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汉谋

余汉谋
余汉谋
  余汉谋(1896年9月22日-1981年12月27日),字幄奇,广东高要市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曾任第四军第一师师长,第四路军总司令兼广东绥靖主任、第四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七战区司令长官、衢州绥靖主任、陆军总司令及“总统府”战略顾问等职。1981年逝世于台北。  陆军中将余宗就(黄埔24期生)是其侄孙。 

余汉谋生平简介

  余汉谋早年入读黄埔陆军小学,之后到武昌升读陆军预备学校。1916年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加入中华革命党。随后入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六期步科毕业。之后于北洋军内任排长、连长。1920年入粤军,任营长。1925年粤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余任第11师31团团长,师长为陈济棠,同年参加粤桂战争。北伐时随第11师与李济深留守广州。1931年5月,陈济棠等反蒋,在广州另立国民政府,余汉谋任广州政府军事委员会员委员,兼第一集团军军长。广州政府于九·一八事变后取消。1934年至1935年余率部参加围剿江西红军。
1938年,负责广东抗日防御的余汉谋
1938年,负责广东抗日防御的余汉谋
  1936年陈济棠与李宗仁、白崇禧以抗日名义,再度反蒋(两广事变)。余汉谋通电各广东将领支持蒋介石中央。陈手下之空军司令黄光锐亦带飞机飞南昌投靠蒋。陈事败出走香港,余汉谋接任广东绥靖主任,取代陈济棠成为广东军政首领。  1937年抗战爆发后,任第十二集团军总司令,第四战区副司令。所部的广东军队主力被周离广东,参加淞沪、南京、武汉等战役。1938年10月,日军以空军、海军优势火力支援下,在广东大亚湾登陆,两星期后攻陷广州。余汉谋被革职留任,仓皇撤退中连余汉谋自己的夫人上官贤德也被滞留在香港,直到1942年才被中共指挥的东江纵队救出,更被讥讽为“余汉无谋”。1939年,日军从广州向粤北韶关进攻,企图打开交通线,被余汉谋所击退,才复职,并兼任第七战区总司令,防区包括广东粤北及潮梅一带。  1948年国共内战期间,余被任为陆军总司令。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后,任广州绥靖公署主任。同年余部在广东、海南被解放军歼灭。余最终于1950年4月到台湾,任总统府战略顾问。1965年晋升一级上将。1981年病逝台北。  

戎马一生余汉谋  

·自小从军参与剿共

  1896年9月22日,余汉谋出生在一个破落盐商家庭,父名起鹏,母林氏。时值清末社会动乱,家中人口众多,少年余汉谋想读书,父亲却拿不出钱。已经出嫁的四姐余淑贤,答应出钱供弟弟读书,使其他6岁入私塾,9岁在肇庆城西门正街图始小学读书,1910年考入广州黄埔陆军小学,1916年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918年分配到皖军当步兵排长。次年回到广东,在粤军第三师任连长。1923年,跟随陈济棠在其手下做营长、团长。1926年,参与北伐并升任第十一师副师长。1928年,任第十一师少将师长;1931年,任第八路军第一军中将军长。总之,他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  那时,蒋介石下令陈济棠出兵“剿共”,陈有所顾虑,不派兵又担心蒋介石以“剿共”名义重兵压境。1932年2月,陈济棠下令余汉谋率领第一军进驻赣南,接替罗卓英部。余汉谋的确小心谨慎,唯恐损失,自订守则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官长穿士兵服装、兵呼官用暗号,一进宿营地立即派警戒、做工事,民房也要挖枪眼,驻地要检查户口,官兵睡觉枪弹随身等。1934年10月,红军长征,蒋介石下令截击,余汉谋却将第一师撤回大庾、南雄布防,第二师固守信丰,为的是保存实力,防止蒋介石军队乘机入粤。
1936年7月,余汉谋就任广东绥靖主任发表的第一号布告。
1936年7月,余汉谋就任广东绥靖主任发表的第一号布告。

·反陈拥蒋主政广东

  1936年5月,白崇禧到广州,与陈济棠密谋两广联合共同反蒋。5月19日,陈济棠在燕塘军校召集在穗粤军高级将领余汉谋、张达、缪培南、黄任寰、李汉魂、黄延桢、陈维周等约20余人密谈,白崇禧应邀列席。陈济棠打气说,抗日反蒋是我们的一贯主张。环顾国内,只有粤桂两省担当得起这个重任。当时,大部分人都反对国难当头陈济棠还不念民族存亡、争权夺利的行为。此时,余汉谋确是有反陈拥蒋之心,派亲信杨锡禄,经香港转赴南京参见蒋介石,蒋即赠送200万大洋及派遣五个师协助他反陈。  7月8日,余汉谋回到大庾军部,向部下传达拥蒋反陈意见,命令部队向南雄、韶关推进实行兵谏。次日,致电粤军将“服从中枢”,“团结御侮”,力谏陈济棠停止军事行动。他率部队逼近广东,原陈济棠第2军起义,陈被迫下野。蒋介石免去陈济棠职,任命余汉谋为第四路军总司令兼广东绥靖主任,当即晋升为陆军上将、第四路军总司令。 

·义愤填膺广州失守

  “七·七事变”,烽烟四起。时任第四路军总指挥的余汉谋,也是广东的最高军事长官。1937年7月15日,余汉谋就卢沟桥事件发表《告将士书》:“当此民族战争开始发动之时,我们当前的急务惟在如何淬厉奋发,加紧抗战的准备,期以我们的最后一滴血,为国家民族挥洒于战场,收复东北失地,打倒帝国主义,完成国民革命。”余汉谋是第四战区的副司令长官兼第四路军总指挥,辖领广东、福建两省。8月22日,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兵力有46000人,余汉谋曾致电祝贺。10月,中共代表张云逸会见他,余同意第八路军在广州成立广州办事处。余汉谋在广州发表《广东民众武装起来》一文。  1938年1月5日,华侨抗敌动员总会在广州汉民南路联义社召开成立会,到会华侨团体代表请余汉谋总司令组织华侨义勇队。三天后,广东省民众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选余汉谋为主任。3月8日,5000余妇女代表在广州省民教馆召开“三八”国际妇女节纪念大会,妇女代表向余汉谋献旗。18日,余汉谋、吴铁城联名发表《告全省工友书》,要工友积极参战。4月10日下午六时,中山纪念堂举行了“台儿庄祝捷大会”,余汉谋在会上讲话表示祝贺。7月7日,广东各界举行纪念抗战及追悼抗战阵亡将士、死难同胞大会,会上代表们又向余汉谋、吴铁城、曾养甫(吴、曾均为余汉谋的副手)献旗献剑。是日中午12时全民默哀三分钟,军民全天素食,节约款捐作慰劳金。繁华街口设祭坛,供民众公祭。后来北方各地民众也疏散来到广州,各界代表纷纷向余汉谋献旗献剑,锦旗和利剑让余汉谋感到保家卫国的重任在身,义不容辞。当时他对美国合众社记者说:“敌军如犯华南,我当予以痛击。广东200万武装民众,随时可以作战。”在“双十节”庆祝会,大家高呼“保卫广州!保卫广州!”。  敌人对广东的攻击自9月19日,由日本大本营发出201号大陆令开始。10月12日,日军以7万陆军、500艘舰船、100多架战机,在大亚湾一带强行登陆。20日,余汉谋计划在广增公路布防抗敌;次日凌晨两点钟,接蒋介石撤退粤北的命令,于是没有抵抗,下令各支部队撤往花县、清远等地。日军可谓轻而易举赢得广州,伤亡仅600余人。  余汉谋不战而走,难辞其咎,特别是他抽调5万余军队北上参加武汉会战,广东兵力削弱,各界人士对此提出质询。文武官员,尤其是广东籍官员,闻此噩耗,无不伤心落泪。有人讥笑说:“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谱。”驻美大使胡适致电蒋介石:“广州不战而陷,国外感想甚恶。”此间的余汉谋也是日日饮酒,每饮必醉,每醉必哭。  
942年1月,余汉谋(左4)亲自迎接从沦陷的香港率领英军突围出来的独腿英雄陈策(右3)
942年1月,余汉谋(左4)亲自迎接从沦陷的香港率领英军突围出来的独腿英雄陈策(右3)

·粤北会战重拾信心

  面对一片责难声,1938年11月10日,余汉谋通电即将大举反攻,誓死雪耻,恢复广东精神,而慰国民。12日,我军主动出击,攻克从化县城。以后撤退粤北,开始积极的抵抗,两次粤北会战,是余汉谋的雪耻杰作。1939年12月15日,日军用七万兵力分三路北进,与我一八七师、一五八师和九二零团(团长何宝松)在伯公坳、迎咀激战了10天,一五四师则在龙塘掩护作战,但我军未能阻敌前进,源潭、潖江口、河头先后失守。敌中路由太平场、从化北进,开始攻打良口,我军一个营在狗耳脑壮烈殉国。敌人右翼从增城出发,占领翁源。韶关告急,省府迁往连县,余汉谋当机立断,在12月26日率部全线反攻,日军被我截为两段,敌势顿挫。1940年1月4日,余汉谋部再克翁源的官渡,以后是从化、花县,取得胜利,国民政府撤销了余汉谋因广州失陷时的记过处分。  1940年5月上旬,日军华南派遣军司令部抽调其三十八师团到作为主力部队2万多人,进犯粤北。两军在从化──良口一线战斗十分激烈,最后,我军取得了良口大捷。  两次粤北会战的胜利,挫败了日寇切断粤汉铁路的阴谋,振奋了两广军民争取胜利的决心。尽管第四战区司令是张发奎,余汉谋是副司令,但张驻柳州,前线指挥仍以余汉谋为主。  经此二役,余汉谋一雪前耻,官复原职,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余汉谋对部下说:“这次我们终于可以重返广州了。”余汉谋被任命为第七战区受降官,在汕头接受日军二十三军参谋长富田直亮的投降。  

·老蒋打气仍败涂地

1949年1月,余汉谋出任广州绥靖公署主任
1949年1月,余汉谋出任广州绥靖公署主任
  1945年11月11日,复员整军会议在重庆召开,蒋介石、余汉谋等均出席,会议提出:“3个月到半年,消灭共军。”谁知两三年过去,“国军”一败再败。1949年1月,蒋介石决定调余汉谋回广东做广州绥靖公署主任。返回家乡,余汉谋固然高兴,但对“党国”命运已存疑心。他在广州对朋友说:“我从前没有做过京官,很少接触党国要人,总以为他们对国家大事会有一套办法。去年我在南京担任陆军总司令,才使我认识到这班官僚饭桶,二三十年来,他们除了树立私人势力,争权夺利,对国家大事确实毫无办法,根本谈不上为国家人民做好事。照我看,只要共军渡过长江,势必马上解体,可以肯定是无法再支持下去了。我这次回来为桑梓服务,希望同广西合作,支持李宗仁收拾残局。如果不能成功,只好认输。决不陈兵边境作最后挣扎,使广东同胞重受战祸,加重我的罪责。”余汉谋与张发奎、薛岳联手,提出要“保卫广东”的口号。  1949年9月7日,解放军制定了进军广东的作战计划。此时,蒋介石亲自从台湾飞到广州,带着余汉谋来到黄埔军校,为他打气。谁知不是黄埔出身的余汉谋并无兴趣,只是敷衍道:“总裁当年练兵兴党,真乃千古佳话。”10月2日,解放军22万多人,在陈赓的指挥下,分三路进军广东。余汉谋部利用北江及其支流和粤汉铁路节节阻击,以破路炸桥作为手段,但皆徒劳无功。10月14日,解放军攻克广州。 

·风烛残年信奉基督

  广州解放,余汉谋、薛岳败走海南。1950年,海南岛解放,余汉谋等又逃至台湾。离开大陆,余汉谋充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的闲职。为避免蒋介石的猜忌,他搬到了台湾北投郊区住下,每天以欣赏字画、读书看报打发时日。前任中央宣传部长的梁寒操是余汉谋的小学同学,也搬到北投与其邻居,两位肇庆老乡朝夕相处,结为莫逆。1975年,梁氏因心脏病发猝死,余汉谋黯然神伤。
晚年的余汉谋
晚年的余汉谋
  余汉谋夫人上官德贤,是他保定军校同学上官云的胞妹。上官云在抗战期间奉蒋介石之命制造“皖南事变”,杀戮新四军官兵。败退台湾,或是受良心的谴责迷信佛教,自称“古穆和尚”,并常以“四大皆空”开导妹夫余汉谋。余汉谋不信佛教,跟随太太皈依基督教。从此,余汉谋每天固定的生活是到教堂去唱圣歌、做祷告。1980年,余汉谋被确诊患上肺癌,以后一年多他在三军总医院接受治疗,病情时好时坏。病中的余汉谋总是惦念大陆、想念广东,1981年,家住香港已经是98岁高龄的姐姐余淑贤提出自己要回大陆定居,余汉谋第一个表示赞成,他说:“落叶归根是对的,我支持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帮助解决。”他派三太太来港为姐姐处理回大陆的事务,为她准备好轮椅等生活用品。是年12月,余淑贤回到了广州,住进了东山百子横路的旧居,在此终老。同月17日,余汉谋因癌症不治病逝台湾,终年85岁。余汉谋娶有三妻:除上官德贤外,还有吴桂琼、林秀珍。膝下2子2女:长子余国栋,次子余国梁;长女余肇文、次女余穗文,皆在美国读大学,成家立业。 

余汉谋轶事

·靠姐姐资助求学

  1896年9月22日,余汉谋出生在高要肇庆府的一个盐商家庭。当时,正值清末动乱之年,余汉谋的父亲余起鹏明显地感到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也就是从这时候起,一向殷实的余家开始走下坡路,年少的余汉谋倍感生活的艰辛。余家是一个大家庭,十几个兄弟叔侄共同生活在一起。从前生活殷实时,人多倒也热闹,但现在家道衰落,人多就成了一个大负担了。到了余汉谋六岁时,他想进学堂读书,但父亲已经拿不出钱来供儿子念书了。余汉谋的四姐余淑贤当时已嫁出家门,当她得知弟弟的情况后,毅然答应出钱供弟弟读书。此后,余汉谋靠姐姐的资助,读到高等小学毕业。小学毕业后,余汉谋考上了广州黄埔陆军小学,一直读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 余汉谋从六岁开始读书,到二十四岁军校毕业,共念了十八年书,这对于一个来自贫苦家庭的人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而这一切,都靠余汉谋的姐姐的无私帮助。

评价余汉谋

  余汉谋先生一生戎马,尽忠竭智,其秉性仁厚,器量恢宏。治事能识大体,治军恩威并施。余在战场上英勇善战,在社会公益事业上,尽显菩萨心肠。当年驻军赣南时,但凡兴学、筑路、修水利、建医院皆悉力协助;同时崇尚科学,兴办教育:1934年在肇庆镇修缮高要县立第一小学,创建云樵科学馆;风光旖旎、名闻遐迩的七星岩,在抗战胜利后的一段时间大肆开采,被弄得伤痕片片。余汉谋知道后,乃下令禁止炸石,遂使秀如阳朔的七堆山得以保存。  余汉谋先生虽大半生戎马倥偬,仍好整以暇,雅喜临池。余最为推崇孔子和孙中山的思想,亦能写一手遒劲的楷书。平时极喜登山运动,认为既可锻炼身体,又能锤炼人的意志,更可登高远眺祖国河山。余汉谋先生曾亲书座右铭:主敬以立其本,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由此,足见其为人风骨之浩然正气。 

蒋介石评说余汉谋

  “公忠体国。”  (《民国高级将领列传》第195页)  〔解读〕  余汉谋的倒戈对蒋介石的统一广东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蒋介石为了酬谢余汉谋的功绩和收买第一集团军将士的军心,表面上不得不有所敷衍和借重,但实际上则采取各种阴谋手段分化瓦解粤系势力。  首先,蒋介石以“军政分权,还政中央,军人不干预政治”为借口,改组广东省政府,派嫡系控制广东各级要害部门。为加强对余汉谋的绥靖公署的控制,1937年初,蒋介石于绥署之上设立军事委员长广州行营,以何应钦、陈诚分任正副主任,俾以委员长的名义,直接行使军、政监督与处理之权,使余汉谋的绥靖主任形同虚设。在军事方面,蒋介石采取嫡系部队入粤,减缩部队经费,发展特务组织,消除余汉谋的军事分机关等各种手段,削弱余汉谋部队的实力,同时,挑拨余汉谋部队内部的矛盾,致使余汉谋这个第四路军总司令,不仅不能像陈济棠当权时那样干预党政,甚至连对自己的指挥布置也不容易当家做主。对此,余汉谋深为不满,但他深知自己过去与蒋介石毫无渊源,在国民党内又没有什么派系可作依靠。因此,他经常流露出当“小媳妇”的悲哀心情。余汉谋常对亲信说:“同蒋介石打交道,没有自己的本钱是不行的;对于自己的职务过于负责也是不行的。”  余汉谋于1936年8月,自动对部队进行整编,把原来所部的机构裁去六个军司令部,五个师司令部,缩小总部编制,将原十五个师整编为十个师,保留原有特种部队。其实总兵力仍维持在在十五万左右。1937年4月,余汉谋再次请求进行整编军队,结果将十个师二十个旅的六十个步兵团裁并为四十个步兵团另一个教导旅。这次整编减少了近百分之三十的兵力。为此,蒋介石利用报纸大肆刊载四路军整编消息,表扬余汉谋“公忠体国”,非拥兵自重的军事长官可比。不久,余汉谋又接受蒋介石命令,把黄涛的一五七师调离广东,驻防福建漳州、厦门一带。同时,在绥署增设防空处;增编数营高射炮队;架设防空通信网;设置各级兵役机关;将募兵制改为征兵制;还协同广东省政府积极修筑广州经从化、新丰、翁源至韶关的公路,韶关经翁源、连平、龙川至兴宁的公路,接广九粤汉铁路,以利战时交通运输。另外,暗中释放“政治犯”,取消邮电新闻检查。上述各种措施,在当时获得社会人士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