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村人

丁村人牙齿化石
丁村人牙齿化石
  丁村人,旧石器时代中期人类,属早期智人。距今约12万年。1953年发现于中国山西襄汾丁村,以后在汾河两岸发现有二十几处地点。化石有属于一个十二、三岁少年的三枚牙齿和一个大约两岁儿童的右顶骨化石。两枚门齿齿冠舌面仍有明显的舌面隆突和指状突,但不如北京人的复杂,齿冠舌面均为中部低陷、呈铲形,与现代黄种人相接近。臼齿的咬合面的纹理也不如北京人复杂,说明他们比北京人进步。儿童的顶骨壁较北京人的小孩顶骨薄,也是人类体质进步的反映。丁村人使用的工具有砍砸器、石球、三棱大尖状器、鹤嘴形厚尖状器和刮削器。其中三棱大尖状器和鹤嘴形厚尖状器富有特色,个体均厚重,它们代表的是中国华北地区旧石器文化的另一个传统“河套-丁村系”。  

骨骼特点

  丁村人化石都发现于汾河东岸的54100地点的砂砾层中﹐这层砂砾位于有古土壤条带的黄土内。3枚人类牙齿属于约12﹑13岁的小孩。右上内侧门齿齿冠舌侧中部低陷﹐两侧增厚并向内卷﹐使舌侧呈铲状﹐特称铲形门齿。舌侧接近齿根的部分有明显的舌侧隆突﹐由此延向切缘有两条指状突。右上外侧门齿也呈铲形﹐并有不明显分离的舌侧隆突。铲形门齿是黄种人和中国其他人类化石都具有的特徵﹐与白种人显然不同。舌状隆突和指状突的发达程度则介于北京猿人与现代黄种人之间。齿根缺乏纵行浅沟﹐且较细小是与现代人相近的性质。右下第二臼齿﹐可能与两个门齿属於同一个体。齿尖分布为十字型。其相对高度比北京猿人大﹐咬合面的纹理不如北京猿人复杂。齿根尚未充分形成﹐但估计也较细弱。总之三枚牙齿的形态都介于北京猿人与现代人之间。 

石器特点

  在丁村人的石器分布在汾河两岸﹐主要用角页岩制成。一般石片角都较大﹐打击点不集中﹐半锥体很大﹐且常双生﹐也有小而长的石片。石器中第二步加工的不多﹐加工方法用碰砧法或用锤击法。石器一般都较大﹐代表性石器为大棱角尖状器和石球。大棱尖状器有3面和3缘﹐横断面近似等边三角形﹐可能作挖掘植物根茎之用。石球制作颇为粗糙﹐被认为可能供投掷之用。  在此遗址中还发现石器二千多件,有砍砸器、刮削器、石球、小型尖状器、厚三棱尖状器和鹤嘴形厚尖状器等。丁村人制作石器的技术比北京人进步。其中石球可能用作流星索,是狩猎工具。厚三棱尖状器可能是掘土工具。三棱大尖状器和鹤嘴形厚尖状器特色鲜明,个体均厚重,代表了中国华北地区旧石器文化的另一个传统“河套-丁村系”

丁村文化

  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进展,“丁村文化”的概念也形成了。这里出土的器物越来越多,构成了一套先祖亲手打制 成的旧石器,其中有生产类的,也有生活类的。这些器物进一步拓宽了考古学家的视野,被冠之“丁村文化”的这些器物分为三段,即早段、中段和晚段。这三段文化范围涵盖的年代,比那三枚牙齿又宽阔了好多。  丁村文化早段,属于旧石器时代的初期,但稍微靠后一些,主要石器有三棱大尖状器、斧状器、宽型斧状器和石球等,距今约20多万年;丁村文化中段,属于旧石器中期,主要器物和早段完全一致,只是精细了一些,距今为10万年左右。而丁村文化晚期,既有先前的石器,又有了以燧石为原料的细石器,如锥形石棱、琢背小刀等,这说明这一时期还有新的文化融合了进来,经测定距今约2.6万年。丁村文化扩充了丁村人生活的时间,我们稍加留意就会明白,丁村人上承北京猿人,下启山顶洞人,将这漫长的时间填充的滴水不漏。  丁村遗址还发现了大量的动物化石,总计有28种。食肉目有狼、狐、獾和熊;奇蹄目有野驴、野马和披毛犀;偶蹄目的有野猪、赤鹿、羚羊和水牛;还有现在北方少见的长鼻目动物大象。这些动物的化石,拓宽了考古学家的思维世界,使他们由此遥想当年,明白了丁村人生存的自然环境,形成了丁村人研究的完整体系和丰富成果。  丁村人走出了土层,走出了丁村,走进了历史,走进了各种图书。考古学家裴文中先生在《中国原始人类生活环境》中写道:“当丁村人在汾河岸上居住的时候,汾河不像现在那样,河水急而混浊。当时汾河水势应当很大很深,还可能比较清些,流得也缓慢一些……丁村人在群居生活中,对这些动物(指犀、象、斑鹿、野马、原始牛)的侵害,已经不害怕了,但是脱离了群体而单独生活,仍然还是不可能生活下去”。另一位考古学家贾兰坡在《中国大陆上的远古居民》一书也写道:“当丁村人在那里居住的时候,河身不但比现在宽得多,河水也比现在大且深”。丁村和丁村文化成为永远无法消失的历史,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也许你走进丁村,会发现村落的静寂与其声望有些不相符;也许你走进丁村,会发现河滩的荒败与其价值有些不相符。但是,其价值、其声望却是永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