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丏尊

  夏丏尊(1886年-1946年),名铸,字勉旃,号闷庵,别号丏尊,上虞崧厦人。 我国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出版家。早年曾入上海中西书院、绍兴府学堂(今绍兴一中)修业。1905年赴日本留学,1907年辍学回国,开始其教书和编辑生涯。先后执教于浙江两级师范学堂、长沙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上虞春晖中学、宁波 浙江省立第四中学、上海江湾立达学园、暨南大学国文系、上海南屏女中等校,前后共20余年。1926年起一边教书,一边从事出版事业,任上海开明书店编辑所长10余年,出版大量中外名著;并编辑发行《中学生》、《新少年》、《新女性》、《一般》、《救亡报》等进步报刊,哺育了一代青年。生平着译辑为《夏丏尊文集》。

生平简介

  1886年6月15日,夏丏尊诞生于浙江上虞县崧厦的一个日趋破落的商人家庭里。他性灵聪慧,幼年求学于塾师,在书塾里,他熟读了四书五经,15岁就中了秀才,随后又阅读《史记》、《汉书》,能背诵不少唐诗、宋词,还诵读了不少古典文学作品,这就使他从小就具备了较高的文学素养。
夏丏尊先生近照
       夏丏尊先生近照
  1904年夏先生向亲友借贷500块银元,赴日本宏文书院、东京高等工业学堂留学,后因经济原因提前归国,在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任职,潘天寿丰子恺等都是他的得意学生。1913年,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改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夏丏尊任国文教员,后加入南社。
  1926年起,他到复旦大学中文系兼课,并应聘任上海暨南大学教授兼中国文学系主任,同时担任上海开明书店编辑所长,与同事合编《文章作法》,由开明书店出版。他又从日本转译意大利作家米契斯的《爱的教育》,后几乎成为当时高小和初中的教材和课外读物。他自己的著作《文学与生活》、《平屋杂文》等也由开明书店出版,还给书店编辑《中学生》与《一般》月刊,为书店的发展付出了心血,30年代初,他成为该书店的常务董事。
  1936年,他当选为中国文艺家协会理事、主席。1937年抗战爆发后,复旦、暨南大学迁往内地,夏丏尊仍坚持开明书店编辑所,逐步收缩业务,以编字典为主。同时他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任《救亡日报》编委。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深居简出,谢绝应酬。1943年,他被日本宪兵司令部逮捕,经日人内山完造等营救获释。抗战胜利后,他与傅东华等文教界老友筹设中国语文教育会,准备继续振兴文化运动,1945年11月,他被选为中华全国文艺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但因牢狱生活已毁了他的健康,于1946年4月23日在上海病逝,葬于白马湖畔。重庆《新华日报》曾发表题为《悼夏丏尊先生》的社论,赞誉他为“民主战线的老战士”。

个人年表

  一八八六年
  六月十五日生于浙江省上虞县崧厦乡。上代经商,父亲是秀才。祖父去世后,家导中落。兄妹六人,行三,名铸,初字勉旃,一九一二年改字丏尊,笔名默之,号闷庵。
  一九○一年 15岁
  考中秀才后在家自修。
四代同堂照片
        四代同堂照片
  一九○二年 16岁
  春,到上海进中西书院(东吴大学前身)初等科读书,一学期后因家贫辍学。秋,去杭州应乡试,开始接受新思潮,读原富、天演论、新民丛报等。
  一九○三年 17岁
  一月十四日(夏历壬寅年腊月十六)与金嘉结婚。入绍兴僚学堂读书,在「激昂慷慨,充满着蓬勃朝气」的环境中过了半年的中学生活。
  一九○四年 18岁
  辍学回家,替父亲坐馆,边教书边自修。
  一九○五年 19岁
  向亲友借款去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弘文学院,后转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
  一九○七年 21岁
  因领不到官费,家境贫困,辍学回国。
  一九○八年 22岁
  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通译助教,为该校延聘的教育科日本教员作翻译。
  一九○九年 23岁
  鲁迅从日本留学回国,在两级师范学堂任教,赠以域外小说集,眼界为之一广。冬,因新任监督(相当于校长)夏震武顽固不化,遂与鲁迅、许寿裳等一起罢教,搬出校舍,以示抗议,迫使监督辞职 (木瓜之役)。
  一九一一年 25岁
  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在杭州积极参加光复庆祝活动。
  一九一二年 26岁
  李叔同来两级师范学堂任教,两人由此共事七年,结成深厚友谊。自告奋勇担任舍监,深得学生拥戴,连续担任七、八年。
  一九一三年 27岁
  暑后两级师范学堂停办高师,并改组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被选为校友会文艺部长,组织学生办校友会志,经常在该刊发表诗文。在第一号上发表学斋随想录。
  一九一四年 28岁
  春,与第一师范同仁徐作宾、徐道政、郦忱、姜丹书、陈子韶等同时加入南社,入社编号为四五四号。住杭州城入弯井巷,窗前有一株梅树,因以取屋名为小梅花屋。
  一九一九年 32岁
  五四运动爆发。与刚从日本归国来校任教的陈望道,以及刘大白、李次九等积极支持新文化年底撰一九一九年的回顾,热情赞提五四运动。
夏丏尊全家福
          夏丏尊全家福
  一九二○年 34岁
  三月,一师发生「倒经风潮」,夏丏尊等四大金刚与校长经亨颐均离去。秋,应聘到湖南第一师范学校任教,同时应聘的有熊梦飞、匡互生、舒新城、孙俍工、沈仲九、余家菊、陈启天、张明纲等,与毛泽东共事,很受崇敬。
  一九二一年 35岁
  二月,离开长沙一师。秋,加入是年年初新成立之文学研究会,入会编号为五五号。冬,回家乡上虞白马湖,在经亨颐主持的春晖中学任教,在学校附近盖平房定居,题名为平屋。后来把在这里写的散文随笔等辑为平屋杂文。
  一九二二年 36岁
  三月,与李维桢合译社会主义与进化论(日高 素之原着)一书,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列为新时代丛书第十种。介绍丰子恺来春晖中学任教。丰将自已的住宅命名为小杨柳屋。在民国日报副刊发表生殖的节制,认为自觉地节制生育是引人类到幸福的途径。
  一九二三年 37岁
  将日译本爱的教育(意亚米契斯原作)译为中文,在东方杂志上连载。作一年间教育界的品顾和将来的希望,力主改革教育。作读书与冥想。
  一九二四年 38岁
  兼任宁波浙江省立四中国文教员。作学说思想与阶级、无奈、彻底等。
  一九二五年 39岁
  上半年,在宁波省立四中教书。三月十二日,立达学会在上海成立,以「修养人格,研究学术,发展教育,改造社会」为宗旨,夏丏尊为主要发起人兼主干。秋,到上海立达学园教国文,兼教文艺思潮。不久成立立达学会,兼编会刊一般。颜作读书与冥想。为子恺画集作序。
  一九二六年 40岁
  参加胡愈之等组织的上虞青年协进会,曾为该会主编的上虞声三日报撰稿。作怯弱者、长闲、猫等,分别刊于小说月报、新女性、一般。三月,译作爱的教育由上海商务印书馆被版。一九二六年三月再夜时,改由开明书店印行,列为世界少年文学丛刊之一,迄一九四九年三月止,发行超过四十版以上,是新文学以来儿童文学译作中之最畅销书。八月,开明书店成立,参加编辑工作。同月,在湖南第一师范和春晖中学编的讲义,经立达学园同仁刘熏补充修订,题为文章作法,由开明书店出版,迄一九四六年九月止,已发行二十二版。九月五日,立达学会同仁刊物一般月刊在上海创刊,由夏丏尊主编,开明书店发行,迄一九二九年十二月五日出至九卷四期后停刊,前后共出三十六期。
  一九二七年 41岁
  八月,译作国木田独步集由上海文学周报社出版,开明书店发行,书前有导言关于国木田独步一文。九月,任国立上海暨南大学第一任中国文学系主任。十一月六日,邀鲁迅至华兴楼暨南大学同级会讲演,并共进中餐。十二月,丏尊、鲁迅等译之芥川龙之介集,由夏丏尊编辑,上海开明书店出版。以开明书店为掩护,救助一些革命青年。为原浙江一师学生中一些革命着被杀害而十分愤慨,说「宁愿早死,莫做先生。」愤然回乡从事着译。
  一九二八年 42岁
  作知识阶级的命运、对了米莱的晚钟等杂论。论着文艺论ABC一书,由上海世界书局出版,列为ABC丛书之一。译作近代的恋爱观(日厨川白村原著)一书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列为妇女问题研究会丛书之一。
  一九二九年 43岁
  为朱光潜著给青年的十二封信写序。为叶绍钠长篇小说倪焕之作序关于倪焕之。
  一九三○年 44岁
  元旦,中学生杂志在上海创刊,每年出版十期,由夏丏尊、章锡琛、丰子恺、顾均正四人主编,开明书店发行,迄一九三七年七月一日止,共出七十六期。三月,译作续爱的教育(意虚德格查原著)一书由开明书店出版,列为世界少年文学丛刊之一,迄一九四九年三月止,共出二十六版。
  一九三一年 45岁     四月,逼贾祖璋著鸟与文学作序。十二月,与郁达夫、胡适之、丁玲等二十余人发起成立上海市文化界反帝抗日联盟。作致文学青年、我的中学生时代,刊于中学生。
  一九三二年 46岁
  开明书店和立达学园在「一二八」事变中遭受惨重损失。日军退出后到立达学园被炸现场视察,拾回一块炸弹裂片,作为惨痛历史的铁证。
  一九三三年 47岁 
   迁居上海。与叶圣陶合作文心,在中学生上连载。作命相家、白马湖之冬、文学的力量、蟋蟀之话等散文随笔、科学小品。
  一九三四年 48岁
  文心由开明书店出版,陈望道、朱自清分别为本书作序,迄一九四九年三月止,共出二十二版。作:君与财神、春的欢悦与感伤、春日化学谈、良乡栗子等随笔小品。
  一九三五年 49岁
  十二月,平屋杂文一书由开明书店出版,收所作评论、小说、随笔三十二篇,前有自序。作钢铁假山、试炼、幽默的叫卖声、阮玲玉的死、整理好了的箱子等散文。
  一九三六 50岁
  一月一日,新少年半月刊创刊,由夏丏尊任社长,开明书店发行,迄一九三七年七月一日止,共出三十八期。六月七日,中国文艺家协会成立,被选为理事。八月为纪念开明书店创业十周年编辑的小说集刊十年作序,并为十年续集写小说流弹。十月一日,在文艺界同仁为团结御侮与言论自由宣言上签名。十二月一日,鲁迅翁杂记一文刊载上海文学月刊七卷六期。
  一九三七年 51岁
  一月十五日,月报创刊,夏丏尊任社长,开明书店发行,迄七月十五日止,共出七期。「八一三」战争爆发,开明毁于炮火,中学生、新少年、月报同时停刊。八月,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机关报救亡日报编委。
  一九三八年 52岁
  四月,与叶绍钠合著之《阅读与写作》一书由开明书店出版,列为开明青年丛书之一。同月,与叶绍钠合著之《文章讲话》一书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列为开明青年丛书之一。参加抗日后援会。受聘兼任南屏女中国文教员。
  一九三九年 53岁
  一月,与傅东华、胡朴安、陈望道、章锡琛等在上海剸起组织中国语文教育学会。继续在南屏女中任教。两个孙子因经济困难而失学当学徒。作弘一法师之出家。
  一九四一年 55岁
  日军占领上海租界,环境日趋恶劣,辞去南屏女中教职,深居简出,坚贞自守。应请并邀友人同译富有学术价值的本生经。
  一九四二年 56岁
  十月十三日,弘一法师圆寂于福建 泉州,作联哀挽,作弘一大师的遗书一文。
夏丏尊与夫人之墓
夏丏尊与夫人之墓
  一九四三年 57岁
  一月二十一日(夏历壬午年腊月十六)与夫人结婚四十周年纪念,章锡琛、王伯祥、顾均正、朱自清、马叙伦等聚宴庆贺。二月,作怀晚晴老人。五月,译日本谷崎润一郎随笔集昨今中关于丰子恺的评论,题为读缘缘堂随笔。十月,编辑之弘一大师永怀录一书由上海大雄书局出版,除序文外,并收有将一法师之出家、怀晚晴老人、子恺漫画序等三文。十二月十五日,与章锡琛等三十九人被日伪宪兵司令部逮捕,威武不屈。后经日本友人内山完造等营救获释。经此磨难,肺病复发。
  一九四四年 58岁
  秋,与李芳远合编之弘一大师晚晴山房书简一书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参加翻译南传大藏经。
  一九四五年 59岁
  十二月十七日,当选为中华全国文艺家协会分会理事。在大晚报上发表《好话与符咒式的政治》。
  一九四六年 60岁
  一月,作读《清明前后》,对茅盾此剧表示「敬服」。为在沪复刊的中学生写寄意,表示「从今以后,愿继续为本志执笔。」四月二十二日,在病势垂危中对前来探望的叶圣陶说:「胜利!到底啥人胜利──无从说起!」四月二十三日晚九时三十分,在上海病逝。四月二十九日,重庆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悼夏丏尊先生。六月,中学生月刊一七六期出版,中有悼念之夏丏尊先生特辑,执笔都有徐调孚、周振甫、张沛霖、适夷、丰子恺、傅彬然、贾祖璋、钟子岩等。十一月,移灵浙江上虞白马湖,葬骨灰于故居平屋之后山上。

夏丏尊故居

  夏丏尊先生祖居浙江上虞崧厦镇,旧宅在李郎桥同仁桥间。同仁桥西有钢球厂,即夏宅旧址。上世纪三十年代夏先生因回乡主持春晖中学教务,将崧厦旧宅出让,售予在沪经商之同乡人邵晚成。房款之一部分捐赠春晖中学校董会,作为办学经费,一部分用以营造白马湖西徐岙的住宅“平屋”三间。
  何以题名平屋呢?夏丏尊在一篇散文中说过:高山不如平地大。平的东西都有平大的内涵。又说:人生不单因了少数的英雄圣贤而表现,实因蚩蚩平凡的民众而表现的。于是他发出慨叹:“平凡的伟大啊!”他的话是人的觉醒,具有朴素的唯物史观。
  崧厦近杭州湾,古多河汊水巷,亦多石桥。解放后池塘河港大都填没,桥亦拆去。如今高楼大厦如林海隅小镇成现代化新城市。夏丏尊祖居旧宅已不复存在,白马湖畔之平屋,已由夏氏家属捐献上虞市政府,辟为夏丏尊纪念馆。

弘一法师与夏丏尊

  夏丏尊在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校任教时,与弘一相识。那时弘一尚未出家,也在该校执教,讲授音乐美术课程。两人朝夕相处,友情甚笃。弘一早年即有皈依佛门的出世思想,一直潜心研究佛学。1916年的一天,夏丏尊偶然与弘一谈起在一本日本杂志上读到的一篇关于断食的文章,说断食可以使人身心更新,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中外伟人如释迦牟尼、耶稣,都曾经断食等等。弘一听后,留下深刻印象。第二年初,弘一避开亲朋好友,径自往西湖畔虎跑大慈寺实验断食。第一星期逐渐减食,第二星期只饮清水,第三星期由粥汤逐渐恢复到正常饮食。断食期间,每日静心临写魏碑。经过此次尝试,弘一皈依佛门的信念更加坚定,开始吃素、念珠、研读佛经、供拜佛像,到1918年夏,终于舍弃一切,在虎跑大慈寺剃度出家了。
  弘一出家后,对夏丏尊十分感谢,认为正是由于夏丏尊的因缘,使他得以实现了久已神往的夙愿。夏丏尊对此却颇为不安,特地在故乡上虞白马湖畔修建庵居“晚晴山房”,供弘一居住,希望能减轻弘一长年云游四方的辛劳。两人始终保持着坦诚的君子友情。1942年9月,弘一在福建泉州温陵养老院圆寂,给夏丏尊留下遗偈云:“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无心月圆。”表达了对君子友情的珍惜之意和对自己精神追求的欣慰之情。

个人评价

  夏丏尊:“妈妈的教育”
  文学家、教育家、翻译家、出版家,夏丏尊先生头上的名号响响当当,可是这位老先生却始终是温润敦厚、谦和内敛的。他没有文凭,却博通古今;他不事张扬,务实地做身边的每件事---教学、育人、出版、翻译。
夏丏尊居住过的平屋
夏丏尊居住过的平屋
  在艺术修养和兴趣的培养上,夏丏尊受到了不少大家的影响。他和鲁迅曾同在浙江第一师范教书,过从甚密,思想上、文学上他都受到过鲁迅的影响。鲁迅曾以《域外小说集》赠予夏丏尊,使之“眼界为之一片”,从此不断扩大阅读视野,他自称是“受他(鲁迅)启蒙的一个人”。
  文学、戏剧、书法、篆刻、音乐、美术无一不精的李叔同“一言一行,都给我(夏丏尊)以启诱”。他俩共事时期情逾手足,常在一起吟诗唱和,互赠印章。夏丏尊十分推崇、尊敬李叔同,评价他:“好比是一尊佛像,背后有光,故能令人敬仰。”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国文修养深厚而日语娴熟,科学、佛典、金石、书法也无一不通。
  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的小说《爱的教育》是夏先生翻译的最成功的一部教育著作,序言中他说:“教育上的水是什么?就是情,就是爱。教育没有了情爱,就成了无水的池。任你四方形也罢,圆形也罢,总逃不了一个空虚。”他以自己的一生,实践了“爱的教育”的理想。
  作为教育家的20年,丰子恺柔石冯雪峰汪静之、曹聚仁、贾祖璋等都出于他门下;作为编辑出版家的20年,他主持着开明书店的编辑工作,参与开明书店的经营管理,形成了独特的“开明风”,用出版事业推动着教育的前行。
  象山脚下,六间粉墙黛瓦的房舍,一个小小的院子,名之为“平屋”,这位为人敦厚、不尚空谈的先生认为中小学教育更能影响人的一生。故此,他谢绝了大学邀请,在“平屋”中开始了他在春晖中学教习国文的生涯。他精编教材,要求学生作文章要“言之有物,不准讲空话,要老实写”;他把阅读与写作结合起来,通常当面批改学生习作,循循善诱。
  有同事回忆他执教春晖的情形,“穿一件竹布长衫,略蓄短须,看到学生眯着眼微笑……”可一旦他察觉到学生有什么不当的言行,就会一遍又一遍地念叨,学生们称他为“妈妈的教育”。假日学生出门,他会殷殷地拉着学生叮嘱:“勿吃酒!铜钿少用些!早些回校!”
夏丏尊旧居平屋
     夏丏尊旧居平屋
  他自告奋勇担任舍监,无论学生犯了什么错,都不加责罚,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苦口婆心的劝导,直至学生心悦诚服,真心悔过。几年之后,他高兴地看到,“几乎可以无为卧治了”。他不改教育家本色,将教育与出版活动进行深入、有机、成功的结合,并在出版中拓展出新的教育思想。夏丏尊为开明书店确立了以青少年读物为重点的出版方向,为青少年提供课内课外的精神食粮。出版《中学生》,“替中学生诸君补校课的不足;供给多方的趣味与知识;指导前途;解答疑问;”正可看成是一个教育家教育活动的延续,也成就了其学生曹聚仁所说的“名山事业”。
  弘一法师曾有诗曰:“屋老,一树梅花小。住个诗人,添个新诗料。爱清闲,爱天然。城外西湖,湖上有青山。”这是对夏先生人格的最好评价。然而,生在那个特殊年代,作为一个有救国理想和教育信念的人,夏先生更无愧于马叙伦为其题的铭文:“岳岳其德,熏然慈仁。望之无畏,就而自亲。思通百氏,焕若泉新。文心有获,岂惟去陈。志屏绅冕,教瘁其身。教惟以爱,众归如春。”(文:孙雨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