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1913年1月9日~1994年4月22日)美国第37位总统(1969年1月20日~1973年1月20日,1973年1月20日~1974年8月9日),尼克松是美国史上唯一当过两届总统与两届副总统的人,但也是唯一于在位期间,以辞职的方式离开总统职位的美国总统。

基本信息

  出生:1913年1月9日,加利福尼亚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
  死于:1994年4月22日,纽约
  父亲:弗朗西斯·安东尼·尼克松
  母亲:汉纳·米尔豪斯·尼克松
  夫人:塞尔马·帕特丽霞凯瑟琳·瑞安(1912~1993年),于1940年6月21日结婚
  子女:帕特丽霞·尼克松(1946年~);朱莉·尼克松(1948年~)
  宗教:基督教(公谊会)
  教育:毕业于惠蒂尔学院(1934年)和公爵大学法学院(1937年)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
  职业:律师,官员
  身高:182cm
  政党:共和党
  其他政府位置:美国紧急管理部门律师,1942 美国众议院成员,1947~1951 国家参议员,1951~1953 副总统,1953~1961(在艾森豪威尔总统下)

人物简介

尼克松在白宫召开会议
尼克松在白宫召开会议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 (Richard Milhous Nixon) 于1913年1月9日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附近的约巴林达镇。爱尔兰人后裔。1934年获惠特尔学院学士学位。后进杜克大学专修法学,1937年获法学学位。1937年至1942年在加利福尼亚州惠特尔当律师。1938年6月加入共和党。1942年至1946年在海军服役,升为海军少校。
  1946年,尼克松当选为美国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开始步入政界。1950年当选为美国联邦参议员。1952年,他作为艾森豪威尔的竞选伙伴,当选为美国副总统。  1956年他再度当选为美国副总统。1959年在竞选总统中以微弱票差被约翰·肯尼迪击败。竞选失败后,尼克松先后在洛杉矶纽约从事律师工作。
  1968年尼克松重返政坛,在当年的美国大选中,他击败民主党人汉弗莱和独立竞选人华莱士,当选为美国第46届(第37任)总统。1972年1月连任第47届总统。1974年8月因“水门事件”被迫辞去总统职务。
  尼克松于1972年2月首次访华,成为访问中国的第一位美国总统。访华期间中美两国政府发表了著名的“上海公报”。尼克松为打开中美关系大门并为改善和发展中美两国关系作出了重要贡献。
  尼克松1962年写了《6次危机》一书,记叙他自己的生活经历,自道短长,自言甘苦。退出政坛后,他在隐居式生活中大量读书,尤其偏爱政治家的著作。读书之余以笔耕为乐,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先后出版了《尼克松回忆录》、《真正的战争》、《领袖们》、《别再有越南》和《1999:不战而胜》、《超越和平》。
  1940年6月与瑞安结婚。他们有两个女儿。
  1994年4月18日傍晚,尼克松在新泽西家中突患中风,当即被送往康奈尔中心急救。21日下午起,他陷入“深度昏迷状态”。22日在纽约康奈尔医疗中心逝世,享年81岁。

生平

·早年生活

  尼克松生于1913年1月9日,法兰西斯·A·尼克松(Francis A. Nixon)和汉娜·米尔豪斯·尼克松(Hannah Milhous Nixon)的房子里,由父亲建于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母亲是贵格会人,他的教养在保守贵格会纪念活动期间很醒目。尼克松有四个兄弟,分别是哈罗德(1909年–1933年)、唐纳德(1914年–1987年)、亚瑟(1918年–1925年)和爱德华(生于1930年),五个尼克松氏男生由早年的英格兰国王命名,理查的命名是来自理查一世。 尼克松的早年生活显然很困苦,后来,向艾森豪威尔来形容自己的童年,他描述说:“我们很穷,但是它的荣耀,我们不知道”。

·政治生涯

  1946年,尼克松当选美国众议员,其政治观点保守,素有反共斗士之称,与参议员约瑟夫·雷芒德·麦卡锡齐名,是麦卡锡主义的拥护者和极力倡导者。他在1952年与1956年两度与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搭档参选并获得胜利,在1953年到1961年间,担任了两届副总统职务。1960年尼克松竞选总统,以微弱票差被约翰·肯尼迪击败,又在1962年竞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时落败而暂时离开国家权力中枢。1968年尼克松重返政坛,在当年的美国大选中顺利当选为美国第46届(第37任)美国总统,1972年又连任第47届总统。他在1974年8月因“水门事件”事件曝光之后,授权非法闯入民主党在水门饭店的总部,并以总统行政特权下令掩盖事件真相。1974年7月24日,最高法院就美国诉尼克松案作出判决,要求尼克松交出特别检察官考克斯要求录音带及文件。8月9日,尼克松宣布辞职,成为唯一以辞职离任的美国总统。
  事后福特总统给予尼克松特赦,以便缓解全美上下在尼克松总统因水门事件辞职后出现的分歧。
  尼克松生性多疑,在美国政坛有“难以捉摸的迪克”(Tricky Dick)绰号。尼克松在1959年7月莫斯科举行的美国国家展览会(American National Exhibition)开幕式上,与时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赫鲁晓夫之间展开过一场关于东西方意识形态和核战争的论战,史称“厨房辩论”。在任期内,将美国军队撤出了越南,逐渐结束了那场使国家陷入危机的战争。透过乒乓球活动尝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并支持其进入联合国,史称“乒乓外交”,改善了中国大陆与美国的关系。尼克松于1972年2月访问中国大陆,是美国总统第一次访问一个与美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对中国大陆的7天访问被称为“改变世界的一周”。当时,尼克松率团访问了北京、杭州、上海三个城市,并在杭州西湖边的园林中与周恩来草签了轰动世界的《中美联合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两国关系正常化,美中苏三角外交的态势开始形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决定国际形势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晚年

  尼克松有两个女儿,长女帕特里夏·尼克松嫁给普通人爱德华·考克斯,尽管此人的祖先可以追溯到主持乔治·华盛顿宣誓就任第一届美国总统的罗伯特·利因斯顿法官,尼克松依然觉得自己的爱女嫁的门不当户不对。尼克松的次女朱莉·尼克松则嫁给了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的独孙戴维·艾森豪威尔。
  尼克松辞职后,曾担任百事可乐公司的律师,并使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分别成为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指定软饮料。
  1994年4月18日,尼克松在新泽西州家中突患中风,4月22日在纽约康奈尔医疗中心逝世,享年81岁。在他的墓碑上雕刻着这样一句话:“历史所能赋予的最高荣誉是和平缔造者”。
  他先后撰写出版了《六次危机》、《尼克松回忆录》、《领袖们》、《1999:不战而胜》、《超越和平》等著作。

尼克松与“水门事件”

尼克松宣布辞职
尼克松宣布辞职
  所谓“水门事件”,是指1972年6月17日,在华盛顿水门公寓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查获的窃听事件。当时(6月17日凌晨2点30分)有5人被捕,他们带着手套、电筒、复杂的偷听工具和电子窃听器。事件的起因是由于尼克松吩咐查尔斯·科尔森去搞民主党全委会总部主要负责人拉里·奥布赖恩的情报。可是,由于民主党对此早有提防,而中央情报局又自始至终监视着窃听者的行踪,所以窃听者的一切努力都败露了。这件事发生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后来追究到“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中的官员们,一些政府官员先后辞职了。其他一些官员,包括前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前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前内务部总顾问埃利希曼,由于极力掩盖这个事件而触犯了法律。
  尼克松则否认这个事件和自己有任何瓜葛。但是法庭强迫他交出那些表明他实际上企图逃避调查的录音磁带,结果他不得不把磁带交了出来。1974年7月8日,最高法院以八票对零票通过了对尼克松不利的裁决。与此同时,报纸社论发出要他辞职的舆论,国会也不停地呼吁,要对他进行弹劾。尼克松于8月7日在给霍尔德曼打电话,告诉他已决定辞职时,他说:“我简直得不到国会的政治支持,而我要继续担任总统是需要这种支持的。我不能眼看由于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弹劾审判,国家陷于分裂,我们的对外政策遭到破坏。”于是他在第二天宣布辞去了总统职务。1个月之后,尼克松被赦免一切与“水门事件”有关的罪名,而20名自认为是代表总统采取行动的总统下属人员都被定了罪。

美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总统

  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总统之一,他的成就与错误对于美国和世界来说是同样的奇迹,即使是在他辞去总统职务之后甚至去世以后,美国人对他的关注和评价一直不断。1960年,他作为前任副总统受共和党推选竞选总统,应该说局面对他非常有利,可事实是他落选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连两年后竞选加州州长都没有成功。尼克松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从不认输,敢于在逆境中挣扎,寻找机会,重新崛起。他背着失败的阴影离开加州来到纽约,重操旧业当起律师,同时为了卷土重来积极与东部的金融家、实业家联络,建立了一个牢固的竞选基地。经过8年的苦苦打磨,机会终于再次来到尼克松面前,1968年,他再次被共和党推选为总统候选人。这次他没有让支持他的人失望,漂亮地击败了对手,成为美国的第37届总统,入主白宫。第一任期间政绩显赫,创造了许多外交上的奇迹,1972年访华就是一例。然而命运的灾难再一次降临到他的头上,就在他连任初期,可恶的水门事件绊住了他的手脚,让他越陷越深,以至于最后不得不做出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壮举”——辞去总统职务。
  辞职时的尼克松已经是一个61岁的老家伙了,一般而言应该长期隐居,深居简出,安度晚年,可尼克松不是这样,他要做一件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实现的事情——用另一种努力改变他在美国公众心目中的形象,挽回自己的声誉。他的非凡与伟大也正在此处。在此后20年的时间里,尼克松不断反思自己,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为美国的在任总统出谋划策,在国内外讲演数百次,写出了包括《尼克松回忆录》、《六次危机》和《领导人》在内的8部畅销书。这期间,每年的6月17日对他来说都是一个痛苦的关卡,因为这一天是水门事件的纪念日,许多媒体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反思那段对于尼克松来说极不光彩的日子,不断有新的录音资料公布出来,还会有记者在不同的场合发出攻击性的提问责难尼克松。尼克松以极大的耐心和真诚的悔恨来求得公民的原谅,并用实际行动来等待时间的裁决。
  20年来,尼克松几乎每天都生活在痛苦和反思中,“我是自己最好的批评家”成为他的名言。终于他的行为让美国人感动了,他重新赢得了人们的信任,在国际事务中也同样举足轻重,一个“新尼克松”诞生了。这也是尼克松真正打动少女莫尼卡的地方。尼克松辞职时莫尼卡只有5岁,当时她盯着电视机看尼克松在白宫发表电视讲话告别白宫,她不知道尼克松在干什么,16年之后她走近晚年的尼克松,用生动和略带感伤的笔触记录了一代伟人的最后岁月。《冬天里的尼克松》也许算不上十分好读的传记作品,其中的理性思辩成份以及对尼克松一生的评议占了相当大的篇幅,一定程度上妨碍了阅读,至少不像《尼克松回忆录》那样有故事性,但它用极其浓缩的笔法在大雪纷飞的意象中塑造了一个桀骜不驯和坚强不屈的老政治家形象,而且用尼克松本人的批评和反思方式总结了他的一生,可谓言犹尽而意无穷,是传记体的一个新尝试。

尼克松访华

1972年2月21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会见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
1972年2月21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会见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
  访问中国,对于尼克松来说是担着极大的风险。为了确保访问取得成功,尼克松决定派基辛格再次来华,就访问的相关事宜同中方商谈。
  通过各自驻巴黎大使馆的渠道商定,基辛格于1971年10月20日至26日来华访问。10月16日,基辛格乘坐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离开华盛顿,沿着尼克松预定访华时的路线试飞,中途在夏威夷和关岛稍事停留,于20日上午抵达上海,然后在中午飞抵北京,受到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和代理外交部长姬鹏飞等的迎接。
  基辛格在京期间,中美双方分组就新闻报道、保卫、通讯等技术问题进行了讨论,基本达成协议。周总理同基辛格进行了10轮会谈,谈到世界形势、台湾、印度支那、朝鲜、日本、南亚次大陆等问题,基本上也还是各说各话。基辛格首先提出尼克松访华时间在1972年2月21日或3月16日均可,周总理选定在2月21日。基辛格又提出此次访问应就尼克松访华起草一个公报。因提得突然,我方毫无准备,于是周总理让基辛格先提出一份草案来讨论。
  围绕公报的写法和措词,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斗争。美方提出的公报草案包括四部分:访问情况、两国关系的一般原则、对国际形势的看法和台湾问题。中方不同意这种写法,认为掩盖了双方的分歧,尤其是台湾问题部分,美方避而不谈美军从台湾撤军问题,反而要中方承诺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这是中国政府绝对不能接受的。根据毛主席的意见,中方提出了让人耳目一新的写法:序言概述尼克松访华情况、第一部分分别各自写明对国际形势和重大问题的看法与立场、第二部分在吸取双方共同点的基础上归纳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共同原则与声明、第三部分各自表明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和主张、第四部分写改善双边关系的一些具体建议和措施。
  公报草案的大框架得到美方的认可,序言和第一、二、四部分也很快达成协议,只有第三部分台湾问题双方分歧太大。基辛格不同意在公报中承认中国政府有关台湾问题主张,挖空心思提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措词:“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对这一立场不持异议”,但同时又非要写上“美国政府强调这样的观点,即中国人民应该通过和平谈判来实现他们的目标”,却不愿明确表示从台湾全部撤走美国的军事力量。说白了,美方还是不愿意与台湾断绝实质关系,也不愿意承诺从台湾撤走全部美军。双方僵持不下,难以达成协议,最后决定暂时搁置,留待尼克松访华时再议。此后,美国政府又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将军于1972年1月3日至10日来华,进一步就尼克松访华的具体事项同中方进行协商。
  为了筹备访华,尼克松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的书籍,还请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向他介绍情况,甚至背诵了不少毛主席的诗词,学会了用筷子吃饭。中国方面也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在接待方面,确定了“以礼相待,不亢不卑,不冷不热,不强加于人”的方针;在会谈方面,以“高屋建瓴,主动灵活,争取谈成,改善关系”为原则,讨论国际形势时,以印度支那问题为中心,朝鲜、日本、南亚次大陆次之;讨论双边关系时,着重谈台湾问题,双边贸易、科技文化和人员交流次之。
  按照预定的行程,1972年2月21日上午9时,尼克松的总统专机飞抵上海,稍事休息后转飞北京。周恩来总理率中国党政军领导及各界人士500百人到机场迎接。为了突显他此行的历史意义,以便美国民众能在现场电视直播中清楚看到他与周恩来会面的情景,尼克松要求他的随从待飞机停稳后留在机仓内,直到他与周恩来握手后才能露面。
  2月21日11时30分,“空军一号”总统专机降落在首都机场。仓门打开,尼克松和夫人帕特顺着舷梯走下来。尼克松走到舷梯一半时,周总理带头鼓掌欢迎。为了纠正1954年日内瓦会议期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不准美方人员与中国代表团握手的傲慢失礼行为,当走到离地面只有三、四级台阶时,尼克松主动微笑着伸出右手,与周总理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周总理深有感触地说:“总统先生,你把手伸过了世界最辽阔的海洋来和我握手。二十五年没有交往了啊!”尼克松事后也写道:“当我们的手相握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尼克松一行刚刚吃过午饭安顿下来,毛泽东突然提出立即会见。下午2时40分,毛主席在周恩来的陪同下,在中南海丰泽园的书房里会见了尼克松和基辛格、洛德。原定会见时间为15至20分钟,但最后却进行了1小时10分钟。
  和一般的官式会见不同,毛主席以他特有的方式诙谐幽默地畅谈哲学、国际形势、美国政党政治,看似漫不经心,内里却暗藏深意。毛主席也谈到台湾问题,谈到蒋介石,他说:“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委员长对这件事可不赞成了。实际上,我们同他的交情比你们同他的交情要长得多。”
  尼克松访华期间,一般是上午参观,下午会谈,晚上出席宴会和文化演出。周总理一共和尼克松进行了5次会谈,另外外交部长姬鹏飞同美国务卿罗杰斯、乔冠华同基辛格分别就双边关系和公报文稿进行了商谈。
  周总理同尼克松的商谈范围很广泛,双方各自陈述自己的观点,争论最大的核心问题仍是台湾问题。尼克松重申了他处理台湾问题的五项原则:一、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今后不再讲“台湾地位未定”;二、不支持任何“台湾独立”的活动;三、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劝阻日本进入台湾,也不鼓励日本支持“台湾独立”活动;四、支持任何关于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办法,不支持台湾当局用军事方法回到大陆的企图;五、寻求美中关系正常化,在四年内逐步从台湾撤走美国军事人员和设施。尼克松强调目前还不能丢掉台湾,希望在其第二个任期内完成中美关系正常化。
  针对尼克松的观点,周总理一针见血地指出:“还是那句话,不愿意丢掉‘老朋友’。‘老朋友’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应该有选择嘛。”“你们希望和平解放台湾,我们只能说争取和平解放台湾。为什么说争取呢?因为这是两方面的事,我们要和平解放,蒋介石不干怎么办?”“我坦率地说,希望在你任期内解决,因为蒋介石已为时不多了”。
  针对罗杰斯强调希望两国建立常设联系机构问题,姬鹏飞外长指出:台湾问题不解决,两国关系中的其他问题的解决就受影响。在蒋介石集团在美国还有代表的情况下,要我们派人去美国,就使我们为难。
  围绕公报的谈判,主要是台湾问题的措词。乔冠华指出:第一,既然美方承认,所有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台湾问题用什么办法解决是中国的内政,外人不得干涉。中方的措词是“希望”争取通过和平谈判解决,美方的措词是“关心”问题的和平解决。这两个词的含义显然不同,中国不能承诺只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第二,台湾本来是中国的领土,是美国把它用作军事基地使用,美军当然应该全部撤走。而美方的措词则是“随着该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美国的军事力量和设施。这符合中美双方的声明吗?第三,既然美方承认台湾问题是中国人民的内部问题,当然美国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应全部撤走,所以中方的措词是“逐步减少直至全部撤出”,而美方只讲“逐步削减”而不讲完全撤出这个目标,中方不能同意。另外,乔冠华还指出,中方反对美方将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作为美国从台湾撤军的“前提”的提法。最后双方经过反复斟酌,终于在2月26日凌晨达成协议。公报有关台湾问题的措词最后确定为:
  “双方回顾了中美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的严重争端。中国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2月27日,中美两国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即上海公报)。2月28日,尼克松乘坐总统专机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返回美国。他在临行前总结说他此行是“改变世界的一周”。的确,尼克松访华取得圆满成功,中美两国关系从此进入了新的时代。
  1973年美国总统大选揭晓,尼克松如愿连任。但天有不测风云,仅仅一年不到,尼克松就因“水门事件”辞职下台,连带他要在其任期内完成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承诺也化为泡影。中美两国直到1979年1月1日卡特执政时才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其时,尼克松早已赋闲在家,而亲手培植中美关系这棵大树的毛泽东、周恩来也已在1976年相继辞世。
  尼克松访华和中美关系逐渐正常化直至建交,不仅对中美两国关系乃至世界局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也对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不是孤立的,与美国政府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中美关系的改善和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加上1971年10月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和随之而来1972年9月中国和日本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为中国政府解决台湾问题、最终完成祖国统一创造了有利的国际环境。

尼克松的名言警句

  命运给予我们的不是失望之酒,而是机会之杯
  这半年的学管制,已经改变了世界。
  Our destiny offers not the cup of despair , but the chalice of opportunity. (Richard Nixon, American President )命运给予我们的不是失望之酒,而是机会之杯。(
  Each moment in history is a fleeting time , precious and unique .(Richard Nixon , American president)   历史巨轮飞转,分分秒秒的时间都十分宝贵,也独具意义。
  一个人如若从未入迷于比其自身更重大的事业,那就失去了人生登峰造极的经验之一。只有入迷,他才能自知。只有入迷,他才能发现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所具有的、否则将仍然是休眠着的一切潜在力量。
  逆境能打败弱者而造就强者!
  当身处最低谷的时候,或许才会明白置身最高的山峰会有多么壮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