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拜

鳌拜
满洲第一勇士鳌拜
  鳌拜(满语:Oboi;约1610年-1669年),中国清初权臣。瓜尔佳氏,满洲镶黄旗人,清朝三代元勋,康熙帝早年辅政大臣之一。以战功封公爵。鳌拜前半生军功赫赫,号称“满洲第一勇士”,后半生则操握权柄、结党营私,结果被生擒之际,老死于囚牢中。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皇帝念其旧劳,追赐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以其从孙苏赫袭。苏赫卒,仍以鳌拜孙达福袭。世宗立,赐祭葬,复一等公,予世袭,加封号曰超武。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高宗宣谕群臣,追覈鳌拜功罪,命停袭公爵,仍袭一等男;并命当时为鳌拜诬害诸臣有褫夺世职者,各旗察奏,录其子孙。
  鳌拜为影响清初政局的一个重要人物。

生平

  鳌拜的伯父费英东早年追随努尔哈赤起兵,是清朝的开国元勋之一,二哥卓布泰是清初军功卓著的战将。鳌拜本人亦随皇太极征讨各地,战功赫赫,不但是一员骁勇战将,而且也是皇太极的心腹。
  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鳌拜率军攻闯王、定北京,征湖广,驰骋疆场,冲锋陷阵,为清王朝征服中国立下汗马功劳。1646年鳌拜出征四川张献忠大西军,在南充大破大西军军营,斩张献忠于阵,因此以首功被顺治帝超升为二等公,授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在(皇帝禁卫军司令),自此,鳌拜参议清廷大政。
  顺治十八年(1661年)顺治帝驾崩,玄烨八岁即位,顺治帝遗诏,由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鳌拜四大臣辅政。当时鳌拜在四辅政大臣中地位最低,但因索尼年老多病,遏必隆生性庸懦,苏克萨哈因曾是摄政王多尔衮旧属,为其它辅政大臣所恶,因此鳌拜才得以擅权。
  鳌拜结党营私,日益骄横,竟发展到不顾康熙的意旨,先后杀死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临与辅政大臣苏克萨哈等政敌,引起朝野惊恐,康熙震怒,最后康熙终设计,自己与一群少年在宫内练习“布库”(即摔跤,满族的一种角力游戏),鳌拜以为是小孩子的游戏,不以为意。
  康熙七年(1668年)五月,鳌拜入宫时,这群少年擒获鳌拜。康熙宣布鳌拜三十条罪状,廷议当斩,康熙念鳌拜历事三朝,效力有年,不忍加诛(据法国传教士白晋记载,鳌拜曾亲自面见康熙,让康熙看他以前为了救皇太极留下的伤痕得以免死。),仅命革职,籍没拘禁,其党羽或死或革。不久鳌拜死于禁所,其子纳穆福后获释。

鳌拜罪状

  和硕康亲王杰书等、遵上□日勘问鳌拜罪款。  鳌拜系国家大臣、背负先帝重托。任意横行。欺君擅权。文武各官、尽出门下。罪一。  引用内外奸党、致失天下人望。罪二。  与穆里玛、塞本得、讷莫、佛伦、苏尔马、班布尔善、阿思哈、噶褚哈、济世、马迩赛、泰璧图、迈音达、吴格塞、布达礼等、结成奸党。一切政事、先于私家议定、然后施行。又将部院启奏官员、带往私门商酌。罪三。  倚恃党恶、紊乱国政。所喜者荐举、所恶者陷害。皇上眷念旧臣、曲为优容。不思改恶。聚货养奸。罪四。  上违遗诏。下虐生民。凡结党败坏之处、奉上□日审问、巧餙供辞。罪五。  明知马迩赛、光泰、噶达浑、三族、系太宗文皇帝世祖章皇帝时、不用为侍卫之人、复擅行起用。罪六。  于归政之后、即将苏克萨哈灭族。又将白尔黑图、乌尔把等、无罪枉杀。罪七。  原任尚书苏纳海、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以八旗更换地亩事、不顺其意、擅加杀害。罪八。  偏护本旗、将别旗已定之地、輙行更换。罪九。  皇上亲政、尊崇圣母孝康皇后、查取从前诏款。鳌拜不将配享太庙奉先殿典礼、奏请施行。此系欺君轻慢圣母之处。罪十。  贪揽事权、延挨不请辞政。罪十一。  因内大臣噶布喇之女、册立皇后、心怀妒忌、敢行奏阻。罪十二。  谬称济世贤能、授为尚书。罪十三。  妄奏户部旧设尚书二员、以同党马迩赛、补居要地。罪十四。  禁止科道陈言、恐摘发情弊、阻塞言路。罪十五。  熊赐履条奏之事、鳌拜以为劾己。意图倾害。罪十六。  马迩赛部议赐谥、奉有有何显功、不准行之上□日。鳌拜不遵、仍给与谥。罪十七。  于皇上前、凡事不依理进奏、多以旧时疏稿呈览、逼勒依允。罪十八。  御前呵叱部院大臣、拦截章奏。罪十九。  私买外藩人为仆。罪二十。  擅授败阵革职达素等原职。罪二十一。  议苏克萨哈罪状时、止同班布尔善等定议、恐大学士巴泰逆意不合、不使与闻。罪二十二。  因伊马匹被偷、将御马群头目、并偷马人、自批尽行处决、籍其家产入已。罪二十三。  以俄讷、喇哈达、宜理布等、在议政处、不肯附和、即裁止蒙古都统不使会议、罪二十四。  先帝遗诏内、鳌拜名列遏必隆之后、乃不行遵奉、凡起坐班行、皆居遏必隆之右。同党噶褚哈、于列名启奏时、亦将鳌拜名前列。罪二十五。  闻遏必隆因皇上传唤养鹰之人、激发怒言、有成何朝廷之说。不行举首。罪二十六。  费耀色、奉上□日放鹰。因其自行启奏、不先关白、輙加嗔怒。罪二十七。  皇上行幸海子、令鳌拜奏明太皇太后、乃不遵上□日、反云皇上自奏。罪二十八。  势勒克什克之父妾、配伊家人。罪二十九。  以克什克父之坟墓、有碍伊家风水、逼令迁移。罪三十。  逆恶种种、所犯重大。应将鳌拜革职、立斩。其亲子兄弟、亦应斩。妻并孙为奴。家产籍没。其族人、有官职、及在护军者、均应革退、各鞭一百、披甲当差。

史籍记载

  鼇拜,瓜尔佳氏,满州镶黄旗人,卫齐第三子。初以巴牙喇壮达从征,屡有功。天聪八年,授牛录章京世职,任甲喇额真。崇德二年,征明皮岛,与甲喇额真准塔为前锋,渡海搏战,敌军披靡,遂克之。命优叙,进三等梅勒章京,赐号“巴图鲁”。六年,从郑亲王济尔哈朗围锦州,明总督洪承畴赴援,鼇拜辄先陷阵,五战皆捷,明兵大溃,追击之,擒斩过半。功最,进一等,擢巴牙喇纛章京。八年,从贝勒阿巴泰等败明守关将,进薄燕京,略地山东,多斩获。凯旋,败明总督范志完总兵吴三桂军。叙功,进三等昂邦章京,赉赐甚厚。
  顺治元年,随大兵定燕京。世祖考诸臣功绩,以鼇拜忠勤戮力,进一等。二年,从英亲王阿济格征湖广,至安陆,破流贼李自成。进征四川,斩张献忠於阵。下遵义、夔州、茂州诸郡县。五年,坐事,夺世职。又以贝子屯齐讦告谋立肃亲王,私结盟誓,论死,诏宥之,罚鍰自赎。是年,率兵驻防大同,击叛镇姜襄,迭败之,克孝义。七年,复坐事,降一等阿思哈尼哈番。
  世祖亲政,授议政大臣。累进二等公,予世袭。擢领侍卫内大臣,累加少傅兼太子太傅。十八年,受顾命辅政。既受事,与内大臣费扬古有隙,又恶其子侍卫倭赫及侍卫西住、折克图、觉罗塞尔弼同直御前,不加礼辅臣。遂论倭赫等擅乘御马及取御用弓矢射鹿,并弃市。又坐费扬古怨望,亦论死,并杀其子尼侃、萨哈连,籍其家,以与弟都统穆里玛。
  初入关,八旗皆有分地。睿亲王多尔衮领镶黄旗,定分地在雄、大城、新安、河间、任丘、肃宁、容城诸县。至是已二十年,旗、民相安久。鼇拜以地确,倡议八旗自有定序,镶黄旗不当处右翼之末,当与正白旗蓟、遵化、迁安诸州县分地相易。正白旗地不足,别圈民地补之。中外皆言不便。苏克萨哈为正白旗人,与相抗尤力。鼇拜怒,悉逮苏纳海等,弃市。事具苏克萨哈传。又追论故户部尚书英俄尔岱当睿亲王摄政时阿王意,授分地乱序,并及他专擅诸事,夺世职。时有窃其马者,鼇拜捕斩之,并杀御马群牧长。怒蒙古都统俄讷、喇哈达、宜理布於议政时不附己,即令蒙古都统不与会议。
  鼇拜受顾命,名列遏必隆后,自索尼卒,班行章奏,鼇拜皆首列。日与弟穆里玛、侄塞本特、讷莫及班布尔善、阿思哈、噶褚哈、玛尔赛、泰必图、济世、吴格塞等党比营私,凡事即家定议,然后施行。侍读熊赐履应诏陈时政得失,鼇拜恶之,请禁言官不得陈奏。上亲政,加一等公,其子纳穆福袭二等公。世祖配天,加太师,纳穆福加太子少师。鼇拜益专恣。户部满尚书缺员,欲以命玛尔赛,上别授玛希纳,鼇拜援顺治间故事,户部置满尚书二,强请除授。汉尚书王弘祚领部久,玛尔赛不得自擅,乃因事齮而去之。卒,又擅子谥忠敏。工部满尚书缺员,妄称济世才能,强请推补。
  康熙八年,上以鼇拜结党专擅,勿思悛改,下诏数其罪,命议政王等逮治。康亲王杰书等会谳,列上鼇拜大罪三十,论大辟,并籍其家,纳穆福亦论死,上亲鞫俱实,诏谓:“效力年久,不忍加诛,但褫职籍没。”纳穆福亦免死,俱予禁锢。鼇拜死禁所,乃释纳穆福。
  五十二年,上念其旧劳,追赐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以其从孙苏赫袭。苏赫卒,仍以鼇拜孙达福袭。世宗立,赐祭葬,复一等公,予世袭,加封号曰超武。乾隆四十五年,高宗宣谕群臣,追覈鼇拜功罪,命停袭公爵,仍袭一等男;并命当时为鼇拜诬害诸臣有褫夺世职者,各旗察奏,录其子孙。
  穆里玛,卫齐第六子。卫齐卒,袭世职牛录章京,授一等侍卫。顺治初,迁甲喇额真。世职累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从征金声桓,克饶州,遂下南昌。十七年,擢工部尚书,并授本旗满洲都统。李自成将李来亨等降於明,窜伏郧、襄山中,出劫掠为寇。康熙二年,授穆里玛靖西将军,图海定西将军,率师讨之。来亨拥众据茅麓山,穆里玛督兵攻围,九战皆捷。来亨等夜袭总督李国英、提督郑蛟麟营,穆里玛赴援,大破之,来亨自焚死,馀众降。论功,超进一等阿思哈尼哈番。鼇拜得罪,坐死。
  班布尔善,太祖诸孙辅国公塔拜子也。初封三等奉国将军,累进辅国公。康熙六年,以领侍卫内大臣拜秘书院大学士,谄事鼇拜。及事败,王大臣劾奏班布尔善大罪二十一,坐绞。
  同时坐鼇拜党罪至死者,吏部尚书阿思哈、侍郎泰必图、兵部尚书噶褚哈、工部尚书济世、内秘书院学士吴格塞及鼇拜侄塞本特、讷莫、玛尔赛,追夺官爵,削谥。
  论曰:四辅臣当国时,改世祖之政,必举太祖、太宗以为辞。然世祖罢明季三饷,四辅臣时复徵练饷,并令并入地丁考成。此非太祖、太宗旧制然也,则又将何辞?索尼忠於事主,始终一节,锡以美谥,诚无愧焉。苏克萨哈见忌同列,遂致覆宗。遏必隆党比求全,几及於祸。鼇拜多戮无辜,功不掩罪。圣祖不加诛殛,亦云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