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太后

大秦帝国宁静扮演的宣太后
大秦帝国宁静扮演的宣太后
  秦宣太后(?-前265年),中国战国时期楚国人,秦昭襄王生母。楚国贵族,芈姓,为秦国相穰侯魏冉之异父妹、后为秦惠文王妃,称芈八子(八子是妃的一个等级)。惠文王死后,由惠文后所生的秦武王即位。武王在位三年薨逝,无子,诸弟争立,芈八子的异父长弟魏冉拥兵支持武王之弟、也就是芈八子所生的公子则即位,即秦昭襄王,芈八子因此成为王太后,以魏冉为相,封穰侯(穰在今河南邓县),专朝政。封同父弟芈戎为华阳君;封一子王子悝为高陵君,后又封于邓(今中国河南孟县西);另一个亲儿子王子芾,封为泾阳君,封地在今陕西泾阳,后来又换了一块封地是宛(河南南阳)。合称“四贵”,富于王室。从此开始了长达四十一年的临朝称制。
  秦昭襄王四十一年(前266年),秦昭襄王任用范睢为相,驱逐宣太后的异母兄魏冉及其党,宣太后始失势,甚至被范睢废去王太后之位,次年(前265年)十月,宣太后逝世,葬于芷阳郦山,谥号宣。

相关记载

  史记卷五·秦本纪第五  武王四年八月,武王死。族孟说。武王取魏女为后,无子。立异母弟,是为昭襄王。昭襄母楚人,姓芈氏,号宣太后。武王死时,昭襄王为质於燕,燕人送归,得立。  昭襄王元年,严君疾为相。甘茂出之魏。二年,彗星见。庶长壮与大臣、诸侯、公子为逆,皆诛,及惠文后皆不得良死。悼武王后出归魏。三年,王冠。四十二年十月,宣太后薨,葬芷阳郦山。
  史记卷七十二·穰侯列传第十二  穰侯魏冉者,秦昭王母宣太后弟也。其先楚人,姓芈氏。  秦武王卒,无子,立其弟为昭王。昭王母故号为芈八子,及昭王即位,芈八子号为宣太后。宣太后非武王母。武王母号曰惠文后,先武王死。宣太后二弟:其异父长弟曰穰侯,姓魏氏,名冉;同父弟曰芈戎,为华阳君。而昭王同母弟曰高陵君、泾阳君。而魏冉最贤,自惠王、武王时任职用事。武王卒,诸弟争立,唯魏冉力为能立昭王。昭王即位,以冉为将军,卫咸阳。诛季君之乱,而逐武王后出之魏,昭王诸兄弟不善者皆灭之,威振秦国。昭王少,宣太后自治,任魏冉为政。  昭王三十六年,相国穰侯言客卿灶,欲伐齐取刚、寿,以广其陶邑。於是魏人范雎自谓张禄先生,讥穰侯之伐齐,乃越三晋以攻齐也,以此时奸说秦昭王。昭王於是用范雎。范雎言宣太后专制,穰侯擅权於诸侯,泾阳君、高陵君之属太侈,富於王室。於是秦昭王悟,乃免相国,令泾阳之属皆出关,就封邑。穰侯出关,辎车千乘有余。穰侯卒於陶,而因葬焉。秦复收陶为郡。
  史记卷百一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秦昭王时,义渠戎王与宣太后乱,有二子。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於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於是秦有陇西、北地、上郡,筑长城以拒胡。
  战国策秦策二•秦宣太后爱魏丑夫章  秦宣太后爱魏丑夫。太后病将死,出令曰:“为我(葬)[死],必以魏子为殉。”魏子患之。庸芮为魏子说太后曰:“以死者为有知乎?”太后曰:“无知也。”曰:“若太后之神灵,明知死者之无知矣,何为空以生所爱葬于无知之死人哉!若死者有知,先王积怒之日久矣,太后救过不赡,何暇乃私魏丑夫乎?”太后曰:“善。”乃止。
  战国策秦策三•五国罢成皋章  五国罢成睾,秦王欲为成阳君求相韩、魏,韩、魏弗听。秦太后为魏冉谓秦王曰:“成阳君以王之故,穷而居于齐,今王见其达收之,亦能翕其心乎?”王曰:“未也。”太后曰:“穷而不收,达而报之,恐不为王用;且收成阳君,失韩、魏之道也。”
  战国策秦策三•范雎至秦章  范雎至秦,王庭迎,谓范雎曰:“寡人宜以身受令久矣。(今者)[会]义渠之事急,寡人日自请太后。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躬窃闵然不敏。”  范雎曰:“……足下上畏太后之严,下惑奸臣之态……”秦王跽曰:“事无大小,上及太后,下至大臣,愿先生悉以教寡人。无疑寡人也。”
  战国策秦策三•范雎曰臣居山东章  范雎曰:“……闻秦之有太后、穰侯、泾阳、华阳、[高陵],不闻其有王。夫擅国之谓王,能专利害之谓王,制杀生之威之谓王。今太后擅行不顾,穰侯出处不报,泾阳、华阳击断无讳,[高陵进退不请]。……今秦太后、穰侯用事,高陵、泾阳佐之,卒无秦王,此亦淖齿、李兑之类已。”  秦王惧,于是乃废太后,逐穰侯,出高陵,走泾阳于关外。
  战国策秦策三•应侯谓昭王章  今秦国,华阳用之,穰侯用之,太后用之,王亦用之。……今太后使者分裂诸侯,而符布天下,操大国之势,强征兵,伐诸侯。战胜攻取,利尽归于陶,国之币帛,竭入太后之家,竟内之利,分移华阳。
  战国策魏策一•秦败东周章  王不若与窦屡关内侯,而令赵王重其行,而厚奉之。因扬言曰:“闻周、魏令窦屡以割魏于奉阳君,而听秦矣。”夫周君、窦屡、奉阳君之与穰侯,贸首之仇也。今行和者,窦屡也;制割者,奉阳君也。太后恐其不因穰侯也,而欲败之,必以少割请合于王,而和于东周与魏也。
  战国策魏策三•魏将与秦攻韩章  魏将与秦攻韩,朱己谓魏王曰:“秦与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而无信,不识礼义德行。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兄弟,若禽兽耳。此天下之所同知也,非所施厚积德也。故太后母也,而以忧死;穰侯舅也,功莫大焉,而竟逐之;两弟无罪,而再夺之国。此于其亲戚兄弟若此,而又况于仇雠之敌国也。”
  战国策魏策四•芮宋欲绝秦赵之交章  芮宋欲绝秦、赵之交,故令魏氏收秦太后之养地秦王于秦。  芮宋谓秦王曰:“魏委国于王,而王不受,故委国于赵也。李郝谓臣曰:‘子言无秦,而养秦太后以地,是欺我也。’故敝邑收之。”秦王怒,遂绝赵也。
  战国策韩策二•楚围雍氏五月章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肴。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秦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肴。臣闻之,唇揭者其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太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支]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战国策燕策二•秦召燕王章  已得讲于赵,则劫魏,魏不为割。困则使太后、穰侯为和,(赢)[嬴]则兼欺舅与母。适燕者曰:‘以胶东。’适赵者曰:‘以济西。’适魏者曰:‘以叶、蔡。’适楚者曰:‘以塞鄳隘。’适齐者曰:“以宋。’此必令其言如循环,用兵如刺蜚绣,母不能制,舅不能约。

影响

  太后称谓,始见于她。宋代高承《事物纪原》(卷一)云:“《史记·秦本纪》曰:昭王母芈氏,号宣太后 。王母于是始以为称。故范睢说秦王有独闻太后之语。其后赵孝成王新立,亦有太后用事之说。是太后之号,自秦昭王始也。汉袭秦故号,皇帝故亦尊母曰皇太后也。”
  太后专权,也自她始。宋代陈师道《后山集》(卷二二)云:“母后临政,自秦宣太后始也。”她以太后身份统治秦国长达三十六年之久,而且大大发展了国力,“东益地,弱诸侯,尝称帝于天下,天下皆西向稽首”(《史记·穰侯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