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谦

陶谦
         陶谦
  陶谦字恭祖,丹阳人.他小时候是孤儿,好学,性格刚直,有高尚的节操。后举孝廉,拜尚书郎,授予舒令。后迁幽州刺史,征拜议郎,参车骑将军张温军事,西讨韩遂。后来黄巾起兵徐州,就让陶谦做徐州刺史,大败黄巾军。董卓之乱中,各州各郡纷纷起兵,当时天子在长安城中,与各处都中断联系。陶谦就派使者到长安去进贡。又迁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当时的徐州民殷国富,流亡外地的人也大多归顺他。但是他却背道而驰:广陵太守赵昱忠直,却疏远他;曹宏这些小人反倒亲近他们,任用他们。这样使各方不能和睦,渐渐乱起来。后来下邳的阙宣自称天子,陶谦杀死他,合并他的队伍。初平四年,曹操征讨陶谦,攻下十几座城。在彭城大战,陶谦败走,退守郯城,死伤过万。后曹操因粮少退兵。兴平元年,曹操又东征,平定琅邪、东海等县。陶谦害怕了,想去丹阳。恰好张邈叛乱,迎合吕布。曹操又去和吕布打。当年,陶谦病死,时年六十三岁。

生平简介

·流氓创业

  陶谦丹扬人,出身小吏家庭,年少丧父,以游荡不羁闻名县内。(早期经历与公孙瓒类似,下文谈影响) “故苍梧太守同县甘公出遇之涂,见其容貌,异而呼之,住车与语,甚悦,因许妻以女。甘公夫人闻之,怒曰:“妾闻陶家儿敖戏无度,如何以女许之?”公曰:“彼有奇表,长必大成。”遂妻之。”做了人家女婿才阔了起来,得以出仕,当时年仅十四。在做小吏时,陶谦就以顶撞上官闻名。“谦性刚直,有大节,少察孝廉,拜尚书郎,除舒令。郡守张盘,同郡先辈,与谦父友,意殊亲之,而谦耻为之屈。”就是这么一个不敬长上的人,却被赞为有“大节”问闲实在不明白。陶谦的个性也许是他借以立名的手段,总之他成功了,西羌叛乱,名将皇甫嵩征其为扬武校尉从军,平叛成功,陶谦也正式走上仕途,成为朝官。

·割据徐州

  后来边章韩遂为乱,“司空张温衔命征讨;又请谦为参军事,接遇甚厚,而谦轻其行事,心怀不服”问闲认为这里面大有文章 众所周知 当时后汉已然倾颓,乱世苗头渐显,陶谦也开始不服从朝廷权威,准备自立门户。董卓这个时期也在张温手下征讨韩遂,他也对张温阳奉阴违。问闲推测,此二人可能在此时就结有秘密同盟。原因:1董卓劫天子 倾覆宗庙 为天下公敌时 陶谦早已稳坐徐州 然而毫无起兵之意 隔岸观火。2“天子都长安,四方断绝,谦遣使闲行致贡献,迁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三国志》)“时,董卓虽诛,而李傕郭汜作乱关中。是时,四方断绝,谦每遣使间行,奉贡西京。诏迁为徐州牧,加安东将军,封溧阳侯”(后汉书)不管二者哪个为事实 可以肯定的是 陶谦一直与董卓集团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并从而得到了后汉政府的合法任命(这一点和张燕相似,想来是贼人相惜吧)因为征讨韩遂后不久 陶谦即前往徐州 董卓出屯扶风 二者再没有接触机会 因而忘了推测 二人的同盟应该只能形成于征讨韩遂时。(二位老贼臭味相投 相约平分天下)
  徐州黄巾起,以谦为徐州刺史,击黄巾,大破走之,境内晏然。借着农民起义的鲜血,又一位乱世群雄诞生了。

·以阴谋求存乱世

  陶谦军事才能欠缺,因而只能靠阴谋弥补。比如“下邳阙宣自称“天子”,谦始与合从,后遂杀之而并其众。”他就是靠这种典型的小人行径排除异己。并且靠与董卓的同盟取得了合法地位,而当时曹袁等群雄还没有合法地位 有的甚至是通缉犯,因而对攻打陶谦有所顾忌 陶谦就这样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徐州也赢得了短暂和平 “是时,徐方百姓殷盛,谷实甚丰,流民多归之”多少也起了一定积极作用。同时陶谦加入公孙瓒、张燕集团与袁曹集团抗衡。
  陶谦能长期称霸一方,并图谋天下,靠的是手中一支精锐的军事力量——丹杨兵。(记得曾经在以前的论坛上发过丹杨兵的帖子……丢了……)三国中除了北方骑兵,战斗力最强的就是丹杨兵,孙策下江南,袁术据淮南,曹操起家,都是靠它。陶谦丹杨人,以丹杨出身的曹豹,许耽两中郎将为统帅的丹杨兵是徐州武装的中坚力量,也算是天下精锐。
  至于曹操父亲被陶谦兵所杀 历来认为是偶然 可问闲有不同看法 认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 曹操何人 如此乱世能不派兵卫父?又岂能为乱兵所杀?想必是陶谦诱而杀之 因而孟德狂怒 殃及徐州百姓,否则断不至此。至于动机……陶谦和董卓集团是同盟嘛!
  后来就是著名的徐州之战。
  曹兵进犯 陶谦虽有同盟者公孙瓒手下田楷领兵来助 仍然大败 陶谦悟出了一个道理:“一只狮子带的一百只羊远胜于一只羊带的一百只狮子。”自己手下的这两个猪头实在是衰。于是 他策划了自己一生中最失败的阴谋——招揽刘备。刘备当时不过青州一平原相,手下幽州杂胡骑兵千余,又掠得饥民数千。(问闲怎么想怎么觉得象是一黑社会组织)军事力量十分薄弱,但刘备本人是“亲当矢石”的悍将。手下又有关羽张飞两位“万人敌”自然成为最好的招揽对象。陶谦当即以丹杨兵四千补刘备,刘备也当即投靠陶谦,从此不再理会恩人公孙瓒,完成了光辉背叛史的第一章。
  当然二者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陶谦不敢让刘备放手领兵 总是让曹豹作监军同行,刘备被搞得无法放手用兵,大败于曹操。
  “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谦退守郯。太祖以粮少引军还。兴平元年,复东征,略定琅邪、东海诸县。谦恐,欲走归丹杨。会张邈叛迎吕布,太祖还击布。”
  天下精锐的丹杨兵与两位“万人敌”结合居然被当时羽翼未丰的曹操如此大败,自然是指挥不一的缘故。问闲认为难怪张飞看曹豹那么不爽。
  正巧吕布偷袭 陶谦得免一劫 不久病逝 老贼享年六十三岁

·生前身后

  陶谦不属于豪强地主 其出身与公孙瓒类似 因而也与董卓等人臭味相投。他统治徐州,完全是靠自己家乡的武装力量,是标准的军阀。因而得不到当地豪强糜氏,陈氏,赵氏的支持。因而死后政治遗嘱被篡改,刘备写下了光荣的反噬史的第一章。
  昭烈帝为了显示自己继承的合法性,并未对陶谦遗族下手。陶谦二子因此终生未仕 平安度过一生 在乱世里也许是一种幸福吧

史书记载

  陶谦字恭祖,丹杨人。少好学,为诸生,仕州邵,举茂才,除卢令,迁幽州剌史,征拜议郎,参车骑将军张温军事,西讨韩遂。会徐州黄巾起,以谦为徐州剌史,击黄巾,破走之。董卓之乱,州郡起兵,天子都长安,四方断绝,谦遣使闲行致贡献,迁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是时,徐州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而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琊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下邳阙宣自称天子,谦初与合从寇钞,后遂杀宣,并其觽。
  初平四年,太祖征谦,攻拔十余城,至彭城大战。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谦退守郯。太祖以粮少引军还。兴平元年,复东征,略定琅邪、东海诸县。谦恐,欲走归丹杨。会张邈叛迎吕布,太祖还击布。是岁,谦病死。
  谦二子:商、应,皆不仕。

人物性格

陶谦画像
      陶谦画像
  陶谦,被旧史书评价为“昏乱而忧死”。

·桀骜不逊

  陶谦出身扬州丹杨郡的小吏家庭,父亲终其一生也不过当过县长。而幼年失怙,一直是个玩劣小儿,十四岁方才折节向学。以茂才(《吴书》为孝廉)被推举出仕,历任卢令、幽州剌史、议郎、车骑将军司马。
  陶谦个性向来桀骜不逊,在舒县当县令就怠慢太守张磐,随车骑将军张温西征又轻其行事。但是陶谦这副名士派头却没有遇到任何挫折,于是一直保持了下来。

·志大才疏

  徐州黄巾起义,陶谦被任命为徐州刺史平乱。破虏将军孙坚也派督军校尉朱治协助陶谦,镇压了这次起义。
  琅琊赵昱、东海王朗、彭城张昭系徐州名士,陶谦均荐举为茂才。赵昱为别驾、王朗为治中。张昭不应,这时陶谦的脾气上来了,“以为轻己,遂见拘执。昱倾身营救,方以得免。”
  董卓擅权,挟天子退入长安。河南尹朱俊要求各州郡出兵相助,讨伐董卓。陶谦派遣精兵三千听从调遣,“余州郡稍有所给”,又表朱俊行车骑将军。但是镇压黄巾军多有战功的朱俊却打不赢董卓的以战争为职业的凉州军队,被李傕、郭汜击退。
  董卓被诛后,李傕、郭汜又擅权作乱。陶谦联前杨州刺史周乾、琅邪相阴德、东海相刘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太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郑玄推举朱俊为太师为首,共讨李傕、郭汜。而朱俊又不从。
  别驾赵昱、治中王朗等说谦曰:“春秋之义,求诸侯莫如勤王。今天子越在西京,宜遣使奉承王命。”谦乃遣昱奉章至长安。拜谦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以昱为广陵太守,朗会稽太守。这样,陶谦又屈服于李傕、郭汜。

·刚愎自用

  陶谦与公孙瓒、袁术结盟,与袁绍刘表、曹操对抗。曹操数次击败陶谦,陶谦于是派人杀掉在徐州避难的曹操父亲和兄弟。当然当时曹操不过是袁绍的部下,兖州也比不上徐州。但是曹操誓之必死,托后事于张邈,结果陶谦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即使挽留了刘备作为保护自己的盾牌,也挡不住曹操如潮的攻势。陶谦甚至想逃回老家丹杨,终于在焦虑中病死。遗命刘备接任徐州刺史。(《蜀书·麋竺传》)
  值得指出的是,陶谦并没有疏远赵昱,赵昱外任广陵太守,想亲近也没法。陶谦也没有与下邳乱贼阙宣合从,以阙宣区区数千人,陶谦怎么看得上? 可见陶谦虽然有诸多缺点,但并不是史书中描写的“背道任情,亲任谗慝,忠直见疏,刑政失和”,之所以被写成这样,不外是为曹操的屠杀辩解罢了。

人物评价

·古人评论

  时人张昭认为陶谦“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但陈寿却说陶谦“背道任情……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
  三国志作者陈寿评曰:“陶谦昏乱而忧死。”
  东吴张昭评曰:“猗欤使君,君侯将军,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赖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宁。唯帝念绩,爵命以章,既牧且侯,启土溧阳。遂升上将,受号安东,将平世难,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丧覆失恃,民知困穷。曾不旬日,五郡溃崩,哀我人斯,将谁仰凭?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呜呼哀哉!”
  后汉书评曰:“徐方歼耗,实谦为梗。”

·今人评论

  陶谦这个人,也算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大的才能和伟略,人们对他的认识大都集中在“三让徐州”上。他在曹操为父复仇、血腥屠城的困难局面下,求救于青州刺史田楷,田楷又同当时还是平原相的刘备同来协助。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陶谦对刘备赞赏有加,并在病故之前把徐州让给了刘备(让徐州的确有过,但“三让徐州”却是小说家言,不足为信。本文要讨论的是历史事件,因此不再赘述)。一下子把个之前还是默默无闻的大耳公推到了前台,刘备一夜成名,由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平原相跻身诸侯之列。要说陶谦此举也说明他还是很有些见地和头脑的,但偏偏史料上对他的评价却是相互矛盾的:一种是时人张昭,他认为陶谦“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分明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好官。而另一种是陈寿,则说他“背道任情……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最后是“昏乱而忧死”,这又像是个昏官。那么历史上的陶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为什么史料上又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呢?让我们去伪存真,对各种历史记载进行认真的分析和对比,从内政、军事、政治等各个方面来做一个综合分析,看看这个陶谦的真面目吧。
  (一)历史上的陶谦本是东汉末年军阀割据势力之中的重要一员,他的发展、灭亡对后来三国鼎立局面的形成都起着一定作用,特别是对曹操、刘备两大势力的发展具有重大影响。不过,陈寿的《三国志·陶谦传》及范晔的《后汉书·陶谦传》中对他的记载基本相同,而且是语焉不详,对于我们了解陶谦帮助有限,尤其是对陶谦的内政管理能力的记载很少,所以陈寿所言的陶谦“背道任情……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的证据并不充分。政绩如何《吴书》中引用张昭的话说是“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在《吴书》中还有一个记载,也可作为佐证:陶谦在担任舒县县令时,曾经得罪过上司,上司想伺机进行报复,但“谦在官清白,无以纠举”,这也可以说明陶谦这官做得应该不差。
  陶谦在担任徐州牧的时候,“是时,徐州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而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琊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范晔的《后汉书·陶谦传》中也说“(陶谦)诏迁为徐州牧,加安东将军,封溧阳侯。是时,徐方百姓殷盛,谷实甚丰,流民多归之。而谦信用非所,刑政不理,别驾从事赵昱,知名士也,而以忠直见疏,出为广陵太守。曹宏等谗慝小人,谦甚亲任之,良善多被其害。由斯渐乱”。这两个记载基本是一致的,但都有个问题:按照陈寿和范晔的说法,徐州渐乱的时间,是在陶谦担任了徐州牧之后,也就是在献帝初平元年(190年)之后,而之前呢?这两部史书都说是“徐州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那这个“是时”的时间里谁是徐州的刺史呢?还是根据陈寿的《三国志·陶谦传》及范晔的《后汉书·陶谦传》的记载:是陶谦!综合相关的很多史料,陶谦是在灵帝中平五年(188年)的时候出任徐州刺史的。也就是说是陶谦把徐州治理得“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
  灵帝中平五年(188年),陶谦出任徐州刺史,首先迅速扑灭了境内的黄巾之乱,“境内晏然”,稳定了局势。当时整个中原广大地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徐州也不例外。据《先贤行状》中记载:徐州当时是“世荒民饥”。针对这一情况,陶谦“表(陈)登为典农校尉,乃巡土田之宜,尽凿溉之利,粳稻丰积”。陈登时年仅二十五岁,后来陈登在“广陵有威名”(《三国志·陈登传》),这不能不说与当时陶谦对他的大胆任用有关。是陶谦慧眼识英雄,使之名声大噪,证明陶谦用人有方。
  除了对待年轻的陈登,陶谦对于当时居住在徐州的士人也是多加任用和提拔的。后来的历任曹魏御史大夫、司空的王朗就在陶谦手下做过会稽太守。王朗在历史上以才华横溢、知识渊博、经常不顾情面上书直谏著称,这样的人才对陶谦的帮助自然不小。刘备的小舅子、当时富甲一方的糜竺也被陶谦“辟为别驾从事”(见《三国志·糜竺传》),显然陶谦看中的是糜家的财力,委以重任,以便造福徐州。在《三国志·张昭传》中还有一个故事:“刺史陶谦举茂才,不应,谦以为轻己,遂见拘执。昱倾身营救,方以得免。”为了求得一个人才,不惜把他抓起来,逼其出仕,可谓方法独特了,这不禁让人想起了曹操为求司马懿也用了类似的一招,都可说是求贤若渴了。虽然史料上没有说明最后张昭有没有到陶谦手下为官,但从张昭对陶谦的悼念文章看,张昭对陶谦没有丝毫的怪罪,反而是大加称赞,这也可说明陶谦为官的能力应该是很强的。
  陈寿的《三国志·陶谦传》及范晔的《后汉书·陶谦传》中都提到了赵昱。据谢承《汉书》中记载:“(赵)昱年十三,母尝病,经涉三月。昱惨戚消瘠,至目不交睫,握粟出卜,祈祷泣血,乡党称其孝。就处士东莞綦毌君受公羊传,兼该髃业。至历年潜志,不窥园圃,亲簄希见其面。时入定省父母,须臾即还。高絜廉正,抱礼而立,清英俨恪,莫干其志;旌善以兴化,殚邪以矫俗。州郡请召,常称病不应。国相檀谟、陈遵共召,不起;或兴盛怒,终不回意。举孝廉,除莒长,宣扬五教,政为国表……徐州牧陶谦初辟别驾从事,辞疾逊遁。谦重令扬州从事会稽吴范宣旨,昱守意不移;欲威以刑罚,然后乃起。举茂才,迁广陵太守。”赵昱一代名士的确不假,而且很有个性,不肯出仕,是陶谦硬把他请出来做官的,而且还亲自提拔。《三国志·王朗传》中提到陶谦先是任命赵昱为别驾,后来又提拔赵昱为一方太守,应该说是重用赵昱,而赵昱对于陶谦也是很忠心的,在关键时刻还同王朗一起帮陶谦出过主意。据《三国志·王朗传》记载:“时汉帝在长安,关东兵起,朗为谦治中,与别驾赵昱等说谦曰:‘春秋之义,求诸侯莫如勤王。今天子越在西京,宜遣使奉承王命谦乃。’遣昱奉章至长安。天子嘉其意,拜谦安东将军。以昱为广陵太守,朗会稽太守”,从这一史料也可以说明陶谦对赵昱的建议不但是采纳,而且事后还对他进行了提拔和重用,显然是对赵昱的一种肯定,像这样的有用之士,又是自己培养的部下,陶谦怎么可能疏远呢?让人有点疑惑。至于陈寿的《三国志·陶谦传》及范晔的《后汉书·陶谦传》中都提到的谗慝小人曹宏,他又身居何职,又如何“良善多被其害。由斯渐乱”,笔者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资料,不好妄加判断,不过从上面陶谦几个招揽、任用贤士的资料看,陶谦对于识人、用人都是很有一套的,就算陶谦一时失察,任用曹宏之类的谗慝小人,也翻不起多大的浪来,似乎应该不至于出现“良善多被其害”的现象。再加上陶谦本是文官出身,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他不会不知道,如果他没有把徐州内部管理好,又怎能放心去参加对外的战争呢?陈寿说陶谦“昏乱”似乎是不能成立的。
  (二)陶谦是个文官出身,但他在军事方面倒也不是一窍不通,还勉强算得上文武兼备。灵帝中平二年(185年)三月,陶谦随皇甫嵩出征三辅,被任命为扬武校尉,作为统兵的将领参加了这场战争,“与嵩征羌,大破之”(见《吴书》,下同),立有战功。同年张温司空西讨韩遂、边章,“又请谦为参军事,接遇甚厚”,这也说明陶谦在军事上面还是有点本事的,要不然张温也不会请一个对军事一窍不通的文人去参观学习了。
  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主力被镇压后,其他各地的黄巾军依然坚持斗争,其中以青州、徐州为甚。为了稳定局面,东汉政权想到了既有担任地方行政长官履历、又有率军作战经验的陶谦,“以谦为徐州刺史,击黄巾,破走之”(见《三国志·陶谦传》),《三国志·臧霸传》中也提到:“黄巾起,霸从陶谦击破之,拜骑都尉”,根据《三国志·朱治传》中的记载,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孙坚也特意“表(朱)治行督军校尉,特将步骑,东助徐州牧陶谦讨黄巾”。对于这次战争的结果,范晔的《后汉书·陶谦传》中还特意加上了一句:“境内晏然”,说明效果不错,这也为陶谦的军事能力做了一个正面的评价。
  董卓专权时期,各路诸侯合兵讨伐,而陶谦没有参加。等到董卓逃到长安、各路诸侯散伙后,陶谦却又推举朱儁反董。据《后汉书·朱儁传》记载:“卓后入关,留朱儁守洛阳,而儁与山东诸将通谋为内应……(儁)乃东屯中牟,移书州郡,请师讨卓。徐州刺史陶谦遣精兵三千,余州郡稍有所给,谦乃上儁行车骑将军。董卓闻之,使其将李傕、郭汜等数万人屯河南拒儁。儁逆击,为傕、汜所破。儁自知不敌,留关下不敢复前”。这是史料上记载的陶谦参与的第三次战争。这段战争的时间是在献帝初平二年(191年),这时候的陶谦已经是徐州牧了。
  董卓被杀后,各路军阀陷入混战,陶谦加入了袁术、公孙瓒的阵营,对抗袁绍、曹操。为了尽快消灭曹操,陶谦采取了主动进攻的方式。《三国志·武帝纪》载:“袁术与绍有隙,术求救于公孙瓒,瓒使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屯发干,以逼绍。太祖与绍会击,皆破之”。战斗的地点是在属于曹操势力的兖州东郡发干发生的,这场仗陶谦战败了,时间是在献帝初平三年(192年)。
  接下来是陶谦主动进攻曹操。《三国志·武帝纪》载:“(初平三年)夏,太祖还军定陶。下邳阙宣聚众数千人,自称天子;徐州牧陶谦与共举兵,取泰山华、费,略任城。”(关于这个阙宣,《三国志·陶谦传》中也说:“下邳阙宣自称天子,谦初与合从寇钞,后遂杀宣,并其众。”不过司马光在《资治通鉴考异》中指出:“按谦据有徐州,托义勤王,何籍宣数千之众,而与之合从?”之后战争的规模逐渐扩大。这时是献帝初平三年(192年)夏。
  紧接着发生的就是献帝初平四年(193年)徐州之战。起因是曹操的父亲曹嵩死在经过徐州、去往兖州途中,曹操迁怒于陶谦,发起屠城之战。关于曹嵩之死,史书上的记载不尽相同,主要有这么几种记载:
  一是《三国志·武帝纪》:“兴平元年春,太祖自徐州还,初,太祖父嵩,去官后还谯,董卓之乱,避难琅琊,为陶谦所害,故太祖志在复雠东伐。”
  二是《后汉书·应劭传》:“兴平元年,前太尉曹嵩及子德从琅琊入太山,劭遣兵迎之,未到,而徐州牧陶谦素怨嵩子操数击之,乃使轻骑追嵩、德,并杀之于郡界。劭畏操诛,弃郡奔冀州牧袁绍。”
  三是《世语》记载:“嵩在泰山华县。太祖令泰山太守应劭送家诣兖州,劭兵未至,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嵩家以为劭迎,不设备。谦兵至,杀太祖弟德于门中。……嵩逃于厕,与妾俱被害,阖门皆死。劭惧,弃官赴袁绍。”
  四是《吴书》:“太祖迎嵩,辎重百余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于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太祖归咎于陶谦,故伐之。”
  五是《后汉书·陶谦传》:“初,曹操父嵩避难琅琊,时谦别将守阴平,士卒利嵩财宝,遂袭杀之。”
陶谦像
     陶谦像
  综合这几种不同说法,笔者的看法是:曹嵩是在陶、曹交战的初期打算移居兖州,去投靠曹操,中途被杀。因为如果曹嵩在等到曹操血腥屠城以后再去投靠,时机不对,曹嵩应该没有那么傻,而且曹操血腥屠城对徐州的震动非常大,以曹嵩“辎重百余两”这么庞大的队伍,想躲过徐州这么多与曹操有着血海深仇的徐州百姓的眼睛应该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哪个冲动的老百姓就会要了曹嵩的命,曹嵩不会那么张扬,更不会率领一支这么庞大的队伍招摇过市。再者,曹操听说父亲被害而血腥屠城,似乎更合情理,也就是说,曹嵩迁居的时间不会在兴平元年(194年),而应该是献帝初平四年(193年)曹操和陶谦交战一年后局面相对平静的时期,曹嵩看到局面相对平静后立即慌慌张张举家迁移。至于到底是不是陶谦杀了曹嵩,笔者认为极有可能是陶谦所为。陶谦怨恨曹操与自己为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向曹操实施报复的机会。而在实施报复的过程中,陶谦的部下眼见曹嵩的富裕见财起意,同时进行了抢劫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献帝初平四年(193年)夏,曹操为报父仇,第一次大规模进攻徐州。《三国志·武帝纪》载:“夏,使荀彧、程昱守鄄城,复征陶谦,拔五城,遂略地至东海。还过郯,谦将曹豹与刘备屯郯东,要太祖。太祖击破之,遂攻拔襄贲,所过多所残戮。”《三国志·陶谦传》中也说:“初平四年,太祖征谦,攻拔十余城,至彭城大战。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谦退守郯。”《后汉书·陶谦传》中更是指出:“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迹”,就连当初为逃避董卓之乱而来到徐州避难的洛阳、长安一带的百姓也在这场战乱中丧生。这时的陶谦面对曹操的疯狂进攻无力抵抗,只得固守郯城,同时向公孙瓒委派的青州刺史田楷求救。田楷便和刘备一起赶到徐州助战。陶谦“谦以丹杨兵四千益先主,先主遂去楷归谦。谦表先主为豫州刺史,屯小沛”(见《三国志·先主传》)。由于曹操军粮的供应出现问题,一时无法补给,无奈之下,曹操只得收兵回兖。
  献帝兴平元年(194年),曹操卷土重来,《三国志·陶谦传》中提到:“兴平元年,复东征,略定琅琊、东海诸县。谦恐,欲走归丹杨。会张邈叛迎吕布,太祖还击布”。由于在兖州境内发生张邈、陈宫的叛乱,曹操担心有失,不得不匆匆撤兵。徐州免于失陷。经过这两次的战争,陶谦的精神再也支撑不住,同年病重而亡,临死前对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见《三国志·先主传》)
  从陶谦一生的几次战争情况来看,他在军事上还是有一定的才能,可惜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敌人,最后导致自己的失败,陈寿说他“昏乱而忧死”,这“忧死”倒是名副其实的。
  (三)从以上两节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陶谦还算是一个比较有能力的诸侯,那么到底该如何评价陶谦呢?这就是下面要谈到的第三个问题:政治理想。这个话题在以往的文章中都很少谈及。而陶谦的政治理想对他的发展和灭亡都有着直接的关系。笔者想顺着陶谦的发迹史来进行分析,看看陶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封建官僚。
  应该说陶谦是一个没有什么雄心大志的诸侯。他的一生从未有过什么乱臣贼子之心。陶谦在他的最后一次投机中,选错了同盟,两次主动去挑衅当时最伟大的军事家曹操,还把曹操的父亲给杀了,其结果自然是忧死于徐州了。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做出了这样一个判断:陶谦,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封建官僚,具备一定的内部管理和军事作战能力,但在宦海沉浮几十年的过程中,成为一个善于政治投机、时时刻刻为自己谋取政治利益的政客,最后以失败告终。若在和平年代,陶谦或许能成为能臣乃至权臣,而在群雄割据的后汉三国时代,像他这样的投机政客是不能适应错综复杂的多变形势,他的失败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