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词典》

《现代汉语词典》
    《现代汉语词典》
  《现代汉语词典》是中国首部权威的现代汉语规范型词典,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纂,商务印书馆出版,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丁声树曾先后主持工作。该词典迄今已印刷400多次,发行5000万册。1956年7月开始收集资料,1958年初开始编写,1960年印出“试印本”征求意见,直到1978年才正式出版,至2012年先后共发行六版。编写过程会加入新的词汇并且把不常用的词汇淘汰。词典以记录普通话语汇为主,包括字、词、词组、熟语、成语等,至第6版共收录条目69000多条。  

词语解释

  现代:历史学上一般指资本主义存在和无产阶级不断取得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时代。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是世界现代历史的开端。中国现代历史则始于1919年五四运动。  词典: 一作“辞典”。汇集语言里的词语,按一定顺序编排,逐一解释,供人检索查阅的工具书。有语文词典、专科词典和综合性词典之分。世界上最早的词典是中国西汉初编纂的《尔雅》。 

历次修订

  该词典1956年由国家立项,开始收集资料,1958年6月正式开编,1960年印出“试印本”征求意见,1965年印出“试用本”送审稿,1973年内部发行,1978年正式发行第一版,第一版收录条目5.6万条。该词典迄今已印刷400多次,发行5000万册。
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
 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
  《现代汉语词典》正式出版后,先后经历了5次修订,每次都是在保持原有优点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以求精益求精。  第一次修订(1980-1983年),小修,出版后即第2版。收录条目56000条。收词、注释略做增删调整,着重从思想内容方面进一步消除“文化大革命”的影响。  第二次修订(1993-1996年),大修,出版后即第3版。收录条目60000多条,着力增收改革开放后出现的新词新义,附录中增加了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贯彻新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规范,同音节字头排列改为按笔画排列,异形词不再采用并列出条的方式。因篇幅原因,正文前删去了四角号码检字表。  第三次修订(2002年),小修,出版后即第4版。本版增加1200多个新词语,用粉页印刷,附在正文后面。共收录条目61000多条  第四次修订(1999-2005年),收录条目65000多条。对同音同形词、离合词等进行重新审视,贯彻《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在区分词与非词的基础上全面标注词类。  第五次修订(2008-2012年),大修,出版后即第6版。收录条目69000多条,其中收录单字13000多个(新增的有600多个,以地名、姓氏人名及科技用字为主),按照语言文字规范,调整了注音和多字条目的分连写,按类别对注释进行全面的检查修订,对释义提示词也做了统一修订,配合注释增加了近百幅古代器物方面的插图。

词典的权威性

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
 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
  《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主要源于它拥有两位学术成就极为卓越的主编、国内顶尖水平的审订者。它的两任主编吕叔湘先生和丁声树先生均为享誉中外的语言学家,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在普通语言学、汉语语法、文字改革、音韵、训诂、语法、方言、词典编纂、古籍整理等众多领域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吕先生主持《现代汉语词典》编纂工作四年多,确定了编写细则,完成了“试印本”,为《现代汉语词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丁先生主持《现代汉语词典》编辑定稿工作十几年,在“试印本”的基础上,对词典字斟句酌,苦心孤诣地进行修改、完善,将其全部身心都献给了这部词典。  它的审订人员均为国内顶尖水平的语文大家。如王力,北京大学教授,其《汉语史稿》《中国现代语法》等早已成为语言学经典,辉煌巨著《王力文集》二十卷奠定了其语言学一代宗师的地位;黎锦熙,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曾任中国大辞典编纂处总主任,主编有民国时期影响很大的《国语辞典》等,其名作《新著国语文法》曾影响了好几代语言学者;魏建功,北京大学教授,曾兼任新华辞书社社长,主编中国第一部新型的规范性字典《新华字典》,在音韵、文字和古籍整理方面贡献卓著。其他如陆志韦、李荣、陆宗达、叶籁士、叶圣陶、周定一、周祖谟、石明远、周浩然、朱文叔等,2005年第5版的审订委员曹先擢、晁继周、陈原、董琨、韩敬体、胡明扬、江蓝生、刘庆隆、陆俭明、陆尊梧、沈家煊、苏培成、王宁、徐枢、周明鉴等与第6版修订主持人江蓝生等都是造诣很深的语言学和辞书学权威专家。  正是由于有吕叔湘、丁声树两位先生的先后主持,有一批具有顶尖水平的语文大家进行审订,贡献才智,《现代汉语词典》的整体水平才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在收词、注音、释义、用例等方面,都取得突出的、开创性的成就。  

词典总目

  凡例  音节表  新旧字形对照表  部首检字表  (一) 部首目录  (二) 检字表  (三) 难检字笔画索引  词典正文  (附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  附录  中国历代纪元表  计量单位表  汉字偏旁名称表  汉语拼音方案  元素周期表  中国地图 

荣誉奖项

  1993年首届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1994年第一届国家图书奖;1997年第二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2002年第四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奖一等奖。 

意义和影响

  《现代汉语词典》总结了20世纪以来中国白话文运动的成果,第一次以词典的形式结束了汉语长期以来书面语和口语分离的局面,第一次对现代汉语进行了全面规范。《现代汉语词典》在辞书理论、编纂水平、编校质量上都达到了一个新高度,是辞书编纂出版的典范之作。它的发行量之大,应用面之广,为世界辞书史上所罕见;它对现代汉语的统一与规范,对研究、学习与正确应用现代汉语,对扩大中国与世界各民族的交往,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词语见证时代变迁

学生在查阅现代汉语词典
学生在查阅现代汉语词典
  词汇的变迁反映了社会的变迁,《现代汉语词典》在历次修订中对某些词语和义项做了修改,从一个独特视角记录了半个世纪以来人们对某些事物认识的变化,读来别有趣味和深意。  经济:1978年第1版收录“个体经济、集体经济、小农经济、小商品经济、计划经济、商品经济”,至1996年第3版增收“市场经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私营企业”,2012年第6版增收“非公有制经济、三资企业、乡镇企业”。展示了我国从计划经济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体制改革历程。  住房:1978年第1版收录“公房、私房、民房、平房”,至1996年第3版增收“商品房、套房、危房、塔楼、筒子楼”,2012年第6版又增收“房改房、炒房、单元房、二手房、经济适用房、廉租房、两限房、毛坯房、期房、尾房、现房、样板房、样板间、板楼、写字楼、尾楼”。反映出我国住房制度改革的进程:从福利分房到自购商品房,到房地产的置换买卖,再到政府改善民生、保障低收入群体住房的各类安置住房等。  出行:1978年第1版收录“出租汽车、电车、公共汽车、火车、轿车、卡车、列车、马车、摩托车、汽车、人力车、三轮车、兽力车、自行车、地铁、公路、马路、铁路”,1996年第3版增收了“飙车、打车、电瓶车、塞车、高速公路”,2012年第6版增收“摆渡车、泊车、磁浮列车、磁悬浮列车、动车、堵车、房车、概念车、公车、黑车、旅行车、拼车、私车、洗车、验车、城市铁路、城铁、辅路、高架路、高速铁路、高铁、环路、快速路、轻轨、轻轨铁路、主路”。揭示了随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交通设施越来越健全,交通出行越来越便捷、越来越多样化,但交通拥堵问题也随之出现。  通信:1978年第1版收录“报话机、步谈机、电报、电话、电视电话、电子计算机、计算机、交换机”,1996年第3版增收“传真机、录音电话”,2012年第6版增收“笔记本式计算机、对讲机、固定电话、固话、互联网局域网、可视电话、平板计算机、视频电话、手机、数字电话、网络电话、网络计算机、无绳电话、物联网、寻呼机、移动电话、因特网”。展现了我国通信设施由简单的电话电报,到手机及网络通信等数字方式的发展过程。  社会群体:1978年第1版收录“民工、牧民、农民、佣工”,1996年第3版增收“船民、村民”,2012年第6版增收“彩民、单身贵族、工薪族、股民、护工、汇民、基民、啃老族、农民工、上班族、社工、网民、烟民、月光族蚁族、义工”,见证了我国国民职业性质的多样化及相关从业者心理的变化。 

第六版发布  

·修订情况

  2012年7月15日,《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正式发行,此版本修订耗时7年,增加单字600多个,增收“草根”“香蕉人”“洋插队”等新词语近3000条,增补新义400多项。新版《现汉》一面世就如宠儿般受到各方关注,但也面临不少争议。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
  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修订主持人江蓝生介绍,距离上一版修订已过去7年,新版词典中的新词新义新用法充分反映了中国新时期特别是近几年来涌现的新事物、新概念、社会生活的新变化和人们的新观念。  此次修订遵循《现代汉语词典》引导规范的一贯宗旨,并以通用性为原则,吸收了有关专家学者的最新成果,依照规范标准审慎确定了字形、字音;对字头的简繁、正异关系进行了梳理;还增加单字600多个(以地名、姓氏及科技用字为主),共收各类单字1.3万多个。增收新词语和其他词语3000多条,增补新义400多项,删除少量陈旧的词语和词义,共收条目6.9万多条。  修订参照国家语委《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修订课题组和《普通话轻声词儿化词规范》课题组的意见,对条目的注音做了修订;此外,还按类别,针对口语词、方言词、文言词、专科词、外来词、西文字母词等,对释义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和修订。据专家介绍,第6版还配合释义增补了近百幅古代器物等方面的插图,并根据有关标准和新的研究成果对检字表和附录做了修订。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介绍,为了新版词典以高质量面对读者,编辑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其中校对达到了11个校次。而在印装环节,各印刷企业将《现代汉语词典》视为重大文化工程,不仅设立了专门的生产车间,还确立专门的印装流程,制定专门的管理措施,执行严密的储运计划。  中央电视台播音员贺红梅说:“我们每天有30人次参与播出,每天翻阅词典的次数大约是12000次,最多的时候是27000次。”据她透露,很多时候播音员在面对新人名、新地名、多音字会有不少困惑,新版词典的到来,让他们有了最新标准答案。  

·新词来源

  新词从何而来? 电脑筛查与专家“互助”  第6版《现汉》最受关注的是新增近3000条新词,修订组是如何抓取这些新词的呢?江蓝生称,修订工作者们有个软件“语料库”,工作人员24小时监控网络,“电脑智能根据词频来进行挑选,但‘语料库’这种软件的内容选取往往不够稳定,不能取得均衡意义上的目标词汇。”  修订组不仅仅依赖软件,更重要的是靠每个成员平时对阅读材料的记录与留心。江蓝生称:“修订组的工作人员还需要在新闻、书籍中寻找规律、用义,并且进行互动。”在修订过程中,一方面要求新词新义的增收要反映词汇学研究的新成果,有较高的学术含量。另一方面,为了尽可能提高《现汉》的修订水平,本次修订采取了开门求贤的方式,不仅请来了社科院语言所和社科院众多学者参与、审读,而且还在高等学校、出版社聘请一批高端专家学者为修订组把关,还请了一批著名的语言学家、辞书学家担任本词典的审订委员和学术顾问。  

·用词争议

  用词争议如何解决? 尊重生活中的使用规则  到底是“林荫道”还是“林阴道”,相信不少读者都会觉得很难拿捏,因为不同的词典和不同的专家各有解释。而第6版《现汉》坚持用“林荫道”而非“林阴道”。  江蓝生称,她是新一届审音委员会的顾问,审音委现在也准备将“林阴道”改回“林荫道”,所以自己保留“荫”的底气更足了。江蓝生解释,“阴”与“荫”的混乱主要是因为,《审音表》规定“荫”统读去声,只能用于“封妻荫子”“荫庇”等词。按此“林荫道”就只能写作“林阴道”,但很多群众出于文化心理等方面的原因不予认可,在实际使用中仍然写作“林荫道、柳荫街”等。所以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做了变通处理,在“荫”字下收录了阴平和去声两个音,兼用“林荫道”和“林阴道”,以“林荫道”为主条,“林阴道”为副条,把明显和现实生活中不一致的内容做了灵活处理。  

·较之《新华字典》

  《新华》《现汉》谁更权威? 二者首次进行了一致性处理  不少读者使用词典时会发现《新华字典》和《现汉》经常有不一致的情况,无所适从。江蓝生对此解释称,以前二者确实存在着不一致的地方,给很多人带来了困惑,这是因为两本辞书的修订时间前后差距很大。这次修订的第11版《新华字典》和第6版《现汉》是前后脚,第11版《新华字典》是去年7月份发布的,今年7月第6版《现汉》又发布,修订组按一致性处理,今后这类麻烦就减少很多。  江蓝生称,依她个人的观点,《现汉》是我们国内汉语词典的母典,任何一本规范词典都要参考《现汉》,其他汉语词典无论有什么创新,都要以《现汉》为基础。在某些方面有些词典做得比《现汉》好,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现汉》以后修订也可以吸收其他词典的长处,互相促进。  

·错误纠正

  第6版有错误吗? 没有词典是无懈可击的  第6版《现汉》有错误吗?江蓝生称:“在编辑环节,商务印书馆的学者型编辑队伍在第6版《现汉》的修订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责任编辑重点全面深度审读书稿两遍,提出书面审读意见若干条,编辑部的其他编辑在审订字头和校样时又提出许多审读意见。与此同时,在编辑过程中发现问题及时记录查证,并适时与修订专家组沟通。”  在出版环节,出版物各科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其中校对达到了11个校次,从而保证了《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的排校质量。在印装环节,大家也没有把《现汉》当做普通的图书对待,仅《现汉》的装帧样稿就达到30余件,先后微调75稿,历时一年才完成装帧设计工作。“一本著作问世就是一个‘靶子’,供大家来挑错、思考。世界上没有一部词典是无懈可击的,甚至连国外最好的词典也会存有疏漏。词典编纂是一项复杂而浩大的工程,没有人能做到滴水不漏。只有不断吸取大众的意见,才能使之越来越完善。我想以一个谦虚谨慎的态度,为下一次修订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