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介

金融中介
  金融中介
  金融中介是指在金融市场上资金融通过程中,在资金供求者之间起媒介或桥梁作用的人或机构。约翰·G·格利和爱德华·S·肖(EdwardS.Shaw)把金融中介机构可以分为两大类:货币系统和非货币的中介机构,货币系统作为中介机制,购买初级证券和创造货币;非货币的中介机构只履行购买初级证券和创造对自身的货币债权的中介作用,这种债权采取储蓄存款,股份,普通股票和其它债券形式。
  金融中介一般由银行金融中介及非银行金融中介构成,具体包括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以及信息咨询服务机构等中介机构,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
  在现代市场经济中,金融活动与经济运行关系密切,金融活动的范围、质量直接影响到经济活动的绩效,几乎所有金融活动都是以金融中介机构为中心展开的,因此,金融中介在经济活动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随着经济金融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和经济全球化的迅速推进,金融中介本身成为一个十分复杂的体系,并且这个体系的运作状况对于经济和社会的健康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金融中介的目的

  金融中介的发展使人类社会逐渐步入"双轨"并行,"两态"并举,"三流"高效整合与匹配状态。
  这里"双轨"是指财富实物形态的运动和价值形态的运动;"两态"是指实体经济形态和虚拟经济形态;"三流"是指物流,资金流,信息流。
  首先,金融中介把各种实物形态的财富幻化为货币和其它形式的金融资产,从而使社会财富能以符号的形式方便地流动,整个社会财富得以以价值和实物两种形态运动。
  其次,各种金融中介介质及其活动构造了一个与实体经济相对应的虚拟经济领域,使人类社会进入了虚拟与实体互动的二元结构形态.银行,投资银行以及其它类型的金融机构等利用货币以及各种原生和衍生金融工具,在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等从事各种金融活动,在实体经济的基础上构造了一个与实体经济相对应的虚拟经济领域,并推动实体经济向前发展。

金融中介的功能

  在解决信息成本和交易成本的问题上,金融中介的主要功能就是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中,便利资源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配置(RossLevine,1997)。这主要包括以下基本功能:
  (1)向居民和企业提供流动性,以便利交易,进行风险对冲、风险分散和风险分担;  (2)资源配置功能;  (3)监督经理人员并进行公司控制;  (4)动员储蓄;
  1、提供流动性,以进行风险对冲、分散和分担,并便利交易
  流动性是指按既定的价格将资产转化为购买力时的便利程度。流动性风险是指由不确定性造成的,资产转化为购买力时的可能的损失。信息不对称性和交易成本加剧了流动性风险。
  DiamondDouglasW和Dybvig·PhilipH(1983)建立了一个流动性模型,其中经济个体在两种投资之间进行选择,并在投资之后具有受到流动性短缺冲击的不确定性;而且检验一个人是否会受到流动性冲击的成本很高,从而不存在对这种流动性风险的保险市场。这两种投资一种流动性差但回报高,一种流动性强但回报低;流动性短缺的冲击会促使投资于流动性差、但收益高项目的经济个体希望在项目尚未产生效益之前将其变现。这样,流动性冲击的不确定性而引起的风险――流动性风险――就提供了经济个体偏好流动性高、回报低项目的激励。
  上述情况为金融中介的出现提供了激励:金融中介通过提供存款给储蓄者并且从事组合投资,即将存款同时投资于流动性好但回报率低的项目和流动性差但回报率高的项目,可以在获得项目投资高收益的同时,利用流动性强的项目为储蓄者提供流动性,从而一方面对流动性风险进行了对冲、分散和分担,另一方面便利了交易,促进了经济增长。
  2、获取投资信息和配置资源
  Vincent·Carosso(1970)指出,对企业状况、经理素质和市场状况进行评估非常困难,并且成本很高,而储蓄者是不会在没有可靠信息的项目上投资的。由于储蓄者个人缺乏时间、能力或适当的手段来收集并整理有关信息,结果是高信息成本妨碍了资金的有效配置。金融中介的出现,不用每个储蓄者具有评估技术并单独进行评估,从而节约信息获取和处理成本,优化了资源配置。
  Terlizzese(1988)以投资的“事前”(即在投资之前)的信息不对称作为存款者偏好间接投资的解释,当他们面临“柠檬”问题――即企业是由于内部收益率下降才会对外部融资――时,希望在监督方面有相对比较优势的金融中介作为代表性的监督代理人。在重复博弈中,相应的代理问题通过信誉机制得到解决。
  3、监督经理并实施公司控制
  除了事先节约信息获取成本和处理成本外,金融中介还能减少事后监督的成本,防范道德风险。所谓“事后”指投资发生之后。StiglitzandAndrewWeiss(1981,1983)指出,缺少能加强公司控制的金融安排可能妨碍从相互分离的储蓄者中进行储蓄动员,从而阻碍资金有效配置。
  (1)金融中介能够加强贷款监督与对公司的控制能力。
  RobertTownsend(1979)和DouglasGaleandMartinHellwig(1985)通过将信贷决定过程中事后的信息不对称和代理成本考虑在内,表明标准债务契约是最优的金融安排,其一方面能节约银行的监督成本,另一方面能给贷款人使违约风险最小化的激励,并使其尽量减少隐瞒信息的动机。他们指出,如果假设外部投资人对项目收益的证实成本很高(附加其它假设,如借款人风险中性,证实成本与项目质量无关),那么外部投资人对项目进行无所不包的监督是非帕累托最优的。在这种情况下,外部投资人和项目内部人之间的最优契约是债务契约。并且存在均衡利率r:当项目回报率高于r,债务人付r给债权人,债权人无需监督;当项目回报率低于r,债务人违约时,债权人将支付监督成本来核实项目的回报率。因此金融中介通过标准债务契约能够减少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资源配置的非效率。
  (2)金融中介能够减少贷款监督和贷款合同的执行成本。
  Diamond(1984)指出,如果企业必须从许多储蓄者那里融资,那么金融中介通过储蓄动员并将资金借贷给企业,并对企业进行“代表性的监督”,就可以减少多个投资者对企业进行的重复监督,从而节约监督成本。从本质上来说,在获得贷款信息,对贷款进行监督和贷款合同执行上银行有规模效益,并且其通过分散投资降低了代理成本。
  Sharpe(1990)指出,当金融中介和企业发展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后,这能进一步减少信息的不对称从而降低信息成本,从而放宽企业的外生融资约束,有利于较好地配置资源。
  4、储蓄动员
  储蓄动员是指从分散的储户那里聚集资金用于投资。ErikSirri和FeterTufano(1995)指出,如果没有储蓄动员,经济规模效益将很难实现。此外,金融中介通过创造小额的金融工具,家庭可以投资于有规模效益的企业,增加资产的流动性并分散风险。
  但是,储蓄动员是有成本的,这些成本包括:
  从分散的个体搜集储蓄的交易成本;如建立一定的便利存款的基础设施,对存款市场的开拓进行投入等等。
  使储户放弃对其资金进行控制的信息成本。银行和储蓄者之间也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尤其是储蓄者并不知道银行资金运用的收益性和安全性,因此,储蓄者将资金存入银行必须冒一定的风险。为了进行储蓄动员,银行就应该将经营信息传递给储蓄者。
  实际上,金融中介和金融市场的上述功能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金融中介和金融市场通过储蓄动员,并选择投资项目贷款,对贷款实施监督控制,从而既能为储蓄者带来高回报的同时提供流动性并分散投资风险,又可以提高投资效率,实现规模生产,促进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