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昌

张昌
                   张昌
  张昌(?~304),义阳(今河南新野)人,出身于汉化了的蛮族。武力过人,好论攻战,年轻时曾为平氏县吏,永宁元年(301),在李特起义(见秦雍六郡流民起义)的鼓舞下,张昌纠合徒党数千人。晋王朝为镇压李特起义,在荆州强征“壬午兵”(因壬午日发布诏书而得名),调发荆州“武勇”,开赴益州。荆州百姓本不愿背井离乡远戍益州,加以张昌乘机鼓动,坚决不肯应征。诏书催遣严急,凡被征之人在所经郡县界内停留五日者,郡县长官撤职。这些武勇到处受到驱逐,走投无路,纷纷屯聚反抗。张昌改名李辰,于太安二年(303)五月在安陆北面的石岩山起义。各地不愿远征的丁壮和就食江夏(今湖北云梦)的饥民,都踊跃参加。义军首先攻克江夏郡,又大败司马歆派来镇压的大军,立原山都(今湖北谷城东南)县吏丘沈为天子,更名刘尼,冒充汉朝后代。张昌以相国掌实权,其兄弟皆领兵。江汉人民纷纷响应,旬月之间,众至三万。义军头著绛色巾,上插羽毛,作战非常勇敢,分四路进攻。一路黄林率两万人向豫州进发,继而东下,破武昌(今湖北鄂城),斩太守。一路张昌亲率大军西攻宛(今河南南阳),败豫州刺史军,并于樊城一战斩司马歆,直逼襄阳。一路别帅石冰东破江、扬二州。临淮(今江苏盱眙东北)人封云起兵响应,占领徐州。一路陈贞等南破长沙、湘东、零陵、武陵诸郡(今湖南境内)。这样,义军迅速占领了长江中下游的荆、江、徐、扬、豫五州的大部分地区,多以下层人民担任州郡牧守。

生平简介

  张昌(?-304年),西晋义阳(河南新野)的蛮族。303年,新野庄王司马歆(司马懿七子扶风武王司马骏的儿子)根据壬午诏书,强行征兵,讨伐益州李流,侵扰了荆州的民众。张昌聚集了几千人,改换姓名叫李辰,在安陆石岩山招募百姓,各方流民和逃避戍守劳役的人大多都投靠了他,遂举兵反晋。江夏(湖北安陆)太守弓钦派兵讨伐张昌失败,张昌于是攻打郡城,弓钦就与部下朱伺逃奔武昌。
  张昌占据江夏,把山都县小官吏丘沈的姓名改为刘尼,说他是汉朝皇室后裔,尊奉为天子,张昌自封为相国,立年号为神凤。郊祀礼仪、服装颜色装饰,全都按照汉制。长江、沔水流域都起兵响应张昌,一月之间聚众达三万,士卒都戴深红色的帽子,用马尾当作须髯。
  朝廷让屯骑校尉刘乔任豫州刺史,宁朔将军刘弘任荆州刺史。又诏令河间王司马颙派雍州刺史刘沈带领一万州兵,加上在西府征发的五千人从蓝田关出兵讨伐张昌。张昌派他的部将黄林率领两万人进发豫州,被刘乔派兵打败。
  司马歆与大将军司马颖结交,长沙王司马乂和司马颖有怨隙,不接受司马歆出兵的要求,这样张昌的部众势力日益扩大。张昌到达樊城,司马歆就出去阻击,部众溃散,司马歆也被张昌杀死。
  朝廷诏令刘弘代替司马歆为镇南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六月,刘弘让南蛮长史陶侃任大都护,进军据守襄阳。张昌进攻襄阳,没有成功。
  张昌派石冰进犯扬州、江州,临淮人封云也起兵进犯徐州来响应石冰。荆、江、徐、扬、豫等五个州的辖境,大多被张昌占据。刘弘派陶侃在竟陵攻打张昌,刘乔派遣部将李扬向江夏进发。陶侃大败张昌,前后斩杀几万人,张昌逃窜到下山,部众全部投降。304年,荆州的军队擒获并杀掉张昌,他的同党都被诛灭三族。

《晋书》记载

  张昌,本义阳蛮也。少为平氏县吏,武力过人,每自占卜,言应当富贵。好论攻战,侪类咸共笑之。及李流寇蜀,昌潜遁半年,聚党数千人,盗得幢麾,诈言台遣其募人讨流。会《壬午诏书》发武勇以赴益土,号曰“壬午兵”。自天下多难,数术者云当有帝王兴于江左,及此调发,人咸不乐西征,昌党因之诳惑,百姓各不肯去。而诏书催遣严速,所经之界停留五日者,二千石免。由是郡县官长皆躬出驱逐,展转不远,屯聚而为劫掠。是岁江夏大稔,流人就食者数千口。
  太安二年,昌于安陆县石岩山屯聚,去郡八十里,诸流人及避戍役者多往从之。昌乃易姓名为李辰。太守弓钦遣军就讨,辄为所破。昌徒众日多,遂来攻郡。钦出战,大败,乃将家南奔沔口。镇南大将军、新野王歆遣骑督靳满讨昌于随郡西,大战,满败走,昌得其器杖,据有江夏,即其府库。造妖言云:“当有圣人出。”山都县吏丘沈遇于江夏,昌名之为圣人,盛车服出迎之,立为天子,置百官。沈易姓名为刘尼,称汉后,以昌为相国,昌兄味为车骑将军,弟放广武将军,各领兵。于石岩中作宫殿,又于岩上织竹为鸟形,衣以五彩,聚肉于其傍,众鸟群集,诈云凤皇降,又言珠袍、玉玺、铁券、金鼓自然而至。乃下赦书,建元神凤,郊祀、服色依汉故事。其有不应其募者,族诛。又流讹言云:“江淮已南当图反逆,官军大起,悉诛讨之。”群小互相扇动,人情惶惧,江沔间一时猋起,竖牙旗,鸣鼓角,以应昌,旬月之间,众至三万,皆以绛科头,扌替之以毛。江夏、义阳士庶莫不从之,惟江夏旧姓江安令王伛、秀才吕蕤不从。昌以三公位征之,伛、蕤密将宗室并奔汝南,投豫州刺史刘乔。乡人期思令李权、常安令吴凤、孝廉吴畅纠合善土,得五百余家,追随伛等,不豫妖逆。
  新野王歆上言:“妖贼张昌、刘尼妄称神圣,犬羊万计,绛头毛面,挑刀走戟,其锋不可当。请台敕诸军,三道救助。”于是刘乔率诸军据汝南以御贼,前将军赵骧领精卒八千据宛,助平南将军羊伊距守。昌遣其将军黄林为大都督,率二万人向豫州,前驱李宫欲掠取汝水居人,乔遣将军李杨逆击,大破之。林等东攻弋阳,太守梁桓婴城固守。又遣其将马武破武昌,害太守,昌自领其众。西攻宛,破赵骧,害羊伊。进攻襄阳,害新野王歆。昌别率石冰东破江、扬二州,伪置守长。当时五州之境皆畏逼从逆。又遣其将陈贞、陈兰、张甫等攻长沙、湘东、零陵诸郡。昌虽跨带五州,树立牧守,皆桀盗小人而无禁制,但以劫掠为务,人情渐离。
  是岁,诏以宁朔将军、领南蛮校尉刘弘镇宛,弘遣司马陶侃、参军蒯桓、皮初等率众讨昌于竟陵,刘乔又遣将军李杨、督护尹奉总兵向江夏。侃等与昌苦战累日,大破之,纳降万计,昌乃沈窜于下俊山。明年秋,乃擒之,传首京师,同党并夷三族。

后世影响

  两晋之际虽说没有全国规模的农民起义,但由北而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连锁反应式的各族人民起义,实际上波及全国。张昌在荆楚地区的起义,以其巨大的号召力,广泛的影响,彪炳史册,如《晋书·五行志》所谓“百姓从之如归”,《抱朴子外篇·自叙》所谓“六州之地,柯振叶靡”一类的记载,文献中举不胜举。张昌本是义阳蛮人,平氏县吏。他的起义,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号召力,广泛的影响,除了一般的原因即西晋王朝对荆楚各族百姓残酷的压迫剥削,强征“壬午兵”去镇压巴李氏起义外,还与他本人无意有意地因袭了并充分地利用了当地的文化传统有密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