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诞

  韦诞(179年~251年),字仲将,汉末三国京兆杜陵人。著名的书法家。  太仆韦端之子。初为武都太守,建安年间为郎中,正始年间迁侍中、中书监,以光禄大夫致仕,享年七十五。工草书,有“草圣”之称。  魏明帝令韦诞为芳林宛中楼观题署,“字间满密,故称填篆,又称芳填书”,下梯后,头发尽白。又擅长制笔、墨,有“仲将之墨,一点如漆”之称。他总结书法经验,著有《笔经》。《三辅决录注》引“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正是他的名言。卒于魏嘉平三年(251年)。  韦诞死后,坟墓被盗挖,得墨宝《九势八字诀》,后为钟繇购得。但极有可能是虚构的,韦诞死时钟繇已死了21年。

相关记载

  韦诞字仲将,京兆人。太仆端之子,官至侍中。伏膺于张芝,兼邯郸淳之法,诸书并善,尤精题署。明帝时凌云台初成,令诞题榜,高下异好,宜就加点正,因致危惧,头鬓皆白。既已下,戒子孙无为大字楷法。袁昂云:仲将书如龙拏虎踞,剑拔弩张。张华云:京兆韦诞、子熊,颍川钟繇、子会,并善隶书。初,青龙中,洛阳、许、邺三都宫观始成,诏令仲将大为题署,以为永制,给御笔墨,皆不任用。因曰:蔡邕自矜能书,兼斯、喜之法,非流纨体素,不妄下笔。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用张芝笔,左伯纸及臣墨,兼此三具,又得臣手,然后可以逞经丈之势,方寸干言。然草迹之妙,亚乎索靖也。嘉平五年卒,年七十五。八分、隶、章、飞白入妙,小篆入能。兄康字元将,亦工书。子熊字少季,亦善书。时人云:名父之子,不有二事。世所美焉。(张怀瓘《书论数则》)  魏韦诞字仲将,京兆人,太仆之子,官至侍中。伏膺于张伯英,兼邯郸淳之法。诸书并善,题署尤精。明帝凌云台初成,令仲将题榜。高下异好,宜就点正之。因危惧,以戒子孙,无为大字楷法。袁昂云:"如龙拿虎据,剑拔弩张。"张茂先云:"京兆韦诞、诞子熊、颍川钟繇、繇子会、并善隶书。"初、青龙中,洛阳许邺三都,宫观始就。诏令仲将大为题署,以为永制。给御笔墨,皆不任用。因奏:"蔡邕自矜能书,兼斯、喜之法,非绔素不妄下笔。夫欲善其事,必利其器。若用张芝笔、左伯纸、及臣墨,兼此三者,又得臣手,然后可以逞径丈之势,方寸千言。然草迹之妙,亚乎索靖也。"嘉平五年卒,年七十五。仲将八分、隶书、章草、飞白入妙,小篆入能。兄康字元将。工书。子熊字少李(明抄本李作季。)亦善书。时人云,名父之子,克有二事。世所美焉。(出《书断》)  又云,魏明帝凌云台成,误先订榜,未题署。以笼成诞,辘轳长絙引上,使就榜题。去地二十五丈,诞危惧,诫子孙,绝此楷法。(《书法录》)

对墨的改进

  汉代以前书写的载体主要是竹木简牍,所有用的墨做成颗粒状,小的像芝麻,大的如药丸。用黑烟灰加粘合的胶汁制成,较松软,但色泽黝黑,不晕化,有一定附着力,使用时不是直接在砚台或砚板上研磨,而是将一颗或少许墨放在砚上,注水后用研子研磨。当时墨的计量是丸或枚。  东汉应劭《汉宫仪》卷上记:“尚书令、仆、丞、郎,月赐隃麋大墨一枚、小墨一枚。”  隃麋在今陕西千阳县境内。隃麋墨为郡国所贡特产,皇室和官府所用之墨都出于隃麋。  到了汉末,由于书家喜用缣、纸,对墨的质量要求也就越来越高。韦诞将制墨的方法做了很大的改进,他以松枝烧取好醇烟,然后捣细、筛选,以一定的配方合胶和加药料,再捣三万杵以上,并对合墨的时令、环境都有讲究。他曾夸口说过:“用张芝笔、左伯纸及臣墨,兼此三具,又得巨手,然后可逞径丈之势,方寸千言。”  高档的书写用纸,对墨的质量要求是非常高的。韦诞新的制墨法对后世影响极大,以后历代名工制墨都延用此法或在此制法上略加改进。  魏晋以后,研墨不再用研子,而将墨直接在砚台上研磨了。   (真实性待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