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平假名:いとうひろぶみ,1841年10月16日-1909年10月26日),日本近代政治家,长洲五杰,明治后三杰,明治维新九元老中的一人,日本第一个内阁首相,第一个枢密院议长,第一个贵族院院长,首任韩国总监,明治宪法之父,立宪政友会的创始人,四次组阁,任期长期七年,任内发动了甲午中日战争,使日本登上了东亚头号强国的地位。1909年10月26日在中国哈尔滨车站被朝鲜爱国者安重根刺死。  

伊藤博文—生平

   伊藤博文(1840——1909年),长洲藩人,生于日本天保十一年,幼名利助,后改俊辅,又改博文,号春亩。生父为一农民,名林十藏。后过继于下级武士伊藤家为继子。幼年就学于松下村塾,崇信尊王攘夷思想。  明治二十一年(1888年),实行枢密院官制,任该院议长。  明治二十三年(1890年),日本召开行宪后的第一届国会,伊藤博文任贵族院议长。明治二十五年(1892年)第二次组阁,对内压制自由民权主义的政党活动;对外扩军备战,积极准备发动侵略朝鲜、中国的战争和修订同西方的不平等条约。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在伊藤内阁主持下,日本终于发动了侵略朝鲜、中国的甲午战争。
李鸿章与伊藤博文
李鸿章与伊藤博文
  战争爆发后,伊藤博文受到列席大本营会议的恩宠。  在整个中日甲午战争的过程中,所有日本明治政府和大本营作出的重大决策,他无一不参与,并且出谋画策,亲自作出重大决议,对于整个战争起了决定性作用。  伊藤博文不仅是一个狂热的侵略分子,而且同时也是一个谎言家。在中日开战、旅顺屠杀等问题上竭尽颠倒黑白、贼喊捉贼之能事,利用各种无耻手段欺骗世界舆论,粉饰日本的侵略战争。  伊藤博文不仅是在幕后制订重大战略方针的决策者,而且曾两次充任日本政府的和谈代表,通过谈判取得战场上得不到的侵略权益。1895年4月17日,伊藤博文、陆奥宗光和中国和谈代表李鸿章签订了《马关条约》,在谈及台湾问题时,伊藤博文要求一个月交割,李鸿章认为“一月之限过促”,要求展限两月,并云“贵国何必急急?台湾已是口中之物”,伊藤博文回答道“尚未下咽,饥甚”,一句话,充分暴露了日本帝国主义凶残贪婪的本性。  战后,因为在甲午战争中侵华有功,伊藤博文晋升侯爵。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组成第三次伊藤内阁。三十三年组成“立宪政友会”,自任总裁。同年十月,组成第四次伊藤内阁。明治三十六年(1903年),再度出任枢密院议长。日俄战争后,日本彻底霸占了朝鲜,伊藤博文被任命为第一任统监,于1907年迫使朝鲜政府签订第三次日韩协约,朝鲜完全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  明治四十三年(1909年),伊藤博文第三次出任枢密院议长。同年十月,为解决日俄争端,到中国东北与俄国财政大臣谈判,10月26日在哈尔滨火车站被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击毙。

伊藤博文—历任职务  

·内阁总理大臣

  第1届内阁总理大臣(1885年12月22日-1888年4月30日)  第5届内阁总理大臣(1892年8月8日-1896年8月31日)  第7届内阁总理大臣(1898年1月12日-1898年6月30日)  第10届内阁总理大臣(1900年10月19日-1901年5月10日)  

·枢密院议长

  第1届枢密院议长(1888年4月30日-1889年10月30日)  第3届枢密院议长(1891年6月1日-1892年8月8日)  第8届枢密院议长(1903年7月13日-1905年12月21日)  第10届枢密院议长(1909年6月14日-1909年10月26日) 

·贵族院议长

  第1届贵族院议长 (1890年10月24日 - 1891年7月21日)  

伊藤博文—爵位

  1884年7月7日封伯爵  1895年8月5日升为侯爵  1907年9月21日升为公爵    

刺杀事件

  伊藤博文是甲午中日战争时期的日本首相,强迫中国政府签定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他也是侵占朝鲜的元凶,从1906年起任日本驻朝鲜统监。1909年10月底,伊藤博文前往中国哈尔滨,准备就最后吞并朝鲜一事与俄国官员举行会谈。致力于朝鲜独立运动的“断制同盟”盟主安重根决定去哈尔滨刺杀伊藤博文。  10月26日清晨,安重根踏着积雪,沉着地向哈尔滨火车站走去。 他头戴鸭舌帽,身穿灰色呢短大衣,背着一只皮包,脖子上挂着一架照相机,一副记者打扮。在大衣的左侧内袋里,藏着一支日制左轮手枪。  这时的哈尔滨火车站可谓戒备森严。在几个进口处,俄国宪兵正仔细地盘查着每一个人。安重根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加在一群记者当中,顺利而巧妙地通过了检查,来到站台。
伊藤博文
日本第一个内阁首相伊藤博文
  9时30分,伊藤博文的专列徐徐驶进火车站。 俄国军乐队立即高奏迎宾曲, 仪仗队持枪立正,准备接受检阅。安重根迅速向前挤去, 来到俄国仪仗队的后面。他清楚地看见一个短须黄面的矮小老头, 正志得意满地走下火车, 同迎上去的俄国官员招呼、寒暄。接着,这小老头面带微笑,向欢迎人群频频挥手。  “此人必是亡朝元凶伊藤博文老贼。”安重根断定,他的手向大衣的左侧口袋伸去。当伊藤博文正要检阅仪仗队时,安重根果断地从人群中冲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手枪,迎面向伊藤博文射击。  “砰”,随着一声枪响,伊藤博文中弹,他身子一震, 向右一斜,打了个趔趄,险些栽倒,一股鲜血从胸口喷出。顿时,周围的喧闹声和鼓乐声戛然而止。人们半张着嘴,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  “有刺客!”随着一声呼喊,醒悟过来的人们乱成一团,尖叫声和刺耳的警笛声充斥着站台。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两颗子弹飞出安重根的手枪,径直射向伊藤博文。伊藤博文应声倒在血泊中。  人们惊魂未定,一双双恐慌的目光集中到安重根身上。只见他右手握着冒烟的手枪,左手高擎一面用鲜血书写的“独立自由”字样的朝鲜国旗,大义凛然。 他丝毫没有逃脱的意思,而是冲着俄国士兵高呼三声“朝鲜独立万岁!”半小时后,伊藤博文毙命。  后来,俄国当局将安重根引渡给日本政府。1910年3月26日上午10时,安重根从容登上绞架,英勇就义。  

伊藤博文谒见光绪皇帝内幕

  聂中石  1898年7月26日,辞官赋闲的伊藤博文踏上了访问中国的行程,中经朝鲜的仁川、汉城等地,于9月14日到达北京。两个星期后离京南下,访问了上海、武昌、南京等地。11月7日,由长崎登岸,返回日本。  伊藤此次访问中国,虽然号称不涉公务,纯系私人“漫游”,但时人及后人并无作如是观者。虽然当时伊藤无官一身轻,但就其举足轻重的政治地位来看,恐怕连他本人都不会相信自己真有“漫游”异国的闲情逸致。况且当时中国“戊戌变法”正处在关键阶段,也是政治上最敏感的时期;而他在北京期间,不仅会见了清政府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匡以及李鸿章等朝廷重臣,而且竟然得到了光绪皇帝的召见。  关于伊藤博文谒见光绪皇帝的内幕一向鲜为人知。其实,在伊藤博文的《秘书类纂·杂纂》中有关于这一段史实的明确记载,题为《谒见清国皇帝陛下始末》。据载∶1898年9月19日(阴历8月初4),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匡向日本代理公使发出如下照会∶敬启者,本月初五日,大皇帝于勤政殿,接见伊藤侯相。当于是日九点钟,专弁赴贵馆,导引伊藤侯相,偕贵署大臣,暨翻译随员等,于十点半钟,到西苑门内朝房稍憩,恭候午初刻,大皇帝接见。即希贵署大臣,转达伊藤侯相为荷。专此。顺颂时祉。  次日,依照会所示,总理衙门导引武弁赵源等8人前来迎候。上午9时20分,伊藤一行8人离开住所,由赵源等人导引,进东安门,经景山来到西华门外,在此下轿,步入西苑门。清廷大臣崇礼、廖寿恒、王韶文、张荫桓等10多人在此迎候。众人在太液池头分乘两只小船。行不多时,见左方金鳌玉栋桥,往右拐,即来到朝房前。庆亲王在此迎接,将伊藤一行领入朝房歇息。约30分钟后,即上午11时10分,前往勤政殿,谒见光绪皇帝。其对话内容如下(伊藤博文简称“伊”,光绪皇帝简称“帝”)∶  伊∶外臣博文,此次来到贵国,原为漫游。今蒙召见,殊为荣耀。窃以为,大皇帝变革旧法,力图富强,其于保全亚东之局面,实为至要。博文一待回国,入奏我大皇帝,我大皇帝必自由衷欣悦。博文敬祝大皇帝圣寿万年。  帝∶久闻贵爵高名,今日得见,深感适意。  伊∶今辱召见,龙颜咫尺,在臣亦荣幸之至。  帝∶贵国大皇帝御体可好?  伊∶为今日之漫游,臣曾参内乞暇,龙体甚是安泰。  帝∶贵国维新以来之政治,为各国所称许。贵爵之功业,万国亦无不佩服者。  伊∶辱驾过奖,惶恐之至。臣不过仰奉我天皇陛下之圣谟,聊尽臣子之职分而已。  光绪帝与庆亲王耳语片刻,说道∶贵我两国,同在一洲,居至亲至近之地。今我国正值变法之际,必要处,还欲一闻贵爵之高见。希贵爵深体此意,就变法之顺序、方法等事,详细告知朕之总理衙门之王大臣。  伊∶敬领谕旨。王大臣等若屈尊垂问,以臣所见,苟有利于贵国,必当尽心奉陈。  帝∶与贵国同心戮力,永保邦交,是朕所至望。  伊∶我国天皇陛下之圣意实亦如此。臣确信,由此普及两国之臣民,交谊更易日加亲密。  帝∶贵爵滞留此地,还有几日?  伊∶预定滞留阙下两个星期,尚有七、八日。  帝∶贵爵以往到过我国何地?  伊∶十四年前曾来北京一次;此后多次途经南方上海等地。  帝∶此次还要游历何处?  伊∶预定由烟台去上海,再由上海溯游长江一带。  帝∶朕望贵爵一路平安。  伊∶敬谢大皇帝厚意。  至此接见完毕。伊藤等人退归朝房;用过光绪帝“御赐”的酒果后,与庆亲王等大臣告别,顺原路返回使馆。时间是下午1时20分。  此次简短的会晤涉及了两大问题,即中国的维新变法问题和两国的邦交问题。伊藤博文谈话伊始即对中国的维新变法表示赞赏。光绪皇帝顺势表达了希望伊藤就维新变法有关事项提供建言的愿望。对光绪皇帝的这一愿望,伊藤谨慎应承。至于两国邦交问题则由光绪皇帝首先提及,希望两国“同心戮力,永保邦交”。对此,伊藤予以积极回应。  应该说光绪皇帝希望日本支持中国的维新变法是真诚的。因为中国的维新变法本身即以日本的明治维新为样板,而且是在与顽固派的斗争中进行的。若得到日本的支持,不仅能使维新变法更好地借鉴日本的经验,而且还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帝党”对“后党”的政治优势。  中国维新变法伊始,伊藤博文即非常关注——大凡驻中国的日本工作人员都曾向他书面报告有关动向。因为倘若中国变法成功,势必直接影响到东亚的国际形势。伊藤博文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但他此次“漫游”的根本目的却并不在于此。  甲午中日战争后,中日关系恶化。在“后党”势力的推动下,清政府与俄罗斯签署了显然是直接针对日本的秘密条约。就日本而言,自“三国干涉”归还中国辽东半岛之后,在外交上处境尴尬。如果中日关系不改善,如果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日本在外交上就很难打开局面,至少在自己所处的远东地区难以找到推行其对外政策的着力点。伊藤此行即是这种外交形势的产物。  在搭乘“肥后丸”号从仁川来中国的头天(9月7日)晚上的送别会上,伊藤曾吟诗一首,其中有句“还辞韩阙向燕京,为是微衷寻旧盟”。其“漫游”中国的意图由此隐约可见,即为了“寻旧盟”。在谒见光绪皇帝之前,伊藤也和李鸿章等人接触,而且是“敞开胸襟,相互谈论,获益匪浅”;此后他又在南方会见了张之洞、刘坤一等人,使他们幡然醒悟,认识到了亲俄的危险性——李、张、刘等人当时都是“后党”中人。所以不能简单地判断伊藤当时是否要支持中国的维新变法。至于他在与光绪皇帝的交谈中表现出来的对中国维新变法的积极态度,更主要的是表明他在寻求与“帝党”进行外交合作的契机,就象他在与“后党”人物接触时所表现的一样。  伊藤博文谒见光绪皇帝的第二天,清廷内部即发生了“戊戌政变”。伊藤虽然一向重视搜集中国情报,但显然这次他事先没有听到有关“风闻”。此次政变之机密、凶险,由此亦可见一斑。难怪伊藤回国后慨叹∶“支那之事,很难明白”!

伊藤博文—人物评价

  伊藤博文是使日本迈进现代化国家、成为近代世界列强之一的功臣,但由于其一贯奉行对外扩张政策,在日本国内外都有着截然不同的评价。而伊藤博文的性好女色也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他曾写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章句。  朝鲜末代傀儡太上皇高宗诏曰:“太子太师伊藤博文,禀英灵之气,具匡济之略。挽回时运,发展文明,不惮贤劳,匪躬自任,屹然为东洋之砥柱。尝以平和大局为主,尤惓惓于韩日关系。曾年往来我邦,扶危济艰,专仗弘猷。顷以统监常驻阙下,随时晋接,殚诚启沃,旋膺太师之任。辅导我东宫,开进睿学,靡不用极。邵龄脩程,伴行巡览,余惫未休,继有辽满之行,尚冀克日利旋,长资倚毗。岂意变生不测,噩报遽至,震悼痛衋,曷有其既。故伊藤太师丧,特遣义亲王堈致祭会葬,葬需令宫内府输送,特赠谥文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