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岩

熔岩
熔岩
  熔岩(Lava),是指喷出地表的岩浆,也用来表示熔岩冷却后形成的岩石。以高温液体呈现,常见于火山出口或地壳裂缝。一般温度介乎于摄氏700度至1200度之间。虽然熔岩的黏度是水的十万倍,但也能流到数里以外后才冷却成为火成岩
  熔岩在熔融状态下的流动性随二氧化硅的增加而减弱,基性熔岩粘度小易于流动,酸性熔岩则不易流动。

熔岩的表现形式  

        由于熔岩化学成分的不同或火山环境的差异,熔岩有多种表现形式。  

·熔岩流(Lava Flow)

 
熔岩流
 
 呈液态在地表流动的熔岩被称为熔岩流,熔岩流冷却后形成固体岩石堆积有时也称之为熔岩流。呈液态流动的熔岩温度常在900°~1200°C之间,如熔岩中气体的含量多,更低的温度也能流动。酸性熔岩粘滞,流动不远,大面积的熔岩流常为基性熔岩。温度高、坡度陡时,熔岩流的流速可达每小时65公里。  熔岩流的形态取决于多个方面,如熔岩成分(玄武岩、鞍山岩、英安岩、流纹岩)、流量、地形和环境等。  

·熔岩穹丘(Lava Dome)

熔岩穹丘
 
  熔岩穹丘是圆形的、边缘陡峭的丘状物,是由于高粘度的火山熔岩(英安岩或流纹岩)堵塞喷火口所形成。熔岩穹丘顶端一般无火山口,从地下涌来的岩浆挤入熔岩穹丘内部,从而引起熔岩穹丘突起变形。熔岩穹丘的表面是已经冷却的坚硬的熔岩,因此当深部岩浆不断挤入,熔岩穹丘将会爆炸,形成碎屑坑。  

·熔岩管道(Lava Tube)和熔岩隧洞(Lava Tube Caves)

熔岩隧洞
 
  熔岩管道是在熔岩流内部自然形成的管道。当液态的熔岩流流动时,由于表面冷却较快,形成固体硬壳,在表层硬壳的保温作用下,其内部温度高、流速快,从而形成管道。一个大型的熔岩流常有一个主管道和若干小的分支。当火山喷发结束,熔岩供给终止,或上游熔岩流转向,熔岩管道中的熔岩继续向下流动,从而形成排空的熔岩隧洞。一般排空的熔岩隧洞底面平坦,顶部常悬挂熔岩钟乳。  熔岩管道的存在增加了熔岩流流动的速度和距离。早期的熔岩隧洞可能被后期的熔岩流所利用。  

·渣块熔岩(aa)

渣块熔岩
 
  “aa”是夏威夷词汇,音“阿阿”,用来描述表面粗糙的熔岩流。这种熔岩流中布满多孔带刺的熔岩碎块,被称为“渣块”。  渣块熔岩是因熔岩在流动过程中,表层熔岩不断固结,固结的表层随着熔岩的流动不断发生脆性破裂,形成“渣块”,“渣块”又有随同液体熔岩翻滚、粘结,形成翻花状。因此渣块熔岩由称为翻花熔岩。  

·结壳熔岩(Pahoehoe)

结壳熔岩
 
  “Pahoehoe”是夏威夷词汇,用来描述一种有光滑表面的熔岩。这种熔岩有时呈圆丘状或绳状,也称为绳状熔岩。  结壳熔岩流动过程中表面冷却形成塑性外壳,而内部的熔岩流又不断的挤出形成新的壳体。结壳熔岩经常展现出奇形怪状的形态,常被形容为熔岩雕塑。  结壳熔岩粘度小、易流动,熔岩流表面气孔较少。  

·枕状熔岩(Pillow Lava)

枕状熔岩
  枕状熔岩是火山在水下喷发形成的,外形浑圆形似堆叠在一起的枕头。  当熔岩从水下流出时,由于快速的冷却使熔岩流表面形成韧性的固体外壳。随着熔岩流内部压力增大,外壳破裂,就会象挤牙膏一样,挤出新的熔岩,随后再次形成外壳。如此循环往复,便产生的枕状熔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