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毛犀

披毛犀
         披毛犀
  披毛犀(学名:Coelodonta antiquitatis),又名长毛犀牛,是浑身披着长毛的一种犀类动物,早已灭绝,是远古时期生活在比较寒冷的北半球的大型食草类动物,生在距今1.2万至4万上之间的更新世纪晚期,它适应于寒冷草原的生活,并在冰河时期存活了下来。分布在欧亚大陆北部,在我国主要分布在东北平原华北平原等地。  披毛犀具有一个稍扁的巨大犄角,并微微前倾,这样的构造有利于它扫清前方积雪寻找食物,这对于在当时西藏地区严酷的环境下求生是非常必要的适应性机能。它亦有一层厚厚的毛皮及脂肪,用来在寒冷的环境保持温暖。披毛犀曾是旧石器时代人类的狩猎对象,被早期人类的猎杀,可能是其灭绝的成因。

科学分类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动物纲 Mammalia  目: 奇蹄目 Perissodactyla  科: 犀科 Rhinocerotidae  属: 披毛犀属 Coelodonta  Bronn, 1831  种: 古老披毛犀 C. antiquitatis  

形态特征

西藏披毛犀复原效果图
  西藏披毛犀复原效果图
  披毛犀生活时代大约距今12000~4000年之间。中更新世之前披毛犀一直受到另一种比披毛犀大出一倍的巨型犀牛板齿犀的生存竞争而未能兴盛,中更新世之后板齿犀数量减少,披毛犀才得以有了兴旺发展的机会,但体型和现生白犀并没有差异。   根据在西伯利亚发现的披毛犀冻尸,在波兰发现的浸泡在沥青沉积里的尸体,以及法国旧石器时代洞穴中的壁画,现代人得知披毛犀体表披有御寒的长毛和浓密底绒毛。这类动物头骨长而且大,头部和颈部向下低垂,额上和鼻上各长有一支犀角,鼻角尤其长大,向前倾斜伸出。它的臼齿齿冠很高;釉质层厚,有许多褶皱;齿凹内充填了致密的白垩,适合于咀嚼质地干燥地的草本植物。冬天时,披毛犀用它的角推开雪来吃草。  披毛犀是更新世犀牛分支中最后及衍生的成员,非常适应其生活环境。坚实的四肢及厚毛皮使它能适应当时古北区的草原冻原环境。它们的分布亦按冷暖气候的循环而扩展及收缩,数量亦因冰河时期过去而迁徙及消失。与大部份犀牛一样,披毛犀与始新世最原始的犀牛有着相似的体形及形态,可见犀牛是一类血统原始的动物。 

生活习性

  披毛犀一般生活在欧洲北部和亚洲北部,并在英格兰及北海的寒冷及干燥沙漠中很普遍。  披毛犀喜欢寒冷及干燥的草原冻原环境,此外还喜欢吃草及莎草等植物。  与现存的奇蹄目比较,披毛犀是后肠发酵动物,只有一个胃,故此它较喜欢有丰富纤维素而较小蛋白质的食物。这种消化方法需要大的食物通过量,故此支持了披毛犀大口的吃草及莎草。    科学家对一个在斯塔福郡发现的披毛犀标本的头颅骨、颚骨及牙齿而进行应变向量生物化学研究,发现其肌肉及牙齿特征适合吃草。它的颞及颈部肌肉亦适合对抗当吃地上植物所造成的大拉力。而披毛犀有大的间隙亦支持这个说法。

化石分布

  已知披毛犀化石分布范围,几乎遍布欧亚大陆北部,最北界限大约在北纬72°,最南到北纬33°。中国的披毛犀化石较集中的分布在东北平原,在华北、西南、西北也偶有发现。 

四类披毛犀  

·西藏披毛犀

  西藏披毛犀发现于西藏阿里地区札达盆地的上新世沉积中,距今约370万年,是已知最早和最原始的披毛犀。它具有披毛犀的一系列典型特征,包括修长的头型、骨化的鼻中隔、宽阔而侧扁的鼻角角座、下倾的鼻骨、抬升而后延的枕嵴、高大的齿冠、发达的齿窝等。另一方面,西藏披毛犀不同于其他进步的披毛犀,主要表现在它的鼻中隔骨化程度较弱,只占据鼻切迹长度的三分之一;下颌联合部前移;颊齿表面的白垩质覆盖稀少,外脊褶曲轻微;第二上臼齿的中附尖弱,第三上臼齿的轮廓呈三角形;下颊齿下前尖的前棱钝,下次脊反曲并具有显著弯转的后端;第二、第三下臼齿的前肋微弱等。西藏披毛犀的头骨具有相当长的面部;粗糙面占据了整
泥河湾披毛犀复原图
 泥河湾披毛犀复原图
个鼻骨背面,由此指示它在活着的时候具有一只巨大的鼻角;额骨上一个宽而低的隆起指示它还有一只较小的额角。鼻角的相对大小比现生和绝灭的大多数犀牛的鼻角都大,而与板齿犀和双角犀的相似,但在形态上更窄。随着冰期在280万年前开始显现,西藏披毛犀离开高原地带,经过一些中间阶段,最后来到欧亚大陆北部的低海拔高纬度地区,与牦牛盘羊岩羊一起成为中、晚更新世繁盛的猛犸象-披毛犀动物群的重要成员。 

·泥河湾披毛犀

  泥河湾披毛犀生活于260~200万年前的早更新世时期,最早发现于河北省阳原县的泥河湾盆地,后来在山西省临猗县和青海省共和县也有发现,而最完整的头骨和下颌骨材料发现于甘肃省临夏盆地内东乡县的午城黄土中。它是一种个体较小而构造原始的披毛犀。头骨不特别窄长,头基枕长在65厘米左右;面部相对较短,眼眶以前的面部长约为眼眶以后的脑颅部长的7/10;鼻骨前端圆弧形,距前颌骨较远;鼻切迹至眶前缘的距离特别短,眶前缘位于第三臼齿之前;颧弓弯曲;枕顶不特别强烈后倾。下颌垂直支也不强烈后倾。下门齿在成年个体中仍有齿槽;颊齿表面白垩质覆盖层很薄;上、下前臼齿,特别是下第二前臼齿相对较大;上第三臼齿三角形。  
托洛戈依披毛犀头骨
 托洛戈依披毛犀头骨

·托洛戈依披毛犀

  托洛戈依披毛犀最早发现于俄罗斯贝加尔湖东岸乌兰乌德附近的托洛戈依,后来报道在蒙古的乌兰巴托附近和欧洲中部的德国图林根也有发现,其最早生存时代为中更新世的75万年前,在46万年前从西伯利亚欧洲扩散。它的头骨相对较为宽短,枕面向后倾斜,枕嵴悬垂于枕髁之上,枕部明显窄于头顶的额骨部分;颧弓强烈弯曲;眼眶位置相当高,几乎接近额面;鼻骨末梢下倾,其上的鼻角角座也因此前倾;粗糙的鼻角角座占据了整个鼻骨表面,额角角座也横跨额骨宽度;头骨后部相对较长。上颊齿列前部显著向外张开,牙齿的复杂结构说明其进一步发展出完全以草本植物为食的习性。托洛戈依披毛犀的肢骨也与头骨同步进化,具有细长善跑的特点。  

·最后披毛犀

  最后披毛犀生活于晚更新世时期,它是分布范围最广的披毛犀,从东亚的朝鲜半岛欧洲苏格兰,整个欧亚大陆北部都有化石发现,直到1万年前才绝灭。它的化石在中国东北等地也非常丰富,典型的地点如吉林省榆树县和内蒙古萨拉乌苏地区。它是最著名的冰期动物之一,具有非常粗壮的骨架、厚重的皮毛和巨大的鼻角,在所有披毛犀中体型最大。古生物学家对披毛犀的肉体解剖结构知之甚详,因为有一些冻土地带或沥青沉积中的干尸被发现,也保存了它们像毯子一样覆盖全身的毛发和无骨质角心的角,而其他犀牛的角都没能保存为化石。原始人类曾经与披毛犀共同生活在一起,他们把披毛犀的图像绘制在洞穴壁画上,留下了披毛犀生活时候的样子。

考古发现

  齐齐哈尔出土骨架最大最完整的披毛犀化石  1956年7月10日,在富拉尔基北满钢厂工程建设中,施工人员在距地表9米多深的地基工作面发现了大型的动物化石。黑龙江省博物馆派专员前往现场,随后组织专业人员发掘。发掘工作进行得很顺利,经考古人员认定,这是一具披毛犀骨骼化石。
出土的西藏披毛犀化石保存良好
出土的西藏披毛犀化石保存良好
  这具披毛犀的骨骼化石头朝西北、身体呈南北向侧卧姿态分布。整体骨骼在地下分布稍有错位,大体可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为右前肢、右肩胛、胸部、腰部和全部后肢,这部分骨骼互相连接,没有错动,呈南北向搁置;第二部分为颅骨、劲骨和左前肢、左肩胛,方向呈西北,与第一部分稍有分开。整个骨骼化石在地层中所占面积3.5平方米。在发掘过程中,没有发现其他动物化石,也没有发现人类在披毛犀身上的活动遗迹,更没有发现由于动物攻击它造成损伤的痕迹。据考古工作者分析,披毛犀喜欢在湖沼中用泥沙洗浴,这头披毛犀可能在湖边走时不慎掉进较深的泥坑中不能自拔而死的。  出土的骨骼化石全部运到省博物馆,后组织专业人员进行装架。标本装架成披毛犀迈步行走姿态。骨架高1.82米,长3.67米。装架时除缺失第五右肋外,其他各部位骨骼都非常完整,特别是比较复杂而细小的脚部骨骼,即使是趾(指)爪骨也保存齐全,实为不易。它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也是黑龙江省博物馆的重点保护对象。  披毛犀化石的出土,对于研究齐齐哈尔乃至松嫩平原的地质、气候变化,自然环境的演变,生物群体的繁荣到灭绝的巨变,无疑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西藏发现360万年前最古老披毛犀化石  2011年9月5日,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科学家们在西藏发掘出据信是迄今已知年代最古老的披毛犀化石。这种生物生活在大约360万年前,远早于它的近亲同类漫步于亚欧大陆北部广袤平原上的年代。科学家们称这一古老化石的出土证明西藏喜马拉雅山麓的冰封山峦曾是这些动物们的演化摇篮。有关这一发现的论文已经发表在了《科学》杂志上。
复原的披毛犀的犄角形态
复原的披毛犀的犄角形态
  美国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研究院的王晓明说:“这是我们迄今发现的最古老化石标本。它比任何之前发现的披毛犀化石年代至少还要早100万年。”他告诉BBC记者:“化石保存地相当完好,只是有一些损坏和扭曲,但是整个头骨和下巴部位都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这一披毛犀化石是在西藏扎达盆地被发现的。这一地区化石分布相当丰富,本次和披毛犀化石一起出土的还有已灭绝的羚羊雪豹,獾和其他许多哺乳动物的化石。目前科学家们已经将这一化石样本归入新种——西藏披毛犀(Coelodonta thibetana)。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邓涛和他的同事们表示这一新种表现出与之后更新世及以后同类相比更加原始的特征。根据其头骨判断,尽管没有保存下来,但是它应当具有一个稍扁的巨大犄角,并微微前倾。这样的构造有利于它扫清前方积雪寻找食物,这对于在当时西藏地区严酷的环境下求生是非常必要的适应性机能。邓涛博士表示:“我们认为这种构造可以使其起到类似船桨的作用,用以扫开积雪。”  更新世时期出现了大规模的动物灭绝事件,其中包括巨爪地懒,披毛犀猛犸象,剑齿虎等在内的大量物种从地球上消失。近年来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对于这些动物当初究竟是在何处起源的,以及它们是如何逐渐发展出适应冰河时代气候特点的生理机能的这些问题,科学界则仍然缺乏足够的认识。
西藏西部的札达盆地拥有丰富的化石埋藏
西藏西部的札达盆地拥有丰富的化石埋藏
  现在,以邓涛博士为首的科学家们在《科学》杂志上撰文指出,这些动物很可能是在西藏高原上习得了这些适应性机能。邓博士表示:“在这种巨型犀牛的生存年代,全球气候远未达到冰期的程度,北半球不存在广泛分布的巨大冰川地带,这是随后冰期到来之后才出现的。”  他说:“随后又过了大约100万年,冰期终于降临世界。这对披毛犀来说似乎并不构成什么问题,因为它们之前在西藏高原地区的生活已经帮助它们预先适应了这种气候,它们的扁平长角可以帮助划开积雪寻找冰雪覆盖下的食物。于是当北半球广泛出现冰川覆盖时,这种动物便高高兴兴地走下了高原,向亚欧大陆广袤的其他地区扩展开来了。”  而来自美国洛杉矶的研究人员们则相对持谨慎保守态度,他们只是表示,还需要更多的化石出土来验证西藏起源假说。  更新世是第四纪前期的一个地质时期,距今约180万~1.1万年。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安迪·库伦特(Andy Currant)是更新世研究专家,对于这一消息,他的看法是:要发现更多的化石将是艰难的。他说:“披毛犀当时受到狼群的猎杀,它们会把尸体吃的相当干净,它们喜欢啃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