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梅森

周梅森
周梅森
  周梅森,(1956年- ),江苏省徐州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著有小说集《沉沦的土地》、《国殇》、《大捷》、《军歌》等,长篇小说《黑坟》、《天下大势》、《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

周梅森简介

  周梅森高中毕业。当过矿工、文学杂志编辑,挂职担任过政府官员,曾下海经商,现任江苏省作协副主席,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协第七届主席团委员,专业作家。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著有小说集《沉沦的土地》、《国殇》、《大捷》、《军歌》等,长篇小说《黑坟》、《天下大势》、《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出版有《周梅森文集》(12卷)、《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3卷),改编长篇电视连续剧作品《绝对权力》、《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1999年获中国文联授予的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主要作品

  文集: 《周梅森文集》
  中篇小说:《庄严的毁灭》、《沉沦的土地》、《国殇》、《大捷》 、《军歌》
  长篇小说:《黑坟》、《神谕》、《重轭》、《沦陷》、《我主沉浮》《我本英雄》、《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国家公诉》、《绝对权力》、《至高利益》、《梦想与疯狂》、《原狱》
  电视剧本:《共和国往事》、《阕里人家》、《忠诚》(根据小说《中国制造》改编),另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随笔多篇。
  2005年,周梅森对金丰投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公开说不,发表了《致全国中小流通股东的公开信》,对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投反对票,因此被提名为2005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社会公益人物。 

获奖作品

  长篇小说《黑坟》获中国煤矿文学长篇小说一等奖,《沉沦的土地》获《花城》文学奖,《人间正道》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1996年十佳小说奖,《天下财富》获1997年十佳小说奖,《中国制造》获庆祝建国50周年献礼作品奖,中篇小说《大捷》获《时代文学》奖、《国殇》获《花城》文学奖、《军歌》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电影文学剧本《阙里人家》(合作,已拍摄发行)获全国优秀影片奖,电视剧剧本《人间正道》(已录制播出)获中国电视飞天奖一等奖、中国电视金鹰奖一等奖及五个一工程奖、《天下财富》(22集,已录制播出)获全国优秀剧本一等奖。 

周梅森政治小说三部曲

  来自: Karen (北京)  豆瓣读书
  在文学界,周梅森可以说是中国最早致力于“政治小说”创作的作家,有评论甚至称他为“中国政治小说创作第一人”,称其作品已经成为为官者“必读教材”。这些说法是否过誉暂且不论,应该肯定的是,他的作品的确赢得了读者相当广泛的认可:其作品连获国家图书奖、最佳畅销书奖等多项大奖,根据其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连获中国电视飞天奖一等奖、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电视剧奖,并创下了可观的收视率。
  关于其小说创作,有人说他前期属于历史小说,后期属于现实主义小说,并分别将其划入新历史、新写实流派;有人说他写的是主旋律小说、反腐题材;当然,我们听到的更多的是将他的创作称为“政治小说”,坚持这种提法的也包括周本人。
  的确,纵观他的整个创作历程,不同时期的政治活动始终是他最为关注的,其创作几乎都选择在近代以来重要历史时刻落墨,如“历史·土地·人”系列中《喧嚣的旷野》之于洋务运动、《沉沦的土地》之于五四运动、《崛起的群山》之于五卅运动、《庄严的毁灭》之于抗日战争、《黑色的太阳》之于解放战争等等。这些历史,无不是反映中国150多年来政治局势的变迁。同时,作品所展现的政治环境复杂多样,如《神谕》所反映的晚清帮会政治,《黑坟》所反映的民初军阀政治,《重轭》所反映的早期共产党政治。至于为周带来广泛声誉并改编为影视作品的《中国制造》、《至高利益》、《绝对权力》等,呈现出的则是新时期、新形势下的政治生活。
  着力于政治题材的创作,体现了周梅森对社会发展进程的关注。关注得多了,自然产生了一种对历史进程的强烈的参与欲,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能体现中国社会发展进程的是经济领域,这些也许都能为周梅森涉足商界的合理性提供佐证。但他本人并不回避,最初下海的动力,就是赚钱。
  “我当时在上海做电影时,一个版权卖1000元。我辛辛苦苦地创作了10多年,而且我是一个比较高产的作家,赚的钱也就几万块钱,你说我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吗?于是就开始下海。”
  周梅森下海的结果又怎样呢?我们能拿到的资料上显示:1991年开始,他用全部家当在广东惠阳买了50平方米地皮,但开发的房地产好像至今没有卖出去;他搞车队,半路上缴纳各种名目的费用就用完了所有的资金;他倒过水产品,建过高速路,甚至卖过羊肉串。成功还是失败难以衡量,但他“苦斗了几年后,手里有了一些资金,我又想尝尝炒股票的滋味,于是跑到股市里转悠,A股B股全都做,我是南京股市里第一批大户”。此时,是1994年南京刚有证券交易所的时候。
  以开始投资股票为界限,可以将周的商海之路分为两期。前期虽然能举出不少失败的个案,但是从他1994年能够携足以成为大户资金进入股市可以判断,这期间的情况还算乐观。但股市生涯,可以说是在周梅森的生活中掀起轩然大波。如今,周手中持有 “金丰投资”70万元非流通股,是其第一大股东。同时他所付出的代价是几百万元资金被股市套牢。面对这种情况,周开始思考自己以及7000万像自己一样的股票投资人的命运。
  2005年,周梅森做股票10年,时值各大上市公司纷纷“股改”。终于,面对着股市中的种种不合理因素,普通投资人的利益被肆意践踏,周梅森在2005年11月,连续发表了《致全国流通股股东》、《致非流通大股东并国资管理部门》、《致管理层》三封公开信。
  “毫无疑问,我们正作为牺牲者在亲历历史。这也许是中国证券史上最残酷的一页历史。将来的证券市场研究者们也许会这样记录:2005年5月,中国股市先天不足造成的历史原罪无法追赎,新的剥夺再次发生。”不难看出,这些语言的表达与周梅森一贯的创作风格一脉相承,他希望以一个历史的见证者的姿态发出正义的声音。初读这封信的开头,让人似乎看到了他政治小说的影子,似乎让人看到了《黑坟》、看到了《原狱》。接下来又用一组“我愤怒”的排比,对强势群体借助不合理的市场秩序对弱势群体进行剥削表示了强烈的愤慨,是否又使人联想到周的一系列反腐题材作品的立意呢?
  其实,对于股市以及股市的发展与改革,周梅森一向是积极支持的。这种态度早在其《天下财富》等影视作品中就有反映。“写作长篇小说和电视连续剧《天下财富》时,我和我的同志们在采访中国证监委、香港联交所时,特意去寻访过。我曾为中国股票市场的建立、为国有困难企业找到一条融资渠道欢欣鼓舞。我热情地呕歌劳动、呕歌创造,以为中国从此诞生了一个既属于融资者又属于投资者的资本市场。我向身边的朋友亲属们宣传:把你的工资稿费投入股市吧,让我们一起来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然而,当他发现包括自己在内无数中小投资人“把一次性买断工龄的钱、把养老金、把自己孩子上大学的高昂学费”都投入了股市后,非但没有能享受到应得的利益,相当一部人甚至血本无归、家破人亡,他怎么能不愤怒?他如何面对那些经他宣传投身股市的人?他站出来代表这些受害者向大股东和国资委“挑战”:“作为市场投资者,你们和我,和任何一个中小股东都应该是平等的,你们控股大股东说一不二的蛮横实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一定要老老实实坐下来和全国中小股东沟通谈判,大家算算各自的账……恺撒的归恺撒,人民的归人民!”
  从他一系列的言论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无论是作为作家还是作为投资人。当他所密切关注的社会发展需要他站出来说话时,他从不回避。三封信以及同决策层多回合的较量,给他带来了“金丰”股改方案的未获通过,给他带来了央视年度经济人物的提名,给他带来了在千万股民中不容忽视的号召力,给他带来证券投资界“周梅森现象”的提法。虽然他下海不像张贤亮一样获得了可观的效益,但像王朔一样,下海成就了他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代名词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的下海,也可算得成功了。

周梅森:这个时代感染了我

  2009-06-05  作者:杨文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家周梅森有很多称谓,他被称为“中国作家中的经济专家”、“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他亲自投身于财经证券界,作为普通中小投资者拿出自己的稿费积累一次次参加博弈,还曾被选为财经界新闻人物。他说:“我生活在被称之为‘文学题材’的现实场景中,和老巴尔扎克当年在巴黎碰到的场景颇为相似。”
  最近,周梅森的长篇小说《梦想与疯狂》由作家出版社推出,作品聚焦当今股市改革过程中的热点事件,蕴含着作者对当代经济体制改革风云变幻的敏锐洞察与深刻思索,体现了作者对当今股市变革现状的精准判断力和大胆批判精神。小说表现3个人物抱着迥异的理想闯入资本市场,逐浪弄潮,在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的多重变幻中演绎着各自纠缠不休的欲望和情感故事,并由此折射出中国经济转型给当代人所带来的心灵冲击,激发起人们对于中国当下股市改革的深层认识和深入思考。
  评论家认为周梅森的作品大开大合,惊心动魄,能够准确生动地把握当下生活。在改革的每一个时刻他都有作品出来,他对时代敏锐的感受力和把握时代的能力是其他作家所不及的。
  周梅森的作品历来以紧凑跌宕的故事情节、简练有力的叙事风格、深邃大胆的独家视角赢得读者的广泛关注,多数被改编成影视剧。他以反腐为题材的小说《国家公诉》、《绝对权力》,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题材的小说《我主沉浮》、《我本英雄》等作品畅销一时,多次获国家图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等。《梦想与疯狂》是周梅森首次以股市改革为描写对象进行的崭新尝试。他说:“我作为一名投资者,既体会到了金融市场的惊心动魄,又看到了一个眼花缭乱的世界,这里的一切是那么令我痴迷,令我震撼。我几乎全程参与了小说中描写的这场资本市场大博弈。我面对这个资本时代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的文学创作活动没缺席,这就够了。”周梅森的另两部相关题材作品《绝望与挣扎》和《生存或死亡》正在构思准备中。
  据了解周梅森的作家说,周梅森对生活充满热情,全身心地投入,他的一位邻居常常半夜三更听到周梅森写作敲键盘的声音像打机关枪。
  周梅森说:“作为一个当代作家,处身在这个时代,政治家们的决策影响到我的生活,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我就不能没有一个态度。我就要通过我的故事融入我看到的、我想到的,这个时代感染了我,有些事情让我震撼,有些事情让我愤怒。于是我把这些事情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