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禹

  邓禹(2—58),字仲华,南阳新野(今河南省新野)人,东汉中兴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之首。

生平简介

·少时敏慧

邓禹
        邓禹
  邓禹少时敏慧,13岁便能诵诗,后游学长安。时刘秀也游学于长安,邓禹虽年幼,但见刘秀后,知其非常人,遂跟随刘秀,数年后方归家。
  王莽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各地豪强纷纷拥兵自立。公元23年,刘玄称帝,年号更始,乡里豪杰多推邓禹起事,邓禹不肯从。更始帝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不久命刘秀往定河北镇抚州郡。邓禹闻讯,即杖策北渡,追至邺(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地,始与刘秀相见。刘秀大喜,遂留邓禹同宿,做彻夜长谈。邓禹进言说:“更始虽都关西(泛指函谷关或潼关以西地区),今山东(秦汉时代通称崤山或华山以东为山东)未安,赤眉、青犊之属,动以万数,三辅假号,往往髃聚。更始既未有所挫,而不自听断,诸将皆庸人屈起,志在财币,争用威力,朝夕自快而已,非有忠良明智,深虑远图,欲尊主安民者也。四方分崩离析,形埶可见。明公虽建藩辅之功,犹恐无所成立。于今之计,莫如延揽英雄,务悦民心,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以公而虑天下,不足定也”(《后汉书·邓禹列传》)。刘秀大悦,对邓禹深为敬重,令左右呼邓禹为邓将军,每遇大事,必与商讨。
  不久,河北割据势力王郎起兵叛汉,邓禹随刘秀被迫离蓟(今北京城西南角)至信都(在今河北省邢台西南),得军数千人,令邓禹率领,攻拔广阿(在今河北省隆尧东)。刘秀舍城楼上,披舆地图,指示邓禹说:“天下郡国如是,今始乃得其一。子前言以吾虑天下不足定,何也?”邓禹说:“方今海内肴乱,人思明君,犹赤子之慕慈母。古之兴者,在德薄厚,不以大乎?”(《后汉书·邓禹列传》)。刘秀闻后非常高兴。
  这期间,刘秀选任将领,多先征询邓禹意见,而邓禹每有所举,均当其才,因而刘秀深敬其知人。后刘秀派盖延攻击清阳不下,为敌所困,邓禹率军大破敌解围,生获其大将。继而又随刘秀连克邯郸及诸州郡,河北略定。

·引兵西进

  更始二年(公元24年),赤眉军西入函谷关。更始派定国上公王匡﹑襄邑王成丹﹑抗威将军刘均及诸将,分据河东﹑弘农以拒之。赤眉军人多,王匡等莫能当。刘秀估计长安将来必为赤眉所破,想乘机夺取关中于是。刘秀知邓禹沉深有大度,拜邓禹为前将军,行王事,率精兵2万往,并令其自选偏裨以下的人与其同去,邓禹以韩歆为军师,李文﹑李春﹑程虑为祭酒,冯愔为积弩将军,樊崇为骁骑将军,宗歆为车骑将军,邓寻为建威将军,耿欣为赤眉将军,左于为军师将军,引兵西进。
  建武元年(公元25年)正月,邓禹率军越太行山,出箕关进取河东(山西省南部地区)。河东都尉闭关拒守,经战十日,大破守军,夺获大批军资粮秣。继而又率军围安邑(今山西省夏县西北),但数月未能攻下。更始大将军樊参率数万人,渡大阳欲攻邓禹,邓禹派诸将在解南迎战,大破敌军,斩樊参。于是王匡﹑成丹﹑刘均等合军十余万,共击邓禹。初战,邓禹失利,樊崇战死。天黑后双方停战,军师韩歆和诸将见气势已挫,都主张乘夜退走,邓禹不从,认为王匡之军虽多,但势不强。第二天利用王匡停止进攻之机,重新组织队伍,调整部署。第三天清晨,王匡尽出其军攻打邓禹,邓禹令军中不得妄动,严阵以待,坚守不出。待王匡军至营前,猝然击鼓,全师猛扑,大破王匡军。王匡军至等皆弃军而逃,邓禹率轻骑急追,俘刘均及河东太守杨宝﹑持节中郎将弭强,将其斩杀,收得节六,印绶五百,兵器不可胜数,遂定河东。
  同月,刘秀已在鄗邑(今河北省柏乡县北)即帝位,派使者持节拜邓禹为大司徒。并说:“制诏前将军禹:深执忠孝,与朕谋谟帷幄,决胜千里。”孔子曰:‘自吾有回,门人日亲。’斩将破军,平定山西,功暛尤着。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作司徒,敬敷五教,五教在宽。今遣奉车都尉授印绶,封为酂侯,食邑万户。敬之哉”(《后汉书·邓禹列传》)!邓禹时年二十四岁。
  河东既定,邓禹又率得胜之师于汾阴(今山西省宝鼎)渡河,入夏阳(今陕西省韩城东南)。更始中郎将左辅都尉公乘歙,引其众十万,与左冯翊兵共同抗拒禹,邓禹败其军。这时赤眉军已进入长安,赤眉军军纪不好,百姓不知所归。闻邓禹军纪律严明,沿途秋毫无犯,故所向披靡,降者日以千计。“禹所止辄停车住节,以劳来之,父老童耭,垂发戴白,满其车下,莫不感悦,于是名震关西”。(《后汉书·邓禹列传》)光武帝甚为高兴。

·顾全大局

  邓禹部众皆劝入关,直接进攻长安。但邓禹却取持重态度,不欲速进,面谕诸将说:“不然。今吾觽虽多,能战者少,前无可仰之积,后无转馈之资。赤眉新拔长安,财富充实,锋锐未可当也。夫盗贼髃居,无终日之计,财谷虽多,变故万端,宁能坚守者也?上郡﹑北地﹑安定三郡,土广人稀,饶谷多畜,吾且休兵北道,就彻养士,以观其弊,乃可图也”(《后汉书·邓禹列传》)。于是乃引军北向栒邑(今陕西旬邑县),所过郡县,陆续归附。
  光武帝因关中未定,而邓禹又久不进兵,遂下诏催促邓禹进兵长安,镇抚西京,诏曰:“司徒,尧也;亡贼,桀也。长安吏人,遑遑无所依归。宜以时进讨,镇慰西京,系百姓之心”(《后汉书·邓禹列传》)。邓禹仍坚持前意,派军攻取上郡(今陕西榆林东南)诸县,留将军冯愔、宗歆守枸邑。自统主力平定北地(今甘肃庆阳和宁夏吴忠一带)。但冯愔、宗歆二人争权相攻,冯愔遂杀宗歆,因而反击邓禹。邓禹遣使问计于光武帝,光武帝问使者冯愔最要好的人是谁,使者说是护军黄防。光武帝猜冯愔、黄防不能久和,回报邓禹说:“缚冯愔者,必黄防也”(《后汉书·邓禹列传》)。一个月后,黄防果然抓住冯愔。
  建武二年(公元26年)春,光武帝遣使者更封邓禹为梁侯,食四县。时赤眉内乱,西走扶风(今陕西兴平东南)。邓禹探得长安空虚,遂引军西来,倍道兼行,径入长安,屯兵于昆明池(在今西安市西南),大飨士卒。
  邓禹引兵与延岑战于蓝田,不克。汉中王刘嘉向邓禹投降。但刘嘉相李宝倨慢无礼,被子邓禹斩杀。李宝弟收集李宝余部攻打以禹,并杀将军耿欣。自冯愔反叛后,邓禹威信稍损,又乏食,归附的人又相继离散。此时赤眉军复攻长安,邓禹与其相战,败走,退至高陵,军士饥饿,皆食枣菜。光武帝让邓禹还,告诫邓禹说:“赤眉无谷,自当来东,吾折捶笞之,非诸将忧也。无得复妄进兵”(《后汉书·邓禹列传》)。

·交战失利

  建武三年(公元27年)春,奉刘秀之命进击赤眉的邓禹,因“惭于受任无功”(《资治通鉴》卷四十一),率部至湖县(今陕西潼关东),邀冯异共同迎战赤眉军。冯异认为赤眉军尚强,应放其过去,东西夹击才能获胜。邓禹及其部将车骑将军邓弘邀功心切,急于迎战。邓弘率部与赤眉军大战整日,赤眉军佯败弃辎重退走,车上尽装泥土,仅用豆子覆盖在表面,邓弘军士卒争相取食。赤眉军乘机还军猛攻,邓弘军大败。邓禹、冯异合兵救之,赤眉军退。禹复战,大败,死伤3000余人,只带24骑逃归宜阳。冯异亦被击败,弃战马徒步逃出,退至回豁阪(位于湖县西),坚壁自守。
  邓禹因此战失利,引咎交上大司徒﹑梁侯印绶。数月后,拜右将军。延岑自败于东阳后,与秦丰联合。

·晚年生活

  建武四年(公元28年)春,邓禹与复汉将军邓晔﹑辅汉将军于匡在邓击败延岑,邓禹追至武当,再破其军,延岑,逃往汉中,其众皆降。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天下平定,光武帝加封功臣,封邓禹为高密侯,食邑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光武帝因邓禹功高,又封其弟邓宽为明亲侯。
  “禹内文明,笃行淳备,事母至孝。天下既定,常欲远名埶”(《后汉书·邓禹列传》)。邓禹有十三子,各让其守一艺。修整闺门,教养子孙。光武帝更加重用邓禹。中元元年,再行司徒事。
  汉明帝即位后,以邓禹为先帝元勋,拜为太傅,当年病逝,终年57岁,谥元侯。

《后汉书》记载

邓禹
                   邓禹
  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也。年十三,能诵诗,受业长安。时光武亦游学京师,禹年虽幼,而见光武知非常人,遂相亲附。数年归家。
  及汉兵起,更始立,豪杰多荐举禹,禹不肯从。及闻光武安集河北,即杖策北渡,追及於业。光武见之甚欢,谓曰:“我得专封拜,生远来,宁欲仕乎?”禹曰:“不愿也。”光武曰:“即如是,欲何为?”禹曰:“但愿名公威德加於四海,禹得效其尺寸,垂功名於竹帛耳。”光武笑,因留宿闲语。禹进说曰:“更始虽都关西,今山东未安,赤眉、青犊之属,动以万数,三辅假号,往往群聚。更始既未有所挫,而不自听断,诸将皆庸人屈起,志在财帛,争用威力,朝夕自快而已,非有忠良明智,深虑远图,欲尊主安民者也。四方分崩离析,形势可见,明公虽建藩辅之功,犹恐无所成立。为今之计,莫如延揽英雄,务悦民心,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以公而虑天下,不足定也光。”光武大悦,因令左右号禹曰邓将军。常宿止于中,与定计议。
  及王郎起兵,光武自蓟至信都,使禹发奔命,得数千人,令自将之,别攻拔乐阳。从至广阿,光武舍城楼上,披舆地图,指示禹曰:“天下郡国如是,今乃始得其一,子前言以吾虑天下不足定,何也?”禹曰:“方今海内肴乱,人思明君,犹赤子之慕慈母。古之兴者,在德厚薄,不以大小。”光武悦。时任使诸将,多访于禹,禹每有所举者,皆当其才,光武以为知人。使别将骑,与盖延等击铜马于清阳。延等先至,战不利,还保城,为贼所围。禹遂进与战,破之,生获其大将。从光武追贼至蒲阳,连大克获,北州略定。
  及赤眉西入关,更始使定国上公王匡、训襄邑王成丹、抗威将军刘均及诸将,分据河东、宏农以拒之。赤眉众大集,王匡等莫能当,光武筹赤眉必破长安,欲乘衅并关中,而方自事山东,未知所寄,以禹沈深有大度,故授之以西讨之略。乃拜为前将军持节,中分麾下精兵二万人,遣西入关,令自选偏裨以下可与俱者。於是以赣歆为军师,李文、李春、程虑为祭酒,冯愔为积弩将军,樊崇为骁骑将军,宗歆为车骑将军,邓寻为建威将军,耿忻为赤眉将军,左于为军师将军,引而西。
  建武元年正月,禹自箕关将入河东,河本都尉守关不开,禹攻十日,破之,获辎重千余乘。进围安邑,数月未能下。更始大将军樊参将万人,度大阳欲攻禹,禹遣诸将逆击於解南,大破之,斩参首。於是王匡、成丹、刘均等合军十余万,复攻击禹,禹军不利,樊崇战死。会日暮,战罢,军师韩歆及诸将军见兵势已摧,皆劝禹夜去,禹不听。明日癸亥,匡等以六甲穷日不出,禹因得更理兵勒众。明旦,匡悉军出攻禹,禹令军中无得妄动;既至营下,因传发诸将鼓而并进,大破之。匡等皆弃军亡走,禹率轻骑急追,获刘均及河东太守杨宝、持节中郎将弭疆,皆斩之,收得节六,印绶五百,兵器不可腾数,遂定河东。承制拜李文为河东太守,悉更置属县令长以镇抚之。是月,光武即位於鄗,使使者持节拜禹为大司徒。策曰:“制诏前将军禹:深执忠孝,与朕谋谟帏幄,决胜千里。孔子曰:‘自吾有回,门人日亲。’斩将破军,平定山西,功效尤著。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作司徒,敬敷五教,五教在宽。进遣奉车都尉授印绶,封为酇侯,食邑万户。敬之哉!”禹时年二十四。
  遂渡汾阴河,入夏阳。更始中郎将左辅都尉公乘歙,引其众十万,与左冯翊兵共拒禹于衙,禹复破走之,而赤眉遂入长安。是时三辅连覆败,赤眉所遇残贼,百姓不知所归。闻禹乘胜独克而师行有纪,皆望风相携负以迎军,降者日以千数,众号百万。禹所止辄停车住节,以劳来之,父老童稚,垂发戴白,满其车下,莫不感悦,于是名震关西。帝嘉之,数赐书褒美。
  诸将豪杰皆劝禹径攻长安。禹曰:“不然。今吾众虽多,能战者少,前无可仰之积,后无转馈之资。赤眉新拔长安,财富充实,锋锐未可当也。夫盗贼群居,无终日之计,财谷虽多,变故万端,安能坚守者也?上郡、北地、安定三郡,土广人稀,饶谷多蓄,吾且休兵北道,就粮养士,以观其弊,乃可图也。”于是引军北至枸邑。禹所到,击破赤眉别将诸营保,郡邑皆开门归附。西河太守宗育遣子奉檄降,禹遣诣京师。
  帝以关中未定,而禹久不进兵,下敕曰:“司徒,尧也;亡贼,桀也。长安吏人,惶惶无所依归。宜以时进讨,镇慰西京,系百姓之心。”禹犹执前意,乃分遣将军别攻上郡诸县,更征兵引谷,归至大要。遣冯愔、宗歆守枸邑。二人争权相攻,愔遂杀歆,因反击禹,禹遣使以闻帝。帝问使人:“愔所亲爱为谁?”对曰:“护军黄防。”帝度愔、防不能久和,势必相忤,因报禹曰:“”缚冯愔者,必黄防也。”乃遣尚书宗广持节降之。后月余,防果执愔,将其众归罪。更始诸将王匡、胡殷、成丹等皆诣广降,与共东扫。至安邑,道欲亡,广悉斩之。愔至洛阳,赦不诛。
  二年春,遣使者更封禹为梁侯,食四县。时赤眉西走扶风,禹乃南至长安,军昆明池,大飨士卒。率诸将斋戒,择吉日,修礼谒祠高庙,收十一帝神主,遣使奉诣洛阳,因循行园陵,为置吏士奉守焉。
  禹引兵与延岑战於蓝田,不克,复就谷云阳。汉中王刘嘉诣禹降。嘉相李宝倨慢无礼,禹斩之。宝弟收宝部曲击禹,杀将军耿?。自冯愔反后,禹威稍损,又乏食,归附者离散。而赤眉复还入长安,禹与战,败走,至高陵,军士饥饿,皆食枣菜。帝乃征禹还,敕曰:“赤眉无谷,自当来东,吾折捶笞之,非诸将忧也。无得复妄进兵。”禹惭于受任而功不遂,数以饥卒徼战,辄不利。三年春,与车骑将军邓弘击赤眉,遂为所败,众皆死散。事在冯异传。独与二十四骑还诣宜阳,谢上大司徒、梁侯印绶。有诏归侯印绶。数月,拜右将军,
  延岑自败于东阳,遂与秦丰合。四年春,复寇顺阳闲。遣禹护复汉将军邓晔 辅汉将军于匡,击破岑于邓;追至武当,复破之。岑奔汉中,余党悉降。
  十三年,天下平定,诸功臣皆增户邑,定封禹为高密侯,食高密、昌安、夷安、淳于四县。帝以禹功高,封弟宽为明亲侯。其后左右将军官罢,以特进奉朝请。禹内文明,笃行淳备,事母至孝。天下既定,常欲远名势。有子十三人,各使守一艺。修整闺门,教养子孙,皆可以为后世法。资用国邑,不修产利。帝益重之。中元元年,复行司徒事。从东巡狩,封岱宗。
  显宗即位,以禹先帝元功,拜为太傅,进见东向,甚见尊宠。居岁余,寝疾。帝数自临问,以子男二人为郎。永平元年,五十七薨,谥曰元侯。
  帝分禹封为三国:长子震为高密侯,袭为昌安侯,珍为夷安侯。
  禹少子鸿,好筹策。永平中,以为小侯。引入与议边事,帝以为能,拜将兵长史,率五营士屯雁门。肃宗时,为度辽将军。永元中,与大将军窦宪俱出击匈奴,有功,徵行车骑将军。出塞追畔胡逢侯,坐逗留,下狱死。
  高密侯震卒,子乾嗣。乾尚显宗女沁水公主。永元十四年,阴皇后巫蛊事发,乾从兄奉以后舅被诛,乾从坐,国除。元兴元年,和帝复封乾本国,拜侍中。乾卒,子成嗣。成卒,子褒嗣。褒尚安帝妹舞阴长公主,桓帝时为少府。褒卒,长子某嗣。少子昌袭母爵为舞阴侯,拜黄门侍郎。
  昌安侯袭嗣子藩,亦尚显宗女平皋长公主,和帝时为侍中。
  夷安侯珍子康,少有操行。兄良袭封。无后,永初六年,绍封康为夷安侯。时诸绍封者皆食故国半租,康以皇太后戚属,独三分食二,叹侍祠侯为越骑校尉。康以太后久临朝政,宗门盛满,数上书长乐宫谏争,宜崇公室,自损私权,言甚切至。太后不从。康心怀畏惧,永宁元年,遂谢病不朝。太后使内侍者问之。时宫人出入,多能有所毁誉,其中耆宿皆称中大人。所使者乃康家先婢,亦自通中大人。康闻,诟之曰:“汝我家出,亦敢尔邪!”婢怨恚,还说康诈疾而言不逊。太后大怒,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及从兄骘诛,安帝徵康为侍中。顺帝立,为太仆,有方正称,名重朝廷。以病免,加位特进。阳嘉三年卒,谥曰义侯。
  论曰:夫变通之世,君臣相择,斯最作事谋始之几也。邓公赢粮徒步,触纷乱而赴光武,可谓识所从会矣。于是中分麾下之军,以临山西之隙,至使关河响动,怀赴如归。功虽不遂,而道亦宏矣!及其威损枸邑,兵散宜阳,褫龙章于终朝,就侯服以卒岁,荣悴交而下无二色,进退用而上无猜情,使君臣之美,后世莫窥其闲,不亦君子之致为乎?

邓禹《图天下策》

  邓禹《图天下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所筹划的战略方针为刘秀理清了如何在乱世和身处弱势的情况下夺取天下的思路,为刘秀的最后胜利制定了长远计划和明确的努力方向。
  其一,洞察全局,把握枢纽,正确分析形势,及时捕捉良机,先立根本,徐图大业。邓禹分析了王莽改制引起天下大乱后的形势,认为天下纷争混战无主的局势,正可利用来建立大有所为之业。当时,全国独霸一方称王称帝的有十多个势力集团。王莽的残余拥有从洛阳到长安的地盘,但王莽倒台后,更始帝及所属绿林军,由湖北经河南进入关中,山东的赤眉正从青州、徐州向中原和关中进发,中原及关中正是四战之地,各方势力势必在这一核心地带杀得你死我活,正所谓“四方分崩离析,形势可见”(《后汉书》卷十六,《邓禹传》)。而刘秀在更始入关时,被委以“破虏将军”的名义,并利用刘氏宗室的身份前往河北招安各地,虽失去了随更始帝入关分享胜利果实的机会,但却得到了发展的良机。因为这恰恰使得刘秀可以独立发展自己的势力,避免在羽翼未丰时被他人打垮。邓禹的“深虑远图”,与刘秀的志在天下可说是不谋而合。所以邓禹劝刘秀珍视这一难得的良机,重视河北这一新兴地区的战略地位。陈亮说“使燕赵未平而光武西取关辅,则遂与隗嚣公孙述为敌,而赤眉无所骋其锋矣。与嚣、述为敌,则欲徇燕、赵而彼乘其虚;赤眉无所骋其稀,则已服郡县或罹其毒。是燕赵未可以卒平,关辅未可卒守,河北、河内未可以卒保,而天下纷纷,将何时而一也!”(《陈亮集》卷六,《酌古论二》)陈亮认为这是刘秀最高明之“一定之略”,而这“致之有术,取之有方”的方略正出自邓禹。
  其二,力避过早成为矛盾焦点,广泛招揽人才,积极争取民心,致力于河北这一根据地的经营,利用处于各种势力边缘的机会,发展壮大实力,待各方势力自相削弱后再出面收拾残局,以弱胜强,争取事半功倍之效。这是典型的以弱自处,以柔胜刚之术。邓禹认为,更始皇帝虽然强大,但为人寡谋少断,缺乏一套妥善的治理国家的措施,朝廷中的文武大臣,尤其是带兵的将军,大部分是庸庸碌碌之辈,这些新贵是不能治理天下的,所以刘秀如果想夺天下,当务之急就要争取民心。要做到争取民心,具体办法一是招揽储备人才,治理好已经控制的州县,巩固根据地,打起恢复汉室的旗号,争取更多的支持,即“于今之计,莫如延揽英雄,务悦民心,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陈亮集》卷六,《酌古论二》)二是像汉高祖刘邦在汉中建立根据地一样,颁布几条切实可行的法律,使百姓安居乐业,这样,才能人心所向,天下归顺。刘秀正是依此策略,冷眼观望群雄的火并。到了公元25年,他羽翼丰满,遂即皇帝之位,号召天下。其后赤眉进入长安,更始帝投降后被杀,绿林势力被排除,而赤眉在与绿林的争战中亦大伤元气,加之关中残破无粮,又西向陇右发展,及至无所得再返长安,已几成强弩之末。刘秀这时候出来收复洛阳、关中,已是水到渠成,毫不费力,而稳控关中和中原之后,统一全国不过是早晚之事了。当代学者黄仁宇先生在其《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中也说这是“用南北轴心作军事行动的方针,以边区的新兴力量问鼎中原,超过其他军事集团的战略”。
  英国现代著名战略家利德尔·哈特在其名著《战略论》中总结古代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西方的历次重大战争经验教训时,提出了“间接路线”的理论,认为战略是一种恰当分配和运用军事手段以求达到政治目的的艺术。战略的成功取决于对“目的”和“手段”的正确计算、结合和运用,并认为最完美的战略是“不经过严重战斗而能达成目的的战略”。纵观刘秀取天下战略的成功,其关键也正在于此。王夫之称其“以柔取天下”,正窥透了个中奥秘。可以说,刘秀本人以及为其谋划大业的邓禹等,正是循着这一战略思路才成就一代大业的。

邓禹后裔

邓禹故里
               邓禹故里
  历史资料记载邓禹有十三个儿子,《後汉书》记载:邓禹长子邓震、次子邓袭、三子邓珍、六子邓训和少子邓鸿。
  邓禹为刘秀中兴汉室立下大功,满门显贵,成为东汉最显赫的大家族。宋代姓氏学家邓名世、邓椿哀父子所撰《古今胜氏书辩证》说:“自邓氏中兴后累世宠贵,凡侯29人,公2人,大将军以下13人,中二千担14人,列校22人,州牧郡守48人,其余侍中、将、大夫、郎、谒者不可胜数。”
  东汉安帝时,有人诬告邓禹后人邓悝、邓弘等曾反对立安帝,引起安帝不满,邓氏遭受了一次大的劫难。此后,邓氏不断外迁,有的迁至湖南、湖北,有的迁至山西、甘肃。
  邓训,是邓禹的第六子,官拜校尉,共有五个儿子,著名的邓绥,是他的孙女。
  东汉和帝皇后(81-121)邓绥,新野人,云台二十八宿之首高密侯邓禹之孙女,父亲邓训为护羌校尉。延平元年(公元106年),殇帝夭折,邓绥定立清河王刘祜为汉安帝,是年不足13岁,邓太后继续临朝。她一直到永宁二年(公元121年)病死,垂帘听政达16年之久。她专门为内戚和邓、马、窦氏家族子弟开设学堂,传授经书,培养名门之后。她对蔡伦改革造纸术极为赞赏,下令宣传推广,并封蔡伦为侯,为中国四大发明之一铺平了道路。大臣们纷纷上书歌颂邓太后:“兴灭国,继绝室,录功臣,复汉室……巍巍之业,可望而不可及,荡荡之勋,可诵而不可名。”日夜操劳使年仅41岁的邓太后染病咯血,卧床不治。公元121年, 她抱病下诏,大赦天下,是年3月逝世,与和帝合葬于顺陵。
  三国时蜀汉名臣邓芝也是邓禹的后代,原先是刘璋的属下,刘备入蜀时归降。刘备死后与诸葛亮策划联吴抗曹计划并付诸实施。多次作为使节前往吴国,不卑不亢,多次被孙权称赞。自夷陵战后吴蜀二国再无战事,邓芝就有极大的功劳。之后又历任中监军、扬武将军、前军师、前将军、益州刺史、阳武亭侯。最后在延熙6年被任为车骑将军,授予符节。延熙11年率兵往涪陵平叛得胜。延熙14年去世。

人物评价

  小时侯听评书《刘秀传》,邓禹一出场就是个白胡子老道,刘秀随哥哥刘演和马成王霸冯异等人多次拜访邓老道的道观才请他出山,活脱脱是一个诸葛亮、刘伯温第二。不光评书,历史上将邓禹的作用也夸大不少。三国时孙权曾经将自己手下的鲁肃比成邓禹,唐太宗也说房玄龄是我之邓禹。因此从历史地位上看,他是光武中兴的第一将。
  其实邓禹年龄比光武还小八岁,也不是道家出身,史书上说他十三岁能颂诗,是个神童,其实十三岁能背诵《诗经》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真正了不起的是他十三岁到长安求学时就结识了光武,并且认定光武不是凡人。他应当是光武二十八宿中与刘秀相识较早的,可能只有朱佑和臧宫比他早认识光武,他还是光武的老乡,与光武的二姐夫邓晨是同族中人,光武在河北落难时,身边只有百八十人,邓禹听说后一个人拄着根拐棍就去找他,一路上也算历尽艰辛,两人见面时正下着大雪,邓禹的鞋都烂了,脚也磨破了,刘秀见了很感激,不过还没忘了开玩笑说仲华啊,你别看俺现在人穷衣裳破,俺可是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有封官许愿的权利,你来找我是不是想要个官当啊?邓禹则正色回答:我是想借助明公的威名好垂名于竹帛啊。这就是成语垂于竹帛的典故。
  邓禹又劝说刘秀要“延揽英雄,务悦民心,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很得光武的赏识,于是让左右称邓禹为邓将军,很多人都不服气,因为邓禹当时不过二十出头,而且从来没打过仗,地地道道的一介书生。不过刘秀对邓禹很器重,常常与他同帐共眠,我们知道,西汉的皇帝没有一个不是同性恋患者,比如高祖的籍孺,惠帝的闳孺,文帝的邓通、赵谈、北宫伯子,景帝的周仁,武帝的韩嫣、韩说、李延年,昭帝的金赏,宣帝的张彭祖,元帝的弘慕、石显,成帝的张放、淳于长,哀帝的董贤等等,光武好象没有这方面的记录,所以与邓禹应当不是断袖的关系吧。
  但邓禹能座上二十八宿的头把交椅,确实有很大的争议。
  首先,邓禹是二十八宿中唯一的纯书生,不会武艺,严格说邓禹虽然也带兵,但却不是武将,和诸葛亮差不多,羽扇纶巾那一类的,他带兵时的职务是大司徒,相当于丞相,是个文职,事实也证明邓禹更适合干参谋长的职务,他能入选二十八将本身就有些勉强,何况排名第一呢?
  其次,单就带兵打仗的水平看,邓也算是个良将,但他的军事能力不要说和光武比,就是在二十八宿中的能力并不突出,最多只能算是中游水平。与大司马吴汉、征西将军冯异等相差甚远,连岑彭寇恂祭遵盖延、景丹等也比不上,二十八宿之外的来歙 、马援等也比他强好多,邓西征时与赤眉军大战先是轻敌被杀的大败,后是心浮气燥想翻本导致节节败退,光武不得不用冯异接替他,他败回见光武时,身边只剩下二十四人,因为他的失败,他西征时手下十几员将领没一个入选二十八宿。刘秀对他也够意思,他的大司徒职务被免算是很轻的处罚了。
  第三、邓禹在二十八宿中年龄算是很小的,好象只有耿?比他小一两岁,自然也谈不上河南集团的老大,就战功看,连小弟弟耿?也比他大的多,他被免职后再也没有从军征战的记录。
  因此邓禹当选二十八宿之首是很有争议的,后世很多人将他和长孙无忌相比,其实也不是很恰当,长孙是因为是李世民的内兄才当上二十四功臣之首,刘秀真正的亲戚如姐夫邓晨、表叔来歙等,按功劳和能力也能入选二十八宿之列,因为亲戚的关系反而落选了。
  我觉得邓禹能座上头把交易,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有以下几个理由:
  1、刘秀对邓禹非常赏识,在河北时也就是二次创业阶段很多决策性问题都是和邓禹商议后决定的,当时邓确实是光武的首席参谋和军事。邓确实给了刘秀很多鼓励,比如有一次光武刘秀感到自己的地盘太小,势力不大,拿着舆地图对禹说:"天下郡国如是,今始乃得其一,怎说何虑天下不足定呢?邓禹说:"海内淆乱,人思明君,犹赤子之慕慈母,古之兴者在德,厚薄不以大小。"看来邓的思想工作确实做的很好。
  2、刘秀在河北时一度被王郎赶的如丧家之犬,他真正落脚是在信都,后来有渔阳和上谷两个地方支持刘秀,这是刘秀最早建立的根据地,二十八宿中,从这个根据地出来的占了将近一半,主要将领吴汉、寇恂、耿纯、王梁、景丹、盖延、任光、李忠、万修、邳彤、刘植等都是在这个根据地跟随刘秀的,虽然有了根据地,但这些将领们原来都有各自的部下和地盘,刘秀却没有一支真正自己的嫡系部队,于是派邓禹去召集兵马,得几千人,才算有了真正的第一支嫡系部队,邓算是中央革命军第一军第一任军长。相当于朱德的位置,朱德后来也没指挥几次战斗,十大元帅不是照样排第一?
  3、二十八宿的排名其实不是刘秀排的,而是他儿子刘庄当皇帝后排的,全国完成统一后邓禹成为光武朝仅有的几个继续受任用的功臣。当时二十八宿中很多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向冯异这样有希望座第一交椅的已经死了多年了,而邓禹恢复了大司徒职务,还曾任太傅,也就是太子刘庄的老师,自然提高了排名。
  4、建国后很多功臣都居功自傲,生活开始腐化堕落,比如一度让刘秀头痛的“度田事件”就牵涉到二十八宿中很多人,二十八宿中的刘隆还牵连下狱。相比起来,邓禹的人品要高尚很多,毕竟是读书人出身,他淡泊名利,待人敦厚,孝敬父母。天下已定,常思远离名誉和权势。邓禹还教子有方,他有十三个儿子,他不引导他们高官厚禄、追名逐利,而是让他们各掌握一种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技艺。他修整家庭伦理,教养子孙,食封邑,不置产业。后来,他的子孙皆称名天下。邓禹曾说,吾将百万之众,未尝妄杀一人,其后世必有兴者。”

戏剧故事《取洛阳》

  这一出《取洛阳》的戏剧故事,完全于史无据,但是富有曲折离奇的戏剧性。为求历史事实的了解,作者对邓禹、岑彭、马武等东汉初期的风云人物,将作具体的介绍,而首先介绍邓禹。至于《取洛阳》的历史真相,在吴汉的拙稿中,另有说明,读者欲知其详,可参看该文。总之,攻取洛阳的主将是吴汉,此役是光武亲自指挥的,邓禹在这一战役中,并未参战,更没有那种牛鼻子道人所惯用的激将法之施行。
  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和光武帝的家乡虽然很近,但是他们小的时候,并没有能够相见。直到光武在长安求学时,邓禹也前往游学,他们才能相识。所以光武共事诸人中,与邓禹相识最早,他们是同窗好友。邓禹从小就很聪明,袁宏说他“结发殖业、著名乡间”,《东观记》说他“笃于经书”,《后汉书·邓禹传》说他“年十三能诵诗”,都可以说明他在幼年时期受过良好的教育,对经学有相当的研究;所以他到长安去继续深造,乃得与光武相结识。在当时京师的太学中,邓禹是比较年轻的一个,可是他颇有知人之明,当他看到光武时,非常亲近,因此结为好友。光武比邓禹离开京师早。邓禹在长安住了数年,时已大乱,乃绕返家乡。他在家乡做些什么事史无记载,以意测之,他既然自幼读书,而且还能够游学长安,一定是中上家产的人家,所以他极可能在家仍是读书或设帐授徒。
  当邓禹回家以后的不久,南阳一带及荆襄地区都已大乱,汉兵亦起而讨伐王莽,更始亦被拥立。又禹在家,当亦闻刘寅围宛与刘秀的昆阳大捷。这个时候的邓禹,似乎并无仕进之意。各处豪杰,多推荐邓禹出来做事,禹皆不肯从命;他的日日结好的老同学已得昆阳大胜利,他也不去投他。直要等到光武奉更始之命出徇河北州郡的时候,他才从家乡北上,一路追踪而往,才得与光武相见于河北。其他豪帅的邀请,独伺机而投光武,正是他游学京师时独与光武相善一样,是一种识时务与知人明的表现。所以他是经生,而不是读死书钻牛角尖的书生。他的书本中的知识,是他经世致用的基础。光就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位识时务的俊杰了。
  光武帝对邓禹远道相投,十分欢喜,对邓禹说:“我有专封之权,你想做什么官?”邓禹回答光武:“不愿”,光武很奇怪地问他:“那你远道而来做什么呢?”邓禹因而陈说他的志愿,是要“明公威德加于四海,禹得劲其尺寸,垂功一名于竹帛耳”。光武对他的志愿,表示欣赏,因而留他住宿在其办事处。于是邓禹乃得从容地向光武陈说他对时局的见解。
  按光武出徇河北,是在更始元年十月,而更始二年的正月,在《光武帝纪》中,有“前部偏将朱浮、邓禹为育所破、亡失辎重”的话,则邓禹之见光武,抵掌而谈,当在更始元年十月到二年正月之间。又邓禹对光武讨论天下大势的谈话中,有“更始虽都关西”一语,而《刘玄传》则有如下的一段:
  五月,伯升拔宛,六月更始入都宛……八月望,遂自立为天子,以允为大司马,茂为丞相。王莽使太师王匡、国将哀章守洛阳。更始遣定国上公王匡攻洛阳,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司直李松攻武关,三辅震动。……长安中起兵攻未央宫,九月,东海人公宾斩王莽于渐台,收玺绶,传首诣宛……乃悬莽首于宛城市。是月拔洛阳……十月使奋威大将军刘信击杀刘望于汝南,并诛严尤陈茂(二人皆王莽将而向更始投降者),更始遂北都洛阳。以刘赐为相。申都建李松自长安传送乘与服御,又遣中黄门从官,奉迎迁都。二年二月,更始自洛阳而西。(《后汉书》卷十一《刘玄刘盆子列传》第一)
  这一段记载,可知更始移向关西是更始二年二月的事,邓禹安得在更始二年正月以前即知更始西迁关中之事乎?故此语可能是想像的必然之事,不然这中间有一些日期上的出人,而光武的行踪,除初期在黄河北岸一带出徇外,其余时间,一直在更北方。邓禹之见光武,可能就在他河北岸抚绥之时。好在这是小问题,并没有多大关系。
  刘秀既出身于儒生,当习闻爱民富民等儒家学说,他在破敌于昆阳之后,在王莽军中所得的粮食等物,散给百姓,这是他爱民的事实表现。他在任职司隶校尉初置僚属的时候,都遵照汉家的官仪,这是他不忘本的表示。足证他是有澄清天下之志的。但是他为人深沉,不肯把他的抱负用言语表达出来。及闻邓禹之说,大为赞赏,对“务悦民心”一点,格外注意。他初徇河北的时候,“辄平遣囚徒,除王莽苛政,复汉官名,吏人皆悦,争持牛酒迎劳”,足证刘秀对于悦民工作,早就注意到了。《光武帝纪》还有一段值得注意的记载:
  进至邯郸,故赵缪王子林说光武曰:“赤眉今在河东,但决水灌飞之,百万之众,可使为鱼。”
  武对刘林的建议,以其为残民之事,故置而不答,径去真定,而刘林乃立王郎,诡称为成帝之子子舆。这个刘林是有些鬼主意的,光武既以爱民而不用刘林之计,何不联想到这是害民之贼而即除之,则王郎这一段的叛逆历史可以免除,也可缩短战事和减少民生涂炭的痛苦。可惜光武没有这样做。那一次光武不理刘林之害民计划,不知是否受邓禹的影响?
  邓禹对时局的见解,非常高远,对军事虽亦有卓解,但似乎是一个参谋人才而不一定是一个懂得政治运用的指挥人才。光武在信都,以奔命令邓禹发兵,得数千人,即由禹将之,以攻乐阳,这是邓禹第一次领兵作战,可谓旗开得胜。但在他和朱淳以偏将军的名义,与王郎的大将李育相遇于柏人的一役是失败了,邓禹等连前面有敌人屯驻的情况都不明了,以致碎与敌遇,反被所败。光武在后方闻之,收其散卒,复与李育战而胜之,尽获所失的轴重。于是引兵拔广阿,在这里便与吴汉、寇恂相见。故邓禹之归光武,较吴汉早。
  光武在广阿,与邓禹同以城楼为舍,共披地图,光武对图谓邓禹日:“天下郡国如此,今始得其一,子前言以吾虑天下,不足定,何也?”邓禹解释道:“方今海内般乱,人思明君,犹赤子之慕慈母,古之兴者在德薄厚,不以大小。”光武对此解释,甚表满意,心里也就非常高兴,而且更深佩邓禹的识见。从此,凡将帅任命,多商于邓禹而后决定。邓禹所举,都能才当其用,如吴汉之见重,也由邓禹的推荐,其知人之明,亦为光武所赏识,乃使邓禹别率兵与盖延等同击铜马于清扬,盖延先至,与敌战,不利,反为敌围,邓禹纵兵击之,大破敌军,生擒其大将,盖延之围遂解,因与光武合兵,追敌至蒲(《后汉书》作满,误)阳,连战皆捷,斩获甚多,河北略定。而在围攻王郎于邯郸之役,邓禹的表现,尤为卓越,其战绩为诸将所不及。在这一段期间,邓禹以儒生而筹策军前,率兵作战,都足以显示其才能。故汉代儒生,并不是不懂军事的,邓禹其一例也。
  其时,山东(谓太行山以东地区)地区,群雄蜂起,其大股除铜马、青犊、檀乡等外,以赤眉为多,其动向更有自东向西作威胁关中的趋势,更始也派他的定.国上公王匡,襄邑王成丹,抗威将军刘均等,分据弘农、河东以拒之。光武料定赤眉西进,其势必人关中,而山东军事方急,他自己不能分身,向西增援,因而考虑派一哨人马,别任关中之事。念诸将中深沉而有大略者,莫如邓禹;乃拜邓禹为前将军,持节督诸军西上。光武自其本军中选精兵二万授邓禹,其偏裨则委由邓禹自行选任。禹乃以韩歆为军师,李文、李春、程虑为祭酒,冯揞为积弩将军,樊崇为晓骑将军,宗歆为车骑将军,邓寻为建威将军,耿沂为赤眉将军,左于为军师将军,引兵而西,自河北而西,经现今河南省的黄河北岸,逸至今山西南部的汾河下游,以趋关中。

邓禹广场及邓禹像

邓禹冢
                 邓禹冢
  邓禹广场及邓禹像,是城郊乡党委、政府响应新野县委、政府号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弘扬历史文化,提升乡村品位的一项重要举措。新建成的邓禹广场位于城郊乡李湖村民委员会李湖自然村东侧,S103线西侧,占地24亩(约16000平方米),是县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李湖村的综合广场。广场建设以新农村建设20字方针为指导,以汉文化传播为主题,以邓禹报国爱国思想和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为核心,充分发掘和弘扬邓氏文化,打造邓禹故里品牌,为构建和谐、文明、繁荣的新农村树立了典范。
  邓禹广场座北朝南,气势宏大,古朴典雅,聚集历史名人事迹和典型建筑,汇聚休闲娱乐基础设施,发挥服务村民的作用,融各种资源为一体,涵盖了历史文化区、休闲娱乐区、经济发展区和管理服务区4个主要功能分区,成为李湖村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史文化区,主要景点有邓禹雕像、故里碑亭、汉阙、石碣、吉祥物天禄避邪和部分石碑;休闲娱乐区,主要建筑和设施有戏楼、体育竞技器材、健身器材、草坪等;经济发展区,分布有民营企业和企业文化、集镇设施和商店、超市等;管理服务区,主要建筑和网点为村委办公楼、老年公寓和便民服务中心等。初步显示了鸟语花香、景随人移、流水潺潺、曲径通幽的自然和人文景观。

邓禹文化助推新农村

邓禹草堂
               邓禹草堂
  地处南阳盆地的新野县城郊乡李湖村独辟蹊径,挖掘和弘扬历史文化资源,打造邓禹文化品牌,架起了与世界邓氏后裔交流的桥梁和平台,丰富了新农村建设内涵,提升了建设品味,彰显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勃勃生机和无穷生命力。新野县汉代文化历史积淀深厚,东汉二十八宿之首的邓禹在该地历史长河中具有独特的深远影响。城郊乡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充分利用邓禹故里这一人文优势,以邓禹报国爱国思想、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浓厚的故乡情结、淡泊明志的功名修养为核心,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品牌,提升了新农村建设品味。2007年以来,他们采取跑项目、企业捐、农户兑、部门支持等办法,筹措资金210余万元,在邓禹故里李湖村高标准修建了占地16200平方米的邓禹广场,该广场集邓禹雕像、邓禹故里碑亭、《邓姓归根祭仲华》碑碣、青龙子母阙、邓禹文化展室和仿古戏楼、老年公寓、便民服务中心、各类休闲健身器材、花带草坪、新农村书屋、音乐茶社为一体,初步显示出鸟语花香、流水潺潺、景随人移、曲径通幽的自然和人文景观,成为当地群众和八方游客休闲娱乐、瞻仰先贤的绝佳去处,极大地丰富了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与此同时,他们还广泛开展了“五星级示范户”、“整洁之家”、“好婆媳”等一系列内涵丰富、形式多样的群众性评选活动,营造了“致富讲科学、言行讲文明、衣食讲卫生、办事讲规范、做人讲诚信、相处讲和谐”的良好氛围,弘扬了尊老爱幼、勤劳质朴、爱国爱家、和谐共处的中华传统美德和良好道德风尚。为做大做强邓禹文化这一文章,他们相继完善了基础设施,美化了邓禹广场周边的环境。新修村村通水泥路5.8公里,开挖修建石质明渠、下水道3.2公里,新建沼气池104座,增建公共基础设施8处。在此基础上,他们还组织人员编写了《解读邓禹广场》一书10万余字,成立了邓禹文化研究学会,召开了邓禹文化学术研讨会,在青少年中广泛开展了“读史书做有志人”的读书活动,丰富了群众物质文化生活,提高了村民的生活质量,深受群众欢迎。文化搭台,经贸唱戏。2007年10月15日以来,先后有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6批110余人的邓氏后裔来此寻根祭祖,洽谈经贸合作事项,签订了棉纺织产品销售、手工艺品加工、电视剧合拍等7个意向合同。海内外邓姓后裔回报桑梓,共建家乡的情结溢于言表,该地也成了邓姓寻根地、旅游新村、历史文化名村和河南省文明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