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颖

司马颖
               司马颖
  司马颖(279-306),西晋宗室,字章度,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晋武帝第十六子,太康十年(289)受封成都王。元康九年(299)出为平北将军,镇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八王之乱”中,先与河间王颙、齐王冏共讨赵王伦,伦败死。与颙讨冏;冏败,太安二年(303)又与颙合谋攻长沙王乂,致使混战规模愈益扩大。承安元年(304年)拜丞相,寻还镇邺,自立为皇太弟,遥制朝政。七月,东海王越传檄四方,挟帝北征。两军在荡阴激战,越大败,逃回封国。颖遣人迎惠帝入邺城,改元建武。幽州刺史王浚与颖有隙,联合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以及东赢公司马腾同起兵讨颖,大破之,邺中大震,颖与卢志率数十骑引惠帝奔洛阳。河间王颙部将张方拥兵专政,十一月,张方挟惠帝、成都王颖、豫章王炽等迁往长安,复永安年号。十二月,颙废其皇太弟位,立炽为皇太弟,改元永兴,令颖归藩。故将公孙藩起兵迎之,行至洛阳,会越攻颙,转奔关中。八月,颙表颖为镇军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光熙元年(306)五月,越前锋祁弘连败颙军,颖自武关奔新野,后奔朝歌,为顿丘太守冯嵩所擒,送于邺城。十月,长史刘舆杀颖。

生平简介

·封成都王

  太康末年受封成都王,食邑十万户。后拜越骑校尉,加散骑常侍、车骑将军。贾谧曾与皇太子司马遹争道。司马颖在坐,厉声指责贾谧:“皇太子国之储君,贾谧何得无礼!”贾谧惧,由此派颖出任为平北将军,镇邺城。后转镇北大将军。

·讨伐赵王

  永宁元年(301年),赵王司马伦称帝,升任征北大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到了齐王司马冏起义兵反司马伦时,司马颖发兵响应,行军至朝歌,有众二十余万。先锋赵骧先败后胜下大破赵王军。司马颖于是渡过黄河,乘胜长驱直入。此时左将军王舆与尚书广陵公司马漼领兵入宫杀孙秀等人,幽禁赵王伦,迎惠帝复位。司马颖入京都时,诛杀司马伦。同时派赵骧、石超等助齐王司马冏在阳翟攻讨虏将军张泓,张泓见此投降。司马冏此时才可率兵众入洛阳,自以第一个举兵讨伐而专擅威权。司马颖亦不领功,向惠帝说是大司马司马冏之功勋,托辞出宫,回镇邺城。
  回邺城后,惠帝下诏派兼太尉王粹赐司马颖加九锡殊礼,进位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加黄钺、录尚书事,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司马颖拜受徽号,辞让殊礼九锡,又上表提及参与讨伐的功臣卢志、和演、董洪、王彦、赵骧等五人,全部皆封开国公侯。司马颖又上表请求运十五万斛粮食解救受战祸影响的阳翟居民,更接纳虑志建议收殓黄桥战死的八千士兵,又设立墓园、祭堂和记念战功的石碑;并命河内温县长官埋葬司马伦的一万四千名战死士卒。这些举动使司马颖的名望更高。

·遥控朝廷

  及后齐王冏骄侈无礼令人失望,成都王颖于是众望所归,望能改善国家。惠帝下诏喻司马颖入朝辅政。司马颖亲信的宧官孟玖不想回洛阳,加上母亲程太妃爱恋邺都,于是司马颖犹豫未决。同时司马颖的义募军队想回到家乡,他知义募军队不可留,所以遣散,以安百姓。太安元年(302年),司马冏被长沙王司马乂打败并杀害,司马乂掌权;司马乂虽然总掌朝中大权,但事无臣细都会向邺城的司马颖报告和询问,故此司马颖实是遥距执掌朝政。
  太安二年(303年),义阳蛮张昌因受不住新野王司马歆的严法,聚众数千人在荆州作乱,后更杀司马歆。司马颖拜表南征,所在人民都响应参军。但不久张昌就被陶侃平定。司马颖此时恃著功勋而骄奢,令百度弛废,比司马冏更差。司马颖想胡作非为,但忌惮在朝内的兄长长沙王司马乂;同时河间王司马颙亦想夺权,邀请司马颖与他组联军攻打司马乂,于是就与司马颙上表请诛羊皇后之父羊玄之、左将军皇甫商等,并檄司马乂回府第。自己则带领着原本要攻打张昌的军队与司马颙之将军张方攻伐洛阳,以平原内史陆机为前锋都督、前将军、假节。司马颖到朝歌,进军屯河南。此时陆机战败,死者甚众,孟玖亦诬陷陆机,司马颖遂收斩陆机,夷其三族。其后与张方一同进攻洛城。但战事维持数月,司马乂军奋力死战,多次大破联军,死伤六、七万人,张方亦打算撤退;同时常山人王舆合众万余人,打算袭击司马颖。可是,司空司马越却害怕缺粮中的司马乂军会挡不住,与几名殿中将领囚禁司马乂到金镛城,向司马颖和司马颙投降,后更送交张方杀害,王舆则被手下斩杀,全兵向司马颖投降。司马颖入洛阳后,因在朝野向来有威望,而且军事实力强,入洛阳后被增封二十郡,拜丞相。司马颙及后上表认为司马颖应该成位皇位继承人,于是废去司马覃皇太子之位,以司马颖为皇太弟,丞相位置不变。

·兵败被废

  司马颖获大权后回他的根据地邺城,继续遥控政权,排场与皇帝可以比较,目无皇帝,处处展现其夺位野心,又任用孟玖,这令人民都大失所望,也给其他有野心的王有了讨伐的借口与机会。永安元年(304年),司空东海王司马越与左卫将军陈眕,殿中中郎逯苞、成辅及长沙王故将上官巳召集四方共讨司马颖,云集了十多万人,让司马覃复位,并带惠帝亲征。司马颖知道后大为惊震,想要逃跑,其部下劝其不要,司马颖就召集各人商量对策。东安王司马繇认为皇帝亲自来讨伐,应该投降请罪,司马颖不肯。司马王混及参军崔旷则劝司马颖迎战,司马颖赞同,派遣奋武将军石超率五万兵马到荡阴(今河南汤阴)。陈眕的两位弟弟陈匡与陈规亲自到司马越军中,声称邺城中司马颖部下听到皇师到来已经离散。东海王司马越信以为真,军队于是防备松懈。石超赶到荡阴,大败司马越军,甚至射伤惠帝,左右都争相逃命,将惠帝遗下草地上。石超于是把晋惠帝送到邺城,司马颖改年号为建武,杀死之前劝司马颖投降的东安王司马繇。司马越在兵败时先逃到下邳,当时的徐州都督、东平王司马楙不接纳他,司马越就逃回其封地东海(今山东郯城北)。司马颖以同是宗室兄弟的名义,下令宽恕司马越,要招他回朝,司马越不应命。陈眕和上官巳则带太子司马覃守洛阳,司马颙当时也派遣张方率兵二万助司马颖。但大军到达时司马越军已败,就乘机进驻洛阳,上官巳派苗愿抵抗张方但失败,司马覃却袭击上官巳,上官巳和苗愿逃走,司马覃则向张方投降,再次被废。
  司马越的亲弟弟并州刺史东瀛公司马腾及安北将军王浚,杀死司马颖所置的幽州刺史和演。于是司马颖出兵讨伐司马腾。司马腾与王浚结合外族乌丸人羯朱等势力共同攻击司马颖。司马颖派遣新选的幽州刺史王斌及石超、李毅等人抵抗司马腾等人,被羯朱打败。战败的消息传到邺城后,人心惶惶,官僚士兵相续逃跑。司马颖甚是恐慌,与几十个将军连同晋惠帝连夜逃到洛阳。羯朱的军队一路追赶司马颖等人到朝歌,追不上才放弃。洛阳当时由司马颙的部将张方控制,张方又挟持晋惠帝,司马颖等人到司马颙的根据地长安,司马颙同时废除司马颖的皇太弟地位,要司马颖离开朝廷回其封地。司马颙自行选置百官,改秦州为定州,改元永兴,并以豫章王司马炽任皇太弟。司马颙又让晋惠帝下诏,要立远在东海的司马越为太傅,要司马越回朝与太宰司马颙共同辅政。司马越不受。

·归北被杀

  司马颖被废后,河北人都思念他,他的旧将公师籓、汲桑等人欲起兵迎接司马颖。司马颙见到司马颖还有人支持,于是复拜司马颖为镇军大将军、都督河北的军事,给兵千人,让其回去镇守邺城。光熙元年(306年),司马颖到达洛阳,但还没回到封地时,司马越讨伐司马颙的军队就来到,接连击败司马颙属下刘乔、楼褒、王阐等军,向长安进发。司马颖则逃到关中。此时司马越攻陷长安,司马颙出逃,司马越等人带惠帝回洛阳,司马颖则从华阴经武关出新野。此时有诏令命镇南将军刘弘和南中郎将刘陶捉拿司马颖,司马颖因而抛弃母亲和妻子,与儿子司马普及司马廓坐马车回朝歌,收合数百将士,想投靠支持他的公师藩。途中被顿丘太守冯嵩所捕获,送到邺城,被范阳王司马虓幽禁,但是并没有加害于他。一个多月后,司马虓暴毙,司马虓的长史刘舆见到司马颖在邺城很有威望,忧虑留住司马颖成后患,就秘不发丧,而且令人装扮台使,假称诏晋惠帝赐司马颖死。司马颖被看守他的人田徽缢死,时年二十八。他的两位儿子也被杀。
  司马颖死后,官属争相奔散,惟独卢志随从不怠。其后汲桑杀害东赢公司马腾,号称为颖报仇,于是起出司马颖的棺木,带着它行军,每有事都启奏司马颖,以行军令。后来汲桑被打败,放棺木于旧水井中。司马颖旧臣收了棺木,改葬于洛阳,晋怀帝加县王礼节。
  司马颖死后数年,开封地区有传司马颖有一个十余岁的儿子,流离在百姓家,东海王越遣人杀了他。永嘉年间,立东莱王司马蕤子司马遵为司马颖嗣,封华容县王。

历史年表

  太康十年,公元289年。为成都王。
  元康九年,公元299年。散骑常侍贾谧,为太子司马遹讲学,态度颇为倨傲。司马颖在坐,厉声呵斥。贾谧惧,言于皇后贾南风,遂诏司马颖为平北将军,镇邺。
  永康二年,公元301年。赵王司马伦篡位,齐王司马冏传檄讨逆。成都王司马颖从卢志之言,发兵与诸王共讨司马伦,至朝歌,众二十余万。与敌将士猗、许超、孙会战于黄桥,败绩,死伤八千余人。司马颖欲退保朝歌,王彦、卢志劝谏:“现在我军失利,敌军得志,有轻敌之心。若现在退缩,士气沮丧,则不可复战。何况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如挑选精兵,连夜进军,出其不意,以奇制胜。”司马颖从其言,帅诸军击之,大战于湨水,敌大溃,孙会弃军南逃,司马颖乘胜渡河。
  四月,广陵公司马漼,左卫将军王舆入宫,击杀孙秀、士猗、许超等于中书省,迎晋惠帝司马衷复位,赐死赵王司马伦于金墉城。司马颖入洛阳,遣赵骧、石超助齐王司马冏讨张泓于阳翟,张泓等降。
  六月,诏成都王司马颖为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黄钺,录尚书事,加九锡,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从卢志之言,推功于司马冏,以母疾为由,回归藩国,由此民望皆归司马颖。
  司马颖还邺,接受大将军封衔,辞掉九锡殊礼。上表朝廷,乞米十万斛以赈济阳翟百姓。又造八千棺木,收敛安葬阵亡黄桥的将士,并表彰其家,加两级优待。
  永宁二年,公元302年。齐王司马冏专权,作威作福,骄奢日甚。河间王司马颙上表数其罪状,司马颖不听卢志劝谏,亦起兵应之。十二月,司马冏败死,长沙王司马乂统洛阳。
  太安二年,303年。河间王司马颙以李含之死为由,使张方为督,统兵7万征讨长沙王司马乂。司马颖亦使陆机为前将军,统兵20余万,南向洛阳。十月,陆机军与司马乂战于建春门,大溃,折损战将十六人。司马颖信谗,以为陆机将反,大怒,使牵秀收而杀之,夷三族。
  永兴元年,304年。洛阳城内水尽粮绝,东海王司马越军变,擒司马乂,献城投降。司马颖入京师,后复还邺,增封二十郡,拜丞相。河间王司马颙表其为皇太弟,仍兼丞相之职,皇帝的车辆、服装皆送至邺,僭侈日甚,任人唯亲,有无君之心,大失众望。七月,司马越与右卫将军陈眕、长沙上官巳等聚众10余万奉帝征讨,石超统众破之,劫惠帝入邺。幽州刺史王浚与司马颖有隙,联合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以及东嬴公司马腾同起兵讨司马颖,破王斌、石超,邺中大震,司马颖与卢志率数十骑挟惠帝奔洛阳。十一月,张方奉惠帝、司马颖、豫章王司马炽等返长安。十二月,司马颙废司马颖,遣送回藩。
  永兴二年,公元305年。司马颖废,故将公师藩聚兵数万迎之,一路抄掠着至邺,为苟晞、丁绍破。七月,东海王司马越为盟主,打着迎帝还都的口号,传檄共讨司马颙。八月,司马颙表司马颖为镇军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给兵千人,镇邺。司马颙败,司马颖自武关奔新野,惠帝下诏,使镇南将军刘弘、南中郎将刘陶收捕司马颖,于是弃母亲、妻子,与二子庐江王普、中都王廓渡河奔朝歌,收得故将数百,欲投公师籓,然遭顿丘太守冯嵩收捕,押送至邺。范阳王司马虓不忍杀害而囚之。十月,司马虓去世。刘舆秘不发丧,使人假称诏书下达,赐死司马颖并其二子。

《晋书》记载

  成都王颖,字章度,武帝第十六子也。太康末受封,邑十万户。后拜越骑校尉,加散骑常侍、车骑将军。贾谧尝与皇太子博,争道。颖在坐,厉声呵谧曰:“皇太子国之储君,贾谧何得无礼!”谧惧,由此出颖为平北将军,镇邺。转镇北大将军。
  赵王伦之篡也,进征北大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及齐王冏举义,颖发兵应冏,以邺令卢志为左长史,顿丘太守郑琰为右长史,黄门郎程牧为左司马,阳平太守和演为右司马。使兖州刺史王彦,冀州刺史李毅,督护赵骧、石超等为前锋。羽檄所及,莫不响应。至朝歌,众二十余万。赵骧至黄桥,为伦将士猗、许超所败,死者八千余人,士众震骇。颖欲退保朝歌,用卢志、王彦策,又使赵骧率众八万,与王彦俱进。伦复遣孙会、刘琨等率三万人,与猗、超合兵距骧等,精甲耀日,铁骑前驱。猗既战胜,有轻骧之心。未及温十余里,复大战,猗等奔溃。颖遂过河,乘胜长驱。左将军王舆杀孙秀,幽赵王伦,迎天子反正。及颖入京都,诛伦。使赵骧、石超等助齐王冏攻张泓于阳翟,泓等遂降。冏始率众入洛,自以首建大谋,遂擅威权。颖营于太学,及入朝,天子亲劳焉。颖拜谢曰:“此大司马臣冏之勋,臣无豫焉。”见讫,即辞出,不复还营,便谒太庙,出自东阳城门,遂归邺。遣信与冏别,冏大惊,驰出送颖,至七里涧及之。颖住车言别,流涕,不及时事,惟以太妃疾苦形于颜色,百姓观者莫不倾心。
  至邺,诏遣兼太尉王粹加九锡殊礼,进位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加黄钺、录尚书事,入朝不趋,剑履上殿。颖拜受徽号,让殊礼九锡,表论兴义功臣卢志、和演、董洪、王彦、赵骧等五人,皆封开国公侯。又表称:“大司马前在阳翟,与强贼相持既久,百姓创痍,饥饿冻馁,宜急振救。乞差发郡县车,一时运河北邸阁米十五万斛,以振阳翟饥人。”卢志言于颖曰:“黄桥战亡者有八千余人,既经夏暑,露骨中野,可为伤恻。昔周王葬枯骨,故《诗》云‘行有死人,尚或墐之’。况此等致死王事乎!”颖乃造棺八千余枚,以成都国秩为衣服,敛祭,葬于黄桥北,树枳篱为之茔域。又立都祭堂,刊石立碑,纪其赴义之功,使亡者之家四时祭祀有所。仍表其门闾,加常战亡二等。又命河内温县埋藏赵伦战死士卒万四千余人。颖形美而神昏,不知书,然器性敦厚,委事于志,故得成其美焉。
  及齐王冏骄侈无礼,于是众望归之。诏遣侍中冯荪、中书令卞粹喻颖入辅政,并使受九锡。颖犹让不拜。寻加太子太保。颖嬖人孟玖不欲还洛,又程太妃爱恋邺都,以此议久不决。留义募将士既久,咸怨旷思归,或有辄去者,乃题邺城门云:“大事解散蚕欲遽。请且归,赴时务。昔以义来,今以义去。若复有急更相语。”颖知不可留,因遣之,百姓乃安。及冏败,颖悬执朝政,事无巨细,皆就邺谘之。后张昌扰乱荆土,颖拜表南征,所在响赴。既恃功骄奢,百度弛废,甚于冏时。
  颖方恣其欲,而惮长沙王乂在内,遂与河间王颙表请诛后父羊玄之、左将军皇甫商等,檄乂使就第。乃与颙将张方伐京都,以平原内史陆机为前锋都督、前将军、假节。颖次朝歌,每夜矛戟有光若火,其垒井中皆有龙象。进军屯河南,阻清水为垒,造浮桥以通河北,以大木函盛石,沈之以系桥,名曰石鳖。陆机战败,死者甚众,机又为孟玖所谮,颖收机斩之,夷其三族,语在《机传》。于是进攻京城。时常山人王舆合众万余,欲袭颖,会乂被执,其党斩舆降。颖既入京师,复旋镇于邺,增封二十郡,拜丞相。河间王颙表颖宜为储副,遂废太子覃,立颖为皇太弟,丞相如故,制度一依魏武故事,乘舆服御皆迁于邺。表罢宿卫兵属相府,更以王官宿卫。僭侈日甚,有无君之心,委任孟玖等,大失众望。
  永兴初,左卫将军陈眕,殿中中郎褾苞、成辅及长沙故将上官巳等,奉大驾讨颖,驰檄四方,赴者云集。军次安阳,众十余万,邺中震惧。颖欲走,其掾步熊有道术,曰:“勿动!南军必败。”颖会其众问计,东安王繇乃曰:“天子亲征,宜罢甲,缟素出迎请罪。”司马王混、参军崔旷劝颖距战,颖从之,乃遣奋武将军石超率众五万,次于荡阴。眕二弟匡、规自邺赴王师,云:“邺中皆已离散。”由是不甚设备。超众奄至,王师败绩,矢及乘舆,侍中嵇绍死于帝侧,左右皆奔散,乃弃天子于藁中。超遂奉帝幸邺。颖改元建武,害东安王繇,署置百官,杀生自己,立郊于邺南。
  安北将军王浚、宁北将军东嬴公腾杀颖所置幽州刺史和演,颖征浚,浚屯冀州不进,与腾及乌丸、羯朱袭颖。候骑至邺,颖遣幽州刺史王斌及石超、李毅等距浚,为羯朱等所败。邺中大震,百僚奔走,士卒分散。颖惧,将帐下数十骑,拥天子,与中书监虑志单车而走,五日至洛。羯朱追至朝歌,不及而还。河间王颙遣张方率甲卒二万救颖,至洛,方乃挟帝,拥颖及豫章王并高光、虑志等归于长安。颙废颖归籓,以豫章王为皇太弟。
  颖既废,河北思之。邺中故将公师籓、汲桑等起兵以迎颖,众情翕然。颙复拜颖镇军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给兵千人,镇邺。颖至洛,而东海王越率众迎大驾,所在锋起。颖以北方盛强,惧不可进,自洛阳奔关中。值大驾还洛,颖自华阴趋武关,出新野。帝诏镇南将军刘弘、南中郎将刘陶收捕颖,于是弃母妻,单车与二子庐江王普、中都王廓渡河赴朝歌,收合故将士数百人,欲就公师籓。顿丘太守冯嵩执颖及普、廓送邺,范阳王虓幽之,而无他意。属虓暴薨,虓长史刘舆见颖为邺都所服,虑为后患,秘不发丧,伪令人为台使,称诏夜赐颖死。颖谓守者田徽曰:“范阳王亡乎?”徽曰:“不知。”颖曰:“卿年几?’徽曰:“五十。”颖曰:“知天命不?”徽曰:“不知。”颖曰:“我死之后,天下安乎不安乎?我自放逐,于今三年,身体手足不见洗沐,取数斗汤来!”其二子号泣,颖敕人将去。乃散发东首卧,命徽缢之,时年二十八。二子亦死。邺中哀之。
  颖之败也,官属并奔散,惟卢志随从不怠,论者称之。其后汲桑害东赢公腾,称为颖报仇,遂出颖棺,载之于军中,每事启灵,以行军令。桑败,度棺于故井中。颖故臣收之,改葬于洛阳,怀帝加以县王礼。
  颖死后数年,开封间有传颖子年十余岁,流离百姓家,东海王越遣人杀之。永嘉中,立东莱王蕤子遵为颖嗣,封华容县王。后没于贼,国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