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仙蕙

永泰公主
永泰公主
  李仙蕙(685年-701年),字秾辉,封永泰公主。中国唐朝时期皇族女性,为唐中宗 李显的第七个女儿,母韦皇后。初封永泰郡主。以郡主身份下嫁武承嗣之子武延基。大足中,其兄李重润和夫武延基忤武则天男宠张易之,为武后所杀。一天之后,郡主在洛阳难产而死。中宗复位后追赠为公主,以礼改葬,号墓为陵。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坟墓被冠称为“陵”的公主,规格与帝王相等。1960年9月,永泰公主墓志铭出土。

人物生平

  李仙蕙(685年-701年),字秾辉。嗣圣元年(684年),其父中宗被祖母武则天所废,贬为庐陵王,迁至房州。第二年,李仙蕙出生。圣历二年(699年),中宗被重新立为太子。第二年即久视元年九月六日,李仙蕙受封永泰郡主,食邑一千户。嫁武承嗣之子魏王武延基。
  大足元年(701年),因和丈夫武延基以及哥哥邵王李重润(懿德太子)一起议论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而被武则天赐死。中宗继位以后,伤心爱子爱女之惨死,采用号墓为陵制度将她重新安葬,陪葬乾陵,这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座陵级别的公主坟墓(只有皇帝葬地才称“陵”)。

婚姻家庭

  十五岁的时候,永泰郡主嫁给了年纪大约在二十上下的武延基,成了魏王武承嗣的儿媳妇。武延基的父亲武承嗣虽然与李氏家族有过节,但是武延基与永泰郡主却情好甚笃。因为妻子的关系,他与李显的世子邵王李重润也很友爱,关系密切,经常在一起饮酒谈心。
永泰公主
永泰公主画像
  其时,正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把持朝政的时候。二张在朝中胡作非为,对李、武二家也毫不客气。李武二氏皇族,为了平安活命,甚至为二张牵马执鞭。
  李重润与武延基对二张的嚣张十分不满,聊天时,便常有忿忿不平的话语。本来,在自己的家里发几句怨怼之词,实属平常的事,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这么私人的谈话,居然也被二张的耳目打听到了。其实,背地里抱怨二张的武李皇族应该极多,但是李重润和武延基作为最小的两家成员,不幸成了二张认为最合适下手的对象。
  张氏兄弟将李重润与武延基的议论加油添醋,报到了武则天那里。武则天一听,两个内孙外孙,居然对自己视同心肝宝贝的张氏兄弟如此诽谤,立即勃然大怒。李重润和武延基、永泰郡主都被召入宫中,武则天不容分说,就下令将他们毙于杖下。三个少年,就此含恨逝世。此时永泰郡主刚十七岁,她的丈夫武延基和哥哥李重润大约都在二十四五左右。十七岁的少女李仙蕙,是在惊悉丈夫的死讯后,惊吓早产,以致难以产育而死在血泊中的。这是更凄惨的一幕:忽然失去了丈夫的永泰郡主,胎气受惊而早产,却因为无人敢于陪伴帮助,一个人在血泊中孤零零地呻吟惨叫之后,带着她的孩子一起追随着丈夫而去。
  中宗复位登基,四年前爱子爱女夭逝的一幕,对懦弱敏感的李显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伤痛。这年的四月,李显追封李重润为“懿德太子”,追封李蕙仙为“永泰公主”,并且空前绝后地特许他们的坟墓尊称为“陵”,规格与帝王等同。永泰公主墓,从此成了“永泰公主陵”。

死因说法

  一说永泰公主被武则天处死。《新唐书·则天顺圣武皇后纪》中说:大足元年“九月壬申,杀邵王重润及永泰郡主、主婿武延基。” 《资治通鉴·则天顺圣皇后》中说:“太后春秋高,政事多委张易之兄弟,邵王重润与其妹永泰郡主、主婿魏王武延基窃议其事,易之诉于太后,九月壬申,太后皆逼令自杀。”史书记载,均为懿德太子李重润与永泰公主,因议论武则天私生活而被其赐死。
  一说永泰公主死于难产。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发掘永泰公主之墓,墓室得《大唐故永泰公主志铭》碑。有人根据永泰公主墓出土十一块骨盆碎片,复原了永泰公主之骨盆,经科学测量与鉴定,认为“永泰公主骨盆各部位较之同龄女性骨盆都显得狭小,并结合墓志铭“珠胎毁月”句,断定“永泰公主死于难产”,而非其祖母武则天所杀害。
  一说永泰公主被武则天毒死。永泰公主墓志铭有“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句。有人判断,“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说明永泰公主丈夫武延基丧命于利刃后,永泰公主仍孤单生活。“槐火未移,柏舟空泛”,说明焚烧大槐树之火,即杀武延基之事,虽然未波及公主,但她不久亦死去。墓志铭另有“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句。 “珠胎”为怀孕, “珠胎毁月”当是志文作者隐喻公主被武则天所毁。因身怀有孕,不立斩或杖杀,而缓期逼令服药自杀。这就是“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所谓永泰公主之“守寡生活”。

死因释疑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永泰公主陵被发掘。出土的墓志铭上却有着“珠胎毁月”的字样。这样看来,永泰公主并不是被乱杖打死或缢杀的,而是死于难产。她的骨骼,也确实纤细柔弱,尚未发育成熟,生育对她确实是有一定困难的。

永泰公主墓

壁画
永泰公主陵壁画
  1960年9月,在发掘永泰公主陵的过程中,出土了《永泰公主墓志铭》,其上记载的永泰公主去世日期为九月初四,而武延基和李重润是在九月初三遇害。另外,墓志铭中有“珠胎毁月”的记载,加上根据骨片所还原的永泰公主骨盆比正常女性窄小,因此也有人据此认定,永泰公主没有随夫兄一起被逼自杀,而是怀孕待产,但因先天骨盆窄小,又受了夫、兄双双惨死的刺激,于其夫、兄去世次日,死于难产。
  永泰公主陵陪葬品丰富,墓制宏大,封土堆高14米,东西南北各长56米,占地90.75亩,墓室全长87.5米,宽3.9米,深16.7米。此墓虽然被盗过,出土文物仍很丰富,共达1354件,其中各类彩绘、唐三彩俑占878件。墓内有1200多平方米的壁画,画面以人物为主,颜色鲜艳生动(后为空气氧化失色),是研究唐代历史极为重要的第一手资料。

永泰公主墓志铭

  大唐永泰公主墓志铭 太常少卿兼修国史臣徐彦伯奉勅撰
  臣闻绛河南澳,天女悬于景纬;湘巌北渚,帝子结于芳云。是以彼莪者 唐,赞肃雍之礼;坎其击鼓,殷作配之仪。则王姬之宠灵光赫,其所由来者尚矣。公主讳仙蕙,字秾辉,高祖神尧皇帝之玄孙,太宗文武圣皇帝之曾孙,高宗天皇大帝之孙,皇上之第七女也。倬矣帝唐,现哉神圣,故以车蔺(一字)车栾(一字)于王表,葳甤于□国□矣。公主发瑶台之光,含珠树之芳,蓄兑灵以纂懿,融须编而启祥。神授四德,生知□行,郁穆韶润,清明爽烈,琼甤泛彩,拂秾李之花;翠羽凝鲜,缀香苕之叶。是以奉言彤史,承训紫闺,敏学云□,雕词锦缛。歌庶姜之绝风,吟师氏之明诰。动必由礼,备保傅之容;言斯可则,兴后皇之叹。慧志罔渝,韶音允塞,天光诞集,茂册遄开,宠盛簪珥,邑延汤沐,大启平阳之园,俄闻单伯之送。以久视元年九月六日,有制封永泰郡主,食邑一千户。嗣魏王武延基,濯龙英戚,嘉鱼硕望,□乐攒于厥躬,琳琅夺于群寳。阙父之子,独预王姻;齐侯之家,仍为主第。结缡星□,□粹河洲,宝弓藏椟,纷泌泉之上;神珰蕴笥,烁炎库之庭。紫罽盈车并(一字),黄珪委绶,泽□□锁,番奁凝镜,蔚金翠于西城,降歌钟于北阙。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琼萼凋春,忿双童之秘药。女娥篪曲,乘碧烟而忽去;弄玉箫声,入彩云而不返。呜呼哀哉!以大足元年九月四日薨,春秋十有七。皇帝在昔监国,情钟筑馆,悲苍昊之不仁,叹皇荧之无禄。宝图伊始,天命惟新,顾复兴念,追崇峻典。铜岩北麓,剑水东湍,赋列千乘,家开万井。疏彤壤之赡腴,锡□泉之首命,读平原之诔,已彻神明;循谷也之篇,竟闻同穴。以神龙元年追封为永泰公主。粤二年岁次景午五月癸卯朔十八日庚申,有制,令所司备礼舆帮驸马都尉合窆于奉天之北原,联葬乾陵,礼也。缟驾纷纷,赤页(一字)旌扫云。香褂(无卜字)□灭,哀挽风分。红癣浓兮碑字古,苍山命佤山道日薰(一字),珠襦玉匣竟何向,石马陵边皇女坟。其铭曰:宝系重光,葳甤火昆(一字)煌。于穆不已,明明天子。克诞王姬,颜如桃李。桃李伊秾,王姬肃雍。柔嘉栾德,婉嫕其容,其□允淑,既温而肃。铣镜含葩,琼甤可掬。委委蛇蛇,如山如河。风栖楼柱,龙盘织梭。百行无阙,降嫔登月,双带结缡,六珈环发。神剑难驻,仙云易歇。仙云歇兮恸睿情,玉管颻扬无留声,虫萧(一字)蛸飞兮锦笥灭,蝘蜒去兮银墀倾。哀缟挽兮露□解,徂灵车盾(一字)兮日少晶。奉天山兮茫茫,青松黛栝森作行,泉闺夜台相窅穴条(上下,一字),千秋万岁何时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