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金利山

麦金利山
   麦金利山
  麦金利山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州的中南部,是阿拉斯加山脉的中段山峰,海拔6193米,为北美洲的第一高峰,也是美国的最高峰。当地印第安人称迪纳利峰,印第安语意是“太阳之家”。后来以美国第二十五届总统威廉·麦金利的姓氏命名为麦金利山。

简介

  
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山
 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山
  麦金利山系第三纪晚期和第四纪隆起的巨大穹窿状山体,构造上属太平洋边缘山带,形成于侏罗纪末的内华达造山麦金利山风光运动。为一巨大的背斜褶皱花岗岩断块山,山势陡立,有南北二峰。其三分之二的山体终年积雪。山地北坡降水少,雪线高度达1830米。南坡降水量较多,发育有规模很大的现代冰川,主要有卡希尔特纳和鲁斯等冰川。麦金利山区由于受到温暖的太平洋暖流影响,气候比较温和,海拔762米以下,发育了森林,分布有杉树、桦树林等植被。麦金利山是野生动物的保护区,常见的动物有驯鹿、灰熊和麋等。
  麦金利山地区拥有着变幻莫测的高山风光,典型的北极植被以及野生动物。面对于登山爱好者们来说,这里还是一个并不比攀登珠峰逊色的巨大考验。
  世界各地的许多登山者每年都聚集在这里,试图登上麦金利山。对于许多人而言,麦金利山是他们的最终目标;而对另一部分人来说,攀登麦金利山只是他们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练习场。
  地球的大气层越靠近极地就越稀薄,因此麦金利山峰顶的空气含氧量比珠穆朗玛峰峰顶的空气含氧量还低。安德森·斯塔克是1913年最早登上麦金利山的登山队成员之一,他曾经在冰天雪地的冬季带领他的雪橇狗,在阿拉斯加北部靠近北极的地区进行了长达16000千米的艰苦旅程。斯塔克如此描述麦金利山顶峰的风景:“眼前充满了无数纠结在一起的山脉,一直延伸到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山峰和灰色的大海,没有了界限。”关于登顶的这段经历,他在日记里还写道“我记得在我生命中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辛苦、沮丧和精疲力竭,但是又这么幸福和满足……。与其去探索阿拉斯加最富饶的金矿,不如攀登上麦金利山。”

自然景观

  站在麦金利山顶俯瞰着阿拉斯加山脉的其余部分,高5220米的弗拉克峰位于麦金利山不远处,这里的印第安土著称弗拉克峰为麦金利山的“妻子”。麦金利山与所在地区的相对高差达5400米,作为对比,珠穆朗玛峰与西藏高原的相对高差也不过5000米。在晴朗的日子里,巨大的麦金利山在云雾里隐隐闪现,成为阿拉斯加地区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景观。
  麦金利山浓雾不断,浓雾缭绕弥漫是,几百米之外的景物便不可见。夏季,麦金利山的青青山坡上盛开着鲜花,紫色的杜鹃花和精巧的铃状石南花随处可见。
  除了壮观的高山风光外,这里还拥有650种开花植物和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迪纳利公园成立后,参照美国黄石公园的管理模式,让灰熊、狼、狐狸、野山羊、驼鹿和北美驯鹿等野生动物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它的冻土地带和针叶林地带上。

麦金利山国家公园

  1917年,麦金利山被辟为国家公园。
  麦金利山国家公园是美国仅次于黄石公园的第二大公园,面积6800多平方公里。这里地处边陲,人烟稀少,气候寒冷,自然风光独特,公园以北400公里,就是北极圈。每当中午,公园景色最为壮丽。
  在麦金利山国家公园,人们可以感受到冬季的暗无天日,也能享受夏季的漫长白夜,奇妙的极地风光,令人赞叹。
  由于麦金利山是北美洲的第一山峰,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和登山者。为了方便普通游客,这里修筑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直通山顶。小路全长58公里。由于这里的天气变化无常,小路的大部分常被积雪覆盖,攀登十分困难,即使是专业的登山队员也需要两个星期才能登上峰顶,而普通的游人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天气突变以及雪崩每年都会造成登山者遇难的悲剧,这给富于冒险精神的美国人提供了一个表现的场所,他们争先来到这里,以自己的体魄和智慧向麦金利山挑战。
  麦金利山也是野生动物的保护区,这里常见的动物有驯鹿、灰熊和麋等。每年6月底到7月初,是驯鹿迁移的季节。成百上千的驯鹿结队而行,朝一个方向行进,十分壮观。冬天过后,它们又循原路返回。
  在麦金利山区旅游,人们可以住在爱斯基摩人的小屋里,体会那种捕鱼、打猎的原始生活方式。

攀登足迹

在
   麦金利山
  第一次有关麦金利山的记载是在1794年。英国航海家乔治·克安克瓦沿着阿拉斯加海岸线航行时,在北方的水平线上发现了这座“伟大的雪山”,这就是它的最初记录。
  世界著名探险家,日本登山家植村直己就是在1984年冬季攀登此山时遇难身亡,成为麦金利山攀登史上第44位殉难者的。他之后还有山田升。很多知名的登山家攀登的脚步都是在这里终结的。
  1910年4月10日凌晨3点开始出发,威廉姆·泰勒和皮特·安德森花了一天的时间在上升2400 米后,登上麦金利北峰峰顶。这段路程在今天看来也得两个到三个星期才能完成。他们在当时所取得的成就,就是在今天也没有几个人能达到。尽管这个业绩很辉煌,可他们两个到达的不是真正的主峰。真正主峰是麦金利南峰。
  一直到1913年,麦金利终于被人类征服,以特德森·斯图克为队长的四人登山队终于在6月7日由队员沃尔特·赫特登达顶峰。赫特是阿拉斯加人、爱尔兰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儿,赫特虽然没有死在麦金利的暴风雪中,可他却在25岁时和他妻子外出旅行时,船翻后被淹死。
  斯图特只好与他的另外两名登顶队员——哈里·卡斯坦斯和罗伯特·塔特姆共同出版了《麦金利攀登》一书。
  斯图特十分平心静气地描述了在21天的攀登中所观察到的事情:我们大部分时间呆在冰川上,常常被浓雾、寒冷、潮湿以及阴暗所包围。周围陡峭的山上不时传来由不稳定雪层所造成的雪崩的巨响,雪崩前的雪雾经常盖过冰川。在雪崩前没有任何迹象,也不知道雪崩是否可能摧毁我们。斯图特还写到他看到了1910年登山队插在麦金利北峰的标志,平息了人们对那支登山队的各种议论。因为他们的标志从弗尔班克是看不到的。
  斯图特攀登麦金利峰的路线是从北侧接近山峰,经过马德鲁冰川而到达顶峰。从他们之后的几十年,这是惟一的一条攀登麦金利峰的路线。
  直到1951年,才由布拉德福·华斯伯恩开辟了一条新路线。这条新路线从卡希尔特纳冰川开始延伸,现在它已成为攀登麦金利峰的传统路线。布拉德福所开创的新路线——西·巴鲁斯几乎和首次攀登麦金利峰一样有意义,因为这条路线使许多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飞机也是从这里第一次把登山者运到大本营,使登山者们免去了长距离行走才能到达大本营的艰辛。布拉德福路线引导着更多的业余攀登者在登山向导的带领下到达峰顶。
  据统计,自1903年以来,共有3万多名登山者尝试攀登麦金利峰,其中半数到达山顶,95人遇难,其中世界著名探险家,日本登山家植村直己就是在1984年冬季攀登此山时遇难身亡,成为麦金利山攀登史上第44位殉难者的。他之后还有山田升,很多知名的登山家攀登的脚步都是在这里终结的。由于登山者一般在山上停留14天至18天,而且大多数登山者选在五、六月份登山,其中95选择从西线登顶,所以麦金利山的很小一块地方被迫在很短时间内接待大量登山者,给大山留下了垃圾处理的难题。为保证登山者的安全、保护山区环境,从2007年开始,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处决定每年接待攀登麦金利的登山者控制在1500人左右。

七大洲的最高峰

  亚洲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
  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
  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山  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山  大洋洲最高峰-科修斯科山
  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