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地区

  阿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的一个地级行政区,位于中国西南边陲、西藏自治区西部、青藏高原西南部。东起唐古拉山以西的杂美山,与那曲地区相连;东南与冈底斯山中段的日喀则地区仲巴、萨嘎、昂仁县接壤;北倚昆仑山脉南麓,与新疆喀什、和田地区相邻;西南连接喜马拉雅山西段,与克什米尔印度、尼泊尔毗邻。因是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等山脉相聚的地方,被称之为“万山之祖”。同时,这里也是雅鲁藏布江印度河恒河的发源地,故又称为“百川之源”。辖域总面积34.5万平方公里。南北宽约680公里,东西长700多公里。地理坐标为东经78°23′40″~86°11′51″,北纬29°40′40″~35°42′55″。平均海拔高度为4 500米以上。

地理环境

阿里地区
           阿里地区
  阿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的一个地级行政区,位于中国西南边陲、西藏自治区西部、青藏高原西南部。东起唐古拉山以西的杂美山,与那曲地区相连;东南与冈底斯山中段的日喀则地区仲巴、萨嘎、昂仁县接壤;北倚昆仑山脉南麓,与新疆喀什、和田地区相邻;西南连接喜马拉雅山西段,与克什米尔及印度、尼泊尔毗邻。辖域总面积34.5万平方公里。南北宽约680公里,东西长700多公里。地理坐标为东经78°23′40″~86°11′51″,北纬29°40′40″~35°42′55″。平均海拔高度为4 500米以上。
  境内高山耸峙,雪峰林立,河流纵横,湖泊星罗棋布。主要山脉有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同时,又派生出众多次一级山脉,首尾相接,连绵起伏。山系总的走向为自西向东、自西向北—东南向逐渐过渡为向东。著名山峰有纳木那尼峰、冈仁波齐峰(神山)等。南部和西南部为深切的沟、谷及零星的冲击扇地带;东部及西北部地势相对平缓,形成宽谷和一望无际的草原戈壁。总的地貌特征是从南到北高原面次第抬升,而各大山脉主脊线逐渐降低,最高点为普兰县境内的纳木那尼峰,海拔高程7694米,最低点在札达县什布奇附近的朗钦藏布河谷,海拔高程2800米,最大相对高差4894米。地貌有高山、沟谷、土林、冰蚀、冲击扇、冰碛和火山等类型。主要河流有森格藏布(狮泉河)、朗钦藏布(象泉河)、马甲藏布(孔雀河)等外流水系和措勤藏布等内流河,其中森格藏布是印度河的主要支流,马甲藏布是恒河的主要支流。湖泊多为咸水湖,较大的湖泊有扎日南木错、班公湖、玛旁雍错(圣湖)、拉昂错等,其中扎日南木错为西藏第三大湖泊,班公湖为青藏高原唯一的国际湖泊。
  阿里地区地壳演变经历了基底形成、古特提斯边缘海的发展、特提斯洋形成发展与消亡、内陆碰撞造山、陆壳改造—高原隆升5个发展演化阶段,由北向南划分出6个亚一级和6个次一级构造单元。有班公湖—纳屋错、朗钦藏布—谷昌等5个深断裂带。有纳木那尼峰、冈仁波齐峰、岗蕃鲁(昆仑冰川)等5个冰川分布区。土壤类型分为高山寒漠土、高山草甸土高山草原土、高山荒漠土等14种。主要农作物有青稞小麦油菜等;成林树种有秀丽水柏枝(红柳)、变色锦鸡儿、班公柳、沙棘等。主要动物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牦牛、藏羚羊、西藏野驴盘羊雪豹黑颈鹤胡兀鹫等。阿里地区矿产及能源资源十分丰富。矿产资源有硼砂矿、硼镁矿、岩金、砂金、盐矿、钾矿等17类38种,其中硼矿产地有35处。水资源总量达167.57亿立方米,水能蕴藏量75.93万千瓦。能用于发电的水能、地热能、太阳能、风能的理论蕴藏量达151.86万千瓦。其中,太阳能资源列全国首位。
  阿里高原特殊的地质地貌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气候特征。全地区分为高原温带季风干旱气候区、高原寒带季风半干旱气候区和高原寒带季风气候区。季节变化不明显,仅有冬夏两季之分,冬长夏短,年无霜期仅为120天。多大风天气,尤以东部改则、措勤为最,年大风天气达115天。日照充足,狮泉河镇日照时数年3545.5小时,为西藏最高。狮泉河镇年降水量仅为74.4毫米,为西藏最低。

历史沿革

  “阿里”一词是藏语音译,意为“属地”、“领地”、“领土”等。直到9世纪初,这里仍称“象雄”。在汉文史籍中,不同朝代对其称呼各异。9世纪前被称为“羊同”,元代称“纳里速古鲁孙”,明代称“俄里思”,到了清代方称“阿里”,直到今日。在藏文古籍中,“阿里”一词是9世纪中叶以后才出现的。吐蕃王朝赞普之后裔来到这块原属象雄十八部的政治区域,并在此扎根。从此这块上部区域名副其实地臣服雨赞普后裔的统辖之内,故此,才有“阿里”的称谓。
  阿里的文明史极其悠久,距今大约一、二万年以前,即有人类在阿里境内活动。在日土、革吉等县境内发现了旧石器时代晚期和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打制石器等文化遗存。从日土县夏达措东北岸发现的带刃石片分析,这一带先民制造使用工具已有了很大进步。从噶尔县门士境内几座遗址内发现的很厚的灰烬看,先民们支配自然的能力已有重大突破。
  公元843年左右,末代赞普达玛曾孙吉德尼玛衮逃至象雄,建立地方割据政权,称阿里王,阿里作为地名一词由此出现。其后,建立阿里三围政权。10世纪中叶,吉德尼玛衮将其长子日巴衮、次子扎西衮、幼子德祖衮先后派往玛尔玉(今拉达克)、布让(今普兰)和桑噶(今克什米尔南部)三地治理,后形成3个王系,史称“上部三衮占三围”。北宋乾德四年(966年),普兰王扎西衮次子松艾在札布让创立古格王系。11世纪中叶,普兰王维德幼子扎赞德在今尼泊尔北部建立亚泽王系。宣和二年(1120年),古格第六代王索朗泽派其次子觉卧杰布在库奴(今印度喜玛偕尔邦北部)建立小王系,属古格王管辖。13世纪后期,从桑噶王系中分离出巴当王系。古格第八代王泽巴赞死后,其二子分庭抗礼,各自掌政。吉德赞在朗钦藏布北岸的东噶?皮央继承古格王位(其时古格故城为其冬宫);拜卧赞在朗钦藏布南岸的达巴(今札达县达巴乡)建立了相对独立的小王系,后来成为达巴法王。
  元代,阿里成为中央政府在西藏设置的地方行政区划的一部分。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设纳里古鲁孙元帅府,府址位于下阿里宗喀(今日喀则吉隆县),设元帅2人,统管阿里军政事务。成宗大德二年(1307年),贡塘王系的俄达赤德前往元朝大都觐见,皇帝下谕旨“尔为西藏统治者后裔,应予封赐”,封其为王,领“阿里三围”君主之衔,并赐予宝石制成的七字印章、1枚小印章、1枚普通印章和金册诏书以及丰厚的礼品(参见《贡塘赞普世系》)。而阿里境内各王系仍继续在其势力范围内行使相对独立的地方管理权。

·反侵略斗争

  17世纪初,伴随着西欧殖民主义势力向东方扩张,先后有多批罗马天主教耶稣会的传教士,从印度北部进入阿里。这是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对西藏的觊觎和扩张的开始。此后的二三十年间,在西方列强的唆使下,阿里引发西方天主教与藏传佛教的宗教之争,并于1630年在古格爆发一场由官员、军官和僧俗民众参加的反洋教暴动,导致拉达克介入,古格灭亡。随后,西方传教士被彻底从阿里地区驱逐出境。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春夏之际,现位于印度西北部的查谟王室(森巴人)利用英国侵扰东南沿海之机,进犯阿里地区,遭到阿里军民的英勇抵抗。阿里噶本向噶厦请求派军支援。经驻藏大臣孟保、海朴和策穆林二世商议,决定予以坚决还击,并派代本笔喜率军赶赴阿里,后驻藏大臣和噶厦再派二噶伦率军增援,军民同仇敌忾,英勇战斗,森巴主力被一举歼灭,并杀死头目倭色尔?辛格,收复所有被侵占之地。次年,森巴军队再次大规模进犯,噶厦派军队迎战后攻入被查谟王室占领的拉达克境内,森巴军队请求讲和,达成停战协议,并出具永不滋事的保证书。这是一场阿里乃至西藏地方历史上取得重大胜利的反侵略战争,影响和意义深远。

·和平解放

  在和平解放阿里进程中,人民解放军进藏先遣连以坚忍不拔和敢于牺牲的精神,克服重重困难,历经千难万险,通过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广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与阿里噶本达成“五项”协议,为阿里全境解放奠定了基础。随后由于阿里上层,尤其是广大藏族同胞的大力支持和协助,1951年8月3日五星红旗插上噶大克。

·平息叛乱

  1959年3月10日,西藏地方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在区外叛匪的煽动下,阿里地区极少数头人也参与叛乱。在平叛斗争中,由于得到广大农牧民的拥护和支持,阿里未发生全局性叛乱行为,并顺利完成了平叛任务。

·自卫反击

  1962年,中国实施对印自卫反击战,阿里处于西线主战场,广大党政军民上下一心,团结一致,支援前线,保卫边疆,捍卫祖国领土完整。战斗打响后,阿里地区成立了以专员丹巴坚作为组长的支前领导小组,提出要人出人,要物出物,要车给车,全力以赴,组织支前。先后抽调干部万余人,民工300人,支前4 000天人次;牧民出动马、牦牛为部队驮运人员、物资4 706匹(头)次;许多民兵救护组、担架组还直接参加了前线救护。在日土,县委书记、县长亲自带领全县机关职工、学校教员,夜以继日救护伤病员,连寺庙僧人也主动参加救护。再次奏响军民团结、保卫祖国的凯歌。
  一大批为阿里解放献身的烈士,为阿里社会进步、经济发展、民族团结、边防巩固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上层人士、援藏干部以及广大普通群众,这些人无私奉献,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抛洒在阿里高原,是阿里历史进步的见证人,是阿里经济社会发展的参与者、奉献者。无数无名英雄的心血和智慧之光,照亮和灿烂了阿里的广阔天空。他们辛劳的汗水,浇开了今日阿里的文明之花、幸福之花。

行政区划

  阿里地区地处祖国西南边陲、西藏自治区西部,东与那曲地区相连,西及西南分别与印度、尼泊尔及克什米尔等国家和地区毗邻,南与日喀则地区仲巴县、萨嘎县为邻,北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接壤。是一个地理位置偏远、交通极为不便(距拉萨1700公里,距新疆叶城县1064公里)、气候恶劣、自然灾害频繁的贫困地区。地区面积34.5万平方公里,约占西藏自治区总面积的1/4,为西藏第二大地区。
  1999年,阿里地区开展撤区并乡及县乡勘界工作,由之前的7县、30个区、106个乡、358个行政村、调整为7县、7镇、29个乡、136个行政村。行政区划设置逐步趋于完善,有力地促进了阿里社会稳定、边防巩固和经济繁荣。但随着阿里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社会经济逐步转型,现有行政区划设置又逐渐显露出一些不利于行政管理和服务的薄弱环节,于是在2008年,调整为7县、7镇、29个乡、140个村(居)委会。

民族宗教

  象雄部落时期,阿里估计人口约有6万人。14世纪,古格王系人口估计约有10万人。清朝时期,朝廷封青海囊谦仲巴(阿里称帮巴)部落的藏族将领阿迦和阿朗为阿里上下帮巴本波(今革吉县境内),上帮巴本与60余名士兵来到阿里,并将其亲眷迁到此地,成为阿里历史上第一次人口大迁徙。18世纪,青海囊谦和那曲安多、改则一带藏族来到今革吉县盐湖和改则县康托落户,成为第二次人口大迁徙。清后期,由于战争伤亡,农区人口大幅度减少,至1959年,阿里地区(包括珠珠宗)总人口有30040人。
  解放初期,随着人民解放军和汉族干部职工进入阿里,人口机械流动增加较大。阿里骑兵支队和中共阿里分工委机关中大多为汉族军人和干部职工,人口构成亦发生新的变化,汉族人口和有文化人口在总人口中占有一定比例。
  2010年底,阿里总人口为95803人,城镇人口20250人,农牧区人口75553人。
  阿里原著人自称门人。9世纪前后,吐蕃赞普后裔迁至阿里。17世纪,甘丹才旺在阿里留守的部分蒙古族军人被同化融入藏族;同期分封阿里的青海将领将其亲眷迁到今改则、革吉一带定居,逐渐形成改则部落。和平解放后,以汉族为主的军人、干部、个体工商户落户阿里。2010年底,生活在阿里的有21个民族,藏族人口占93%以上。
  阿里为西藏本土宗教?——苯教的发祥地。相传雍仲苯教是由出生于魏摩隆仁地方(今阿里境内)的辛饶米沃且所创立。公元1世纪,苯教沿雅鲁藏布江开始传播到卫藏以至整个藏区。8世纪初,印度佛教大师佛密来到冈仁波齐朝圣,并广传佛法,此为藏传佛教在阿里传播的开端。10世纪末,仁钦桑布在阿里创立了第一座寺庙。11世纪中叶,应古格王绛曲沃邀请,阿底峡来到古格与仁钦桑布一起传经弘法,是为藏传佛教“后弘期”上路弘传之始。相隔20多年后,在托林寺召开大法会,史称“火龙年大法会”,相传与会者多达数万人。12世纪末,传入竹巴噶举派。13世纪中叶,直贡噶举派传入阿里。15世纪,古格人阿旺扎巴前往后藏拜宗喀巴为师,学成后,返回古格,传播格鲁派,托林寺为该教派传播中心。17世纪上半叶,葡萄牙耶酥会传教士经克什米尔到古格扎布让传授基督教。佛教信徒与其进行了尖锐的斗争。古格灭亡后,西方基督传教士被驱逐出境。
  和平解放后,中共阿里分工委和骑支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建立广泛的反帝爱国统一战线,实行宗教信仰自由和民族平等政策。西藏自治区成立后,阿里地区坚持落实宪法赋予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维护宗教人士和少数民族群众的合法权益。平叛改革时期,中共阿里分工委对一些重点寺庙实行保护措施。改革开放时期,党和政府拨专款对文化大革命中遭到破坏或自然损坏的寺庙及建筑进行了保护维修,成立寺庙民主管理委员会,依法对寺庙进行管理,使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
  90年代以后,中共阿里地委多次对寺庙拉康进行清查整顿,规范管理,加强教育,使民族宗教工作健康有序地发展。至2010年底,阿里已形成以藏族为主,与其他各民族共融的多元民族结构,全地区共有开放寺庙及拉康75座(其中寺庙57座,拉康18座)。

经济发展

  “十一五”时期是阿里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寻常的时期。面对复杂多变的形势和艰巨繁重的发展稳定任务,地委、行署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领导下,深入贯彻党的十七大和中央第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正确处理稳定与发展的关系,团结奋斗,扎实工作,强化措施、狠抓落实,综合经济实力显著增强,新农村建设显著推进,特色产业发展显著加快,基础设施条件显著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生态环境保护显著加强,社会各项事业显著进步,维护稳定能力显著提升。
  一、综合经济实力显著增强
  “十一五”时期是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2010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8.48亿元,“十一五”前三年年均增长12%,比“十五”时期平均加快1个百分点,比自治区同期平均增速高3.5个百分点,比全国同期平均增速高4.8个百分点。产业结构调整取得重大进展,三次产业结构由2005年的23.9:15.5:60.6调整为2010年的20.6:24.9:54.5,第二产业比例明显上升,平均每年提高1.9个百分点,形成了以特色畜牧业、矿业、旅游业为核心的产业体系。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9615元,“十一五”时期平均增长19.5%。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451元,年均增长13.9%。2010年地方财政收入1.04亿元,年均增长10.7%。
  二、基础设施条件显著改善
  到“十一五”末,将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73.1亿元,年均增长26%。以县城给排水、市政道路、通县油路、垃圾填埋场、干部职工周转房、阿里机场等一大批项目建设有了突破性进展。黑色路面里程达到776公里,县通沥青路率达到57%,四级沙石路面里程达到4979公里,乡镇公路通达率达到100%,电力人口覆盖率达到65%。
  三、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
  “十一五”时期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最快的时期。“十一五”期间,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3.9%,尽管离16%的规划目标略有差距,但比“十五”时期9%的年均增长率高4.9个百分点。
  四、社会各项事业显著进步
  进一步强化基础教育,全地区“普九”人口覆盖率达到100%,提前实现目标,教育水平明显提高,人均受教育年限比“十五”末期提高了1.5年,达到6年。农牧区合作医疗制度得到继续巩固和完善,以乡为单位的合作医疗覆盖率达100%,千人拥有卫生技术人员增加到2.86人。“富民强县”、“阳光工程”、科技特派员聘任制度等一批项目和制度的实施,科技对经济社会发展支撑作用进一步加强。县乡和农牧区建设加快,新建农牧民安居工程解决了4.5万人住房问题。继续推进文化工程和公共体育设施建设,开展了古格王国遗址、神山圣湖、札达土林等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的申报工作。农牧区广播电视覆盖达到74.5%以上,乡镇通邮率达到90%,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3%以内。
  五、生态环境保护显著加强
  建成的狮泉河盆地共三期治沙工程建设面积达 1.8万亩,防风治沙初见成效。1288万亩原生灌木林被列入国家和地方重点公益林,原生灌木林得到有效保护。在札达、普兰、日土、噶尔等县开展城镇绿化活动和成片造林活动,累计义务植树64.07万株,城镇绿化和造林面积1.16万亩。实施了矿山回填、补种植被工作,逐步恢复被破坏的草地植被。加强城镇环境污染治理,严格控制污染型行业的发展。进一步提高了林草覆盖率,有效地对环境污染进行了治理,明显改善了生态环境质量。
  六、维护稳定能力显著提升
  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主题活动不动摇,正确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和民主法制建设,深入开展反分裂斗争,维护社会政治局势稳定,构建“平安阿里、和谐阿里”。在地委、行署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地区干部职工、农牧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全地区社会局势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经济建设迈出新步伐。
  七、改革开放迈出新步伐
  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化,以产权制度为核心的国有企业改革稳步推进,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发挥,计划、投资、财税、金融体制和社会领域改革全面推进,非公有制经济继续保持了快速发展的良好势头。对外贸易扩大,“十一五”前三年实现利税1403万元,成为阿里历史上经营效益较好的一段时期。边境贸易迅速发展。
  八、特色产业发展显著加快
  形成了以特色畜牧业、矿业、旅游业为核心的产业体系。农牧业综合生产能力在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进程中得到了全面提升,2010年全地区农林牧渔业总产值达到4.77亿元,比“十五”末增长33.2%。旅游业实现快速增长、健康发展, 2010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近 6.14 万余人次,旅游总收入达 6121万元左右,外汇收入376.96万美元。以硼矿为主的矿产业,“十一五”期间平均年产量8.5万吨左右。
  九、新农村建设成效显著
  农牧业基础建设得到加强,五年累计投入到农牧业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达到8.23亿元,比“十五”时期增长31.3%。积极发展农牧区二、三产业和劳务经济,形成了多样化、多元化的增收格局。2010年,全地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451元,比“十五”末增加1650元,增长91.6%,年均增长14.1%。优化畜种、畜群结构,恢复和提高草原生产力,使长期困扰草原畜牧业发展的草畜矛盾趋于缓解,切实解决农牧区民生问题,提前实现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全覆盖,扎实推进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是象雄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产生了许多以传说形式诠释大自然的神话。7世纪,佛教传入阿里本土以后,出现了佛教传说故事和歌谣,其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不同时期劳动人民的精神风貌和内心追求,具有鲜明的西藏西部风格与魅力。和平解放后,随着部队和援藏干部的大批进入,一些诗歌、散文、小说等现代文学和戏剧、电影、歌舞、小品等现代文化艺术形式进入阿里。如军旅诗歌作品《生日的夜晚》、《马褡子》;纪实文学《天殉》、《雪域之魂》等,反映了新时代阿里军民的奋斗和追求,为古老单一的高原文化注入了活力。改革开放后,文化市场也随之开放,陆续出现游戏室、歌舞厅等娱乐场所,阿里文化呈现出多元发展趋势。
  阿里的传统艺术主要包括音乐舞蹈、曲艺戏剧和工艺美术,尤以藏族乐舞和工艺美术最为耀眼夺目。普兰、札达一带为果谐的发祥地之一。苯教羌姆据传是辛饶米沃且时期流行的一种宗教歌舞,后又与佛教进行了融合,广泛流行于朗钦藏布、马甲藏布一带的寺院和民间。起源于札达的弦舞是阿里最古老的舞蹈种类之一,在古格遗址红庙残缺的壁画中依稀可见,至今仍在普兰、札达一带民间流传。阿里的雕塑、岩画在整个西藏艺术画廊中占有重要地位。古格时期的佛像雕塑不惜重金,雍容大气;古格壁画融高原质朴简约和南亚及波斯开放、夸张于一体,独具特色,开一代画风。

旅游景点

·马泉河

  马泉河,源于形似骏马鸣嘶的口中喷流直下而得此美名。藏语称“当却藏布”,流自神山冈仁波齐东南部,流经仲巴县境内时称“玛藏河”,自萨嘎开始称之为“雅鲁藏布(江)”,直至整个中上游流域。在其流域有麻庞布莫卡、色日竹木卡等,都是古象雄十八部的重要城堡和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繁荣区。至今我们在这些犹存的古城堡遗址中依稀可见当年古代象雄强盛的情景。马泉河是雅鲁藏布江之源头,它不仅对象雄文明起过重大的作用,而且对西藏各个时期、各类不同地域文明的孕育、形成和发展等起过巨大的作用。下游称布拉马普特拉河流经印度东北部和孟加拉国,同恒河会合后,注入孟加拉湾,长1113公里(下游),其灌溉价值仅次于恒河。

·森格藏布(狮泉河)

  森格藏布,汉语译为狮泉河,是阿里地区最大的一条河流,是印度河的上源。森格藏布发源于冈底斯山脉主峰冈仁波齐峰北部的森格喀巴林附近,源头海拔5164米。河源有南北两支,北源称冈冈如马,南源为久思龙可勒,两支在森格普附近相汇。南源略长,为正源。自森格普向下游约5000米抵森格卡巴(“森格卡”藏语音译,意为狮子嘴;“巴”藏语音译,意为涌出),在河右侧杂色火山岩陡壁的底部,有一泉水终年不断流,补给森格藏布。当地人认为森格藏布源于这股泉水,便称该河为狮泉河。
  森格藏布最大长度约430千米,流域面积为27450平方千米,居西藏各河流中的第四位。平均年径流量6.9亿立方米,流域平均径流深仅25毫米,为西藏自治区外流水系中单位面积产水最低的河流,属不发育水系。
  森格藏布自东向西流经革吉县至噶尔县扎西岗乡典角村出境。在革吉县以上为上游河段,从源头至革吉,河谷逐渐展开,至革吉县附近谷宽达3千米左右;革吉县以下至扎西岗为中游河段,河谷为宽窄相间的串珠状,最宽处达10千米。由于河床底部及两岸有温泉活动,不少河段冬季不封冻。
  森格藏布主要支流有杰拉藏布、公前河、赤左藏布、婆肉藏布、朗久河、噶尔藏布等,其中噶尔藏布最大。

·朗钦藏布(象泉河)

  众所周知,每当我们翻开世界史册,便可以发现一种普遍的现象,亦即河流对人类文明史上起过的重大作用。
  凡大河流域是人类的发祥、繁衍和聚居区。这是因为大河流域自然条件相对好,土地肥沃,水源充足,适宜人类的生存和农牧业的生产。尤其,人类生产水平极低,在对大自然依赖很深的古代,河流对人类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诸如,世界古代文明的摇篮尼罗河、黄河、恒河、狄克里斯河、幼发拉底河灯一样,在世界屋脊之屋脊阿里高原的狮泉河、象泉河、孔雀河、马泉河等四大河流也孕育了古象雄卓越的文明。
  朗钦藏布亦称朗钦卡巴,汉语译为象泉河,是印度河最大的之流萨特累季河(又译苏特里杰河)的上游,也是阿里地区最主要的河流之一。
  朗钦藏布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西段兰塔附近的现代冰川,河源海拔约5300米。自河源至门士曲汇合入口称兰成曲,河流呈南向北。门士曲汇入后,始称朗钦藏布。河流在门士曲汇合后拐向西北,经曲龙、东坡、札达县城、札布让、鲁巴,于什布奇以西穿过喜马拉雅山脉流入印度,印度称萨特累季河,在巴基斯坦境内汇入印度河。
  朗钦藏布长309千米,流域面积22760平方千米,年平均流量28.9立方米/秒,年径流总量9.1亿立方米。在中国境内落差2400米,平均坡降7.8‰。
  朗钦藏布有大小支流20余条,其中流域面积大于1000平方千米的有4条,即门士曲、香孜河、绒布曲(俄布河)、索木多河,其中绒布曲最大。

·马甲藏布(孔雀河)

  马甲藏布亦称孔雀河,是普兰境内的一条外流水系,也是普兰境内草场农田灌溉的重要水源。
  马甲藏布发源于喜马拉雅山北兰批雅山口附近的海拔5995米的山峰北侧,源头(马羊浦)海拔5400米,北流至茄勒与布朗玛布加曲汇合折向东流至仁贡、多油,改向东南流经普兰县城,经科加至斜尔瓦流入尼泊尔境内,经喜马拉雅山南坡后称恒河,流入印度和孟加拉国,注入孟加拉湾。
  马甲藏布在中国境内干流全长110千米,流域面积3020平方千米,年平均流量9.6立方米/秒,年径流总量3亿立方米。

·神山冈仁波齐

  国家级风景区。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普兰县东北部的巴嘎乡,距离普兰县城140公里左右,距离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270公里,属高山宗教朝圣风景区。1983年经国家外交部同意,向印度、尼泊尔等宗教国家开放。
  神山之王—冈仁波齐。须弥山,佛教中称为世界中心,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的道场,在印度教中它又是湿婆大神的殿堂,人们多以为它只不过是一处虚幻的所在,一座概念的山,殊不知,它竟是一座现实的山。《大藏经·俱舍论》记载:从印度往北走过九座山,有“大雪山”,这座大雪山,便是延绵千里的岗底斯山脉的主峰冈仁波齐,藏语意为“宝贝雪山”或“雪圣”,印度称它为“凯拉斯”。西藏的许多山峰都被神化,冠以神山之称,而冈仁波齐则被四大教共同奉为“神山之王”。冈仁波齐,海拔6714米。有人说它“山形如同橄榄,直插云霄,峰顶如七彩圆冠,周围如同八瓣莲花环绕,山身如水晶砌成,真是个玉镶冰雕”。在西藏许多信教者的佛龛上,大都将冈仁波齐的照片与佛像供奉在一起。冈仁波齐不仅作为一种自然美的象征,而且成为一种信仰的象征。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尚在人间时,守护十方之神、诸菩萨、天神、人、阿修罗和天界乐师等,都云集在神山周围,时值马年,因此,马年就成为冈仁波齐的本位年。苯波教、印度教、耆那教都也各有自己马年的传说。公元11世纪,印度高僧阿底峡与随从步行朝拜神山到此,碧蓝如洗的天空突然出现五彩流云拥向山峰,云间不时显露佛之真身。藏传佛教大师米拉日巴也曾在此修炼、传教和斗法,给神山又增添了许多神奇色彩。

·圣湖玛旁雍措

  国家级著名湿地。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普兰县东北部的霍尔乡,在神山东南面约26公里处。距离普兰县城80公里左右,距离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330公里。是内陆淡水湖,属湖泊宗教朝圣风景区。1983年经国家外交部同意,向印度、尼泊尔等宗教国家开放。
  世界江河之母—玛旁雍措。佛教经典中曾经将一处湖泊称为“世界江河的母亲”,其所指就是与神山冈仁波齐齐名的圣湖玛旁雍措。玛旁雍措,海拔4588米,面积412平方公里,湖水最深可达81.8米,总蓄水量约200亿立方米。这是一处蓝宝石似的圣湖,湖水在太阳的光辉下闪烁着迷人的色彩。每年的雨季还有成群的天鹅结队迁徙,飞往圣湖栖息,用它们优美的身影,使圣湖的景色变得更加生动。玛旁雍措的湖水是由岗底斯山的冰雪融化而来,湖水极为清澈,据说可看到十米以下的鱼群。
  圣湖之“圣”,也是由于许多宗教典籍中记载过它,或是因为宗教传说中描述过它。印度的传说称,这里是湿婆大神和他的妻子喜马拉雅山的女儿乌玛女神沐浴的地方;西藏的古代传说则说这里是广财龙王居住的地方;玛旁雍措又写作玛法水措,藏语意思是“永恒不败碧玉湖”,据说这是为纪念11世纪时佛教战胜当地苯教所取的名字;《大唐西域记》中也写到玛旁雍措,称其为“西天瑶池”,可见他也把这里视为仙境了。圣湖周围有八座寺庙,其中吉乌、楚果两寺最为有名;楚果寺周围被尊为最圣洁的浴场。圣湖四周还有四大浴门:东为莲花浴门,南为香甜浴门,西为去污浴门,北为信仰浴门。信徒们认为,这里的圣水能洗掉人们心灵上的“五毒”(贪、嗔、痴、怠、嫉),清除人肌肤上的污秽。所以,来到圣湖,还可以取湖中圣水作为馈赠亲友的礼品。圣湖四面还有四水之源:东面的马泉河,北面的狮泉河,西面的象泉河,南面的孔雀河。以天国之中的马、狮、象、孔雀四种神物命名的这四条河,分别为南亚著名的恒河、印度河、萨特累季河和雅鲁藏布江的源头。所谓世界江河之母的美誉大概就是因此而来。在印度的神话中,玛旁雍措是Brahma用意念形成的,因为他的儿子在神山苦行后需要一个地方洗澡。因此印度教徒通常都会在转湖途中到湖中洗浴。据当地居民介绍,圣湖还有一种神秘的现象,就是每年藏历十一月三十日晚上湖面整体结冰,藏历四月十五日,湖面整体融化。圣湖中养育的生物种群及对高原气候、生态环境的特殊作用,被列入中国湿地名录,同时圣湖里养育了大批珍奇鱼类。

·东嘎遗址(原名萨果普松)

  位于札达县以北40公里处的东嘎村,是中国迄今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佛教古窟遗址。初步考证,遗址属古格王朝仁青桑布时期所建的八大寺之一,建于10世纪。石窟分布在东嘎村北面断崖上,现存洞穴近200个,绵延2公里,目前保存完好的东嘎壁画集中在半山腰的3个洞窟中(藏语名“萨果普松”)。东嘎石窟一号窟四壁的中心部位绘有不同曼陀罗图,根据图中主佛及其侍从的造像配置和布局方式,仍以金刚界曼陀罗居多。东嘎二号窟窟顶建筑制作成巨大的曼陀罗形状,层层向上内收成穹隆顶,并绘以各种造型生动奇特的护法神祗像和别具创意的动植物组合图案。

·札达土林

  国家级地质公园。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札达县县城附近。距离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320km。札达土林是世界仅见的处于发育和成长期的大型土林,土林分布面积为2464km2,发育很好且形态和造型极佳的区域面积为457.12km2,其规模世界罕有。
  札达土林中有一些形态怪异的土体造型坐落在崖壁和土林上,拟人拟物或拟兽,任凭人们去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中国各类土林分布甚广,而札达的土林高大挺拔,在高原的雪山和蓝天衬托下别具特色。昔日沉积在湖底的岩层,以不同的色调、层理结构和物质组成,以及包容在岩层内部的古动植物化石,为人们解读高原古地理、古环境的变迁提供直接或间接的证据,这里是科学家们研究高原隆起的大自然实验室。札达土林已经具备了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条件,我们正在积极地申报此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