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

《中国青年》
《中国青年》
  《中国青年》半月刊,共青团中央主办,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出版。创刊于1923年,是中国大陆现存历史最长的杂志。“奋斗改变命运,梦想让我们与众不同”是其办刊口号。《中国青年》的人物报道在国内期刊界有着公认的影响;它对青年人生问题的深入探讨是其区别于其他杂志的一个重要特色。辉煌的历史和巨大的影响使其可以无愧地宣示“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

基本信息

 
  中文名: 《中国青年》
  英文名: China Children
  主办单位: 共青团中央委员会
  主编: 中国青年杂志社编辑部
  创刊时间: 1923年10月20日
  出版周期: 半月刊
  国内刊号: CN11-1001/C
  国际刊号: ISSN1002-9532
  邮发代号: 2-39
  定价: 每期定价:8.00元

历史发展

 
《中国青年》
《中国青年》
  1923年10月20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创办的机关刊物《中国青年》杂志在上海创刊。共产党员恽代英、肖楚女、林育南、任弼时、邓中夏、张太雷、李求实等先后担任主编。
  1927年7月汪精卫叛变后迁返上海。
  1927年11月至1932年,曾先后改用《无产青年》、《列宁青年》等名称秘密出版。
  1939年4月,在延安出刊,1941年3月出至第三卷第五期休刊。
  1948年12月,由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主持复刊,由石家庄出版,次年迁北京。
  1949年4月,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立后,一直是团中央机关刊物。
  1966年8月停刊。
  1978年9月复刊。

历史时期

·初创期(1923——1934)

  这期间的《中国青年》出版非常不稳定,经常只是作为一种机关的内部资料。但恽代英、萧楚女、邓中夏等早期革命家都是这一时期《中国青年》的编辑。

·延安期(1939——1941)

  这期间,《中国青年》受到党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呵护,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曾经是给他写过文章。

·成熟期(1948——1966)

  1948年秋天,毛泽东专门为《中国青年》写了四句话:“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中国青年》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绩。
  1963年3月《中国青年》的“学习雷锋专辑”使这一期杂志的发行达到了空前400万份。

·辉煌期(1978——1993)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中国青年》渐渐摆脱政治控制,这次复刊后体现出来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战斗性。上世纪80年代的“潘晓讨论”是《中国青年》的又一个辉煌高峰。

·市场改革期(1994年以后)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由于受到新兴媒体的冲击,《中国青年》也开始走下坡路。1995年,经过一系列改革后,向市场化方向迈进,并尝试着向小众化定位的方向发展。
  1996年,由小16开本改为大16开本,而且增加了一个印张和中心彩色插页,由64页增加到80页,价格由过去的2.8元人民币一步达到5.5元。
  1999年成功地完成了由月刊向半月刊的改造,在2003年实现了由黑白印刷向全彩印刷的改造。

特色

 
  《中国青年》从历史上有两个特色:一条线是铁肩担道义,社会责任、时政。另外,从头开始,她就是青年的人生导师,不断的探讨这方面的问题。

定位

 
  《中国青年》《中国青年》是“五四”以后最早提倡“革命文学”的刊物。它的前身《先驱》,早在1922年2月就设置“革命文艺”栏。《中国青年》创刊后,陆续发表有关文学问题的文章近30篇,引导文艺青年关心社会现实,接近工农群众,投身革命斗争,培养革命感情,反对“为艺术而艺术”的主张,反对个人享乐与颓废悲观的倾向。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如:秋士《告研究文学的青年》,代英《八股?》、《文学与革命》,泽民《青年与文艺运动》,仲夏《贡献於新诗人之前》、《思想界的联合战缐问题》,楚女《艺术与生活》、《〈中国青年〉与文学》,张刃光《中国所要的文学家》等。
  这些文章把文学看作是“儆醒人们使他们有革命的自觉,和鼓吹人们使他们有革命的勇气”的一种“最有效用的工具”(《贡献於新诗人之前》),对革命文艺思想的传播起了积极的作用。但一些文章也存在著对初期新文学否定过多的缺点,发生过某种“左”的偏差。该刊还载文揭露封建文化势力的反动本质,并出版“泰戈尔特号”,批驳“东方文化”派利用泰戈尔来华之机所作的有害宣传。

代表作品

 
  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如:秋士《告研究文学的青年》,代英《八股》﹑《文学与革命》,泽民《青年与文艺运动》,仲夏《贡献于新诗人之前》﹑《思想界的联合战线问题》,楚女《艺术与生活》、《〈中国青年〉与文学》,张刃光《中国所要的文学家》等。这些文章把文学看作是“儆醒人们使他们有革命的自觉,和鼓吹人们使他们有革命的勇气”的一种“最有效用的工具”(《贡献于新诗人之前》),对革命文艺思想的传播起了积极的作用。但一些文章也存在着对初期新文学否定过多的缺点,发生过某种“左”的偏差。该刊还载文揭露封建文化势力的反动本质,
  并出版“泰戈尔特号”,批驳“东方文化”派利用泰戈尔来华之机所作的有害宣传。除译载高尔基等苏俄作家的作品外,《中国青年》也发表过一批较好的革命文学创作,如瞿秋白的《那个城》,朱自清的《赠友》,赵声的《遗诗》,绍吾的《我站在喜马拉雅山的山巅》,吴雨铭的《烈士集》(组诗,共65首),一声的《奴隶们的誓言》、《十月革命》、《誓诗》,光赤的《疯儿》等。第144期还以《论党的出版物与文学》为题,译载列宁《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一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成就

 
  毛泽东为《中国青年》杂志题写刊名(上1939年、中1948年、下1965年(正在使用)毛泽东一直非常关心《中国青年》,于1939年1948年1965年三次为《中国青年》杂志题写刊名。他为一家报刊三次题写刊名堪称绝无仅有。)毛泽东同志曾在1939年、1948年、1965年三次为《中国青年》题写刊名,
  1963年又应《中国青年》的请求题写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光辉题词。
  1989年,《中国青年》首先发起了“中国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通过群众投票,选出了张艺谋、向小平、聂卫平、李昌、冯长根、欧阳德平、王建、潘虹、刘琦、杨文意为首届“十杰”。
  1993年9月4日,江泽民同志为《中国青年》创刊70周年题词:团结引导青年沿着党指引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
  1997年2月,在邓小平同志逝世仅几天后,《中国青年》的悼念邓小平专刊《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即与读者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