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梦龄 - 中文百科

郝梦龄

郝梦龄将军
   郝梦龄将军
  郝梦龄(1892年2月18日-1937年10月16日),字锡九。抗日战争初期牺牲的第一位军长。
  生于河北省藁城县庄合村。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
  1921年起,郝梦龄在魏益三部任营长、团长。
  1926年跟随魏益三归属冯玉祥的国民军,任第四军第二十六旅上校旅长。
  在北伐战争中,由于他作战英勇,升任第四军第二师少将师长。打下郑州后,部队整编,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十四师少将师长。
  1930年中原大战后,兼任郑州警备司令。后升为第九军中将副军长。
  山西忻口战役、雁门关、娘子关,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中将军长,并于是役殉国(1937年10月16日),追赠陆军上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他为革命烈士。郝梦龄将军是抗战初期牺牲在抗日疆场上的第一位军长,为纪念郝梦龄的功勋,武汉的汉口北小路改名为“郝梦龄路”。
  1938年的小学国语课本中就有“中国第一个军长”的题目描写他。
  2005年拍摄的抗战主题电影太行山上,郝梦龄的角色由中华民国演员刘德凯饰演。

生平履历

郝梦龄
   郝梦龄
  郝梦龄,(1898――1937)字锡九,1898年2月28日(清光绪二十四年正月十七日),出生于河北省藁城县(今河北省藁城市)庄合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因为家境贫寒,自幼只读了三年私塾,就跟随父亲干些农活。1912年,郝梦龄14岁队到正定县一家百货店当学徒。因为不堪忍受老板虐待,生活又十分艰难,郝梦龄决心投奔东北奉军魏益三部下当兵。魏是郝家亲戚,时在奉军任职,看梦龄勤奋好学,先后把他送往陆军军官小学和保定军官学校学习,毕业后任连长、营长、团副等职。
  1925年11月22日,奉军第十军军长郭松龄通电倒戈,魏益三也随之响应,占据山海关。郝梦龄时任魏部团长,率部阻击奉军与日军入关。11月30日,奉军张作霖发表“讨伐”郭松龄宣言,郭松龄遂与奉军决战于巨流河,郭军败,郭松龄夫妇被张作霖杀害。之后,冯玉祥派代表进行了谈判。1926年1月3日,魏益三在山海关就任冯部国民军第四军总司令职、郝梦龄为第四军旅长。
  1927年4月19日,武汉国民政府举行第二次北伐誓师大会后,5月1日,冯玉祥于西安就任国民革命联军总司令职,分兵六路进军,协同北伐。郝梦龄于北伐战争中,擢升为国民革命联军第四军第二师师长。6月1日,武汉政府北伐军与冯玉祥国民军会师郑州后,部队在郑州改编,郝梦龄为陆军五十四师师长,后兼郑州警备司令。
  1930年12月至1934年,蒋介石发动对工农红军的反革命围剿时,郝梦龄曾率部与红军交战,并败于莲塘。第三次围剿被工农红军彻底粉碎后,郝梦龄深为同室操戈而悔恨。这时“九一八”事变发生,日寇轻而易举地占领沈阳,进而吞并东三省。国家岌岌可危,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郝梦龄再也不愿意同室操戈打内战了,于是他决心解甲归田。郝梦龄曾几经要求,都未被批准。
  郝梦龄平时正以持身,严以治军。他处世严谨,勤于读书,购有二十四史、各种兵法、影印的藏碑铭等古籍珍本。他常以文天样、史可法、岳飞、苏武等忠臣义士的历史故事,教育部下和子女。尤其对文天祥推祟备至,对《正气歌》、《过零丁洋》等能背诵如流。郝梦龄治军严明,他不准官兵纳妾押妓,不准吸毒赌博。在军中不用亲属,受赏赐分给部下。宿营行军不准骚扰百姓。
  1935年,郝梦龄调往贵阳,负责指挥修筑川黔、川滇公路。1937年5月,郝再度请求解甲归田,但当局决定调他到四川陆大将官班学习。
  1937年7月初,郝梦龄正往四川陆大途中,得悉卢沟桥事变发生,他毅然自重庆返回部队,请求北上抗日。他说:“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日寇侵占东北,人民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我们国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应该去抗战,应该去与敌人拼。”此后又上书请缨,决心率部北上抗日,出发前,他已下定以死报国的决心。在途经武汉,趁隙与家人告别时,他抚着儿女们语重心长他说:“我爱你们,但更爱我们的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如果国家亡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并写下一书,封好后交给大女儿慧英:
  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等要听母亲的教调,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
  留于慧英、慧兰、荫槐、荫楠、荫森五儿。父留于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五日
  郝梦龄率第九军自武汉到达石家庄后,编入了卫立煌第十四集团军序列。其时山西雁门关己失守,晋北的忻口成了山西抵御日寇侵略的第一道防线。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为了保卫太原,决定在忻口组织会战,一再向蒋介石请求派中央军入晋作战。蒋介石应允派第十四集团军人晋,阎锡山即委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为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全权负责指挥忻口会战。10月初旬,郝将军率部先期到达忻口布防,积极派兵增援被日寇围困中的原平镇晋军。他在耳闻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的野蛮行径和嚣张气焰后,更加坚定了抗战到底的决心。10月10日,忻口会战即将正式展开,郝梦龄给妻子剧纫秋写下最后的遗嘱:
  余自武汉出发时,留有遗嘱与诸子女等。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我即牺牲后,只要国家存在,诸子女之教育当然不成问题。……倘余牺牲后,望汝好好孝顺吾老母及教育子女,对于兄弟姐妹等亦要照拂,故余牺牲亦有荣。为军人者,对国际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   
  纫秋贤内助,拙夫龄留字,双十节于忻口。
  这些慷慨悲壮的话语,表现了郝将军对中华民族的赤胆忠心。
  10月11日,忻口战役正式展开。指挥进攻忻口的日军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集中其全部精锐,以飞机、大炮、坦克等精良武器装备,组成“立体战争”的密集火力网,倾全力向我忻口阵地猛攻。当时,首当其冲的是布防于中央地区的第九军。郝梦龄任中央地区的总指挥。面对强敌,毫无惧色,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十二日,敌攻陷中央地区的锁钥部南怀化。敌我双方在忻口西北、南怀化东北的二○四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竟易手十三次之多。敌我双方死伤惨重。我部在敌优势火力轰击下,平均每日伤亡一千多人。第九军在夺回被敌攻占的高地后,有的团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郝将军仍鼓舞官兵说:“此次抗战,是民族战争,胜则国存,败则国亡。人人都应抱定有我无敌,有敌无我,我死国活,国活我死之决心。军人的天职是保国为民。现在国将不国,民不聊生,就是我辈军人没有尽到责任。欲置国家于磐石之上,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必须官兵用命,奋勇拼杀”。当第三二二团战斗到只剩下一百多人的时候,郝将军又亲到该团阵地前对百余名官兵讲话:“……先前我们一团人守这个阵地,现在剩一连人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我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一天就不算完,出发前,我已在家中写下遗嘱,不打败日军决不生还。现在我同你们一起坚守此阵地,决不先退。我若先退,你们不管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管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枪毙他!你们敢陪我在此坚守阵地吗?”官兵们以雷鸣般的声音回答:“誓死坚守阵地!”
  10月12日以后,敌以飞机,大炮,坦克向忻口中央地区猛攻数十次,郝率部御敌,屹然不动。迫15日夜,郝奉命指挥七个旅,由正面向敌夜袭,左右翼同时出击策应,期收夹击之效。夜3时,郝亲临前线,挥兵奋进,连克数座山头。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也随郝督队前进。到5时余,天已微明。郝担心天明后新夺的阵地受敌空、炮火力威胁,决定乘胜直追。在我追袭下,敌阵纷乱,不得不以机枪、榴弹炮掩护退却。这时,郝梦龄、刘家麒已临散兵线之前,距敌仅二百多米。突然,郝、刘中弹倒下,二将在弥留之际,仍力呼所部杀敌报国,而后壮烈牺牲。同时殉国的,还有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等。
  郝梦龄将军是抗战初期,牺牲在抗日疆场上的第一位军长。噩耗传开,举国悲悼。当灵柩于10月24日运抵汉口时,武汉各界代表4000余人往车站迎灵。11月15日,武汉各界隆重举行追悼大会,全市下半旗志哀,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代表蒋介石主祭。而后,将郝将军的灵柩以国葬仪式安葬于武昌洪山卓刀泉,12月6日,国民政府特颁褒扬令,追赠郝梦龄为陆军上将,刘、郑各追赠为陆军中将,明令“从优抚恤,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用彰勋草,而垂永久”。
  1938年3月12日,在延安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上,毛泽东高度评价了郝梦龄等为国家民族的献身精神。郝梦龄将军牺牲后,他的遗属在新中国得到关怀照顾,在政府和人民的培育下,郝梦龄的五个子女,其中四人大学毕业,成了人民的医师、教授和工程技术人员。1983年9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表彰爱国军人的献身精神,追认郝梦龄为革命烈士,颁发了烈士证书。武汉市政府又将武昌洪山卓刀泉的将军陵墓修聋一新。现在,每到将军的殉国日,都有许多人去将军墓地祭扫凭吊。

品行爱好

  
  郝梦龄将军为人正直,处世严谨,身为国民党高级将领的他喜好读书,家中购有大量的古籍珍本,其中有半堵墙高的二十四史,有各种军事兵法,有影印的藏经碑铭,有康熙字典、辞源等工具书籍。他常以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如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忠臣义上的历史故事鞭策自己并教育部下及其子女。尤其喜爱、推崇文天祥的两首诗《正气歌》、《过零丁洋》,这些都为郝将军的壮举打下坚实的基础。

重要事迹

  1937年5月,调四川山洞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行至重庆,得悉卢沟桥事变爆发,郝梦龄请缨北上抗日,此前他对妻子说:“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日寇侵占东北,人民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我们国家已经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应该去抗战,应该与敌人拼。”当他率部经过武汉与家人告别时,对儿女们说:“我爱你们,但是我更爱我们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如果国家亡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他不忍看到行前家人哭哭啼啼,便悄悄写下遗书,让孩子们日后拆阅。他写道:“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等要听母亲的调教,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
  郝梦龄到达石家庄后,指挥第9军和晋绥军第19军、第35五军、第61军坚守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线的主阵地。战前,他鼓励官兵说:“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如再退却,到黄河边,兵即无存,哪有官长。此谓我死国活,我活国死。”在决战前夕他给妻子的信中说:“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成功便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我既牺牲后,只要国家存在,诸子女教育当然不成问题……余牺牲亦有荣。为军人者,为国家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
郝梦龄墓碑
郝梦龄墓碑
  10月11日,日军指挥官板垣征四郎指挥日本第5师团,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倾全力向忻口阵地发起猛攻。面对强敌,郝梦龄毫无惧色,亲临第一线指挥第9军在日军飞机、大炮轰炸时掩蔽起来,日军炮火一停,冲上阵地用步兵武器狠狠打击日军,多次与日军展开了白刃肉搏,战况之惨烈,双方损失惨重。10月12日,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攻破,第9军与日军在忻口两北、南怀化东北的 204高地上展开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竟易手13次之多,终于占领了204高地,第9军损失惨重。为了坚守阵地,郝梦龄对阵地上的将士说:“先前我们一团人守这个阵地,现在只剩下一连人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我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一天就不算完。出发之前,我已在家中写下遗嘱,打不败日军决不生还。现在我同你们一起坚守这块阵地,决不先退。我若是先退,一你们不管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管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枪毙他。”10月15日夜,总司令卫立煌给郝梦龄增派了7个旅,并命令他分三路夹击日军。16日凌晨,郝梦龄率部队对日军阵地发起了攻击,枪炮声如雷,喊杀声震天,日军节节败退。第9军乘胜追击日军,混战中,郝梦龄不幸被日军机枪子弹打中,壮烈牺牲,时年39岁。
  10月24日,郝梦龄的灵柩由太原运至武汉。11月16日武汉各界举行公祭,后以国葬仪式安其遗体于武昌卓刀泉,万余人参加葬礼。12月6日,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并追赠其为陆军上将。1938年3月12日,延安举行纪念孙中山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战阵亡将士大会,毛泽东在会上高度评价其抗日殉国的精神。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其为革命烈士,并颁发了烈士证书。武汉市人民政府重修其陵墓,并将汉口吉林路复名为“郝梦龄路”。

戎马生涯

·行伍生涯

  郝梦龄,1892年 2月18日生于河北省藁城县庄合村,家庭世代务农。他家境十分贫寒,只读了三年私塾就被父亲送到一家杂货店当学徒,后因不堪忍受老板虐待,投奔奉军魏益三部当兵。魏益三看他勤奋好学,先后把他送往陆军军官小学、保定军官学校学习。从1921年起,郝梦龄在魏益三部任营长、团长。1926年跟随魏益三归属冯玉祥的国民军,任第四军第二十六旅旅长。在北伐战争中,由于他作战英勇,升任第四军第二师师长。打下郑州后部队改编,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十四师师长。1930年中原大战后,兼任郑州警备司令。后升为第九军副军长、军长等职。
  郝梦龄将军为人正直,处世严谨,身为国民党高级将领,却没有吸烟、酗酒、赌博、嫖妓等恶习。他喜好读书,家中购有大量的古籍珍本,其中有半堵墙高的二十四史,有各种军事兵法,有影印的藏经碑铭,有康熙字典、辞源等工具书籍。他常以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如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忠臣义上的历史故事鞭策自己并教育部下及其子女。尤其喜爱、推崇文天祥的两首诗《正气歌》、《过零丁洋》,这些都为郝将军的壮举打下坚实的基础。
  郝梦龄治军非常严明,他在军队中不任用亲属,把受的赏赐分给部下。他还十分强调军队与民众的关系,对于违纪犯民行为,决不宽纵。部队在乡间宿营,决不轻易打扰百姓,常以草秸雨天宿营、并一定将借得的草秸等物送还百姓。他强调喝了水,还满缸,扫好地,再出门,以看不出军队宿营的痕迹为标准。他曾在一治兵语录上摘录军歌一首,印发全军背诵及歌唱。歌词是:“三军个个听仔细,行军需要爱百姓,挑水莫挑有鱼塘,莫向人家打门板……”有了如此严明的军纪,部队中涌现出许多壮烈殉国的英烈就不足为奇了。
请缨北上
  1930年12月,蒋介石发动了对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次反革命“围剿”。郝梦龄曾率部与工农红军作战,以失败告终。1931年,第三次反革命“围剿”被工农红军彻底粉碎后,郝将军看到连年内战使人民遭殃,血流千里,深为同室操戈而悔恨。到1934年蒋介石发动第五次反革命“围剿”时,郝梦龄请求解甲归田,未获批准。1935年被调往贵阳、独山、遵义等地,率第九军负责修筑川黔、川滇公路。川黔公路通车后,第九军又担负起保卫和养护公路之责。1937年 5月,郝梦龄再度请求解甲归田。仍未批准,被调往四川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1937年 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了,郝梦龄正在去四川陆大的途中。得知消息,立即自重庆返回部队;请求北上抗日。他在请求报告中写到:“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日寇侵占东北,人民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我们国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们应该去抗战,应该去与敌人拼。”关心国家生死存亡的心情跃然纸上。但不知什么原因,国民政府军事当局并未批准。后郝梦龄再次上书请缨,要求当局允许他率部出征。军事当局见其报国心切,加之日军沿平汉路、平绥路长驱直入,华北前线吃紧,才批准他由贵阳率部北上。

·立志报国

  抱定为国捐躯之志
  郝梦龄将军在北上抗日出发之前,已下定以死报国的决心。部队途经武汉,他利用队伍休息的时间回家与家人告别时,对儿女们语重心长地说:“我爱你们,但更爱我们的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如果国家亡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他还写好了一封信,封好后交给大女儿慧英,嘱咐她三天以后再拆开看。十五岁的慧英不理解父亲的心情,硬要立即拆开来看,郝梦龄不允,父女二人在争抢中把信撕成碎片,丢进了痰盂里,郝便随队伍出发了。将军走后,慧英把信从痰盂中捞出,拼凑起来一看,原来是将军留下的遗嘱,还可以辨认出来的内容是: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等要听母亲的调教,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留于慧英、慧兰、荫槐、前楠、荫森五儿,父留于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五日。   
  郝梦龄将军率所部第四军到达石家庄后,归属第十四集团军司令卫立煌指挥。这时山西雁门关已经失守,晋北忻口成了山西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道防线。郝梦龄于是率部队于10月初先期到达了忻口前线。在卫立煌的统一部署、指挥下,任中央兵团长(即忻口中间地区前线总指挥)指挥第九军和晋绥军第十九军、第三十五军、第六十一军等部,坚守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线的主阵地。郝将军夜以继日地奔波在最前沿,视察阵地,部署兵力,指导抢修工事,鼓励官兵奋勇作战。他对官兵们说:“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如再退却,到黄河边,兵即无存,哪有官长。此谓我死国活,我活国死。”他反复强调:人人都应抱定有我无敌,有敌无我的决心与敌拼杀。官兵备受鼓舞,誓死杀敌。
  在忻口会战正式开始的前一天,他给妻子剧纫秋写下了最后的遗嘱:“余自武汉出发之时,留有遗嘱与诸子女等。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我即牺牲后,只要国家存在,诸子女教育当然不成问题。别无所念……倘吾牺牲后,望汝好好孝顺吾老母及教育子女,对于兄弟姐妹等亦要照拂。故余牺牲亦有荣,为军人者为国家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书与纫秋贤内助,拙夫龄字。双十节于忻口。”这些慷慨悲壮的话语,表明了郝梦龄为国捐躯、抗战到底的决心。

·血染疆场

  10月11日,著名的忻口保卫战开始了,指挥进攻忻口的日军指挥官是第五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他集中日军全部精锐,以飞机、大炮、坦克等精良武器装备,组成“立体战争”的密集火力网,倾全力向我忻口阵地猛攻。当时,首当其冲的是布防于中央地区的第九军。面对强敌,郝梦龄毫无惧色,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在敌人飞机、大炮轰炸时,他指挥部队躲入掩蔽部,待炮火一停,我军又马上冲上阵地,用步兵武器狠狠打击日军。敌人志在必得,我军宁死不退,双方多次展开了白刃肉搏,近距离互掷手榴弹,真是杀声震天,血肉横飞,战况之惨烈,实为抗战中之罕见。敌我双方均损失惨重,阵地前布满了敌人的尸体。
  中日忻口大战,郝梦龄等殉国
  10月12日,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攻破,敌我双方步炮兵主力在忻口两北、南怀化东北的 204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一昼夜竟易手13次之多。第九军在夺回被敌人占领的高地时,有的团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三二二团在经过反复冲杀后只有百余人了。郝梦龄在阵地上对他们说:“先前我们一团人守这个阵地,现在只剩下一连人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我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一天就不算完。出发之前,我已在家中写下遗嘱,打不败日军决不生还。现在我同你们一起坚守这块阵地,决不先退。我若是先退,一你们不管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管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枪毙他。”他又大声问了一句:“你们大家敢陪我在此坚守阵地吗?”所有官兵齐声回答:“誓死坚守阵地!”次日晨 5时,郝将军命令所部开始向南怀化、新陈庄出击。三二二团在前,晋军在后,限三小时攻下,后因为伤亡过重,两翼未动,还是停留在原阵地上。他在《阵中日记》中写道:“连日昼夜炮战甚烈,五日来,已伤团长一员,营长五员,连长二十员,士兵数百名。”“今日督战,李(仙州)师长负伤,戴(慕真)团长负伤,官员受伤过多。往日见伤兵多爱惜,此次专为国牺牲,乃应当之事。”郝梦龄视死如归的爱国之情,跃然纸上。

·视死如归

  10月15日夜,总司令卫立煌增派七个旅交郝梦龄军长指挥,由正面袭击,左右两侧同时出击策应,以期夹击敌 人。16日凌晨,我反攻大军分数路扑向日军阵地,枪炮声如雷,喊杀声震天,担任反攻指挥任务的郝梦龄和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骐将军亲自到前线督战,连克敌人几个山头,到了早晨 5点,天已微明。郝梦龄恐怕天明后我军阵地受敌炮火威胁,不能巩固,不如乘胜追击,迅速歼灭残敌,于是挥兵奋进,敌军混乱,以机枪、手榴弹掩护后退。这时,郝、刘二将军已快到散兵线之前,距离敌人只有 200米。在通过一段隘路时,郝梦龄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中,倒下后仍力呼所部杀敌报国,而后壮烈牺牲。刘家骐也为国捐躯了。
  1937年10月24日,郝梦龄的灵柩由山西运到武汉。武汉各界举行公祭,之后以国葬仪式安葬于武昌卓刀泉。为纪念郝梦龄的功勋,汉口北小路改名为郝梦龄路。1938年 3月12日,在延安召开的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上,中国共产党高度评价了郝梦龄抗日殉国的精神。
  郝梦龄将军是抗战初期牺牲在抗日疆场上的第一位军长,1938年的小学国语课本中就有“中国第一个军长”的题目描写他。

人物评价

  
  郝梦龄将军为人正直,处世严谨,身为国民党高级将领,却没有吸烟、酗酒、赌博、嫖妓等恶习。他喜好读书,家中购有大量的古籍珍本,其中有半堵墙高的二十四史,有各种军事兵法,有影印的藏经碑铭,有康熙字典、辞源等工具书籍。他常以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如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忠臣义上的历史故事鞭策自己并教育部下及其子女。尤其喜爱、推崇文天祥的两首诗《正气歌》、《过零丁洋》,这些都为郝将军的壮举打下坚实的基础。

烈士墓园

郝梦龄陵墓
郝梦龄陵墓
  郝梦龄烈士墓园位于武汉市伏虎山西北侧的山腰间,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墓园坐东南、朝西北,墓的四周砌有0.8米高的砖沙水泥结构的围墙,占地面积约80平方米。前面有一宽25米的墓门,门前有宽1米的33级阶梯。墓分为墓身和墓碑两部分,墓身高0.8米,宽2米,长3米,呈椭园形。墓碑高3米、宽1.1米、厚0.75米,用水泥、砖、沙砌成的小塔,表层为水磨石,呈灰黑色,颇具民族风格。墓碑的正中镑刻着"郝梦龄烈士之墓"七个隶书大字。
  郝梦龄,字锡九。1898年2月18日出生于河北省襄城县庄合村,家庭世代务农。少年时曾在河北正定当学徒,后因不堪老板虐待,投奔奉军第十三军魏益三部当兵,1921年起在魏部任营长、团长。1926年随魏部归属冯玉祥国民军,任第四军旅长,在北伐战争中,升任第四军第二师师长,后又升为第九军军长。因为他曾多次参加军阀混战,目睹“人民遭殃,流血千里”,深感悔恨,一再请示解甲归田,未获批准。
  1935年调往贵阳,负责修筑川黔、滇公路。1937年5月,被调往四川山洞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国共第二次合作,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他行抵重庆,得知芦沟桥事变发生,深感国家己到生死存亡最后关头,立即返回部队,要求北上抗日,未获批准。经再次上书请缕,才同意他由贵阳率部北上抗日。路过武汉时,与家人诀别,立下遗书,决心以身许国,不打败日本侵略者决不生还,随即兼程北上,径奔石家庄前线,归属卫立煌指挥。在石家庄战地,他常以誓死报国之心激励部属,故其所部英勇作战,士气高昂。10月1日,晋北战局紧张,又奉命率第九军驰援山西忻口,参加太原保卫战。在卫立煌指挥下,他任中央兵团长,指挥第十九军、第三十二军、第二十一军、第九军坚守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一线主阵地。10月12日至11月2日的忻口战役,日军第五师团等部五万余人进攻忻口之南怀化及其以南的一二0 0高地。敌人以飞机、大炮、坦克发起猛攻十数次,郝率部坚决阻击,敌人终未得逞。至15日夜,总司令卫立煌增派七个旅交郝指挥,由下面袭击,左右两翼同时出击策应,以期夹击顽敌。夜2时,郝亲临大白水前线指挥作战,身先士卒,挥兵突击敌阵,不幸中弹殉国。时年39岁。10月24日,郝梦龄将军灵枢由太原护送武汉,武汉各界隆重举行公祭,后以国葬仪式安葬于卓刀泉伏虎山,万余人参加葬礼。为纪念忠烈功勋,汉口北小路改名郝梦龄路。1938年3月12日,延安举行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高度评价了郝梦龄将军抗日殉国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