围为最。作者正是抓住这三件事,人物活动的三个场面,以同情的笔触,淋漓尽致地刻画了这个叱咤风云,不可一世,在八年之间骤起骤竣的悲剧人物。突出了他的主要特征。特别是”垓下之围“写项羽最后败之,慷慨别姬,勇敢突围,斩将杀敌,所向披靡,虽无所悟,但知愧对江东父老,不肯渡乌江,自刎而死,凄怆悲壮,撼人心弦。清一代词宗李清照曾写道:”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表达了对这位英雄的怀念。
  《史记》在运用语言方面也有突出的成就,司马迁是我国古代语言大师之一,其语言感情充沛,精练准确,通俗传神。例如:”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竖子不足与谋!“”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等妙语佳句,至今为人们所传诵,有的已演变成成语,常为后人所用,如:”四面楚歌“,”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等还有人们常说的”霸王别姬“、”鸿门宴“等剧本也出于《项羽本纪》。
  《史记》以其卓越的成就在史学和文学史上占有崇高的地位,对后世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文学上,司马迁把我国的历史散文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唐宋古评论家无不标举《史记》为典范,明清古文家无不熟读《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是鲁迅对《史记》的巨大史学价值与文学价值所给予的高度评价和精辟概括。 

《项羽本纪》 - 专家点评

书影
本文书影
  书影选自《史记·项羽本纪》,本文节选了其中描写”钜鹿之战“、”鸿门宴“和”垓下之围“的部分。这是三段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可以说概括了项羽一生成败的主要经历,刻画了项羽这一悲剧形象的主要性格特征,反映了秦汉之际历史的变化与发展。
  ”钜鹿之战“集中记叙了项羽杀宋义夺取楚军指挥权,继而击破秦军,成为各路反秦义军的领袖,表现了项羽高超的军事见解和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钜鹿之战的胜利和项羽个人的智勇双全是分不开的:在行军途中,他及时除掉”不恤士卒而徇其私“的上将军宋义,为楚军迅速进抵钜鹿而扫清了前进的障碍;临战之前,他破釜沉舟,激励将士树立”必死无还“的决心,为楚军奋勇杀敌做好了精神准备;交战之中,他正确运用分割围歼的战术,切断了秦军主将章邯与王离的联系,使其各自陷入孤立境地;之后,他又集中兵力,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在歼灭了王离、苏角之后,乘胜击败了章邯,歼灭了秦军主力,取得了九战九捷的重大胜利。作者着力突出当时项羽所处的恶劣的政治军事环境:秦军势力强大,赵国危在旦夕;项梁战死后,楚怀王归并了项羽的旧部,以宋义为主帅引兵救赵;而宋义不但毫无战略眼光,根本不考虑项羽的建议,一味地按兵不动,甚至发布针对项羽的命令: ”猛如虎,狠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稍有延误,就会错失良机。在这样危急的形势下,项羽当机立断,斩杀宋义,取而代之,率领将士们取得了钜鹿之战的重大胜利。他选择在天寒大雨,士兵又冻又饿而宋义却以歌舞娱乐宾朋的时候动手,并且说出了一大段大义凛然的道理,以此表明他杀宋义的行为并非出于个人私利,更不是逞一时血气之勇。作者写杀宋义之前项羽的种种言行,是泼墨如水,大肆渲染;写杀宋义却是惜墨如金,只用了短短八个字”即其帐中斩宋义头“,何等简捷!这就塑造出一个智勇双全的英雄形象,由此亦可看出司马迁的剪裁之功。在钜鹿之战中,项羽用决死的精神鼓舞士兵奋战,给秦军以毁灭性的打击,他叱咤风云、勇冠诸侯的形象,在千载之后,仍令人目眩。作者还运用侧面映衬手法渲染惊心动魄的战场气氛,烘托楚军的勇猛和项羽的神威。”钜鹿之战“正面描写楚军战况的,只有”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两句,但楚军和项羽的勇猛却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样的效果是在对诸侯军的怯懦的描写中,通过鲜明的对比取得的。交战当时,楚军击秦时”无不一以当十“,”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两个”无不“,鲜明对比,写楚军的神勇极为传神。战斗结束后,项羽召见诸侯将,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相比之下,项羽何等威风凛凛!
  ”鸿门宴“中刘邦的脱身而走,标志着刘邦和项羽优劣地位的转化。项羽长于力战而短于计谋的特点在”鸿门宴“中表现得极为突出,此后,项羽集团分崩离析,刘邦集团则齐心协力,预示了刘胜项败的必然结局。”鸿门宴“也是《项羽本纪》中最精彩的章节之一,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作者善于把人物置于尖锐的矛盾冲突中去表现。项羽入关被拒,一怒之下击破了函谷关;曹无伤的告密更是火上浇油,项羽当即下令犒劳士卒,准备次日和刘邦决一胜负,一开始的冲突就极为激烈,形势也极为紧张。在项伯的调解下,刘邦答应了当面道歉的要求,紧张气氛有所缓和。次日刘邦亲自来鸿门谢罪,项羽轻信刘邦的话,设宴共饮,形势趋于缓和。不料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形势又骤然紧张起来;更难料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项庄不便下手,紧张得到暂时缓解。樊哙带剑闯宴,怒视项羽,项羽”按剑而跽“,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但他反而赞赏樊哙的豪壮,继而被樊哙一番言词说得哑口无言。刘邦趁机逃席。就在这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矛盾冲突中,展示了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表现出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和种种微妙心理。这种戏剧化的叙事艺术,实开后世小说的先河。
  “垓下之围”集中刻画了英雄末路的复杂心理和真实情态,在气势雄壮的楚汉战争背景上涂上了重重的悲剧色彩。垓下被 困,四面楚歌,项羽帐中夜饮,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抒发了英雄之气和儿女之情,催人泪下。可贵的是,作者对于项羽失败的描写不仅止于同情,他还写出了项羽至死不悟的自负和幼稚,塑造出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悲剧英雄形象。项羽到死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政治上的失败,在东城决战中他面对强敌, ”大呼驰下,汉军皆披靡“;赤泉侯杨喜被他目怒叱,竟”人马俱惊,辟易数里“;乌江自刎前,他与汉军短兵相击,一人杀汉军数百人,真正表现了拔山盖世的气概。他宁愿一死,也不愿怀着惭愧的心情在江东称王,表现了憨直磊落的英雄本色。但他临死前还说:”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没有认识自己失败的原因在于缺少谋略,却又是多么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