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英东

费英东
费英东
  费英东(满语:Fiongdon;1562年-1620年),后金开国五大臣之一。隶属满洲镶黄旗,瓜尔佳氏。世居苏完部,父索尔果原是苏完部落首领。戊子年(公元1588年)四月,索尔果带领苏完部五百余户归顺努尔哈赤。  费英东从小习武,骁勇而精于骑射,十二岁时就能拉开十余石的强弓。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随父率部归努尔哈赤,授一等大臣,尚努尔哈赤孙女。八旗建制以后,费英东隶属满洲镶黄旗。以姐夫兑泰巴颜有叛志,诛之。二十六年(1598年),同台吉褚英征瓦尔喀,取安褚拉库路屯寨二十余处,招降各部。三十五年(1607年),从贝勒舒尔哈齐往迎瓦尔喀斐悠城新附民,大败乌拉部阻截之兵。从贝勒巴雅喇讨东海窝集部,取赫席赫、鄂摩和苏鲁、佛讷赫托克索路。三十九年(1611年),同阿巴泰取乌尔固辰、穆棱二路。四十一年(1613年),从努尔哈赤灭乌拉部。后金天命元年(1616年),与额亦都扈尔汉安费扬古何和礼,同为理政五大臣。  天命三年,从努尔哈赤攻取明抚顺,被誉为“万人敌”。天命四年,攻取叶赫城。败明兵于萨尔浒山。天命五年三月,费英东结束了他戎马征战的一生,享年五十七岁,努尔哈赤大哭,亲自为他守灵。  天聪六年,皇太极追封费英东为直义公,配享太庙。顺治十六年,又追封他世爵位三等公。康熙九年,圣祖亲自为他撰写碑文,立碑纪勋。雍正九年追加封号信勇公。乾隆四十三年,晋费英东世爵一等公,子孙世袭罔替。

生平

  费英东的初次征战是讨伐瓦尔喀部,这一战中他身先士卒,取噶佳路(路为明代女真各部的一个单位),杀死瓦尔喀噶佳路长阿球。戊戌年(公元1598年)正月,费英东同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率军一千再征瓦尔喀,攻克安楚拉库路,围困瓦尔喀部村屯二十余个,三月,瓦尔喀部首领额果里率领部众投降。丁未年(公元1607年)正月,海西女真中强大的乌拉部在贝勒布占泰的率领下侵扰斐优城,城主策穆特黑抵挡不住,向努尔哈赤求援,请求将其领地内的军民迁入建州领地,努尔哈赤命其弟贝勒舒尔哈齐与费英东,扈尔汉带兵保护。扈尔汉率领斐优城三百户先行,遭遇乌拉部的追击,正在相持不下的时候,费英东率领建州兵赶到,杀退了乌拉部。五月,努尔哈赤讨伐东海女真的渥集部,费英东率本部人马攻克渥集部的赫席赫路,鄂摩和苏鲁路,佛纳赫托克索路,俘虏二千多人,立下头等战功。辛亥年(公元1611年)七月,又与阿巴泰等人攻占渥集部的乌尔固辰,穆棱二路,渥集部投降,建州女真的力量更加壮大。  两年后,即公元1613年正月,努尔哈赤集中力量讨伐强敌——海西女真的乌拉部,建州诸贝勒大臣拼死力战,费英东首先攻占了乌拉部的城门,建州大军趁势入城,乌拉部投降。  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建立了后金政权,任命费英东,额亦都,扈尔汉,何和礼,安费扬古为五大臣,开始了漫长的对明战争。公元1619年的萨尔浒之战中,费英东率镶黄旗本部兵马击溃开源总兵马林的军队。努尔哈赤政讨明朝抚顺城时,费英东被火炮击中,部下劝他撤军,而费英东上马大呼“我建州无败退之将,只有战死之将!” 部下群情振奋,一举攻克抚顺城。后来,在攻打叶赫城的时候,城上箭拾如雨,努尔哈赤命令撤退,前线的费英东回报说:“我们的人已经攻到城下了!”努尔哈赤又命再退,费英东又说:“我们的人已经爬上城墙了!”还没等努尔哈赤下达第三次撤退命令的时候,费英东已经占领了叶赫城。努尔哈赤感叹的说:“费英东真乃万人敌也!”  天命五年(公元1620年)三月,费英东结束了他戎马征战的一生,享年五十七岁,努尔哈赤大哭,亲自为他守灵。天聪六年,皇太极追封费英东为直义公,配享太庙。顺治十六年,又追封他世爵位三等公。康熙九年,圣祖亲自为他撰写碑文,立碑纪勋。雍正九年追加封号信勇公。乾隆四十三年,晋费英东世爵一等公,子孙世袭罔替。  费英东自少年时就追随努尔哈赤,三十余年的征战中,他身先士卒,总是冲在最前面。费英东性情忠直,遇事果断,对部下很关爱,对俘虏也很仁慈,太宗皇太极曾经对大臣们说:“费英东见人不善,必先自斥责而后劾之;见人之善,必先自奖劝而后举之。故被劾者无怨言,被举者无骄色。朕未闻诸臣以善恶直奏斯断人也!”  费英东主要活跃在统一女真的内部战争中,并没有更多的参与对明战争,但他仍然被清朝历代皇帝尊为开国功臣而留名史册。

史籍记载

  费英东,瓜尔佳氏,苏完部人。父索尔果,为部长。太祖起兵之六年,岁戊子,索尔果率所部五百户来归。费英东时年二十有五,善射,引强弓十馀石。忠直敢言,太祖使佐理政事,授一等大臣,以皇长子台吉褚英女妻焉。兑沁巴颜者,费英东女兄之夫也,有逆谋,费英东擒而诛之。旋授扎尔固齐,扎尔固齐职听讼治民。  以归。岁戊戌正月,太祖?太祖命费英东伐瓦尔喀部,取噶嘉路,杀其酋阿球,降其命费英东从台吉褚英、巴雅喇,伐瓦尔喀部安褚拉库路,将兵千,克屯寨二十馀,收所属村落。岁己亥秋九月,哈达、叶赫二部构兵,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乞援于太祖,太祖命费英东及噶盖将兵二千戍哈达;既而贰于明,费英东等以其谋闻,哈达以是亡。  岁丁未春正月,瓦尔喀部蜚悠城长策穆特黑请徙所部属太祖,太祖命费英东从贝勒舒尔哈齐等将兵三千以往,收环城居民五百户,分兵三百授扈尔汉,使护之先行。乌喇贝勒布占泰发兵万人要诸途,费英东从诸贝勒督后军至,大败乌喇兵。夏五月,太祖命费英东从贝勒巴雅喇伐渥集部,略赫席黑等路,俘二千人以还。岁辛亥秋七月,渥集部乌尔古宸、木伦二路掠他路太祖所赐甲,太祖命费英东从台吉阿巴泰将千人讨之,俘千馀人以还。岁癸丑,从太祖伐乌喇,灭之。  岁乙卯,太祖将建号,设八旗,命费英东隶镶黄旗,为左翼固山额真;置五大臣辅政,以命费英东,仍领一等大臣、扎尔固齐如故。明年岁丙辰,太祖遂建国,改元天命。三年,始用兵于明,费英东从攻抚顺。明总兵张承廕以万骑来援,据险而阵,火器竞发。费英东马惊旁逸,诸军为之卻,费英东旋马大呼,麾诸军并进,遂破之。太祖叹曰:“此真万人敌也!”四年,明大举来侵,分道深入。明总兵杜松屯萨尔浒山巅,费英东所部属左翼,合诸旗奋击破之,松战死,明师以是沮败。秋八月,太祖伐叶赫,费英东从,薄其城,城人飞石投火。太祖命且退,费英东曰:“我兵已薄城,安可退也?”又命之,费英东曰:“城垂克,必毋退!”遂拔其城。太宗谕金台石降,费英东在侧,相与诘责,卒获金台石,叶赫以是破。  费英东事太祖,转战,每遇敌,身先士卒,战必胜,攻必克,摧锋陷阵,当者辄披靡;国事有阙失,辄强谏,毅然不稍挠:佐太祖成帝业,功最高。五年春三月,太祖定武功爵,授费英东三等总兵官。是月,费英东卒,年五十有七。方疾革,日向西,云起,有声铿鍧,雷电雨雹交至,不移时而霁。太祖将临丧,诸贝勒以日晏谏,太祖曰:“吾股肱大臣,与同休戚,今先彫丧,吾能无悲乎?”遂往,哭之恸,至夜分始还。秋九月,太祖祭贝勒穆尔哈齐墓,出郊,因至费英东墓,躬奠酒者三,泣数行下。  天聪六年,太宗命追封直义公。崇德元年,始建太庙,以费英东配享。太宗尝谕?臣曰:“费英东见人不善,必先自斥责而后劾之;见人之善,必先自?劝而后举之:被劾者无怨言,被举者亦无骄色。朕未闻诸臣以善恶直奏如斯人者也!”顺治十六年,世祖诏曰:“费英东事太祖,参赞庙谟,恢扩疆土,为开创佐命第一功臣。延世之赏,勿称其勋,命进爵为三等公。”康熙九年,圣祖亲为文勒碑墓道,称其功冠诸臣,为一代元勋。雍正九年,世宗命加封号曰信勇。乾隆四十三年,高宗复命进爵为一等公。费英东子十,图赖自有传。  索海,费英东第六子,袭总兵官。旋坐事,夺职。太宗天聪五年,初置六部,授刑部承政。七年,与兵部承政车尔格侦明边,至锦州,有所俘馘,命管牛录事。崇德三年,更定部院官制,改都察院左参政。十月,从太宗伐明,略大凌河,下屯堡十四,复授刑部承政。  四年,索伦部博木博果尔等降而复叛,命索海及工部承政萨木什喀帅师往讨之,克雅克萨、兀库尔二城。进攻铎陈城,博木博果尔以六千人来援,乘我师后,索海设伏以待,破敌,俘四百,乘胜入其垒,博木博果尔遁去。索海率诸将攻挂喇尔屯,攻克之,屯兵五百,斩级二百,俘百三十还。逐敌额苏里屯西、额尔图屯东,俘六千九百五十六人,牛羊驼马称是。师还,命贝勒杜度、阿巴泰迎劳,太宗幸实胜寺,赐宴。因功,授二等甲喇章京。兵部劾索海行军不立寨,俘有逋者,当夺赏,命贳之。  六年春,从睿亲王多尔衮等出师围锦州,坐私遣官兵归,离城远屯,徵还,与谭泰、阿山、叶克书等皆罚鍰。夏,复从多尔衮等出师围锦州,城兵出行汲小凌河,索海以兵四百邀击,斩九十馀级,遂从攻松山,击破明军。时有敏惠恭和元妃之丧,索海召降将祖大乐俳逸乐,姑自娱于家,自今毋?优至其帐歌舞,刑部论索海当死,削职。上使谕之曰:“尔既至笃恭殿及大清门前。”索海遂坐废,终太宗世不复用。世祖顺治二年,以副都统从征四川,卒于军。子多颇罗,以从入关击流贼有劳,授牛录章京,进一等甲喇章京。十四年,从信郡王多尼征云南,战死磨盘山。  倭黑,费英东诸孙。父察哈尼。方索海嗣父爵而黜也,太宗以纳海、图赖分袭,既又以事夺爵,复以察哈尼袭。寻改三等昂邦章京。卒,子倭黑,袭。世祖初元,从入关。四年,复更定爵秩,改三等精奇尼哈番,遇恩诏累进一等。十六年,进三等公,并授内大臣。康熙八年,圣祖谴鼇拜,吏部议倭黑与同族,当黜,命罢内大臣,隶骁骑营。  吴三桂反,倭黑从征。十三年,命以署副都统率兗州驻防兵,佐定南将军希尔根进讨,败耿精忠将左宗邦于分宜,败吴三桂将硃君聘、黄乃忠于袁州,遂收安福。击贼鸾石岭、白水口,屡捷。十五年,加太子太保。从大将军安亲王岳乐复萍乡,至长沙,击败吴三桂兵。十六年,岳乐分兵授倭黑,令驻茶陵。十七年,移屯攸县。十八年,从大将军贝子彰泰下云南,授镶黄旗蒙古副都统。云南平,二十一年,擢都统。议政大臣议诸将帅功罪,以倭黑击贼长沙尝引退,当谴,命罢太子太保。三十年,卒。子傅尔丹,自有传。

家庭

  父 索尔果  子 图赖  侄 鳌拜

评价

  费英东自少年时就追随努尔哈赤,三十余年的征战中,他身先士卒,总是冲在最前面。费英东性情忠直,遇事果断,对部下很关爱,对俘虏也很仁慈。太宗皇太极曾经对大臣们说:“费英东见人不善,必先自斥责而后劾之;见人之善,必先自奖劝而后举之。故被劾者无怨言,被举者无骄色。朕未闻诸臣以善恶直奏斯断人也!”费英东主要活跃在统一女真的内部战争中,并没有更多的参与对明战争,但他仍然被清朝历代皇帝尊为开国功臣而留名史册。

费英东墓

    费英东墓位于福陵的西面,今沈阳市二台山子东上冈上,原建有牌坊、享殿和康熙帝亲自为文的九眼透龙碑等,清帝东巡拜谒祖陵之后,均要遣官到其墓前祭奠以示怀念。虽然这一切如今都成了过眼云烟,但对于费英东本人,应是丹心一片照汗青死而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