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是1999年9月由10多家媒体、梦想中文网联合主办的,8848网赞助的网络生存测试,于9月3日开始,6日结束。12名参与者在独立的房间内,通过网络来满足他们需求。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是监测当时电子商务发展的一次活动,同时大大助推了8848电子商务网站的发展。

测试条件

  通过网上报名、网友投票、媒体推选三关产生的北京、上海、广州各4位自愿者,被异地“发配”到这三个城市12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  他们的生存空间为酒店标准房,有基本的生活工具,包括起居设备、沐浴设备,但没有生活饮水,没有电话、电视等电器,有一个“没有内存”的冰箱,卫生间中只有厕纸,与外界的沟通,只是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  在这72小时中,测试者不能携带任何物品进入房间,主办者提供1500元现金以及限额1500元的信用卡,还有当地ISP的上网帐号和密码。直至测试结束,测试者不能离开房间,他必须通过网络获取食物、水以维生。当生存不成为问题之后,测试者可以尝试通过网络获取或满足生活上或者精神上的需求 .  测试现场装备有摄像机和Web Cam(网上摄像机),详细记录测试者每天的活动内容及上网记录。主办单位将依测试者的网络购物能力、网络社交能力、网络应用能力及网络学习能力等项目进行评判,优胜者将获得最高5000元的奖励。 

测试者生存记录

· 测试第一天

   
测试前志愿者的最后一餐
测试前志愿者的最后一餐
在广州参加“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的选手“雨声”早早地起床,继续迫不及待地在“孤岛” 上找寻食物。要知道,从昨天下午2时测试开始到现在,他可是整整15个小时粒米未进。主办者称,如果中午他还不能吃上饭,主办者只好破门而入给予帮助了。  来自北京、上海的四名“网中人”昨天下午2时进入酒店测试客房,记者通过监视器和互联网密切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四位“网中人”被分别化名为:鞋子、风、雨声、狂人(女)。  “雨声”来自北京,是报名后才开始上网的,网上经验相当缺乏。据工作人员介绍,他已找到了订餐网址,也填妥了订单,但由于不会收发电子邮件,无法对订餐单位发来的邮件加以确认。同时,他也没有按要求打开主办者要求的网上对话工具,使主办者无法通过网络给他帮助,因而一直无法吃上饭。  “雨声”的情况引起了网友的极大关注,为了替他支招,已有300多封贴子在BBS上贴出。但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如何看到这些内容。从监看屏幕可能看出,“雨声”时而在窗边站立,时而抓耳挠腮,显得比较烦躁。  “网中人”的一举一动一目了然,第一宗网上交易成交了,上网“狂人”,胸有成竹地走进测试室。  其他三位“网虫”的情况可就与此大不相同了。我们在屏幕上看到他们一坐下来就迫不及待开机、上网。其中来自上海19岁的“鞋子”开机不到15分钟就成功地向CHINAWILL网上商店发出了订单,计有:CD、杯子、剃须刀、剃须沫、海鲜米粉、牙刷、牙膏、沐浴露、10罐百事可乐和五罐健力宝,合计400多元。到昨晚6时45分,“鞋子” 盼来订货。在工作人员验收时,“鞋子”实在饿得忍无可忍了,硬是从门缝里塞出一张求救纸“饿死了,快让她进来!”到了晚上9时多,饿得奄奄一息的“风”和“狂人”也终于收到了月饼、蛋糕、水果、鲜花、毛巾、肥皂等。  另据悉,测试开始后,上海、北京两地的测试者到晚上6时30分止全部吃上第一顿饭。在上海的广州选手还通过网络买到了一台饮水机,彻底解决了72小时的喝水问题。广州的另三名测试者在晚上9时20分前也吃到了第一餐。其中一位还买到了一斤白灼虾,另一位女“网虫”已列出计划,要在今天买口红和日霜。

· 测试第二天

  
测试者网上订购物品
  测试者网上订购物品
奋战24小时,我只拿到3张VCD和一盒巧克力,网上购物四处碰壁,还是睡光板床  昨晚,躺在依旧只有光板的床上,我不断地这样问自己--是我太笨?  昨天下午3点半,我开始用主办者发放的电子货币进行网上支付。看起来多容易:买东西,填卡号密码,然后等着。用起来全不是那么回事,一直到今天早晨8点半,我的努力只收到了3张VCD片和一只巧克力。再就是:一连串的问号。  我决定买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目标是洗发水、被子、咖啡、书和VCD,如果可能的话再要一部随身听。事先的调查告诉我,在北京,电子商务做得好的店都集中在首都电子商城里面,于是直奔其中。真不少:世都百货、西单商场、城乡华懋、8848、首都图书大厦。光这几家,从百货到书到软件,齐了。  先到西单。看起来这里的东西并不多,日用百货一栏里只有一样东西:强生试纸。转一圈,只好买一台周林频谱仪吧(可以想象,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一切顺利。(后来,我收到一封信:您要的频谱仪有货,如您决定购买,请您汇款至北京市西单商场股份有限公司计算机经营部收,我们将给您邮寄或送货上门)为了解决我这3天的生存问题,只好再找。城乡华懋倒也有个日用百货栏目,里面只有电动用品一类。于是一入世都,没有成功。  无可奈何,来到8848网站,订了三张VCD.又到首都图书大厦,订了几本书,全是用的电子货币,感觉不错。只是我缺的是生活用品,于是二闯世都(因为世都的东西比较全,而且看起来我有希望能够订到)。这回,我相中了资生堂的洗头水,一套六件套被子和一瓶空气清新剂。走着走着,突然出现提示:这个站点证书发放者身份不明或不可信。难道我的卡是假的?于是在网上发了一堆问号,得到的回答:大家都还没在世都里面用电子货币买到东西,也都遇到了这样的警告。  改换门庭。到新浪网里找了个“新浪购物广场”,大喜:东西真多。挑了一个索尼随身听,准备付款,怎么才四十多,难道是美元?果然,美国人告诉我:暂未开通北京业务。再到各地转,货订了不少,可没一个能真正用招行卡结算的,一会儿,我收到了若干张通知:请将钱汇至某某处。最可气的是一家网上书店,明明写着网上支付已开通,但一直到付款结束,也没有人要求我出示电子货币账号和密码,那怎么付?  一夜睡不踏实,没有被子当然比较惨。早起突发了奇想:不管乱码,也不管提示,往下闯。于是三闯世都,最后居然“付款接受”,订了一床被子和一袋果冻。又到城乡华懋买了本《黑镜头》。于是走出首都电子商城,想知道别的地方是否也能买点东西,甚至到了招行自己在网上的电子商城,也还是这么几样东西:软件、书、花、一些家电。原来想,起码喝杯热茶,看来是天方夜谭了,连卖茶的都没有,只好订了箱冰茶。  看看别的测试者,除了8848和图书大厦这两家京城电子商务的典范外,世都和城乡华懋起码能订到东西。别的,好像都是水中花。但为什么在世都这样的大店购物时也会有提示:安全认证不可信?为什么老是出现乱码?这些连测试者都应付不了的乱码和认证,怎么能让老百姓放心地在上面买东西?为什么银行的核对要那么长时间?据说招行是最快的,需要两三天,有的行甚至十天呢,最关键的,既然叫网上商城,为什么一些必备的东西都没有,难道只是做样子?  昨晚看网上的电视新闻,北京还没有人用电子货币买到东西呢。所以,尽管知道自己的这些东西订到未必及时送到,还是很开心,刚起步嘛。只是如果在网上买东西既不比网下便宜,也不比网下全,而且还更花时间,我为什么要上网购物?

· 测试第三天

  
活动快结束时,一位测试者为工作人员订购的蛋糕被送来。
活动快结束时,一位测试者为工作人员订购的蛋糕被送来。
12名成员除在广州参赛的北京网友5077号一人中途退出外,其余11人全部顺利完成了测试。这次活动从筹备阶段就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来自广州的梁碧霞觉得在网上继续多留几天也没关系,网上建立的友情非常可贵,9月5日她收到了北京网友送来的新羊毛衫。  同样来自广州的徐俊斌认为此次参加测试最大的遗憾是除了睡觉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被用来购物。当有记者问他对北京永和豆浆只给测试者送餐而不对普通网友提供服务有何感想时,他表示很遗憾。  上海港新智控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何一虬是四位测试者中年龄最大的,他觉得三天没说话,刚一开口很别扭,这次他的目标是建一家网上公司,虽然没有实现,但他下决心回上海一定要办成。  315号冷明是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服装学院的学生,今年20岁,她给自己制订的目标是在测试期间完成对中华骨髓库建设情况的网上考察,并希望能向各位网友做个宣传,倡议他们积极响应,除此之外,她还想了解一些网上女性网站的情况,和女性网友们的看法。测试结束后,她对自己的目标完成情况基本满意,这一点从她一直大声播放从网上下载的MP3歌曲就能看得出来。不过,三天的网上经历也让她对网络生出一些遗憾,在某BBS上讨论骨髓库时,经常有些无聊的人冒她的名发求救的贴子,弄得冷明好不愤怒,连连发贴子辟谣。

活动想法来源

  当时对外的宣传口径里面,人们忽视了一个网站的存在,那就是梦想家中文网。今天它已经近乎消失,但在当时,由台湾青年许乃威从台湾引到大陆来的所谓三地一体的网站很希望自己能一夜走红、迅速成名。  许乃威是个大才子,他虽然是在台湾大学读物理,但却是个话剧爱好者,他的台大同学,前女友李永萍也是台湾政坛的立委之一,更有趣的是,梦想家的真正老板是陈文茜,哪个陈文茜?就是那个才华和身材都让李敖先生念念不忘的陈大才女。  有许乃威和陈文茜这样的人物做老板,梦想家的想法还真有些与众不同。而具体到72小时生存测试这个创意,则是梦想家网站副董事长顾成从上海《新民周刊》上看到的,那份杂志称,微软英国分公司在英国搞了一个网络生存测试,时间是100小时,结果几位测试者出来各有所得,有些测试者还因此写了本书,只是由于微软实验室对此事不愿意声张,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有这么回事儿。  顾成在上海滩阴云初起的下午兴冲冲来到公司副总马昕的办公室,马昕一听也兴奋起来,于是把市场部全体召集起来开始狂侃,越侃大家越觉得有戏:于是有了上述的想法。  这事还真轰动,测试结束时,记者们蜂拥赶到北京保利大厦时,主办者已经控制不了局势了,因为这事儿太热了--关键是中央电视台突然大规模介入,再加上10家媒体,特别是各地晚报的炒作,媒体的力量让这个活动飞上了天。

助推8848网

  一年半以后,时任MY8848CEO的王峻涛在一次接受南方某报采访时这样说:开始听说有这个72小时生存测试,我们都没怎么在意。这些测试者无非就是我们每天打交道的成百上千的网上顾客中的几位,来了就接待。这么想着,到了测试开始的周末,还照样只留下几个值班的。正常情况下,周末是我们网上销售的低谷,销售量一般很少,几个人也就够了。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不妙:整个周末,我们占公司全体员工不到1/10的值班员工不得不开始面对突然涌来的订货人潮,数量大约是平时周末的10倍!那个周日,一天就涌来了3000多个定单!  8848无疑是72小时生存测验的最大赢家。这里有个插曲,当时活动主办方找到8848的市场总监毛一丁要求赞助。毛一丁非常痛快,当即拍板赞助了参赛者每人1500元钱现金和1500元电子货币,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头脑灵光的毛一丁意识到这里可能会有大动作,并给了当时值守人员足够的暗示。  当时8848的值守人员得到的暗示是,这两天如果有购物的一定要满足,无论多远都要尽快送到。就这样,在其他网站不当回事情的时候,8848抢了先机。一位参赛者要的巧克力网上超市没有,毛一丁硬是派了人到公司旁边的商场买了送上去。毛一丁不愧是中国IT界的市场天才,他总能在最适当的时候参加到炒作的行列中来。  两个月后1999年11月,被证明卖得好的8848却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后来被认为是中国网络第一桩高层离职事件。走的三个人领头的正是毛一丁。毛一丁带着施彤宇、余晓东后来去了实华开,之后三人各自单飞,毛一丁离开实华开后去了中文之星,最近的一个岗位是瑞星做市场操盘手,在瑞星,毛一丁充分施展他的市场才华,帮助这家公司从亏损成为一家年销售接近十亿,毛利超过40%的明星公司,也成为这个行业的绝对领导者。  如前所言,8848这个名字与毛一丁也有关,这个名字很形象,也很有寓意,既然美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叫Amazon(亚马逊),那么,中国最好的电子商务网站为什么不用中国也是世界最高峰的高度来命名呢?于是有了8848.毛一丁有珠峰情结,他之后数上珠峰,只是不知每次攀登珠峰之时想起当年在8848的时光他会做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