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逸飞

  陈逸飞,(1946年4月14日-2005年4月10日)生于宁波,浙江镇海人。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入上海画院油画雕塑创作室,曾任油画组负责人。60-70年代创作了《黄河颂》、《占领总统府》、《踱步》等知名的优秀油画作品。1980年赴美国留学,1984年获艺术硕士学位。后在纽约从事油画创作并在华盛顿纽约东京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多次参加香港和国内的油画精品拍卖会,其中作品《山地风》创华人油画作品最高拍卖价。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人民革命博物馆和国内外收藏家广泛收藏。

个人简介

  1984年,陈逸飞以水乡周庄为素材创作的油画《故乡的回忆》,连同他的其他37幅作品,在纽约哈默画廊展出,画廊主人——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阿曼德·哈默当年11月访华时,将这幅作品作为礼物送给了邓小平同志,被各界传为佳话。周庄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的中国江南名镇。
笑容和蔼
                笑容和蔼
  在1991年香港太古佳士得秋季拍卖中,陈逸飞的《浔阳遗韵》以137万港币创下中国油画卖价的最高纪录。陈逸飞作品在以后的拍卖中又屡次刷新了这个纪录。
  因画成名后,陈逸飞开始广泛涉足电影、时装、环境、建筑、传媒出版、模特经纪、时尚家居等多种领域,并着力推介“大视觉”“大美术”理念。
  1992年,陈逸飞为拍摄电影《海上旧梦》而成立陈逸飞工作室。1994年4月,上海逸飞文化影视传播有限公司成立,拍摄了故事影片《人约黄昏》和反映上海当年拯救犹太难民的纪录片《逃往上海》,以及电视连续剧《雨天有故事》和电视纪录片《上海方舟》。
  陈逸飞于1995年成立了上海逸飞模特文化有限公司和逸飞环境艺术公司,1997年成立了上海逸飞服饰有限公司。其中,上海逸飞模特文化有限公司集模特文化与经纪职能为一体,培养了诸多国内外超级模特人才,策划组织了众多大型时装表演和公关推广活动,并参与了许多电视广告、杂志广告以及电视剧的拍摄。
  2001年9月,陈逸飞又把目光投向平面传媒,由他担任总策划的《青年视觉》杂志创刊。杂志栏目设置包括人文、艺术、空间、时装、化妆、科技等板块,400页超大型豪华开本给读者以震撼的视觉享受。陈逸飞表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让视觉艺术走出自命高雅的画室,走出孤芳自赏的沙龙,去充分调动各种现代化的手段,将自己的艺术感悟、美学理念贡献给社会和公众,让生活变得更美。”
  2005年4月10日早上8点44分,著名导演、画家陈逸飞因胃出血在上海华山医院去世。享年59岁。
  作为一个画家来说,他似乎并不本分,但是正如陈逸飞自己所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与美有关的。

大事年表

  1946年  生于宁波,浙江 镇海人。
  1965年   毕业于上海美专,同年进本院从事油画创作。
  1980年  陈逸飞赴美国纽约亨特学院攻读美术硕士学位,并在短时间里获得了艺术界的承认,他的作品先后在纽约国际画展、新英格兰现代艺术中心、史密斯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博物馆展出。
  1981年  赴美国留学。连年在哈默画廊举办个展。
  1985年   6月在华盛顿的科克伦艺术博物馆举行个人展。油画《桥》被联合国选作首日封。
  1989-90年  在日本西武举行个人展。
  1991年,根据白居易名作《琵琶行》创作的油画《浔阳遗韵》在香港拍卖会上以130.5万港元成交,创中国当代画家作品最高拍卖价。
  1992年  他回到上海除继续从事油画艺术创作外创立了Layefe服装品牌及其他从事视觉艺术的公司。
  1993年  陈逸飞涉足影坛,完成了自传性质的艺术影片《海上旧梦―陈逸飞个人随想录》。
  1995年  完成了反映三十年代上海的故事片《人约黄昏》,入选法国 戛纳电影节,参加影展,深受瞩目。
  1996-97年  “陈逸飞回顾展”分别在上海博物馆和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同年,在英国 伦敦玛勃洛画廊举办个人画展,并参加威尼斯双年展。
  1998年  在法国举办个人画展。
  1999年  完成电影艺术片《逃往上海》和电视纪实片《上海方舟》。12月玛勃洛MARLBOROUGH画廊将为他在纽约举办“跨世纪”个人画展。
  2000年  3月20日,陈逸飞的雕塑作品《东方少女》参加了由法国文化部在巴黎的皇家花园举办的现代雕塑回顾展。
  2002年?开始筹备个人第二部电影《理发师》,次年发生了“《理发师》停拍事件”。
  2005年,重开《理发师》。
  2005年  4月10日,在上海病逝。

作品介绍

  陈逸飞的成名作《占领总统府(1976)》,追求火辣辣的原生形态的真实感,把优秀习作方能达到的写实程度第一次搬上了大型历史画, 整幅画将视点集中在那名胸挂冲锋枪的升旗战士和那面冉冉上升迎风飘扬的红旗上。飘荡在半空的红旗使画面充满动感, 预示着一个伟大新时代即将来临。这幅画气势磅礴, 结构紧凑, 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幅作品可说是新中国油画中难得一见的大气之作。
《占领总统府》
         《占领总统府》
  《黄河颂》(1972),画面上是一位持枪挺立的威武雄壮的战士, 配以苍莽的河山和低飞的群雁作背景,完满地构成了一个诗意葱茏的壮阔的艺术境界。
  1979 年陈逸飞创作了油画《踱步》( 现纽约私人收藏) ,主题是反思中国近代史、表现民主和人文思想。画家自己面对画面, 仿佛一卷卷胶片组成的真实形象在他身外延伸、呈示。美国《艺术新闻》杂志评价其作品“焦黑尖锐, 写实而意境深远, 有气势而专业”。这展露了陈逸飞被西方接纳的一线曙光。这幅油画是陈逸飞步入国际画坛的起点, 也预示着陈逸飞画风的深刻转变和思想心态的深刻转折。
  1985年,他的油画《桥》被联合国选作首日封。
  1985年,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访问中国时,将陈逸飞的油画《家乡的回忆——双桥》作为礼物赠予中国领导人邓小平, 使他真正暴得大名。
  陈逸飞的作品蕴含了中国的美学和西方的绘画技巧;超越了地域和人文的界限,将东西方的文化精髓融于咫尺之间。他有一组作品是音乐题材的肖像:《大提琴手》(1983, 现哈默收藏)、《钢琴手》(1984)、《中提琴手》(1988)、《长笛手》( 1987)。画家把自己所画的人物置于空旷背景上的雕塑,其造型力度异常扎实、完美,技巧近乎炉火纯青。他采用美国照相写实主义的技法描摹的现代、高贵、优雅的西方美人画面形成音乐家、乐器和乐曲之间微妙的呼应关系。画面有旋律感, 构图及人物处理有现代感, 背景大胆启用黑色, 给人无穷的想象。
作品《桥》
               作品《桥》
  陈逸飞的另一组作品是江南水乡:《古桥》(1983)、《童年嬉戏过的地方》(1984)、《寂静的运河》(1985) .看陈逸飞的风景画, 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是非同寻常的宁静, 它使人神往, 令人陶醉, 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宁静, 在它的笼罩下, 浓郁的异国情调及东方神秘气氛油然而生。这是主观的、浪漫化了的江南水乡, 它是建立在西方对东方的想象、理解和需求基础之上的, 这正是典型的“东方主义”特征。它让西方人看到了古朴、神秘、宁静的东方世界, 一个与西方完全“不同”的却为他们所能理解所能想象所能读解的“东方”。
  90 年代初,他将西方古典写实画风推向极致, 丝丝入扣地遵循着精致、细腻的完美准则, 用炉火纯青的西方技法将他的东方美人刻画得近乎“唯美”, 并带有浓厚的脂粉味, 而其作品命名也大多出自中国古典诗词中的典雅意象。看《浔阳遗韵》(1991)、《罂粟花》(1991)、《西厢待月》(1994)、《恋歌》(1995) 以及上海旧梦系列的《黄金岁月》( 1993)、《玉堂春暖》(1993)、《春风沉醉》( 1993) , 画面中那倩影依依、可怜可爱的民初少妇, 无一不是柔弱无骨、顾影自怜, 以一种希望被宠被看的温顺的哀怨的目光凝视着观众, 画面散发出柔和的火焰, 充溢着一种温馨的把玩的情调, 笼罩着一层薄薄轻纱般恰到好处的神秘感。画家笔下的女性都带着忧郁哀怨、落寞凄美的神情。缱绻的女子多身穿清末艳丽而独特的的东方民族服装, 或吹箫或抚琴或执扇或“犹抱琵琶半遮面”, 表现出浓郁的东方韵致和情调。
  陈逸飞去创作了一系列以西藏民俗为主题的油画, 刻意凸显藏民的粗犷、原始、神秘。用奇异的民俗去演绎古老中国的浪漫故事以唤起西方对东方的无限想象。看他的《晨曦》( 1995)、《山地风》( 1994)、《藏族人家》( 1995)、《山人(1996)、《神庙》( 1995) 等。这些作品虽然在风格上一反他此前作品的柔谧甜美、细腻精致, 趋于粗犷豪迈、浑厚壮美; 在形式上显示出圆满的技艺、老练的笔触、新颖的构图; 在色彩上表现出辉煌的戏剧性的对比效果。1994 年《山地风》在北京国际艺术拍卖会上, 以286 万人民币成交。他的这组西藏风情画大多被英国伦敦玛勃洛(M arbo rough) 美术馆收藏。他于1996 年同国际最具权威的现代艺术画廊玛勃洛(M arbo rough) 签约, 成为该画廊首位代理的亚洲画家。陈逸飞油画作品的最大特点, 在于画面上弥漫着宁静和柔美, 在美国照相写实主义中渗透着东方神韵。
  无论是江南水乡还是古典仕女, 无不体现他的一种追求:“运用西方的技巧, 赋予作品中国的精神。”在1985年后的12年中,陈逸飞一共售出500多幅画,1991年到1998年,他的33幅画的拍卖总额为4000余万元人民币,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当代中国画家能在国际艺术市场上与之比肩

经典语录

  1.有些朋友总觉得我应该像凡·高一样,除了画画不要做其他事儿。我就琢磨——凡·高在医院把耳朵割掉了,难道也让我把耳朵割掉不成?我喜欢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我喜欢画,喜欢服装,喜欢电影,它们都是美的。我怀着孩子般的好奇心去窥视生活中所有美的东西。
  2.平时大家也知道我做的挺杂的,所以很多朋友也会有各种想法。一是说你在干吗?二是说你犯得着吗?我就说,陈逸飞这个名字后面没有“画家”两个字,我父母在取名字的时候也没有在后面画一个括号,指明陈逸飞是个画家。我现在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很私人的。
  3.我怕别人厌,不能老一套,不能靠惯性,靠惯性总会停在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因此要自己加,多走一些路程,多闪几次光亮。
  4.我一直乐观,一直兴奋,遇到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就像旅游,晴天固然好,突然下雨了也别有一番风味。一下雨就抱怨,一路玩不好,何苦呢?
  5.我没有那么沉重的包袱要做“大师”,否则我得天天画“大师”级的作品。我不是用这种心态过日子的。我觉得我很轻松,做一些我喜欢做的事。等哪天我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想想这一辈子,想做的事都做了,也就没有遗憾了。

个人评价

  上等情致生产上等生活
  回忆不只是一种情绪。
美好情怀
               美好情怀
  59岁,陈逸飞生命凝结在吴侬软语的江南春色中。丹青与胶片展示的色彩灯影,似乎就暗示着他的体验和追求无法摆脱于精致造就的生活。
  在风格化的感知发轫于平和阴柔之中,去者留下的气息依然能够让人用手触摸到湿漉漉的青苔石板。莫奈说:“风景只是瞬间的印象”,而陈逸飞用其视觉而刻下种种风光却始终能够被称之为精品。
  陈逸飞贡献的是避免了走上极端的形式主义,而做出的真正来自性灵选择。他说:“一些朋友总觉得我应该像梵高一样,除了画画不要做其它事儿,我就琢磨——梵高在医院把耳朵割掉了,难道也让我把耳朵割掉不成?我喜欢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我喜欢画,喜欢服装,喜欢电影,它们都是美的。我怀着孩子一般的好奇心去窥视生活中所有美的东西。”
  这就是境界,而且跳出了固有窠臼勇气和境界。用接纳大俗的方式来实现大雅的含义。杏花春雨的环境滋润下,他独特的上海式的情调,使得自己的周身氛围显得亲和与协调。忽然我们发现——原来艺术也是可知、可触、可得、可交、可近……
  逝者已矣,“丁香空结雨中愁”只应是生者的感伤思念,陈逸飞将艺术泛化于生活,让大众来参与和了解高雅,将高悬于神庙中的美好移入世俗,颇有盗火者的姿态来推介。
  周庄之水安矣,独桥孤月寒,丹青笔落,昨夜轻逸扬花,已停飞。
  感谢陈逸飞。(沈晓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