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慈铭

李慈铭
       李慈铭
  李慈铭(1830-1894),清文学家。初名模,字始侯。后改今名,字炁伯,号莼客,所读书处称越缦堂,故人称越缦先生,浙江会稽(今绍兴)人。光绪六年(1880年)进士,官至山西道监察御史。其诗在形式上模拟唐人,但也吸取宋诗的一些特点。亦能词及骈文。室名越缦堂。著作以《越缦堂日记》较著名,此系按日记述的读书札记。始于1853年,止于1889年。内容涉及经史百家及时事。另有《白华绛附阁诗集》、《越缦堂词录》、《湖塘林馆骈体文》等。

人物简介

  李慈铭(1830~1894),近代学者、文学家。初名模,字始侯,后改今名,字炁伯,号莼客。浙江会稽(今绍兴)人。一生仕途不得意,早年以诸生入赀为郎,同治九年(1870),41岁始中举。光绪六年(1880),51岁始中进士。光绪十六年(1890)补山西道监察御史,4年后即死去。李慈铭虽有"漆室坐忧时事非"(《赠吕定子编修》)的感情,任官期间也曾对时政有所批评和建议,但思想比较迂阔保守,持儒家"内圣外王"(《复陈昼卿观察书》)的观念,以求索不倦的学者和矜尚名节的名士,终其一生。他承袭乾嘉汉学余风,治经学、史学,都有一定成就。又博览群书,时有所评。其治学读书所得,大都载入《越缦堂日记》,颇为世人所重。

·一生坎坷

  李慈铭(1829—1894),初名模,字式侯,後改名慈铭,字爱伯,号蓴客,室名越缦堂,人称李越缦,清末会稽人。少有异才,12岁即能诗为文,有越中俊才之称。可是後来11次参加南北乡试,无不落第而归。咸丰九年(1859)北游京城,将捐资为户部郎中,不料为人欺哄,丧失携资,落魄京师,其母因此变卖田产以遂其志,而家道由此中落。後於同治九年(1870)中举,光绪六年(1880)中进士,补户部江南司资郎,十年後才给了山西道监察御史一职。任内巡视北城,督理街道,均尽其职。遇事敢於发表意见,也不避权势显贵,甚至当面折人、议论臧否,因此常常受人嫉恨,遭人诋毁。光绪二十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败讯传来,李慈铭忧愤咯血而卒,时年66岁。

·读书之勤

  李慈铭生当太平天国农民起义,英法联军入侵京畿,日本挑起甲午战争,加上清王朝的吏治败坏,天灾人祸迭起的时代。官场里面吃喝玩乐,交游请托,以权谋私,习以为常。而生性质直、狷介的李慈铭,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独自闭户读书吟咏,莳药种花,非知己者不与交流。
  其读书之勤,夜以继日;读书之博,无所不窥。凡经史子集以及稗官、梵夹、诗余、传奇等,无不涉猎。每读一书,必求其含义之深浅,致力之先後,然後以日记的形式,记下自己的读书心得和客观评述。
  这些散见於《越缦堂日记》中的读书笔记,都是作者读後有感而发,多有创建或独到之处。虽然言辞略嫌苛刻,但功力之深,实非偶尔操觚者可比,在研究古籍和学术史方面的重要价值,当在《四库提要》之上。後经由龙先生从《越缦堂日记》中辑出,编成《越缦堂读书笔记》一书,收录李慈铭对近千种古籍的评议,共90余万字。为便於检索,出版时只好按四部分类法编排。由於内容广博,议论精深,受到後来者好评。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了李慈铭对古籍、学术史研究的重大贡献。

·学术主张

  “不名一家,不专一代”
  李慈铭在文学创作领域中的独特建树、自成一家,也为文学史家们所器重。他工於诗,长於词,骈文也有独到之处,而且创作颇丰。生前汇而成集的作品就有《越缦堂诗初集·续集》、《白华绦跗阁诗集》、《杏花香雪斋诗集》、《霞川花隐词》、《桃花圣解庵乐府》、《湖塘林馆骈体文》、《越缦堂骈体文》等10余种。
  对於诗歌创作,李慈铭主张「不名一家,不专一代」,必须吸收融合各代、各家之优长,然後「陶冶古人,自成面目」,实际上主张诗歌创作也应当推陈出新,在创新上下功夫。所以他的诗品,既有唐风,又有宋味,虽然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攻击,但他自认为「八面受敌为大家」,对诗歌创新充满自信。他的词章与诗品一样,既具本色,又别出心裁,不堆积辞藻,不卖弄风情,虽然「博雅」而「未能名」,他也依然秉承创新之旨。有些词章,显得正气浩然,荡气回肠,即使今天读来,也使人感到作者并非等闲之辈。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晚清诗坛,流派纷呈。而李慈铭的诗作,以其「不名一家,不专一代」而被归入「唐宋兼采派」,这当然没有错。可是近人论述清诗的,除以黄遵宪梁启超等人为代表的「诗界革命派」予以肯定外,对其他诗派包括李慈铭的「唐宋兼采派」,都一概贬之为「复古、保守」派,这显然不符合晚清诗坛实际的。事实上,对李慈铭的诗作、词章、骈文,至今还缺乏深入、系统研究,下此结论,不免有失公允。
  “致力莫如史”
  当然,李慈铭在文学上的成就,也受到有识之士的充分肯定,认为他是「旧文学的殿军」,这应该说是恰如其分的。然而李慈铭自己却认为,毕生「所致力者莫如史」。这既说明他在史学上所化功夫之深,也反映了他的史学成就与文学成就一样,完全可以并驾齐驱,所以也有人说,他是「乾嘉学派的殿军」。
  李慈铭深受汉学考据影响,对训诂、校勘、目录、版本、金石诸学均有研究。因此在治史方面,承乾嘉学派遗风,以考境源流、钩稽史实为毕生致力之所在。在考据学方面,是继钱大听、王鸣盛、赵翼之业而成为「有清一代之後殿者」。对於考据之学,李慈铭有着非常明确的宗旨,那就是为了「经世致用」,而不是为了考据而考据。因此他说,学者读书,将以经世致用而必有求益於书,欲求益於书,则必使书先受益於吾。所以他在参校书籍的版本选择上,非常讲究,如汉书、宋书、南北史采用的是明汲古阁本,梁书、隋书采用的是明北监本,魏书则采用宋监本。而且精於训诂,通释假借,旁徵博引,细入豪芒,以精博着称於世。《汉书》校勘中,就以正裴駰之误、订王念孙之拙、纠师古之谬而立义精湛、精义纷陈,不失为史籍考据的经典之作。
  经李慈铭校勘、考证的史籍有史记、汉书、後汉书、三国志、晋书、宋书、梁书、魏书、隋书、南史、北史等共11种、30卷。民国时期,北京图书馆根据所获李慈铭手稿,汇集出版,总称《越缦堂读史札记全编》。此外,李慈铭还著有《唐代官制杂钞》、《宋代官制杂钞》、《元代重儒考》、《明谥法考》、《南渡事略》、《历代史乘》、《闰史》、《後汉书集解》等10余种史学著作。

·日记大观

  李慈铭一生著作等身,已经汇集成书的集子,将近50种,总字数约在七八百万字以上。除上述文学、史学著作外,尚有经学、小学、方志学等方面的力作传世,而其中尤以《越缦堂日记》规模最为宏大,影响最为深广。洋洋数百万言的日记,堪称李慈铭治学之大成,有「日记之大观、掌故之渊薮」的美誉。
  日记本来是写给自己看的一种流水帐,因此也不必如写文章,须摆空架子,所以反而可以看出真面目来。用鲁迅的话说,这或许就是日记的正宗嫡派。而李慈铭由於禀性直率,胸无城府,但又志在立言,意存褒贬,「欲人知而又畏人知」(鲁迅语),只好以日记形式来写文章,至於身後被翻印出版,他自然也顾不了那麽多了。因此,《越缦堂日记》实在是一种着述,虽算不上是日记的正宗嫡派,却也别具一格。而且所记上自朝章,中至学问,下迄相骂,很有看头,因而不必等到身後,就是在身前,也早就有人借来借去地传抄开了。这就是《越缦堂日记》的魅力所在。
  《越缦堂日记》之所以备受学界青睐,除了因为李慈铭名重朝野外,主要还在於日记的内容。日记对清咸丰到光绪40年间的朝野见闻、朋踪聚散、人物评述、史事记录、古物考据、书画鉴赏、山川游览、风土民情、社会风貌无不详细备载,足资後代文史学者采撷。同时,日记中尝有大量读书札记,内容涉及经史百家,具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是古籍研究和学术史研究不可多得的典籍。此外,日记中还有大量诗词、骈文的创作,作品具有唐宋遗风,对於研究晚清文学史具有不可或缺的参考价值。
  正因为如此,最近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不惜重资,将《越缦堂日记》手稿以「文献丛刊」之一,重新整理影印出版,成为日记问世以来最为完整的一个版本。

《越缦堂日记》

  《越缦堂日记》是李慈铭积四十年心力,铢积寸累而写成,日记共包括《甲寅日记》、《越缦堂日记乙集-壬集》、《孟学斋日记》、《受礼庐日记》、《祥琴室日记》、《息荼庵日记》、《桃花圣解庵日记》、《荀学斋日记》、《苟学斋日记后集》九部分。洋洋数百万言,不仅记载了清咸丰到光绪四十年间的朝野见闻、朋踪聚散、人物评述、古物考据、书画鉴赏、山川游历及各地风俗,足资后世学者参考,同时书中也记录了他的大量读书札记,“略如四库全书提要之例,而详赡过之”,学术价值极高。因此,该日记也可谓是李慈铭治学的大成,被誉为晚清四大日记(其他三者为《缘督庐日记》、《湘绮楼日记》和《翁同龢日记》)之首。日记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影印出版后,曾风行海内,士林争以一睹为快,受到当时及后世学者的高度重视,鲁迅胡适黄裳孙犁等著名学人都有所撰述。

诗词鉴赏

李慈铭行书
          李慈铭-行书
  五旬不愧称巨嫂;  四品居然比郡君。
  ——贺妻五十寿
  木已半残休纵斧;
  萧何三策定安刘。
  ——对张之洞
  先贤后贤其揆一;
  在上在旁如见之。
  ——题京师浙绍乡贤祠
  细草色从人去绿;  小桃花为燕来红。
  ——春联
  藏书粗足五千卷;  开岁便称六十翁。
  ——春联
  米市胡同,藏书三万卷;  户部主事,补缺一千年。
  ——自题门联
  放翁万篇,半皆归里作;  柳家传本,全是借人看。
  ——题绍兴放翁快阁
  我这里班门弄斧、雷门布鼓;  君不见百步穿杨、七步成章。
  ——自题门联
  着书廿余万言,此后更增几许;  上寿百二十岁,至今才得半云。
  ——贺缪仲英六十寿,亦有人曰此乃缪贺李六十寿联
  鉴湖八百里,望气遥来,书入帝城云物;
  君子六千人,闻风兴建,勖成王国贤才。
  ——题京师浙绍乡贤祠
  丹碧出蓬瀛,须知玉宇琼楼,俯仰何如天上乐;  烟霞满栏槛,奚啻青帘画舫,东西尽看浙中山。
  ——题京师全浙会馆
  旧记续名园,略参东浙西湖,别有洞天开日下;  先贤传盛事,相勖文章道德,长留典录照寰中。
  ——题京师全浙会馆
  着书十余万言,此后更增几许;  上寿百有廿岁,至今才得半云。
  ——缪焕章贺李慈铭六十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