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观光

钟观光
                钟观光
  钟观光(1868年9月19日-1940年9月30日),字宪鬯,浙江镇海(今属宁波)人。著名植物学家,中国第一个用科学方法广泛研究植物分类学的学者;近代中国最早采集植物标本的学者;近代植物学的开拓者。
  曾任湖南高等师范学校、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副教授,及北平研究院副研究员;自1918年起,先后调查中国中东部大部分省区植物,历时五载,搜集和积累不少珍贵植物标本和资料,对中国早期植物分类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1924年创建北京大学植物标本室,1927年在浙江大学创建植物标本室和中国第一个植物园。
  其一生著述颇丰,有《理科通证》、《旅行采集记》、《山海经植物》、《中华植物学》、《物贡纪略》、《近世毛诗植物解》、《植物古籍·释例注释》及《本草疏证》等。在现代植物分类中,木兰科植物的观光木属和马鞭草科的钟木属,就是以他的名和姓命名的。
  1955年,其子钟补求将留存旧居的书籍、手稿及16柜腊叶植物标本悉数无偿捐赠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在该所和家乡柴桥小学均先后设立“观光堂”,以纪念这位中国近代植物学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人物生平

·求学救国

  钟观光的父亲钟青原,是一个小染坊主,家境并不宽裕。观光早年入私塾读书。他勤勉刻苦,常自缚其足于桌腿,以抑制好动的天性。17岁时已精通诗、词、文、赋。1887年考中秀才,人们谑称他为“缚足秀才”。甲午战争后,观光深受维新思想的影响,认识到“科学为强国之根基”,矢志自学理化等自然科学。1899年,在柴桥虞宅设馆研究科学,与志同道合的虞辉祖、虞和钦等组织“四明实学会”,学习介绍理化博物知识,后迁宁波湖西“辨志书院”并试制成功黄磷。1900年,他在上海浦东组织“灵光公司”筹建灵光造磷厂。1901年创办中国人自办的第一家科学仪器馆——上海科学仪器馆,并开设“理科传习所”讲授理化博物知识、仪器的工作原理与操作要领。蔡元培等人也到该所听过课。1901年春,江苏高等学堂聘请观光为理化教习。1902年加入蔡元培等发起的中国教育会。钟可以说是蔡革命活动的积极支持者和重要配角。1904年上半年,以杨笃生为首的东京留日学生军国民教育会秘密成立了“暗杀团”,立志从暗杀下手,谋刺清廷首要西太后。蔡元培入团后,将钟观光等人吸收入团。
  为满足反清革命的需要,蔡元培将研制炸药及毒药的任务交给了钟观光、赵燏黄、俞子夷等人。暗杀团成员吴樾向清廷出国五大臣投出的第一枚炸弹,就发端于钟这个秘密组织的研制。
  钟观光认为“推动革命,非由国民教育入手不为功”。1905年,钟与曹赞宸等以柴桥镇原观澜书院田产屋宇变价建造新校舍,定名为芦渎学堂。钟却因办学而负债3000多银元,给他的生活带来很大困难,旋又回上海任教。中国教育会决议开办通学所,系补习性质,钟任高级理化教员。5月下旬,中国教育会重新选举,蔡元培任会长,钟任副会长。为偿还债款,完成繁重的教学任务,钟终日劳碌,积劳成疾,不断咳血。蔡元培得知后专门成立“钟门同学会”,筹款资助他赴浙江杭州疗养。

·结缘植物

  钟观光在杭州疗养时,诱发了他对植物学的浓厚兴趣。他在病床上坚持自学了植物学方面的著作,病情好转后又采集标本,认真制作,很快就掌握了近代植物学基础知识和研究方法。从此,他与植物学结下了不解之缘。1909年,钟观光病愈后赴宁波旅沪公学任博物教员,并兼任商务印书馆《理科通证》之动物篇的编辑。随后他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了植物学的研究。
钟观光遗作
   钟观光遗作
  中国古典植物学研究曾辉煌一时,但近代植物学却是从西方引入的。为改变我国植物分类学的落后面貌,钟观光首先感到作为分类学研究的基础——腊叶标本的缺乏,于是下决心从采集标本着手。他是我国大规模采集标本的第一人。1912年初蔡元培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邀钟与蒋维乔同时进部。这年4月底,蔡元培抵北京出任袁世凯政府的教育总长,特聘钟、蒋协同办事,任为教育部参事。钟在空余时间周历京内外名山,寻觅植物。不久,蔡元培辞职,钟、蒋也因看不惯北京内阁官僚的倾轧纷争,先后去职南归。钟虽然官事无成,但他在植物标本采集方面有了良好的开端。
  1917年1月4日,蔡元培就职任北京大学校长后,钟观光因偶来北京,亦被聘为生物系教授,不任课程,筹建标本馆。这给了钟考察、采集和研究植物的良机,他感到非常兴奋,虽已年近半百,还是毫不犹豫地发出誓言:“欲行万里路,欲登千重山,采集有志,尽善完成君之托也,不负众望。”
  1918年2月起,钟观光历时五年之久,进行了大规模的采集旅行,北起幽燕,南至滇粤,足迹遍及11个省。他长途跋涉,餐风宿露,百折不挠,采集并制成蜡叶标本1.6万多种,共15万号,海产、动物标本共500余种,木材、果实、根茎、竹类标本300余种。1924年,北京大学以他所采标本为基础成立了生物系,并建立了我国第一个生物标本室。我国着名蕨类植物学者秦仁昌评论说:“北大标本之真正价值,不在于新种之多寡,而在所经地域广大,各类包罗宏富,实为研究生态分布最完善之材料。”钟观光作为我国最早自己采集植物标本,用近代科学方法进行研究的学者,他呕心沥血筹建的北大生物标本室,开创了我国学者使用自己采集和制作的标本进行生物学研究的新时代。他以“旅行采集记”为题,于1920~1921年在《地学杂志》上先后发表的10篇野外考察报告,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瞩目和重视。
  1927年8月,浙江大学(原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劳农学院成立,聘请钟观光为教授,并兼任标本仪器部主任。在浙大期间,钟除了授课外,主要从事植物分类学的研究工作,他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于植物标本的采集和鉴定工作。他多次率领采集队深入浙江东、西天目山、四明山、天台山、南北雁荡山及普陀山岛等地,采得本省植物标本7000多号,并于当年建立了浙大劳农学院植物标本室。1930年5月,钟考察浙江东南沿海诸岛时,在普陀佛顶山采集到一棵我省特有珍稀濒危树种,后经林业学家郑万钧教授鉴定,正式定名为“普陀鹅耳枥”,现为国家二级保护树种。另一方面,钟又广泛挖掘树苗和采集种子,筹建了笕桥植物园。该园是我国最早建立的近代植物园之一,也是我国第一个校办植物园,园内植物种类达千余种。它的建立为学生学习植物学和植物分类创造了极为优越的实习条件。钟还经常制作大批腊叶标本,运到上海“实学通艺馆”,供应各地大、中学校的急需,从而改变了过去依赖日本进口的局面。

·从事考研

  1931年,钟观光应南京中央研究院自然历史博物馆邀请任研究教授,并参加中国科学名词审订委员会,进行植物科属名称的订正工作。是年秋,钟应北平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长刘慎谔的邀请,被聘为专任研究员。从此,年逾花甲的钟观光主要投身于我国古籍中植物名实的考订研究。
  钟观光对唐代宁波乡贤陈藏器的《本草拾遗》评价甚高,有意从《政和证类本草》及《本草纲目》中辑为一编,惜终未完成。但他对古典植物学的扛鼎之作《本草纲目》的研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在田野调查和药材辨别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写成《<本草纲目>疏证》23卷。此外,钟还着手对古典名著《诗经》、《尔雅》、《离骚》中所记载的植物进行详细考证,写成了《植物中名考证》14卷手稿,考订了146个科的高等植物和苔藓、藻类、菌类、地衣。他的另一部著作《说文植物类证》二卷,考订了54个科的199种植物。钟有关这方面的重要著述还有《尔雅释例》、《近代毛诗植物解》、《<山海经>植物》、《有关植物古籍释例、注解书目》、《名实图考校录》等,留下厚达52卷150多万字的手稿。
  钟观光以近代植物学的分类方法,考证我国古籍中记载的植物,并用拉丁文注上名词名称,再结合采集标本的情况,注明植物的产地、果实、采期等,方法新颖,见解独到,富有广度和深度,为推进我国古典植物学的研究、厘清我国早期植物分类学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研究成果引起了西方植物学研究者的极大兴趣。他还为日本翻译中国古籍原著涉及的植物名称的疏误一一订正,也受到彼邦学者的赞扬。
  钟观光晚年的研究兼及药物学,除了考订古籍药物名称之外,还被同仁堂和北平研究院生理研究所聘请进行草药性效研究。为了将异物同名、真假之品辨明,年近七旬的老人又风尘仆仆专程赴祁州进行生药考察。
  1936年,钟观光长途跋涉去湖南进行林木考察,对平原、高山、荒陵地带一百几十种植物生长状况进行调查,写出了《湖南林木调查报告》一文,特别强调了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楠木生长的令人忧虑的状况以及保护的办法。考察之后,他本想再度去庐山考察,由于战乱未能如愿,但他献身科学的精神令后人钦敬。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入北平,科学研究无法进行。钟观光先去门头沟避难,后又被迫携带文献资料以及部分标本南撤。在战乱中,他的许多重要书籍、著作、手稿、日记损失严重,在北平留下的好几大箱书籍、资料后来又被国民党军队当作废物垫在碉堡里,使他的多年心血凝成的结晶毁于一旦,令人痛心疾首。钟回故乡后,继续对古籍记载的植物进行考证、疏释和续写《本草疏证》,但苦于资料缺乏,研究工作进展难,许多疑义之处只能“臆为论断”,他不得不叹惜:“非俟难平之后,不能为力也”然而日本侵略者妄图尽快亡我中华,形势愈趋紧张,南京、杭州失守,宁波岌岌可危。钟心伤国难,万分痛苦。1940年7月,日寇首次在镇海登陆,9月30日,这位热爱祖国、自强不息的著名科学家,在忧伤中去世,享年73岁。
  钟观光将自己的大半生献给了我国的植物学研究,无愧为我国近代植物学的开拓者,植物分类学的奠基人。他的植物分类学研究饮誉国内外,为中国植物科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钟观光故居

钟观光故居
  钟观光故居
  钟观光故居位于宁波市北仑区柴桥街道大溟村姚江岸29号、32号至38号,占地1824平方米,由祖传屋和自建屋组成。据当地村民介绍,祖传屋建于清光绪十年(1884),坐西南朝东北,四合院式,共有正屋前后二进、左右厢房各一进。前进穿堂、后进祖堂面阔各五间二弄,均为七柱七檩平屋;左右厢房面阔各二间。自建屋建于20世纪初,在祖传屋西北侧,坐西北朝东南,平面略呈三合院式,主体建筑是一座带有西洋风格、面阔五间、五柱五檩楼屋。西侧梢间南侧建有两间厢房,东侧围墙外建有披屋两间,均为平屋。
  该故居集清代晚期传统民居和带有西洋风格的民国建筑于一身,钟观光在此度过了青少年时代和晚年。

钟观光墓

钟观光墓
    钟观光墓
  钟观光墓位于北仑区霞浦街道书院村石灰岙西面山峰东北侧山腰。根据墓碑记载和书院村群众回忆,墓始建于民国十四年(1925),钟观光先生1940年入葬。原址在北侧山腰,1965年因生产队平整山地、开辟茶园迁移到此。
  该墓为钟观光先生和其妻李氏合葬墓,坐西南朝东北,占地12平方米,宽3.3米,纵深2.58米,高2.25米。前面立3件梅园石墓碑,左右和后侧用块石垒砌,中间覆以泥土成尖塔形。墓碑阴刻“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北平研究院教授钟观光宪鬯先生墓”一行魏碑体大字。迁葬后,墓本体改动较大,显得较简陋,但墓前侧立的3件梅园石墓碑基本保存原貌。
  2008年,钟观光故居及墓被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