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克萨哈

  苏克萨哈(Suksaha;?-1667年),中国清朝大臣。康熙帝亲政之前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一,纳喇氏,满洲正白旗人。或称苏克沙哈。父额驸苏纳,叶赫贝勒金台吉同族。历官议政大臣,巴牙喇纛章京,领侍卫内大臣,加太子太保。
  苏克萨哈原本依附多尔衮顺治七年(1650),告摄政王多尔衮图谋不规,多尔衮被追黜。后率军镇湖南,屡败刘文秀军于岳州、武昌、常德。顺治帝于1661年临终前,委派辅助康熙帝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一,四位辅政大臣依序为: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以及鳌拜。苏克萨哈曾在1661年幼帝康熙尚未即位以前,以辅政大臣身份,斩首郑芝龙。
  苏克萨哈深得康熙帝的信任。1667年索尼死后苏克萨哈便上疏请求解除辅臣的职务,愿往遵化守护顺治陵寝。这个举动别有意味,那就是既然苏克萨哈已经卸任(此时他已经排名第一),鳌拜就无理由再继续出任辅臣,必须让康熙皇帝亲政。因与鳌拜不合,常不得志。鳌拜最后诬陷苏克萨哈“背负先帝”,“别怀异心”,以24项罪名逼令康熙将其处死。康熙不同意,认为“核议未当,不许所请”,鳌拜竟要胁康熙执行,最后苏克萨哈被处绞刑。

生平

   苏克萨哈,纳喇氏,满洲正白旗人。父苏纳,叶赫贝勒金台什同族。太祖初创业,来归,命尚主为额驸,授牛录额真。累进梅勒额真。天聪初,从太宗征锦州,贝勒莽古尔泰帅偏师卫塔山饷道,苏纳屯塔山西,明兵来攻,击破之。三年,与固山额真武纳格击察哈尔,入境,降其民二千户。闻降者将为变,尽歼其男子,俘妇女八千馀,上责其妄杀。蒙古人有自察哈尔逃入明边者,命苏纳以百人逐之,所俘获相当。累进三等甲喇章京。坐隐匿丁壮,削职。寻授正白旗蒙古固山额真。崇德初,从伐明,攻雕鹗、长安诸堡及昌平诸城,五十六战皆捷。又攻破容城。及出边,后队溃,坐罚锾。又从伐朝鲜,击破朝鲜军,俘其将。以朝鲜王出谒时乱班释甲,又自他道还,坐罚锾。寻以谳狱有所徇,坐罢,仍专管牛录事。顺治五年,卒。
   苏克萨哈初授牛录额真。崇德六年,从郑亲王济尔哈朗围锦州,明总督洪承畴师赴援,太宗亲帅大军蹙之,苏克萨哈战有功,授牛录章京世职,晋三等甲喇章京。顺治七年,世祖命追复苏纳世职,以苏克萨哈并袭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寻授议政大臣,进一等,加拖沙喇哈番。苏克萨哈隶睿亲王多尔衮属下,王薨,苏克萨哈与王府护卫詹岱等讦王谋移驻永平诸逆状,及殡敛服色违制,王坐是追黜。是年,擢巴牙喇纛章京。
   十年,孙可望寇湖广,命苏克萨哈偕固山额真陈泰率禁旅出镇湖南,与经略洪承畴会剿。十二年,刘文秀遣其将卢明臣等分兵犯岳州、武昌,苏克萨哈邀击,大败之。文秀引兵寇常德,战舰蔽江,苏克萨哈六战皆捷,纵火焚其舟,斩获甚众,明臣赴水死,文秀走贵州。叙功,晋二等精奇尼哈番,擢领侍卫内大臣,加太子太保。
   圣祖立,受遗诏辅政。时索尼为四朝旧臣,遏必隆、鳌拜皆以公爵先苏克萨哈为内大臣,鳌拜尤功多,意气凌轹,人多惮之。苏克萨哈以额驸子入侍禁廷,承恩眷,班行亚索尼;与鳌拜有姻连,而论事辄龃龉,浸以成隙。鳌拜隶镶黄旗,与正白旗互易庄地,遂兴大狱。大学士兼户部尚书苏纳海,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坐纷更阻挠,下刑部议罪,以律无正条,请鞭责籍没。上览奏,召辅臣议,鳌拜请置重典,索尼、遏必隆不能争,独苏克萨哈不对,上因不允。鳌拜卒矫命,悉弃市。
   鳌拜以苏克萨哈与相抗,憾滋甚。鳌拜日益骄恣,苏克萨哈居常怏怏。康熙六年,上亲政,加恩辅臣。越日,苏克萨哈奏乞守先帝陵寝,庶得保全馀生。有旨诘问,鳌拜与其党大学士班布尔善等遂诬以怨望,不欲归政,构罪状二十四款,以大逆论,与其长子内大臣查克旦皆磔死;馀子六人、孙一人、兄弟子二人皆处斩,籍没;族人前锋统领白尔赫图、侍卫额尔德皆斩:狱上,上不允。鳌拜攘臂上前,强奏累日,卒坐苏克萨哈处绞,馀悉如议。八年,鳌拜败,诏以苏克萨哈虽有罪,不至诛灭子孙,此皆鳌拜挟仇所致,命复官及世爵,以其幼子苏常寿袭。

苏克萨哈24罪状

  和硕康亲王杰书等、会议得苏克萨哈疏称往守陵寝、如线余息、得以生全等语。苏克萨哈、系辅政大臣、并无危急之处、在此何以不存伊命、令往陵寝、伊命得生。方归政于皇上。伊即欲往守陵寝、岂非不愿归政之意。罪一。
  鳌拜、遏必隆、举首苏克萨哈、前因皇上以弓软加硬。我等同苏克萨哈三人看时、苏克萨哈云、我们此人寡嘴琐碎、自作知识。有赖塔库、塞本得、及弓匠等证。审问苏克萨哈、据供我并不曾说、但赖塔库、塞本得等、既说是实、我有何辨处。据此、恣意欺主藐诽。罪二。
  苏克萨哈、将欺主藐诽缘由、既供赖塔库、塞本得等、供称是实、有何辨处、后又改供、塞本得、系鳌拜之侄、塞本得说是实、众人自然供说是实等语。伊将实情遮饰、欲图免罪巧供。罪三。
  赖塔库供出苏克萨哈、曾将皇上所用值日之弓、令人持至中和殿置放、将弓抛掷。伊今虽巧供日远忘记、但据赖塔库供称、苏克萨哈将所执之弓抛掷等语。欺藐皇上是实。罪四。
  鳌拜、遏必隆等、以皇上亲政之日将近、商议启奏应行事宜。苏克萨哈云、未定谁是主持启奏之人、如何议得、将公议启奏之事、以为不知、岂非伊意不愿。罪五。
  皇上亲政庆典、颁布诏赦、苏克萨哈云、必欲颁行、应令议政王贝勒大臣九卿科道会议等语。但诏赦乃皇上密拟、临期颁行。臣下岂可擅议。此皆因不合其意、不悦之言。罪六。
  皇上因苏克萨哈奏请守陵之疏、不解所谓、遣米斯翰等往问、伊称世祖皇帝卜地时、蒙谕朕万岁后、尔等大臣之墓、亦葬陵寝近地为善。我即叩谢、若得如此幸甚。今问、又称卜阅陵地、非我一人侍从、曾有索尼、遏必隆、我等三人、一齐叩谢等语。岂非伊目无同列大臣、将诸臣共奉之上□日、捏称一己奉命。罪七。
  苏克萨哈供称、世祖皇帝宾天时、我曾许殉死。蒙世祖皇帝谕云、尔不知死事易、守主事重等语。伊既不能殉死、又不念先帝遣诏、终其所守。背负遗诏、奏请欲往陵寝。罪八。
  苏克萨哈供称、议立皇上时、诸臣在东间内、我在主前、恭送御讳、止我独送。其不令宫人殉死、亦独谕我一人。其图海授为都统、亦独谕索尼一人等语。今据鳌拜、遏必隆、供称所奉各上□日、皆我等共奉者。惟送御讳、止令伊送等语。苏克萨哈、将四臣共奉之上□日、以为伊身独宠、巧供自奉。罪九。
  恭送世祖皇帝梓宫归陵。鳌拜步行哭送四五里。苏克萨哈既后赶到。理应步行哭送。乃乘马倚傍梓宫哀哭、不久即回。岂非背负先帝之恩。罪十。
  苏克萨哈虽供曾屡次奏过太皇太后。夕归政于皇上、朝即具疏恳往陵寝居住等语。但四臣盟誓、凡欲奏事、公同启奏。苏克萨哈背誓言、自行启奏。罪十一。
  苏克萨哈供、去坐汤时打炕、曾将无用之砖、用了是实、非系陵上所用等语。据原任郎中席特库供、陵上所用之砖、拏去茶房厨房、并伊炕上用了是实。辅臣拏去、焉能禁阻等语。苏克萨哈、以身为辅臣、将陵上所用之砖、恣意取用。罪十二。
  苏克萨哈供、往盛京时、因动土之期忙促、不曾恭谒陵寝是实等语。伊因深念先帝、方欲往守陵寝。今如何不谒、岂非忘怀先帝之处。罪十三。
  鳌拜、遏必隆、曾向苏克萨哈言、恐御前有奸恶之辈、暗害忠良、我等应将太祖太宗所行事例敷陈。且世祖遗诏、亦令遵照太祖太宗例行。数次差人向伊商议、因所奏之事、系塞奸恶、显忠良、为主为国之奏、不合其意、不肯列名。罪十四。
  诘问苏克萨哈不肯列名之故、据供、我说教导主子之处、谁有意见、各行陈奏、何必会同列名等语。及问往来商议之伊子查克旦、又称并无此言。明系巧捏供称。罪十五。
  鳌拜、遏必隆、差席哈纳等、向苏克萨哈商议、皇上亲政后、所奏事件、在何处批理。伊不以皇上亲政为喜、乃云政务既归于皇上、宣召商议、不必去。二三次后、只说与同事之人商议等语。岂非欺藐皇上之言。罪十六。
  鳌拜、遏必隆、差席哈纳、卓灵阿、往问苏克萨哈、奉太皇太后皇上谕上□日、虽亲政、尔等仍同辅理、今言宣召不必去、是何主意。苏克萨哈、始认此处甚差、并未想到。有席哈纳、卓灵阿等证。苏克萨哈、后又改供、皇上御上□日来召、又岂可不去、我为何出此言。但席哈纳、系遏必隆三佐领下人、卓灵阿、系遏必隆亲家、所以如此供说等语。苏克萨哈知所言重大、欲图免罪巧供。罪十七。
  苏克萨哈供称、将卓灵阿之弟选取侍卫时、辅政大臣索尼说、此系紊乱朝政、已经正法犯人之子、不宜选取侍卫、曾与鳌拜相争、今年又将卓灵阿之兄白成额升授等语。但卓灵阿之父、因问罪太过、已蒙世祖皇帝、将伊等发出包衣、卓灵阿除授内院。且苏克萨哈、亦将卓灵阿、从内院取至批本处所。其白成额堪以效用、所以升授、如果升授不当、苏克萨哈彼时不曾卸政、为何不言、而今乃追论世祖皇帝时已结旧案。罪十八。
  鳌拜、遏必隆供称、我们入奏时、奉上谕、你们忘记太皇太后祖母召你们辅理之上□日么。我们回奏、何敢忘记。皇上若召在何处、遵上□日就在何处。出来时、差批本处岳石、傅达礼、将此上□日说知苏克萨哈。伊又捏称岳石、傅达礼、曾说下午进去、清晨不必进去等语。据岳石、傅达礼供、鳌拜、遏必隆、并不曾说晚进早进之处、我们亦不曾向苏克萨哈说此言等语。将无影之词、巧捏供称。罪十九。
  苏克萨哈将殴打郎中代度已经革职之尼龛、竟行复用。又将别旗那拉氏、以同姓联收。苏克萨哈奉遗诏辅政、而不笃行为政、任意乱行。罪二十。
  苏克萨哈奏称始终不能尽报等语、初七日进表归政、皇上特下谕上□日、酬劳加恩、已经议奏、又云何处未尽、岂非不能称伊异心之处。罪二十一。
  苏克萨哈奏称欲往陵寝、特以索尼染病给职、伊染病不曾给职、因而要请。罪二十二。
  苏克萨哈将内院收贮故明洪武实录、擅专取回私家观看、伊欲效洪武所行何事。罪二十三。
  苏克萨哈向班布尔善等称说、周公辅佐成王、成王时年十四、至二十余岁、方归政务等语。岂非不愿皇上亲政、伊仍执持政务、以符紊乱之心。罪二十四。
  以上苏克萨哈所犯二十四罪俱实。
  伊系辅政大臣、有负世祖章皇帝眷育厚恩、不仰体遗诏、以尽忠诚、怀抱奸诈、存蓄异心、欺藐主上、种种任意诡饰之罪甚大。本朝并无犯此等之例。应将苏克萨哈官职、俱行革去。即凌迟处死。苏克萨哈之子内大臣查克旦、不行劝阻、革职。即凌迟处死。一等侍卫穗黑、塞黑里、郎中那赛、候补塞克精额、苏克萨哈之侄图尔泰、俱革职。苏克萨哈之子达器、德器、孙侉克扎、苏克萨哈亲弟苏吗喇之子海兰、无论已到岁数、未到岁数、皆斩立决。伊等家产籍没。妻孥一并交内务府。苏克萨哈如有侄孙、并家产、一并籍没为奴。白尔黑图、系前锋统领、自别旗寻归、认为弟兄、知苏克萨哈匪为、不行劝阻、反附其恶、串为心腹。额迩德、乌尔巴、系护军参领一等侍卫、乃苏克萨哈之叔之弟、亦知苏克萨哈匪为、不行劝阻、反附其恶、串为心腹。据此、白尔黑图、额迩德、乌尔巴、俱革职。皆斩立决。二等侍卫占布柱等三十七人、俱革职为兵丁。王府长吏尼龛、因殴打郎中代度、曾经处分革职、苏克萨哈系伊一姓、复行起用。据此、尼龛亦革职为兵丁。狱具。奏闻。上知鳌拜等怨苏克萨哈、数与争是非、积以成讐。与其党班布尔善等、构成罪款、必欲置之极刑、坚执不允所请。鳌拜攘臂上前、强奏累日、竟坐苏克萨哈处绞。其子查克旦等、俱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