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拾遗》

  《本草拾遗》(公元741年,唐开元29年),是陈藏器所编著。陈氏认为《本经》问世以后,虽有陶弘景、苏敬等注解、修订、补充,但还有被遗漏而未载于本草的药品。“故别为序录一卷,拾遗六卷,解纷三卷,总曰《本草拾遗》,共十卷。” 

内容简介

《本草拾遗》
《本草拾遗》
  陈藏器以为《神农本草经》遗逸尚多,故搜遗补缺,开元二十七年(739年)编撰《本草拾遗》十卷(序例一卷,拾遗六卷,解纷三卷),首创中医方剂“宣、通、补、泄、轻、重、滑、涩、燥、湿”等“十剂”分类法的第一人,言其“宣可去壅”、“通可去滞”、“补可去弱”、“泄可去闭”、“轻可去实”、“重可去怯”、“滑可去着”、“涩可去脱”、“燥可去湿”、“湿可去枯”,又载“罂粟”可入药。原书今已佚,内容幸由《证类本草》收录得以传世。
  明代李时珍评此书:“……其所著述,博极群书,精核物类,订绳谬误,搜罗幽隐,自《本草》以来,一人而已。肤谫之士,不察其该详,惟诮其僻怪。宋人亦多删削。岂知天地品物无穷,古今隐显亦异,用舍有时,名称或变,岂可以一隅之见,而遽讥多闻哉。如辟虺雷、海马、胡豆之类,皆隐于昔而用于今;仰天皮、灯花、败扇之类,皆万家所用者。若非此书收载,何从稽考。此本草之书,所以不厌详悉也。”
  《本草拾遗》也有不少错误记载,如:“鸮目,吞之令人夜见鬼物。”,另其记载“人肉疗羸瘵”,也颇遭非议。宋代钱易《南部新书》说:“陈藏器撰本草拾遗云:人肉治羸疾,自是闾里相仿,割股今犹尚之。”  

现今评价

  本书扩展了用药范围,仅矿物药就增加了110多种,且其辨识品类也极为审慎,本书原著早已散佚,然仅从《证类本草》中看,引用本书所载的药物就有447种之多。《本草纲目》引用诸家本草的药物,也以引用本书所载的药物为多,有368种。为丰富本草学的内容作出了贡献。他还根据药物功效,提出宣、通、补、泻、轻、重、燥、湿、滑、涩十种分类方法,对后世方药分类产生了很大影响。
  本书编著成功,进一步充实了本草的内容,对医药学的发展,有一定的贡献。所以李时珍对其极为推崇,评价它说:“其所著述,博极群书,精核物类,订绳谬误,搜罗幽隐,自本草以来,一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