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宗

  李道宗,字承范,生于隋文帝开皇二十年(公元600年),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他的父亲李韶在武德年间被追封为东平王,赠户部尚书。李道宗是唐高祖李渊的堂侄,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堂弟,天潢贵胄,他十九岁起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立下了不世功勋。唐高宗永徽四年,因房遗爱、高阳谋反一案牵连他被流放象州(今广西柳州东南),在路上就病逝了,享年五十四岁。

生平简介

李道宗
                 李道宗
  李道宗(600—653年),字承范,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唐朝宗室,名将。
  李道宗为唐高祖李渊的堂侄。唐武德元年(618年)五月二十日,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唐朝。李道宗的父亲李韶,被追封东平王,赠户部尚书。李道宗则封为略阳郡公,起家左千牛备身。
  武德二年(619年)三月,柏壁(今山西新绛西南)割据势力刘武周在突厥支持下举兵南下,太原告急。六月二十六日,李渊以右仆射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讨伐刘武周。九月,裴寂在度索原(今山西介休东南介山下)战败,刘武周进逼河东。
  十一月,李世民率军自龙门关(今山西河津西北)乘坚冰过黄河,屯兵柏壁,与刘武周主力宋金刚军对峙,并同固守绛州(治正平,今山西新绛)的唐军形成犄角之势,进逼宋金刚军。李道宗时年十九岁(新旧《唐书》记载为十七岁,应有误),也随秦王李世民前去抵抗。李世民登柏壁城(新旧《唐书》记载为玉壁,玉壁在今山西稷山西南,与柏壁相距不远,但玉壁在隋、唐两朝无战史,柏壁则是河东之战的主战场,所以这里以柏壁为准)观察军情,回头问李道宗:“贼恃其众来邀我战,汝谓如何?”李道宗答道:“群贼乘胜,其锋不可当,易以计屈,难与力竞。今深壁高垒,以挫其锋;乌合之徒,莫能持久,粮运致竭,自当离散,可不战而擒。”李世民说:“汝意暗与我合 。”(《旧唐书·李道宗列传》)后唐军诸将皆请求出击,李世民则对众将说:“金刚悬军深入,精兵猛将,咸聚于是,武周据太原,倚金刚为捍蔽。军无蓄积,以虏掠为资,利在速战。我闭营养锐以挫其锋,分兵汾、隰,冲其心腹,彼粮尽计穷,自当遁走。当待此机,未宜速战。”(《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八》)对照前后两句话,从中不难看出李道宗的话对李世民的决策起了很大的影响。
  武德三年(620年)四月十四日,与唐军相持约5个月的宋金刚军终因粮秣断绝,被迫以寻相部为后卫,向北撤退。李世民即率军跟踪追击,于二十三日在介州(今属山西)大败宋金刚,刘武周放弃并州与宋金刚逃往突厥,后为突厥所杀。时刘武周大将尉迟敬德收集败军镇守介休,李道宗与宇文士及奉李世民之命前去招降,尉迟敬德遂举城而降。唐军夺回河东要地,对巩固关中,尔后争夺中原具有重要意义,李道宗也功不可磨。
  七月至唐武德四年(621年)五月,秦王李世民又率军于洛阳、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西)地区,先后击破郑帝王世充、夏王窦建德军二大势力。李道宗在此次作战中又屡建战功。
  武德四年(621年)十月,窦建德旧部刘黑闼率部起兵反唐。至十二月,刘黑闼军尽复窦建德故地。又遣使北连突厥。武德五年(622年)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恢复窦建德时文武百官的职位,设法行政均效法窦建德,使唐朝在河北的统治受到严重威胁。李道宗再次随李世民出征。双方相持60余日,刘黑闼暗中率军袭击李世绩军,李道宗随李世民率袭击刘黑闼军侧后以救援李世绩,结果被刘黑闼包围,此时尉迟敬德率勇士冲入包围,李道宗与李世民趁势脱险。三月二十六日,唐军大败刘黑闼,刘黑闼逃入突厥。
  十一月初八,唐封宗室李道宗等十八人为郡王,李道宗此时为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西南)总管。朔方割据势力梁师都据夏州(治岩绿,今陕西靖边东北白城子),遣其弟梁洛仁带几万突厥兵包围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西南)。李道宗据城固守,并寻隙出击,大败突厥军。唐高祖闻讯后,称道不已,并对左仆射裴寂、中书令萧说:“道宗今能守边,以寡制众。昔魏任城王彰临戎却敌,道宗勇敢,有同于彼。”(《旧唐书·李道宗列传》)遂封李道宗为任城王。时突厥与梁师都相勾结,派郁射设进驻五原(今陕西定边)故地,李道宗率军将郁射设赶出五原,振耀威武,并向北开拓疆土千余里。此战,李道宗采取据城固守,待敌懈怠的策略,一举击败强敌,并为大唐开疆拓土千余里。
  唐武德八年(625年),突厥军多次南下攻扰唐边。八月十九日,突厥袭扰灵武,二十三日,李道宗率军将其击败。
  唐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秦王李世民率部在玄武门(长安太极宫北面正门)伏杀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夺取了皇位继承权。八月初八,李渊退位。初九,李世民即皇帝位,是为唐太宗。
  贞观元年(627年),李道宗征拜鸿胪卿,历左领军、大理卿。时唐太宗将经略突厥,又拜李道宗为灵州都督。
  在隋末唐初时,突厥趁中原地区战乱不休,开始重新崛起,屡次发兵南下骚扰,唐高祖对突厥采取了优容策略。唐太宗继位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很快培养出一支能征善战的精锐部队。贞观三年(629年)十一月初四,突厥军进扰河西。唐太宗以此为借口,于二十三日诏命任城王李道宗为大同道行军总管,率所部反击突厥。同时以并州都督李绩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检校幽州都督卫孝杰为恒安道行军总管,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共率兵10余万,皆受李靖节度,分6路共同反击突厥。
  十一月二十八日,李道宗在灵州击败突厥兵。
  贞观四年(630年)二月,李靖率所部大破颉利可汗部,颉利可汗逃往灵州西北的沙钵罗部落,欲投奔吐谷浑。三月,李道宗领军进逼,让苏尼失交出颉利。颉利可汗率几名骑兵趁夜逃跑,藏于荒山野谷中。苏尼失害怕,忙派骑兵将颉利可汗抓回。十五日,行军副总管张宝相率领大批兵力包围沙钵罗营帐,俘颉利可汗送回长安,苏尼失举兵投降,至此漠南之地遂空,北部边境数十年无大战事。李道宗因功赐实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书。
  贞观五年(631年)四月十三日,灵州(治今宁夏灵武西南)斛薛部(归附唐朝的少数民族部落)反叛,李道宗率部追击,将其击破。
  贞观八年(634年),吐谷浑伏允可汗依其臣天柱王之谋,进袭唐廓(治化隆,今青海化隆西南)、兰州,使唐通往西域的咽喉河西走廓受到威胁。六月,唐遣左骁卫大将军段志玄率军反击,追至青海湖后班师。十一月十九日,吐谷浑再次寇扰凉州(治姑臧,今甘肃武威)。唐太宗大为震怒,下决心大举征伐吐谷浑。十二月初三,起用已致仕的右仆射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以李道宗和兵部尚书、积石道行军总管侯君集为副将,同时出征的还有凉州都督、且末道行军总管李大亮、岷州都督、赤水道行军总管李道彦、利州刺史盐泽道行军总管高甑生和归唐的东突厥及契苾何力等军。
  吐谷浑闻唐军将至,退走嶂山(今甘肃旧宁夏府),已距唐军几千里。诸将商议准备回军,李道宗则坚持追击,得到李靖的同意,但侯君集却反对,李道宗遂率偏师急行军十日,于贞观九年(635年)闰四月初八在库山(今青海湖东南)追上吐谷浑部。吐谷浑部凭险殊死作战,李道宗派千余骑逾山袭其后,吐谷浑腹背受敌,大败而逃。伏允可汗烧尽野草,轻兵入碛。
  李靖分兵两路追击,自李大亮、薛万均等部由北路切断其通往祁连山的退路,并迂回至伏俟城;李道宗和侯君集等部由南路追截南逃的吐谷浑军。李靖一路进展顺利,二十三日在曼头山(今青海共和西南一带)、二十八日在牛心堆(今青海西宁西南)、接著又在赤水源(今青海兴海东南)接连获胜。李道宗和侯君集率南路唐军在沓无人烟地区行军2000余里,途经无水无草的破罗真谷(在今青海都兰东南一带)时,只能“人龀冰、马瞰雪”,于五月间在乌海(今青海苦海)追上伏允可汗,大破其众,俘其名王骁将。伏允可汗向西败走,准备渡突伦川(又称图伦碛,今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投奔于阗。李靖部将契苾何力闻讯,率骁骑追上伏允可汗,伏允可汗侥幸脱逃,五月,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中自缢身亡。南路唐军继续进逾星宿川(即今青海黄河上源星宿海),至柏海(今青海鄂陵湖和扎陵湖)与李靖军胜利会师。伏允之子大宁王慕容顺斩天柱王,率部归唐,被封为可汗、西平郡王,吐谷浑成为唐朝属国,唐西北边境从此得到安定。
  贞观十一年(637年)六月十五日,李道宗迁礼部尚书,改封江夏郡王,同时被封的还有河间郡王李孝恭。不久便因贪赃入狱。唐太宗因此事对侍臣们说:“朕富有四海,士马如林,欲使辙迹周宇内,游观无休息,绝域采奇玩,海外访珍羞,岂不得耶?劳万姓而乐一人,朕所不取也。人心无厌,唯当以理制之。道宗俸料甚高,宴赐不少,足有余财,而贪婪如此,使人嗟惋,岂不鄙乎!”(《旧唐书·李道宗列传》)遂免李道宗的官职,削其封邑,以王就第。
  贞观十三年(639年),李道宗又被起用,为茂州都督,还未上任,又转为晋州刺史。贞观十四年(640年),再拜为礼部尚书。
  当时侯君集于十二月攻灭高昌,回京后,自恃功高,颇有怨望。正值李道宗侍宴,便从容地说:“君集智小言大,举止不伦,以臣观之,必为戎首。”唐太宗问道:“何以知之?”李道宗回答:“见其恃有微功,深怀矜伐,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非毁时贤,常有不平之语。”唐太宗说:“不可亿度,浪生猜贰。其功勋才用,无所不堪,朕岂惜重位?第未到耳。”贞观十七年(643年),侯君集果因参与太子李承乾谋反未成而被杀。事后,唐太宗笑著对李道宗说:“君集之事,果如公所揣 。”(《旧唐书·李道宗列传》)
  贞观年间,朝鲜半岛上并存三个独立国家,北部为高丽,南部偏东为新罗,南部偏西为百济,其中新罗一直与唐保持朝贡关系。贞观十七年九月,新罗遣使入朝,述说百济攻占其40余城,并与高丽联合图谋断绝新罗与唐的通道。贞观十八年(644年)二月,唐太宗出兵征讨高丽。十一月二十四日,以太子詹事、左卫率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以李道宗为辽东道副总管,率步骑兵6万及兰、河二州降胡进逼辽东。贞观十九年(645年)二月十二日,唐太宗由洛阳出发,亲征高丽。
  此前,唐太宗准备攻打高丽,先派营州都督张俭率轻骑度到辽东去查看形势,张俭由于胆小,不敢深入。李道宗请求率百骑前往。唐太宗许之,然后约定了所用时间,李道宗说:“臣请二十日行,留十日览观山川,得还见天子。”(《新唐书·李道宗列传》)随即秣马束兵,旁南山入高丽境地。任务完成后准备撤回,此时发现退路已被高丽军切断,李道宗遂率部走小路如期反回。唐太宗称赞道:“贲、育之勇何以过!”(《新唐书·李道宗列传》)遂赐其黄金五十斤,绢千匹。
  出征后,李绩采用疑兵之计,秘密北上直趋甬道,于四月初一从通定镇(今辽宁新民西北辽河西岸)渡过辽水(即辽河),到达玄菟。高丽大骇,各城皆闭门自守。初五,李道宗率数千人马到达新城(今辽宁沈阳东北),派折冲都尉曹三良率十余骑兵逼近城门,守军不敢出战。十五日,李道宗与李绩合兵攻打盖牟城(今辽宁抚顺),至二十六日攻取该城,俘虏2万余人,获粮食10余万石。
  唐军进至辽东城(今辽宁辽阳)下,初八,高丽步骑兵4万余人救援,李道宗率4000骑兵迎击。军中士兵都认为众寡悬殊,不如挖深濠沟加高壁垒坚守,等侯大军到来时在战。李道宗说:“不可。贼赴急远来,兵实疲顿,恃众轻我,一战必摧。昔耿不以贼遗君父,我既职在前军,当须清道以待舆驾。”(《旧唐书·李道宗列传》)李绩也认为有道理,遂与高丽军展开激战,行军总管张君接战不利,败退。李道宗收集散兵,登高观察敌阵,见高丽军阵形混乱,遂率领几十名骁勇骑兵冲击敌阵,左进右出,右进左出。李绩又领兵助阵,大败高丽军,斩首千余级。初十,唐太宗御驾渡过辽水,驻扎在马首山(即今辽宁辽阳西南首山),对李道宗大为赞赏,赐奴婢四十人。十七日,唐军攻占辽东城,杀死万余人,俘获高丽兵万余、男女4万口,以其城置辽州。
  六月二十日,唐军进至安市城(今辽宁海城东南营城子)下,纵兵攻城,守军凭坚城固守。此时,安市百姓闻知李绩奏请克城后坑杀全城男女老幼,皆全力支援守城士卒,致使唐军久攻不下。李道宗率部在安市城东南角筑土山,渐渐逼近城墙,城中也不断加高城墙拒战。士卒轮番作战,每日达六七次,唐军用冲车和发射石块,撞开城墙垛,城中随即立木栅栏以堵塞缺口。李道宗脚部受伤,太宗亲自为他针炙,并赐给他御膳。唐军昼夜不停地加筑土山,共用60余日,土山顶离城只有几丈,可以向下俯瞰城内。此时李道宗让果毅都尉傅伏爱领兵驻守在山顶以防备高丽兵突袭。不巧的是土山坍毁,压向城墙,城墙也崩塌,正赶上傅伏爱擅离职守,使数百名高丽兵从城墙缺口处出来迎战,乘混乱之机抢占了土山,挖沟堑守护。唐太宗大怒,将傅伏爱斩首示众(一说李道宗失于部署,归罪于傅伏爱),命诸将攻城,但唐军连攻三天未能夺回。李道宗光著脚到唐太宗的麾旗下请罪,唐太宗说:“汝罪当死,但朕以汉武杀王恢,不如秦穆用孟明,且有破盖牟、辽东之功,故特赦汝耳。”(《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八》)
  此时已近深秋,辽东一带早寒,草枯水冻,军粮将尽,唐太宗被迫于九月十八日下令班师还朝,李道宗与李绩领步骑兵4万人负责殿后。唐廷此次东征高丽,前后一年,攻占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谷、银山、后黄等10城,获7万余户,斩杀高丽兵4万余人,唐军阵亡近2000人,战马损失十之七八。唐军虽斩获颇丰,但并未达到预期目的。高丽直到高宗时期才被灭掉。
  此时,薛延陀、多弥可汗乘唐太宗率大军亲征高丽之机,发兵入寇夏州,为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击败。不久,多弥可汗再次发兵进犯夏州。十二月二十五日,唐太宗诏令李道宗征发朔、并、汾、箕、岚、代、忻、蔚、云9州兵马镇守朔州(治善阳,今山西朔县);右卫大将军、代州都督薛万彻、左骁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征发胜、夏、银、绥、丹、延、坊、石、隰10州兵马镇守胜州(治榆林,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东北黄河南岸十二连城);胜州都督宋君明、左武侯将军薛孤吴,征发灵、原、宁、盐、庆5州兵马镇守灵州(治今宁夏灵武西南);又命执失思力征发灵、胜州的突厥兵,与李道宗等人相互呼应。薛延陀军入塞,见唐军已有防备,未敢贸然进攻。
  贞观二十年(646年),唐太宗见击灭薛延陀时机已到,遂于六月十五日命李道宗、阿史那社尔为瀚海安抚大使,执失思力率突厥兵,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统领凉州及胡族兵,代州都督薛万彻、营州都督张俭各率本部兵马,分兵几路,齐头并进,进攻薛延陀。多弥可汗见大势已去,率数千骑投奔阿史德时健部落,回纥发兵进攻该部落,杀死多弥可汗,其宗族也被屠戳殆尽。薛延陀余众7万余口向西溃逃,拥立夷男侄子咄摩支为伊特勿失可汗。伊特勿失遣使上书朝廷,请求在郁督军山(即今蒙古共和国境内杭爱山东支)北麓保聚驻牧,唐太宗派李绩和兵部尚书崔敦礼前去安抚。李绩至郁督军山,击败佯装乞降的伊特勿失,将咄摩支带回长安。李道宗则率兵渡过沙漠,薛延陀达官阿波率数万人抵抗。李道宗将其击败,杀千余人,乘胜追击200里。回纥、拔野古、同罗、仆骨、多滥葛、思结、阿跌、契苾何力、跌结、浑、斛薛等铁勒11部酋长相继前来请求归附唐朝。求置唐官,同为编户,并设州郡。唐灭薛延陀,使北部边境从此得到安定。
  李道宗不仅是当时屡立战功的名将,同时他在唐与吐蕃的联姻上也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公元七世纪初,雅隆(今西藏穷结)悉补野部首领松赞干布(即弃宗弄赞)弱冠嗣位,在部族联盟基础上,建立奴隶制王朝。贞观八年,赞普(吐蕃君主的专用称号)松赞干布听说突厥及吐谷浑均娶唐朝公主,也遣人随唐使冯德遐入唐,多带金宝,奉表求婚,唐太宗未许。使者回报系吐谷浑王离间所致。松赞干布大怒,即发兵击败吐谷浑、党项、白兰诸羌。十二年八月,吐蕃军号称20余万进屯唐松州(治嘉城,今四川松潘)西境,遣使进贡金帛,声称来迎娶公主。后为唐军所败,松赞干布遣使到长安谢罪,并再次请求通婚。唐太宗应允。松赞干布十分欢喜,立即准备了丰厚的聘礼,黄金五千两,珠宝珍玩数百件,命大论禄东赞到长安纳聘。
  十四年十月,禄东赞到达长安,朝见了唐太宗,向唐太宗述说松赞干布仰慕大国,殷切请求结亲的愿望和诚意,得到了唐太宗的信任。十五年正月,唐太宗以宗室之女文成公主嫁松赞干布。据说文成公主就是李道宗的女儿。在文成公主入吐蕃以前,双方都做了许多准备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把文成公主安全送入吐蕃,所以唐太宗决定由李李道宗前往护送。入吐蕃的行程,事先也作了周密的安排,在吐谷浑边境修筑了行馆,作为公主和随从人员中途作较长时间的休息,以熟悉高原的气候。十五日,李道宗护送李道宗离开长安。行至大城鄯城(今西宁)时,大队作了停留。然后前行200余里到险峻的赤岭(今青海日月山),下车换乘马,进入吐谷浑境内。在此一行人受到河源郡王诺易钵和弘化公主的热烈欢迎,住在早已建成的行馆。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息,解除旅途疲劳以后,又继续西行。在吐谷浑和吐蕃边界的柏海(今青海鄂陵湖和扎陵湖),松赞干布率军按约早已到此等候迎接。见到前来护送的李道宗,松赞干布非常恭敬,执子婿这礼。行过亲迎礼后,李道宗告别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回朝复命,胜利完成了他的历史史命。文成公主入藏后,为汉藏两族的友好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女性,这一切和李道宗都是密不可分的。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李道宗因身体不适请居闲职,转为太常卿。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五月,唐太宗病逝,太子李治继位,是为唐高宗。
  永徽元年(650年),李道宗加授特进,增实封并前共六百户。
  永徽四年(653年)二月初二,房遗爱(房玄龄之子)、薛万彻、柴令武(柴绍之子)因谋反被杀。李道宗平时即与长孙无忌、褚遂良不和,二人便诬陷李道宗与房遗爱有交结,结果李道宗被流放象州(今广西柳州东南),于途中去世,时年五十四岁。后长孙无忌、褚遂良被下狱后,李道宗才又追复官爵。李道宗子李景恒,降封卢国公,官至相州刺史。

人物大事记

  隋文帝开皇二十年(600)     李道宗生
  按:欧阳修《新唐书》卷七八《李道宗传》云:“毕王璋,仕周为梁州刺史,与赵王祐谋杀隋文帝,不克,死。生二子。曰韶,曰孝基。韶死隋世,武德时追封东平王,生子道宗”。“江夏郡王道宗字承范。”刘朐《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江夏王道宗,道玄从父弟也。父韶,追封东平王,赠户部尚书。”淮阳王道玄乃高祖李渊从父兄子也,则道宗亦是也。祖籍为陇西成纪人。
  仁寿十三年(617) 十八岁
  冬十月,李道宗等被系狱,隋将卫文昇、阴世师欲杀之。
  按:《旧唐书》卷一八三《窦德明传》云:“及义师围长安,永安王孝基、襄邑王神符、江夏王道宗及高祖之婿窦诞、赵慈景并系狱,隋将卫文昇、阴世师欲杀之。德明谓文昇曰:‘罪不在此辈,杀之无伤于彼,适足招怨’。文昇乃止”。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 十九岁
  五月甲子,李渊即皇帝位于太极殿,告于南效,大赦天下,改隋义宁二年为唐武德元年。
  是岁,封李道宗为略阳郡公,赵家左千牛备身。
  二年(619) 二O岁
  李道宗从太宗率众拒刘武周。
  按:《旧唐书》卷五七《裴寂传》云:“武德二年,刘武周将黄子英、宋金刚频寇太原,行军总管姜宝谊、李仲文相次陷设,高祖患之。寂自请行,因为晋州道行军总管,得以便宜从事。师次介休,而金刚据城以抗寂。寂保于度索原。”《新唐书》卷八八《裴寂传》亦云:“武德二年,刘武周寇太原,守将数困,寂请行,授晋州道行军总管讨贼,以便宜决事。贼将宋金刚据介州,寂屯度索原。”显然,裴寂讨刘武周,战于度索原,乃在武德二年事。《新唐书》卷八六《刘武周传》、《旧唐书》卷五五《刘武周传》均系此事于武德二年。又按《旧唐书》卷六0《李道宗传》云:“裴寂讨刘武周,战于度索原,军败,赋徒进逼河东。道宗时年十七,从太宗率众拒之。太宗登玉壁城望贼,顾谓道宗曰:‘贼恃其众来邀我战,汝谓如何?’对曰:‘群贼乘胜,其锋不可当,易以计屈,准与力竞。今深壁高垒,以挫其锋,乌合之徒,莫能持久,粮运致竭,自当离散,可不战而擒’。太宗曰:‘汝意暗与我合’。后贼果食尽昼夜遁,追及介州,一战灭之。”《新唐书》卷七八《李道宗传》同。唯两《唐书》云:“道宗时年十七”,误,道宗时年二十乃合史实。
  三年(620) 二十一岁
  太宗遣任城王道宗赴介休招降尉迟敬德。
  按:《旧唐书》卷六八《尉迟敬德传》云:“武德三年,太宗讨武周于柏壁,武周令敬德与宋金刚来拒王师于介休。金刚战败,奔于突厥,敬德收其余众,城守介休。太宗遣任城王道宗、宇文士及往谕之,敬德与寻相举城来降。”《新唐书》卷八九《尉迟敬德传》系此事于武德二年。今从《旧唐书》。《旧唐书》卷一《高祖纪》作“三年”。
  四年(621) 二十二岁
  李道宗从太宗平窦建德,破王世充,屡有殊效。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又从平窦建德,破王世充,屡有殊效”。未载明年月。今考《旧唐书》卷一《高祖纪》云:武德四年“五月己未,秦王大破窦建德之众于武牢,擒建德,河北悉平。丙寅,王世充举东都降,河南平平。”《新唐书》卷一《高祖纪》同。则道宗从太宗平窦建德、破王世充,时在武德四年甚明也。
  五年(622) 二十三岁
  李道宗从太宗讨刘黑闼。
  按:两《唐书》本传不获其事。今据《旧唐书》卷六八《尉迟敬德传》云:“又从讨刘黑闼于临阉,黑闼军来袭李世勣,太宗勒兵掩贼后以救之。即而黑闼众至,其军四合,敬德率壮士犯围而入,大破贼阵,太宗与江夏王道宗乘之以出。”然刘黑闼陷洺水,乃是武德五年二月丁丑事,见《新唐书》卷一《高祖纪》。《旧唐书》卷一《高祖纪》云:“五年春正月丙申,刘黑闼据洺州,僭称汉东王。三月丁未,秦王破刘黑闼于洺水上,尽复所陷州县,黑闼亡奔突厥。”显然,李道宗从太宗,与尉迟敬德一起破刘黑闼是在五年。
  是岁,李道宗授灵州总管。又封任城王。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五年,授灵川总管。梁师都据夏州,遣弟洛仁引突厥兵数万至于城下,道宗闭门拒守,伺隙而战,贼徒大败。高祖闻而嘉之,谓左仆射裴寂、中书令萧瑀曰:‘道宗今能守边,以寡制众。昔魏任城王彰临戎却适,道宗勇敢有同于彼。’遂封为任城王’。”《新唐书》卷七八《李道宗传》同。
  六年(623) 二十四岁
  李道宗从太宗破徐圆郎。
  按:《旧唐书》卷六八《尉迟敬德传》云:“又从破徐圆朗”。《新唐书》卷八九《尉迟敬德传》同。今据《新唐书》卷一《高祖纪》云:六年“二月丙寅,行军总管李世勣败徐圆郎,执之。”则李道宗从太宗,与李世勣等一起破徐国朗,当在武德六年。
  四月己酉,吐蕃陷芳州。
  七年(624) 二十五岁
  李道宗为灵州总管、封任城王。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授灵洲总管。……初,突厥连于梁师都,其郁射设入居五原旧地,道宗逐出之,振耀威武,开拓疆界,斥地千余里,边人悦服。”
  八年(625) 二十六岁
  任城郡王道宗及突厥战于灵州,败之。
  按:《新唐书》卷一《高祖纪》云:八年八月“甲申,任城郡王道宗及突厥战于灵州,败之。丁亥,突厥请和。”
  九年(626) 二十七岁
  六月庚申,秦王以皇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同谋害己,率兵诛之。诏立秦王为皇太子,继统万机,大赦天下。
  八月癸亥,诏传位于皇太子。尊帝为太上皇。
  太宗贞观元年(627) 二十八岁
  正月乙酉,改元。
  是岁,李道宗征拜鸿胪卿,历左领军、大理卿。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贞观元年,征拜鸿胪卿,历左领军、大理卿。”《新唐书》卷七八《车道宗传》云:“贞观元年,召拜鸿胪卿,迁大理。”不言“历左领军”。
  二年(628) 二十九岁
  李道宗复授灵州都督。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时太宗将经略突厥,又拜灵川都督。”《新唐书》本传同。
  是年夏四月,夏州贼帅梁师都为其从父弟洛仁所杀,以城降。
  三年(629) 三十岁
  李道宗为大同道行军总管,助李靖破虏。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三年,为大同道行军总管。遇李靖袭破颉利可汗,颉利以十余骑来奔其部。道宗引兵逼之,征其执送颉利。颉利以数骑夜走,匿于荒谷,沙钵罗惧,驰追获之,遣使送于京师。以功赐实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书。”《新唐书》卷七八《李道宗传》云:“三年,为大同道行军总管,助李靖破虏,亲执颉利可汗,赐封六百户,还为刑部尚书。”又,《新唐书》卷二一五上《突厥传》云:“又明年(即贞观三年),属部薛延陀自称可汗,以使来。诏兵部尚书李靖击虏马邑,颉利走,九侯斤以众降。……于是诏并州都督李世勣出通漠道,李靖出定襄道,左武卫大将军柴绍出金河道,灵州大都督任城王道宗出大同道,幽州都督卫孝节出恒安道,营州都督薛万淑出畅武道。凡六总管,师十余万,皆授靖节度以讨之。道宗战灵州,俘人畜万计,突利及郁射设。荫奈特勒帅所部来奔,捷书日夜至。”
  四年(630) 三十一岁
  三月庚辰,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生擒颉利可汗,献于京师。甲午,以俘颉利告于太庙。(《旧唐书》卷三《太宗纪下》)
  按:两《唐书》《本传均云颉利可汗被李道宗所执,且事在三年,恐传文将三、四年之事连叙之故。道宗执颉利可汗,赐封六百户,还为刑部尚书,似在四年为实。
  五年(631) 三十二岁
  李道宗任刑部尚书。
  秋八月戊申,初令天下决死刑必三覆奏,在京诸司五覆奏,其日尚食进蔬食,内教坊及太常不举乐。
  六年(632) 三十三岁
  十二月辛未,太宗亲录囚徒,归死罪者二百九十人于家,今明年秋末就刑。其后应期毕至,诏悉原之。
  七年(633) 三十四岁
  十一月丁丑,颁新定《五经》。壬辰,开府仪同三司、齐国会长孙无忌为司空。
  八年(634) 三十五岁
  李道宗为大总管,讨吐谷浑。
  十一月丁亥,吐谷浑寇凉州。
  十二月辛丑,命特进李靖、兵部尚书侯君集、刑部尚书任城王道宗、凉州都督李大亮等为大总管,各帅师分道以讨吐谷浑。
  按:《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云:吐谷浑寇边,诏右仆射李靖为崑丘道行军大总管,道宗与吏部尚书(《太宗纪》作兵部尚书)侯君集为之副。贼闻兵至,走人嶂山,已行数千里。诸将议欲息兵,道宗固请追讨,李靖然之,而君集不从。道宗遂率偏师并行倍道,去大军十日,追及之。贼据险苦战,道宗潜遣千余骑踰山袭其后,贼表里受敌,一时奔溃。”又据《旧唐书》卷六九《侯君集传》云:“时将讨吐谷浑伏允,命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以君集及任城王道宗并为之副。”
  九年(635) 三十六岁
  李道宗讨吐谷浑伏允。
  按:《旧唐书》卷六九《侯君集传》云:“九年三月,师次鄯州,君集言于靖曰:‘大军已至,贼虏尚未走险,宜简精锐,长驱疾进,彼不我虞,必有大利。若此策不行,潜遁必远,山障为阻,讨之实难’。靖然其计,乃简精锐,轻赍深入。道宗追及伏允之众于库山,破之。伏允轻兵入碛,以避官军。靖乃中分士马为两道并入,靖与薛万均、李大亮趣北路,使侯君集、道宗趣南路。历破逻真谷,踰汉界山,经途二千余里,行空虚之地,盛夏降霜,山多积雪,转战过星宿川,至柏海,频与虏遇,皆大克获。北望积石山,观河源之所出焉。乃旋师,与李靖会于大非山,平吐谷浑而还。”此事,两《唐书》本传不载。再据《旧唐书》卷三《太宗纪下》云:九年闰月“癸已,大总管李靖、侯君集、李大亮、任城王道宗破吐谷浑于牛心堆。五月乙未,又破之于乌海,追奔至柏海。副总管薛万均、薛万彻又破之于赤水源,获其名王二十人。……壬子,李靖平吐谷浑于西海之上,在其王慕容伏允。
  十年(636) 三十七岁
  是岁,李道宗迁刑部尚书。
  十一年(637) 三十八岁
  六月己未,定制诸王为世封刺史。戊辰,定制勋臣为世封刺史。改封任城王道宗为江夏郡王。
  按:《旧唐书》卷六五《长孙无忌传》全文著录太宗于贞观十一年令与诸功臣世袭刺史诏。其云:“……无忌可赵州刺史,改封赵国公;尚书左仆射、魏国公玄龄可宋州刺史,改封梁国公;……刑部尚书、任城郡王道宗可鄂州刺史,改封江夏郡王;……鄅国公张亮可澧州刺史,改封郧国公。余官食邑并如故,即令子孙奕叶承袭。”《新唐书》卷一O五《长孙无忌传》亦云:“帝欲功臣并世袭刺史;贞观十一年,乃诏有司:‘……道宗鄂州刺史,王江夏……’。”本书卷七八《李道宗传》云:“徙封江夏,授鄂州刺史。”
  十二年(638) 三十九岁
  是岁,李道宗迁礼部尚书,寻坐赃下狱。
  按:《新唐书》本传不载道宗迁礼部尚书事。唯《旧唐书》本传云:“十二年,迁礼部尚书,改封江夏王。寻坐赃下狱。太宗谓侍臣曰:‘朕富有四海,士马如林,欲使辙迹周宇内,游观无休息,绝域采奇玩,海外访珍羞,岂不得邪?劳万姓而乐一人,朕所不取也。人心无厌,唯当以理制之。道宗俸料甚高,宴赐不少,足有余财,而贪婪如此,使人嗟惋.岂不鄙乎’!遂免官,削封邑”。其中云十二年“改封江夏王”,误,改封江夏王乃十一年事。又按《旧唐书》卷一O五《字文融传》云:“祖节,贞观中为尚书右丞,明习法令,以干局见称。对江夏王道宗尝以私事托于节,节遂奏之,太宗大悦,赐绢二百匹,仍劳之曰:‘朕所以不置左右仆射者,正以卿在省耳’。”《新唐书·字文融传》载同。或道宗以私事请托,取得太宗赏赐,后查实坐赃下狱。
  十三年(639) 四十岁
  李道宗起为茂州都督,未行,转晋州刺史。
  十四年(640) 四十一岁
  李道宗复拜礼部尚书。
  按:《旧唐书》卷三《太宗纪下》云:十四年八月癸巳,交河道行军大总管侯君集平高昌,以其地置西州。……闰月……丙辰,吐蕃遣使献黄金器千升以求婚。……十二月丁西,交河道旋师。吏部尚书、陈国公侯君集执高昌王曲智盛,献捷于观德殿,行欲至之礼,赐脯三日。”又按《旧唐书》卷六0《李道宗传》云:“时候君集立功于高昌,自负其才,潜有异志。道宗尝因侍宴,从容言:‘君集智小言大,举止不伦,以臣观之,必为戎首’。太宗曰:‘何以知之?’对曰:‘见其恃有微功,深怀矜伐,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非毁时贤,常有不平之语。’太宗曰:‘不可亿度,浪生猜贰。其功勋才用。无所不堪,朕岂惜重位,第未到耳’。俄而君集谋反诛,太宗笑谓道宗曰:‘君集之事,果如公所揣’。”《新唐书》本传载同。说明李道宗言事于太宗,当在十四年十二月。
  十五年(641) 四十二岁
  春正月丁卯,吐蕃遣其国相禄东赞来逆女。丁丑,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送文成公主归吐蕃。事见《旧唐书》卷三《太宗纪下》,而《新唐书》卷二《太宗纪》不载其事,当补入。
  按:《旧唐书》卷一九六上《吐蕃传》云:“贞观十五年,太宗以文成公主妻之,令礼部尚书、江夏郡王道宗主婚,持节送公主于吐蕃。弄賛率其部兵次柏海,亲迎河源。见道宗,执子婿之礼甚恭。既而叹大国服饰礼仪之美,俯仰有愧沮之色。及与公主归国,谓所亲曰:‘我父祖未有通婚上国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为幸实多。当为公主筑一城,以夸示后代。’遂筑城邑,立栋宇以居处焉。公主恶其人赭面,弄賛令国中权且罢之,自亦释毡裘,袭纨绮,渐慕华风。仍遣酋豪子弟,请入国以习《诗》、《书》。又请中国识文之人典其表疏。”又按《唐会要》卷九七《吐蕃》云:“贞观八年九月,朝贡使至。十四年,遣其相禄东赞致礼,请婚姻,献金五千两,自余宝玩数百事。十五年,以文成公主妻之,弄賛至柏海,亲迎于河源。见王人,执子婿之礼甚恭。而叹大国礼仪之美,俯仰有愧沮之色。及与公主归国,谓所亲曰:‘我祖父未有通婚上国者,今得尚大唐公主,为幸实多,当为公主筑一城,以夸示后代。’遂筑城立栋宇以居处焉。公主恶其赭面,弄賛令国中权且罢之,身释毡裘,袭纨绮,渐慕华风。仍遣酋豪子弟请入国学,以习《诗》、《书》;又请中国识文字之人,典其表疏。”再按《通鉴》卷一九六云:贞观十五年春正月“甲戌,以吐蕃禄东赞为右卫大将军。上嘉禄东赞善应对,以琅邪公主外孙段氏妻之;辞曰:‘臣国中自有妇,父母所聘,不可弃也。且赞普未得谒公主,陪臣何敢先娶!’上益贤之,然欲抚以厚恩,竟不从其志。丁丑,命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持节送文成公主于吐蕃。赞普大喜,见道宗,尽子婿礼,慕中国衣服、仪卫之美,为公主别筑城郭宫室而处之,自服纨绮以见公主。其国人皆以赭涂面,公主恶之,赞普下令禁之;亦渐革其猜暴之性,遣子弟入国学,受《诗》、《书》”。《通典》卷一九0《吐蕃》云:至其主弃苏农赞,贞观十五年正月,以宗室女封文成公主,降于吐蕃赞普,命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送之。赞普亲迎于河源,见王人,执子婿礼甚谨。睹大国服饰礼仪之美,俯仰有愧沮之色,谓所亲曰:‘我祖父未有通婚之大国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当筑一城,以夸后代’。仍遣酋豪子弟,请入国学,以习《诗》、《书》。高宗初,封賨王。”
  十六年(642) 四十三岁
  礼部尚书李道宗请依旧不减《贼盗律》。
  按:《旧唐书》卷七四《崔仁师传》云:“十六年,迁给事中。时刑部以《赋盗律》反逆缘坐兄弟没官为轻,请改从死,奏请八座详议。右仆射高士廉、吏部尚书侯君集、兵部尚书李勣等议请从重,民部尚书唐俭、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工部尚书杜楚客等议请依旧不改。时议者以汉及魏、晋谋反皆夷三族,咸欲依士廉等议。仁师独驳曰……。竟从仁师驳议”。
  十七年(643) 四十四岁
  夏四月丙戌,立晋王治为皇太子,大赦,赐酺三日。
  十八年(644) 四十五岁
  李道宗为辽东道行军副总管伐高丽。
  按:《旧唐书》卷三《太宗纪下》云:十八年“十一月庚子,命太子詹事、英国公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总管,出柳城,礼部尚书、江夏郡王道宗副之;刑部尚书、郧国公张亮为平壤道行军总管,以舟师出莱州,左领军常何、沪洲都督左难当副之。发天下甲士,召募十万,并趣平壤,以伐高丽。”
  十九年(645) 四十六岁
  李道宗讨伐高丽。
  按:《旧唐书》卷一九九上《高丽传》云:“十九年,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领将军常何等率江、淮、岭、硖劲卒四万,战船五百艘,自莱州泛海趋平壤;又以特进英国公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为副,领将军张士贵等率步骑六万趋辽东;两军合势,太宗亲御六军以会之。夏四月,李勣军渡辽,进攻盖牟城,拔之,获生口二万,以其城置盖州。五月,张亮副将程名振攻沙卑城,拔之,虏其男女八千口。是日,李勣进军于辽东城。帝次辽泽。……国内及新城步骑四万来援辽东,江夏王道宗率骑四千逆击,大破之,斩首千余级。……八月,移营安市城东,李勣遂攻安市。……乃命江夏王道宗筑土山,攻其城东南隅,高丽亦埤城增雉以相抗。李勣攻其西面,令抛石撞车坏其楼雉;城中随其崩坏,即立木为栅。道宗以树条苞壤为土,屯积以为山,其中间五道加木,被土于其上,不舍昼夜,渐以逼城。道宗遣果毅都尉傅伏爱领队兵于山顶以防敌。……三日不能克”。道宗在阵损足,太宗亲为其针,赐以御膳。
  二十年(646) 四十七岁
  李道宗与李世勣伐薛延陀
  按:《旧唐书》卷六九《薛万彻传》云:“太宗从容谓从臣曰:‘当今名将,唯李勣、道宗、万彻三人而已。李勣、道宗不能大胜,亦不大败;万彻非大胜,即大败。’太宗尝召司徒长孙无忌等十余人宴于丹霄殿,各赐以貘皮,万彻预焉。”显然,指李道宗伐高丽之战绩也。
  又按:《新唐书》卷二《太宗纪》云:“二十年六月乙亥,江夏郡王道宗、李世勣伐薛延陀”。《旧唐书》卷三《太宗纪下》云:二十年六月,遣兵部尚书、固安公崔敦礼,特进、英国公李勣击破薛延陀于郁督军山北,前后斩首五千余级,虏男女三万余人。”盖道宗亦在参战之列,且有杀敌之功。
  再按:《旧唐书》卷一九九下《北狄传》云:“二十年,太宗遣使江夏王道宗、左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为瀚海道安抚大使,……太宗亲幸灵州,为诸军声援。既而道宗渡碛,遇延陀余众数万来拒战,道宗击破之,斩首千余级”。则贞观二十年,李道宗又为瀚海道安抚使北伐薛延陀,大胜。
  二十一年(647) 四十八岁
  以疾请居闲职,转太常卿。事见《旧唐书》卷六O《李道宗传》。《新唐书》卷七八《李道宗传》云:“还,以疾辞剧就闲,改太常卿。”系指伐高丽后,与《旧唐书》卷六0本传同。但两《唐书》本传均失书道宗伐薛延陀事。
  二十二年(648)四十九岁李道宗以疾居闲职,转太常卿。
  二十三年(649) 五十岁
  李道宗在太常卿任上。
  五月已巳,上崩于含风殿,年五十二。遣诏皇太子即位于柩前,丧纪宜用汉制,秘不发丧。
  八月丙子,百僚上谥曰文皇帝,庙号太宗。庚寅,葬昭陵。
  是岁,上以吐蕃赞普弄赞为驸马都尉,封西海郡王。赞普致书于长孙无忌等,云:“天子初即位,臣下有不忠者,当勒兵赴国讨除之”。
  高宗永徽元年(650) 五十一岁
  李道宗加授特进,增实封并前六百户。(《旧唐书》卷六0《李道宗传》)《新唐书》本传不获其事。
  吐蕃赞普死,五月,遣右武卫将军鲜于匡济赍玺书往吊祭。(《旧唐书》卷四《高宗纪上》)
  按:《新唐书》卷二一六上《吐蕃传上》云:“永徽初,死,遣使者吊祠。无子,立其孙,幼不事,故禄东赞相其国。”《通鉴》卷一九九云:高宗永徽元年五月壬戌,“吐蕃赞普弄賛卒,其嫡子早死,立其孙为赞普。赞普幼弱,政事皆决于国相禄东赞。”禄东赞性明达严重,行兵有法,吐蕃所以强大,威服氐羌,皆其谋也”。《旧唐书》卷一九六上《吐蕃传》更详载其事,云:“水徽元年,弄賛卒。高宗为之举哀,遣右武侯将军鲜于臣济持赍玺书吊祭。弄賛子早死,其孙继立,复号赞普,时年幼,国事皆委禄东赞。禄东姓蒆氏,虽不识文记,而性明毅严重,讲兵训师,雅有节制,吐蕃之并诸羌,雄霸本土,多其谋也。”
  二年(651) 五十二岁
  李道宗仍特进,转太常卿,以疾居闲职。
  十一月丁丑,以高昌故地置安西都护府。
  三年(652) 五十三岁
  李道宗仍以疾居闲职。
  四年(653) 五十四岁
  李道宗卒。
  按:《旧唐书》卷六0《李道宗传》云:永徽“四年,房遗爱伏诛,长孙无忌、褚遂良素与道宗不协,上言道宗与遗爱交结,配流象州,道病卒,年五十四。及无忌、遂良得罪,诏复其官爵。道宗晚年颇好学,敬慕贤士,不以地势凌人,宗室中唯道宗及河间王孝恭昆季最为当代所重。道宗子景恒,降封卢国公,官至相州刺史。”
  又按:《新唐书》卷七八《李道宗传》云:“高宗永徽初,房遗爱以反诛,长孙无忌、褚遂良与道宗有宿怨,还与遗爱善,流象州,道病薨,年五十四。过忌等得罪,诏复爵邑。道宗晚好学,接士大夫,不倨于贵。国初宗室,唯道宗、孝恭为最贤。子景恒,封卢国公,相州刺史。道宗弟道兴,武德初,爵广宁郡王,以属疏降封县公。贞观九年,为交州都督,以南方瘴厉,恐不得年,颇忽忽忧怅,卒于官,赠文州都督。”
  再按:《旧唐书》卷四《高宗纪上》云:永徽四年“丙子,新除房州刺史、驸马都尉房遗爱,司徒、秦州刺史、荆王元景,司空、安州刺史、吴王恪,宁州刺史,驸马都尉薛万彻,岚州刺史、驸马都尉柴令武谋反。二月乙酉,遗爱、万彻、令武等并伏诛;元景、恪、巴陵高阳公主并赐死。”《新唐书》卷三《高宗纪》同。说明房遗爱等谋反是在四年正月,被诛在二月,李道宗被“诬与遗爱善”,必在二月之后。由于李道宗得罪,其女婿韦待价也贬卢龙府果毅。今据《旧唐书》卷七七《韦待价传》云:“初为左千牛备身。永徽中,江夏王道宗得罪,待价即道宗之婿也,缘坐左迁卢龙府果毅。”《新唐书》卷九八《韦待价传》同。李道宗一生是极其悲壮的一生。

史书记载

·《旧唐书·列传第十》

  江夏王道宗,道玄从父弟也。父韶,追封东平王,赠户部尚书。道宗,武德元年封略阳郡公,起家左千牛备身。讨刘武周,战于度索原,军败,贼徒进逼河东。道宗时年十七,从太宗率众拒之。太宗登玉壁城望贼,顾谓道宗曰:“贼恃其众来邀我战,汝谓如何?”对曰:“群贼乘胜,其锋不可当,易以计屈,难与力竞。今深壁高垒,以挫其锋;乌合之徒,莫能持久,粮运致竭,自当离散,可不战而擒。”太宗曰:“汝意暗与我合。”后贼果食尽夜遁,追及介州,一战灭之。又从平窦建德,破王世充,屡有殊效。五年,授灵州总管。梁师都据夏州,遣弟洛仁引突厥兵数万至于城下。道宗闭门拒守,伺隙而战,贼徒大败。高祖闻而嘉之,谓左仆射裴寂、中书令萧瑀曰:“道宗今能守边,以寡制众。昔魏任城王彰临戎却敌,道宗勇敢,有同于彼。”遂封为任城王。初,突厥连于梁师都,其郁射设入居五原旧地,道宗逐出之。振耀威武,开拓疆界,斥地千余里,边人悦服。
  贞观元年,征拜鸿胪卿,历左领军、大理卿。时太宗将经略突厥,又拜灵州都督。三年,为大同道行军总管。遇李靖袭破颉利可汗,颉利以十余骑来奔其部。道宗引兵逼之,征其执送颉利。颉利以数骑夜走,匿于荒谷,沙钤罗惧,驰追获之,遣使送于京师。以功赐实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书。吐谷浑寇边,诏右仆射李靖为昆丘道行军大总管,道宗与吏部尚书侯君集为之副。贼闻兵至,走入嶂山,已行数千里。诸将议欲息兵,道宗固请追讨,李靖然之,而君集不从。道宗遂率偏师并行倍道,去大军十日,追及之。贼据险苦战,道宗潜遣千余骑逾山袭其后,贼表里受敌,一时奔溃。十二年,迁礼部尚书,改封江夏王。寻坐赃下狱。太宗谓侍臣曰:“朕富有四海,士马如林,欲使辙迹周宇内,游观无休息,绝域采奇玩,海外访珍羞,岂不得耶?劳万姓而乐一人,朕所不取也。人心无厌,唯当以理制之。道宗俸料甚高,宴赐不少,足有余财,而贪婪如此,使人嗟惋,岂不鄙乎!”遂免官,削封邑。十三年,起为茂州都督,未行,转晋州刺史。十四年,复拜礼部尚书。时侯君集立功于高昌,自负其才,潜有异志。道宗尝因侍宴,从容言曰:“君集智小言大,举止不伦,以臣观之,必为戎首。”太宗曰:“何以知之?”对曰:“见其恃有微功,深怀矜伐,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非毁时贤,常有不平之语。”太宗曰:“不可亿度,浪生猜贰。其功勋才用,无所不堪,朕岂惜重位?第未到耳。”俄而君集谋反诛,太宗笑谓道宗曰:“君集之事,果如公所揣。”大军讨高丽,令道宗与李靖为前锋,济辽水,克盖牟城。逢贼兵大至,军中佥欲深沟保险,待太宗至徐进,道宗曰:“不可。贼赴急远来,兵实疲顿,恃众轻我,一战必摧。昔耿弇不以贼遗君父,我既职在前军,当须清道以待舆驾。”李
  靖然之。乃与壮士数十骑直冲贼阵,左右出入,靖因合击,大破之。太宗至,深加赏劳,赐奴婢四十人。又筑土山攻安市城,土山崩,道宗失于部署,为贼所据。归罪于果毅傅伏爱,斩之。道宗跣行诣旗下请罪,太宗曰:“汉武杀王恢,不如秦穆赦孟明,土山之失,且非其罪。”舍而不问。道宗在阵损足,太宗亲为其针,赐以御膳。二十一年,以疾请居闲职,转太常卿。永徽元年,加授特进,增实封并前六百户。四年,房遗爱伏诛,长孙无忌、褚遂良素与道宗不协,上言道宗与遗爱交结,配流象州。道病卒,年五十四。及无忌、遂良得罪,诏复其官爵。道宗晚年颇好学,敬慕贤士,不以地势凌人,宗室中唯道宗及河间王孝恭昆季最为当代所重。
  道宗子景恆,降封卢国公,官至相州刺史。

·《新唐书·列传第三》

  毕王璋,仕周为梁州刺史,与赵王祐谋杀隋文帝,不克,死。生二子:曰韶,曰孝基。韶死隋世,武德时追封东平王,生子道宗。
  江夏郡王道宗字承范。高祖即位,授左千牛备身、略阳郡公。裴寂与刘武周战度索原,寂败,贼逼河东,道宗年十七,从秦王讨贼。王登玉壁城以望,谓道宗曰:"贼怙众欲战,尔计谓何?"对曰:"武周席胜,剡然锋未可当,正宜以计摧之。且乌合之众惮持久,若坚壁以顿其锐,须食尽气老,可不战禽也。"王曰:"而意与我合。"既而贼粮匮,夜引去,追战灭之。
  出为灵州总管。时梁师都弟洛仁连突厥兵数万傅於垒,道宗闭城守,伺隙出战,破之。高祖谓裴寂曰:"昔魏任城王彰有却敌功,道宗似之。"因封任城王。
  始,突厥郁射设入居五原,道宗逐出之,震耀威武,斥地赢千里。贞观元年,召拜鸿胪卿,迁大理。太宗方经略突厥,复授灵州都督。三年,为大同道行军总管,助李靖破虏,亲执颉利可汗,赐封六百户,还为刑部尚书。吐谷浑寇边,靖出昆丘道,诏与侯君集为靖副。贼闻兵且至,走嶂山数千里。诸将欲止,独道宗请穷追,靖曰:"善。"君集未从。道宗以单师进,去大军十日,及之。吐谷浑拒险殊死斗,道宗阴引千骑超山乘其后,贼惊,遂大溃。徙封江夏,授鄂州刺史。久之,坐贪赃,帝闻,怒曰:"朕提四海之富,士马若林,如使辙迹环天下,游观不度,采绝域之玩、海表之珍,顾不得邪?特以劳民自乐,不为也。人心无艺,当以谊制之。今道宗已王,禀赐多而贪不止,顾不鄙哉!"乃免官,削封户,以王就第。明年,召为茂州都督,未行,拜晋州刺史。迁礼部尚书。
  侯君集破高昌还,颇怨望。道宗尝从容奏言:“君集智小言大,且为戎首。”帝问所以知必反者,对曰:“见其忌而矜功,耻为房、李下,官尚书,常郁郁不平。”帝曰:“君集诚有功,材无不堪,朕宁惜爵位邪?弟未及耳。不宜轻亿度,使自猜危。"既而君集反,帝笑曰:“如公素揣。”
  帝将讨高丽,先遣营州都督张俭轻骑度辽规形势,俭畏,不敢深入。道宗请以百骑往,帝许之,约其还,曰:“臣请二十日行,留十日览观山川,得还见天子。”因秣马束兵,旁南山入贼地,相易险,度营阵便处。将还,会高丽兵断其路,更走间道,谒帝如期。帝曰:“贲、育之勇何以过!”赐金五十斤,绢千匹。
  乃诏与李勣为前锋,济辽,拔盖牟城。会贼救至,道宗与总管张君乂领骑裁四千,虏十倍,皆欲浚沟保险须帝至,道宗曰:“贼遽来,其兵必疲,我一鼓摧之,固矣。昔耿弇不以贼遗君父,吾为前军,当清道迎乘舆,尚何待?”勣善之。选壮骑数十,突进贼营,左右出入,勣合击,大破之。帝至,咨美,赐奴婢四十口。乃筑拒闉,攻安市城,闉毁傅城,道宗失部分,反为贼据。帝斩其果毅傅伏爱,道宗跣行请罪,帝曰:“汉武帝杀王恢,不如秦穆公赦孟明。”遂置不问。在阵伤足,帝亲加砭治,赐御膳。还,以疾辞剧就闲,改太常卿。
  高宗永徽初,房遗爱以反诛,长孙无忌、褚遂良与道宗有宿怨,诬与遗爱善,流象州,道病薨,年五十四。无忌等得罪,诏复爵邑。道宗晚好学,接士大夫,不倨於贵。国初宗室,唯道宗、孝恭为最贤。子景恒,封卢国公,相州刺史。
  道宗弟道兴,武德初,爵广宁郡王,以属疏降封县公。贞观九年,为交州都督,以南方瘴厉,恐不得年,颇忽忽忧怅,卒於官,赠交州都督。

人物评价

  李道宗晚年颇为好学,敬慕贤士,从不以势凌人,在唐初宗室之中,只有他和河间郡王李孝恭最受时人的称赞。有一件事情足以证明他的心胸,贞观六年的某一天,李世民大摆酒宴,尉迟敬德也在邀请之列。尉迟敬德发现有人的席位排在自己之上,大为不悦。任城王李道宗出面劝解,尉迟敬德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差点把李道宗的一只眼睛打瞎,但是李道宗并未与尉迟敬德计较。李世民非常生气,事后严厉警告尉迟敬德,“我以前一直认为刘邦对功臣做得太绝,自己当上皇帝后,希望君臣能够和睦相处。但是看到你如此无法无天,才知道当年刘邦杀韩信,实在是迫不得已。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你以后一定要自我约束,不要日后追悔不及”。
  李道宗作为大唐的皇亲国戚,犹如汉朝的卫青霍去病,征战四方,功勋显赫,深受敬仰,但在戏曲中却成了一位机关算尽的大坏蛋,处处陷害名将薛仁贵,最后自食其果。酸腐儒们肆意歪曲唐朝的历史,唯一没有歪曲的是,唐太宗确实非常爱护李道宗,两人维持了一生的友谊和亲情。唐初的辉煌战果,与军中存在一个关陇贵族集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是这一坚强核心的表率作用,将唐军变成了威服四海的常胜军队,关陇贵族集团的自信,五胡乱华后汉族民众的勇悍,铸成了大唐帝国的钢铁长城,无坚不摧,无往不利,李道宗作为关陇贵族集团的一员,冲锋在前,奋不顾身,他无愧于贵族的荣誉, 无愧于铁笔下的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