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空加瓜山

阿空加瓜山
  阿空加瓜山
  阿空加瓜山位于阿根廷门多萨省西北端,临近智利边界,海拔6960米,是世界最高的死火山,也是南美洲最高峰,绰号 “美洲巨人”。
  “阿空加瓜”在瓦皮族语中是“巨人了望台”的意思。山峰坐落在安第斯山脉北部,峰项在阿根廷西北部门多萨省境,但其西翼延伸到了智利圣地亚哥以北海岸低地。山顶西侧因降水较少,没有终年积雪。

简介

  阿空加瓜山,是南美洲最高峰,高6962米,也是西、南半球最高峰。属于南美洲西边的安地斯山脉,座落在南纬32.39度,西经70.14度,是冰川山系。
  阿空加瓜峰由第三纪沉积岩层褶皱抬升而成,同时伴随着岩浆侵入和火山作用,主要由火山岩构成。峰顶较为平坦,堆积安山岩层,是一座死火山。东、南侧雪线高4500米,冰雪厚达90米左右,发育有现代冰川,其中菲茨杰拉德冰川长达11.2千米,终止于奥尔科内斯河,然后泻入门多萨河。山顶西侧因降水较少,没有终年积雪。山麓多温泉,附近著名的自然奇观印加桥为疗养和旅游胜地。起自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铁路,穿越附近的乌斯帕亚塔山口,抵达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第一位登顶者

  第一个登上阿空加瓜顶峰的人是马蒂阿斯·朱布里金,他登峰成功的时间在1897年1月14日,此后,无数登山爱好者向阿空加瓜山挑战,试图征服这座“巨人”。

攀登路线

  阿空加瓜山四面皆可攀登,北坡攀登较容易,南坡较难。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攀登此山,通常只有持登山许可证的登山运动员才被允许登山。登山者通常在印加桥出发,经过奥康内斯溪谷荒山向西攀登。在海拔3962 米有登山队的第一站营地,这里建有木棚屋,这些木棚屋在登山沿线建了不少,供登山者休息和躲避暴风雪,在海拔6500 米处有最后一个棚屋,这也是登山者的最后营地,这里距离顶峰459 米,是最难征服的一段路程,至少要花费7 个小时才能达到顶峰。

攀登历史

在
世界最高的死火山-阿空加瓜山
  1817年,一支西班牙军事登山队在Jose de San Martin将军的率领下,首次曾来到这个地区攀登。  1883年,德国登山者Paul Gussfeldt,从北山脊尝试攀登,到达海拔6000米的高度。  1897年1月14日,瑞士登山家楚布里根(Matthias Zurbriggen)首次由西北侧登顶,这条线路成为了该山峰的“传统攀登线路”。此后,无数攀登者从该线路登顶。  1899年,V.M. Conway第二个登顶该峰。  1915年,Eilert Sundt等三位登山者首次尝试冬季攀登,但未能成功。  1934年,波兰队开创了从东壁攀登的第二条线路,并且采用了阿尔卑斯式的先锋攀登。,  191947年,Thomas Kopp和Lothar Heroldd,开创了从顶峰到南峰的线路。47年,Thomas Kopp和Lothar Heroldd,开创了从顶峰到南峰的线路。  1947年,Thomas Kopp和Lothar Heroldd,开创了从顶峰到南峰的线路。  1953年,瑞士的Frederic Marmillod和Dorly Marmillod夫妇,由西南山脊登顶阿空加瓜南峰。  1954年,一支强大的法国登山队,首创南壁路线登顶,其中有一段线路号称是整个安第斯山脉最难的。,F j7O  1966年,在“法国线路”右侧开创了“阿根廷线路”。  1966年,在“法国线路”和“阿根廷线路”之间,又开创了“中线路”。  1974年,奥地利著名登山家Reinhold Messner,单人无保护由“法国线路”成功登顶。  1981年,日本登山队也由上述线路登顶。  1995年1月9日,中国人李致新、王勇峰登顶阿空加瓜。  1997年2月,Aventuras Patagonicas队开创了一条更短的、没有技术难度的线路。

历史遗迹

  沿途的第一处重要历史遗迹是卡诺塔纪念墙,当年何塞·德圣马丁就是从这里率领安第斯山军越过山脉去解放智利和秘鲁的。
  卡诺塔纪念墙以西的维利亚西奥村,这个风景如画的小镇坐落在海拔1800 米的高地上,有一所著名的温泉疗养旅馆。离开这里,经过一段被称为“一年路程”的大弯道,便来到了海拔2000 米的乌斯帕亚塔村。村子附近有当年安第斯山军砌成的拱形桥——皮苏塔桥以及兵工厂、冶炼厂等遗址。再往前行就到了旅游小镇乌斯帕亚塔镇,这里旅游设施齐全,十分繁华,风景也很优美。
  从乌斯帕亚塔镇起,海拔已达到3000 米左右,经过瓦卡斯角小站,可以看到一座天生的石桥印加桥,登山者一般都以此为出发点。印加桥附近有一组高大的岩石峰,形如一群站立忏悔的人群,当地的印第安人称其为“忏悔的人们”。
  过了印加桥,西行不久,是海拔3855 米的拉库姆布里隘口。这里矗立着一座耶稣铸像,铸像面朝阿根廷方向,建于1902 年,是阿根廷和智利为纪念和平解放南部巴塔哥尼亚边界争端签订《五月公约》而建立的。铸像高7 米,重4 吨,它的基座上铭刻着:此山将于阿根廷和智利和平破裂时崩溃在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