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嵩焘

郭嵩焘
郭嵩焘
  郭嵩焘(1818年-1891年),字筠仙,中国湖南湘阴城西人。晚清政治家,道光二十七年(1847)进士,1853年,随曾国藩组建“湘勇”。1856年任南书房行走,1863年署理广东巡抚,1875年初任福建按察使,又任总理衙门大臣。次年出使首任英国大臣。1877年起,任清政府驻英法公使。郭与曾国藩、左宗棠都是儿女亲家;1878年8月被清政府召回,从此闲居。1891年病逝。主张学习西方科学技术,兴办铁路,开办矿产,整顿内务,以立富强之基,并注意西方的巴力门(议会)制度。遭到顽固派的猛烈攻击。有《养知书屋遗集》、《史记札记》、《礼记质疑》、《郭嵩涛日记》等。所著《云川山庄别集》收有联作近四百副。
  郭嵩焘是近代中国“走向世界”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在临危受命出任首任驻英大使以前,曾有一段因“反腐”反受打击、仕途受到重挫的痛苦经历。郭嵩焘也是中国首位驻外使节,曾任驻英国、法国公使,他在清代封闭、麻木的社会环境中,毅然前往被封建统治者视为“犬羊之地”的西方,寻求救国真理,由一名封建士大夫转变成新时代的探险者,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精神和追求真理的巨大勇气。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特别是在西学东渐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

生平

郭嵩焘
郭嵩焘
  郭嵩焘(1818.4.11-1891.7.18),乳名龄儿,学名先杞,后改名嵩焘。字伯琛,号筠仙、云仙、筠轩,别号玉池山农、玉池老人。湖南湘阴城西人。年少时曾就读于湘阴仰高书院、长沙岳麓书院。道光十五年(1835年)中秀才,两年后中举。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会试,得中二甲第三十九名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
  咸丰二年(1852年)底,太平军攻克武昌,浩荡东下,咸丰帝饬令丁忧在藉的曾国藩兴办团练,曾数辞不允,郭嵩焘几度登门,曾国藩终为所动,创办湘军,罗致郭嵩焘于幕中,出谋划策、募捐筹饷,成为曾国藩的得力助手。
  三年(1853年)五月,郭嵩焘率湘军赴江西援救楚军江忠源部。经实战观察,郭嵩焘认为太平军之所以攻无不克,多赖水军,遂向江忠源上“编练水师议,忠源韪之,令其疏请敕湖南北、四川制战船百余艘”。此举使湘军由劣势转为优势,郭嵩焘因功授翰林院编修。此后三年,受曾国藩派遣赴湖南、浙江等处筹饷,曾途经上海,参观外国人所办图书馆和外国轮船,接触了一些外国人,了解到西方的情况,思想受到很大的震动。
  八年(1858年),郭嵩焘离开曾国藩幕府,入值上书房。次年,英法军舰屯集天津大沽口外,郭嵩焘受命前往协助僧格林沁布置防务。临行前,郭嵩焘将多年来对西方事务的思考具疏上奏,认为要“制御远夷”,首先要了解外国情况,建议从广东、上海、恰克图、库伦等地选派通晓外国语言的人才入京转相传司,并在天津设局,仿制西式战舰以制夷。咸丰帝对此大感兴趣,立即召见询问具体方略。至大沽口后,因反对僧格林沁撤防北塘而辞去。
  同治元年(1862年),授苏松粮储道,旋迁两淮盐运使。次年,署理广东巡抚,镇压广东境内的太平军残部。五年(1866年),因与两广总督瑞麟不合而罢官回籍,在长沙城南书院及思贤讲舍讲学。
  光绪元年(1875年)初,经军机大臣文祥举荐,再度出山,授福建按察使。时清政府筹议兴办洋务方略,郭嵩焘慨然命笔,讲自己办洋务的主张和观点写成《条陈海防事宜》上奏。认为将西方强盛归结于船坚炮利是非常错误的,中国如果单纯学习西方兵学“末技”,“如是以求自强,恐适足以自敝”。只有学习西方的政治和经济,“先通商贾之气,以立循用西方之基”,即发展中国的工商业才是出路。郭嵩焘因此名噪朝野。恰在此时,云南发生“马嘉理案”,英国籍此要挟中国,要求中国派遣大员亲往英国道歉,清政府最后制派郭嵩焘赴英“通好谢罪”。八月,清廷正式加授郭嵩焘为出使英国大臣,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驻外使节。消息传开,顽固派纷纷指摘、讥讽,更有无聊文人编了一副对联讽刺郭嵩焘:
  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容于尧舜之世;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
  由于中英尚未就马嘉理案谈判妥当,郭嵩焘出使延期。十一月四日,郭嵩焘署理兵部侍郎,上《请将滇抚岑毓英交部议处疏》,弹劾云南巡抚岑毓英,要求将对马嘉理案负有直接责任的云南巡抚交部严处,奏折还抨击了那些盲目自大,封闭守旧的官僚士大夫。自然郭嵩焘又遭到毁谤,“汉奸”、“贰臣”之类的指责咒骂,汹汹而至。后来慈禧太后曾数次召见郭嵩焘,多加勉励。
  光绪二年(1876年)冬,郭嵩焘率副使刘锡鸿等随员三十余人启程赴英,在伦敦设立了使馆。四年(1878年)兼任驻法公使。赴英途中,郭嵩焘将沿途见闻记入日记《使西纪程》,盛赞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主张中国应研究、学习。后该书寄到总理衙门,不料遭到顽固派的攻击、漫骂,直到郭嵩焘去世,该书仍未能公开发行。
  郭嵩焘到达英国后,非常留意英国的政治体制、教育和科学状况,访问了学校、博物馆、图书馆、报社等,结识了众多专家学者,并以六十高龄潜心学习外语。还将考察心得不断寄回国内,提出很多中肯的建议。
1904美国圣路易斯州中国代表团合影
1904美国圣路易斯州中国代表团合影
  三年(1877年)八月,郭嵩焘出于保护华侨利益考虑,上奏清廷,建议在华侨集中的各埠设领事以护民,该建议得到清廷赞赏,翌年,即在新加坡、旧金山、横滨等地设立领事馆,以维护海外华侨的权益。到达英国后,郭嵩焘目睹英国国内的禁毒措施,不禁感慨万千,两次上疏要求严禁鸦片,并提出具体建议。郭嵩焘还从中外交涉日益广泛的现实出发,建议总理衙门编纂《通商则例》发给各省并各国驻华公使,使在处理外交事务时有所参本。总理衙门接受了建议,后来虽未编成《通商则例》,但翻译了大量西方法律规章备用。郭嵩焘出使期间,还处理了相当多的具体外交事件,并接待了中国第一批海军留学生,与严复等建立了友谊。因郭嵩焘在对外交往中不卑不亢,分寸合度,处理外交事务合乎国际惯例,给驻在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以致郭嵩焘卸任回国时,英、法两国政府均依依难舍。
  三年(1877年)七月时,郭嵩焘与守旧顽固的副使兼驻德公使刘锡鸿发生激烈冲突。刘锡鸿暗中对郭多加诋毁,并以穿洋人衣、向巴西国王起立致敬、听音乐会频频翻看节目单为由上书参劾郭嵩焘,加上国内顽固派的响应,郭嵩焘愤然托病辞职。光绪五年(1879年),郭嵩焘与继任公使曾纪泽办理完交接事务后,黯然回国,称病回籍。
  郭嵩焘蛰居乡野后,仍然关心国家大事,经常就时事外交上疏朝廷、致书李鸿章等重臣。晚年在湖南开设禁烟会,宣传禁烟。光绪十七年(1891年)病逝,终年73岁。

事迹

  太平天国起义之后,随曾国藩参赞军务。在任福建按察使时,向清政府上《条陈海防事宜》折,阐述自己开办洋务的主张。在官场倾轧中,秉性耿直的他得不到清政府重用,1856年年末,他离湘北上,到京城任翰林院编修。
1870年李鸿章扩建的天津机器制造局
1870年李鸿章扩建的天津机器制造局
  在京都,他深得权柄赫赫的户部尚书肃顺的赏识。肃顺性情刚严,以敢于任事著称,主张以严刑峻法改变当时吏治腐败的状况,屡兴大狱,惟严是尚,排除异己,但由于他深得咸丰皇帝倚重,其他人对他是敢怒不敢言。与其他满族权贵猜忌、排挤汉人不同,他主张重用汉族官僚,对以曾国藩为首的湘系,他尤其重视。由于肃顺的推举,郭嵩焘在不长的时间内蒙咸丰帝数次召见,自然受宠若惊。咸丰帝对他的识见也颇赏识,命他入值南书房。南书房实际是皇帝的私人咨询机关,入值南书房,意味着可以经常见到皇帝,参奏军国大事。咸丰帝还进一步对他说,南书房笔墨之事并不多,之所以命令他到南书房,“却不在办笔墨”,要他“多读有用书,勉力为有用人,他日仍当出办军务”,明显对他寄予厚望。
  不久,咸丰帝就派他到天津前线随僧格林沁帮办防务,颇有些今日“挂职锻炼”的意思。于1860年,辞职还乡闲居。在赋闲两年后,郭嵩焘入幕淮军。不久应李鸿章之邀,于1862年春再度出山,任苏松粮道,后又升任两淮盐运使。由于曾国藩、李鸿章的全力支持,郭嵩焘在两淮理财顺利,卓有成效。1863年秋,他又升任广东巡抚,诏赏三品顶戴。但在任职期间,他又因耿直招怨,与前后两任同驻广州的两广总督矛盾重重。在错综复杂的种种矛盾之中,郭嵩焘在1866年6月解任,再次开始归乡闲居,而这次长达8年之久。1876年12月1日傍晚,郭嵩焘在上海虹口码头登上英国邮船Travancore号,于当晚12点准时起航,中国第一任驻英公使的外交历程,从此开始了。对沿途所记,编为《使西纪程》。由于在驻英期间,参观各地的工厂学校和政府机构,使他的观念产生根本变化,发出「西洋政教、制造,无不出于学」的惊乎。郭嵩焘抵达英国伦敦后不久,于1877年10月16日应英国工厂主的邀请,访问了在伦敦附近的电力厂。在参观过程中,英国工厂主特意请郭嵩焘参观刚刚发明不久的电话。这是他首次也是中国人第一次接触到电话。电话安装在相隔数十丈的上下楼内,郭嵩焘让随从张德彝到楼下去接听,自己在楼上与其通话。「郭问『听闻乎?』张答到『听闻。』郭又问『你知觉乎?』张应曰『知觉。』郭又说『请数数目字。』张依言而数曰『一、二、三、四、五、六、七。』」郭嵩焘在日记中写道:「其语言多者亦多不能明,惟此数者分明。」
  由此可见,这次通话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郭嵩焘还向清政府大力介绍外国先进的管理概念和政治措施,导致保守派人士的仇视,在官场倾轧和污蔑中,被召回。郭嵩焘把使英途中见闻写成《使西纪程》,称赞西洋政教制度、对中国内政提出效仿的建议。但他把书寄回中国后,希望总理衙门刊印,却被满朝士大夫误解,要求将其撤职查办。翰林院编修何金寿参劾他「有二心于英国,想对英国称臣」等语,湖南的大学者如王阚运之流写了一幅对子骂他: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容于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王阚运的日记还说:湖南人至耻与为伍。郭嵩焘被清廷申斥,书稿毁版。而后又遭到他的副手刘锡鸿的诬陷,于是郭嵩焘因病请辞,清政府同意辞职后派曾纪泽接任。郭嵩焘于1879年5月5日乘船抵达长沙。由于湘阴发生守旧排外风潮,郭嵩焘被污衊为「勾通洋人」,遭到不明事理的百姓和乡绅帖大字报来侮辱他。他赋闲期间曾在湖南开设禁烟会,宣传禁烟。曾筹备成立船厂,未能实现,只好隐居湖南从事著作。他所著的《养知书屋文集》,有很高的批阅价值。郭嵩焘病逝的时候,虽有官员请旨按惯例赐谥立传,被清廷否决。

著述

郭嵩焘与《使西纪程》
郭嵩焘与《使西纪程》
  郭嵩焘一生著述颇丰,代表作有《郭嵩焘日记》、《养知书屋文集》、《养知书屋遗集》、《郭侍郎奏疏》、《礼记质疑》、《大学质疑》、《中庸质疑》、《使西纪程》等。
  《使西纪程》,对欧洲的政治,经济,社会,教学,作了详细的记录,并倡言清政府效仿实施。

·郭嵩涛联集

  十一月十一日;
曾国藩赠郭嵩焘联
曾国藩赠郭嵩焘联
  八千春八千秋。    ——寿人十一月十一日生辰,一说此为刘凤诰所作
  世须才,才亦须世;  公负我,我不负公。    ——挽左宗棠。郭任广东巡抚时左曾三次弹劾
  无补清时,终老书丛原宿志;  偶谈瀛海,重摊诗卷纪前游。    ——自题
  尘世任人忙,流水春风,却笑桃花误刘阮;  天台从此入,名山福地,长留衣钵继丰寒。    ——题天台国清寺
  哀郢矢孤忠,三百篇中,独宗变雅开新格;  怀沙沉此地,两千年后,惟有滩声似旧时。    ——题汩罗屈子祠
  骚可为经,卓然雅颂并传,俨向尼山承笔削;  风原阙楚,补以沅湘诸什,不劳太史采輏轩。    ——题汩罗屈子祠
  收吴楚六千里肃清江路之功,水师创立书生手;  开国家三百年驰骋名扬之局,亮节能邀圣主知。    ——挽彭玉麟
  笺疏训诂六经,于易尤专,阐羲文周孔之遗,汉宋诸贤齐退听;  节义词章终古,以儒为准,继濂洛关闽而起,元明两代一先生。    ——题长沙船山学社
  论交谊在师友之间,兼亲与长,论事功在唐宋之上,兼德与言,朝野同悲惟我最;  其始出以夺情为疑,实赞其行,其练兵以水师为著,实发其议,艰难未以负公多。    ——挽曾国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