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彭

  岑彭乃光武中兴名将。明帝时图画功臣,列为云台二十八(宿)将之一,排名第六位。《后汉书》载:“岑彭,字君然。南阳棘阳(今河南新野东北)人。”在新莽末为该县县长,以宛城归降绿林农民起义军,封归德侯,属刘伯升部下。归附刘秀后,拜刺奸大将军,从平河北。及刘秀称帝,任廷尉,行大将军事。与大司马吴汉等率兵围攻洛阳,迫使并劝降更始大将军朱鲔;又攻破秦丰、田戎等割据势力。镇守荆州,遣使至江南诸郡班行诏命。由是江夏、武陵、桂阳、零陵、苍梧、交址等郡太守皆遣使贡献,或发兵助其征讨。因战功显赫被封为舞阴侯。先后率师征讨隗嚣公孙述等,守益州牧。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率军六万伐蜀,屡破公孙述军,直至成都城下,被公孙述派遣刺客刺杀,死后谥壮侯。

生平简介

岑彭
                    岑彭
  岑彭(?—35年),字君然,南阳棘阳(今河南南阳南)人,东汉中兴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王莽末年,岑彭曾试署棘阳县长。刘縯、刘秀兄弟起兵,攻克棘阳,岑彭带家属投奔前队大夫甄阜。甄阜怪他不能固守城邑,拘禁了他的母亲和妻子,让他立功,以便将功赎罪。岑彭只好率领宾客努力作战。后来,甄阜死,岑彭也受了伤,逃到宛城,与前队贰严说共同守城。汉兵攻城,一连几个月,城中粮尽,人民相食。岑彭跟贰严说献城投降。诸将因岑彭固守,提出将其杀之。大司徒刘縯说:“彭,郡之大吏,执心坚守,是其节也。今举大事,当表义士,不如封之,以劝其后”(《后汉书·岑彭列传》)。更始帝遂封岑彭为归德侯,并让他隶属于刘縯。刘縯被更始帝杀害后,岑彭作了大司马朱鲔的校尉,跟随他进击王莽的杨州牧李圣,杀李圣,平定淮阳城,朱鲔推荐岑彭为淮阳都尉。更始帝让立威王张昂、将军徭伟二人镇守淮阳。徭伟反叛,赶走张昂,岑彭率兵进击徭伟,大破其军,升任颍川太守。
  此时,舂陵人刘茂起兵,攻占颍川。岑彭不能到宫上任,只好带领麾下数百人依附河内太守韩歆。正值刘秀巡行河内,韩歆要守城抵拒,岑彭劝阻,韩歆不听。不久,刘秀到怀,韩歆见形势危迫,不得已投降。刘秀得知他曾想抗拒,大怒,把他放在鼓旁,准备斩杀。刘秀又召见岑彭,岑彭分析当前形势,说:“今赤眉入关,更始危殆,权臣放纵,矫称诏制,道路阻塞,四方蜂起,髃雄竞逐,百姓无所归命。窃闻大王平河北, 开王业,此诚皇天佑汉,士人之福也。彭幸蒙司徒公所见全济,未有报德,旋被祸难,永恨于心。今复遭遇,愿出身自效”(《后汉书·岑彭列传》)。刘秀大喜,跟他深相结纳。岑彭借机进言,说韩歆是南阳地区的正直君子,可以收为己用。刘秀赦免了韩歆,让他当了邓禹的军师。
  更始帝的大将军吕植屯驻淇园。在岑彭劝说下,吕植投降了刘秀。于是,刘秀任命岑彭为刺奸大将军,派他督察各营,随军平定河北。
  刘秀即位后,任命岑彭为廷尉,仍拜归德侯,行大将军事。与大司马吴汉、大司空王梁、建义大将军朱佑、右将军万修、执金吾贾复、骁骑将军刘植、扬化将军坚镡、积射将军侯进、偏将军冯异祭遵王霸等围攻洛阳,朱鲔坚守,攻城数月不下。
  光武帝知道岑彭曾任朱鲔的校尉,便让他前去劝说。于是,朱鲔在城上,岑彭在城下,两人相互问候、谈笑,像平常一样。岑彭乘机劝说:“彭往者得执鞭侍从,蒙荐举拔擢,常思有以报恩。今赤眉已得长安,更始为三王所反,皇帝受命,平定燕、赵,尽有幽、冀之地,百姓归心,贤俊云集,亲率大兵,来攻洛阳。天下之事,逝其去矣。公虽婴城固守,将何待乎?”朱鲔道:“大司徒(刘縯)被害时,鲔与其谋,又谏更始无遣萧王(刘秀)北伐,诚自知罪深”。(《后汉书·岑彭列传》)
  岑彭回,对光武帝直言经过。光武帝说:“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鲔今若降,官爵可保,况诛罚乎?河水在此,吾不食言”(《后汉书·岑彭列传》)。
  岑彭又见朱鲔。朱鲔从城上垂下绳索,说:“真必信,可乘此上”(《后汉书·岑彭列传》)。岑彭毫不犹豫,拉过绳索就向上攀。朱鲔见他诚信,就先口头应允投降。五天后,朱鲔带轻骑兵去见岑彭,对部将说:“坚守待我。我若不还,诸君径将大兵上轘辕,归郾王”(《后汉书·岑彭列传》)。接着,把自己反绑起来,和岑彭一起到了河阳,去见光武帝。光武帝解其束缚,好言抚慰,并让岑彭把他连夜送回洛阳。第二天,朱鲔率全城出降。光武帝任命他为平狄将军,封扶沟侯。朱鲔后为少府,传封累代。
  建武二年(26年),朝廷派岑彭进军荆州,攻下犨、叶等十余城。当时,南方局势混乱。南郡人秦丰占据黎丘,自称楚黎王,拥有十二个县;董欣在堵乡起事;许邯在杏起事;另外,更始手下的将领也各拥所部占据南阳诸城。光武帝派吴汉前往征伐,但吴汉不戢士卒,恣其为暴,所过多有侵扰掠夺。
  正值破虏将军邓奉回新野探亲,见吴汉在其故乡的所为,大怒,起兵反汉,击败吴汉的部队,缴其辎重,与各路反汉力量联合起来,屯兵于淯阳。同年秋,岑彭破杏,降许邯,升任征南大将军。光武帝命他跟朱佑、贾复耿弇王常、郭守、刘宏、刘嘉、耿植等将领一起讨伐邓奉。
  岑彭命部队先攻堵乡,董欣势急,邓奉率万余人赴救。董、邓二人部下,均为南阳精锐之士,岑彭进攻,连月不克。建武三年(27年)夏,光武帝领兵亲征,部队行至叶地,董欣部将率领几千人拦路截杀,光武帝受阻。岑彭往击,大破敌军。光武帝到达堵阳,邓奉连夜逃往淯阳,董欣投降。岑彭又与耿弇、贾复、傅俊、臧宫等追击邓奉,直到小长安(南阳县南)。光武帝亲临战阵,士气鼓舞,邓奉兵败无路,请降。
  光武帝念邓奉是旧日功臣,而且祸端实由吴汉引起,想赦免邓奉。岑彭和耿弇劝谏说:“邓奉背恩反逆,暴师经年,致贾复伤痍,朱佑见获。陛下既至,不知悔善,而亲在行陈,兵败乃降。若不诛奉,无以惩恶”(《后汉书·岑彭列传》)。于是光武帝斩邓奉。
  光武帝引兵回师,而派岑彭率领傅俊、臧宫、刘宏等三万多人南击秦丰,攻克黄邮。秦丰和他的大将蔡宏在邓坚守。汉军数月不得进。光武帝责备岑彭。岑彭害怕,于是连夜集合兵马,传令:“明日西击山都(今湖北襄阳县西北)”(《后汉书·岑彭列传》)。然后纵其俘虏回营告知秦丰。秦丰信以为真,调动主力,开赴山都,准备伏击岑彭。岑彭偷渡过沔水(今汉水),在阿头山(今襄阳县西)大破秦丰部将张扬。然后,从川谷间伐木取道,直奔秦丰的大本营黎丘,击败留守部队。秦丰大惊,急忙回师救护。岑彭与诸将依山扎营。秦丰和蔡宏趁夜来袭,岑彭早有准备,出兵迎击,秦丰败走,蔡宏被杀,岑彭因功被封为舞阴侯。
  秦丰相赵京在宜城献城投降,汉朝任其为成汉将军,与岑彭一起在黎丘包围秦丰。当时,田戌在夷陵,拥众割据,闻秦丰被围,害怕汉兵来伐,想要投降。他的妻兄辛臣劝他说:“今四方豪杰各据郡国,洛阳地如掌耳,不如按甲以观其变。”田戌说:“以秦王之强,犹为征南所围,岂况吾邪?降计决矣”(《后汉书·岑彭列传》)。建武四年(28年)春,田戌留辛臣驻守夷陵,自己则将兵到黎丘,准备归降岑彭。不料辛臣却盗走田戌的珍宝,抄近路抢先去依附了岑彭,并且写信招田戌来归降。田戌怀疑辛臣出卖自己,不敢投降,与秦丰合兵拒汉。岑彭出兵攻打田戌,数月,田戌大败,逃回夷陵。
  光武帝亲自到黎丘犒赏军士,封赏岑彭部下有功者一百余人。岑彭进攻秦丰已经三年,斩杀敌兵九万多人。秦丰手下只剩了一千多残兵,而且,城中粮食将尽。光武帝见秦丰势力衰微,便命朱佑代替岑彭守黎丘,而命令岑彭和傅俊南进夷陵,攻打田戌。岑彭打败田戌,攻占夷陵,田戌率几十个骑兵逃往蜀地。岑彭追到秭归,俘虏田戌妻儿老小和几万士兵。
  岑彭将伐蜀汉。但夹川谷少,水险难以漕运。于是,他命威虏将军冯骏驻军江州,都尉田鸿驻军夷陵,领军李玄驻军夷道,自己则率兵还驻津乡,据守荆州冲要之地。他派人喻告尚未归附的地方,声明,倘能主动投降,可以奏封其君长。
  岑彭原与交趾州牧邓让是好朋友。于是,他一面写信给邓让,陈说刘秀的威德,劝其归降,一面派偏将军屈充移檄江南,颁行诏命。不久,邓让和江夏太守侯登、武陵太守王堂、长沙相韩福、桂阳太守张隆,零陵太守田翕、苍梧太守杜穆、交趾太守锡光等相继派遣使者,贡献方物礼品。岑彭奏明皇帝,将其均都封为列侯。诸将于是或遣其子,或派其兵助岑彭征伐。
  建武六年(30年)冬,光武帝召岑彭入京,几次接见欢宴,厚加赏赐。不久,岑彭南还津乡,皇帝下诏,让他经过家乡时祭扫坟墓,并规定大长秋朔望之日,都要问候太夫人起居,以示荣宠。
  建武八年(32年),岑彭率兵跟随光武帝攻破天水,并与吴汉在西城包围了割据陇上的隗嚣。当时,公孙述(蜀地的割据者)的将领李育来救隗嚣,被盖延、耿弇包围在上邽。光武帝东归,写信给岑彭说:“两城若下(指西城、上邽),便可将兵南击蜀虏。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每一发兵,头须为白”(《后汉书·岑彭列传》)。岑彭堵塞谷水,以灌西城,西城只剩没丈未被子淹没。隗嚣将领行巡、周宗率领蜀地救兵前来救援。隗嚣这才得以逃出西城。汉军粮尽,,于是烧毁辎重,率兵撤回,盖延、耿弇也相随而退。隗嚣派兵尾随追击。岑彭殿后,保证了诸将全师而归。
  归后,岑彭仍驻守津乡。
  建武九年(33年),公孙述派任满、田戌、程泛率领几万人乘船下江关(今四川奉节县东),击败冯骏、田鸿、李玄,攻克夷道(今湖北宜都)、夷陵(今湖北宜昌东南),占据荆门、虎牙(今湖北宜昌东南隔江相望之二山)二山。他们在江面上架起浮桥、斗楼,并在水下立起攒柱(密集的柱桩),断绝水道,而大军则在山上安营,抵拒汉兵。岑彭几次进攻,均失利。于是,便建造直进楼船、冒突(船名,取其触冒而唐突)、露桡(船名,取其露楫在外,人在船中)数千艘,做大进攻的准备。
  建武十一年(35年)春,岑彭与吴汉、诛虏将军刘隆、辅威将军臧宫、骁骑将军刘歆将领调集南阳、武陵、南郡的兵士和桂阳、零陵、长沙的委输棹卒六万多人,战马五千匹,会集荆门。吴汉认为三军棹卒多费粮草,提议解散他们。岑彭则认为蜀军势大,棹卒不可解散,并上奏皇帝,说明情况。光武帝对岑彭说:“大司马(吴汉)习用步骑,不晓水战,荆门之事,一由征南公(岑彭)为重而已”(《后汉书·岑彭列传》)。
  于是,岑彭便在军中招募抢攻敌人浮桥的勇士,谁先登上浮桥,谁得最高的赏赐。于是偏将军鲁奇应募。时天风狂急,鲁奇率勇士驾船逆流而上,直冲浮桥。但江中攒柱,阻住战船,难以前行。鲁奇一面督率军士殊死作战,一面用火把焚烧攒柱。风怒火盛,桥楼崩烧。岑彭尽起全军,顺风并进,所向无前。蜀兵大乱,溺死者数千人。汉军斩杀任满,生擒程泛,而田戌脱身,逃往江州。
  岑彭上奏刘隆为南郡太守,自己则率领臧宫、刘歆长驱直入,进占江关,并严肃军纪,号令军中吏士,不得虏掠百姓。所到之处,百姓都奉献牛酒,迎接犒劳部队。岑彭接见当地年高德劭者,对他们说:“大汉哀愍巴蜀久见虏役,故兴师远伐,以讨有罪,为人除害”(《后汉书·岑彭列传》)。并坚决推辞,不受牛、酒等物。百姓皆大为喜悦,争着开门归降。光武帝下诏书,命岑彭守益州牧,而每攻克一个郡,岑彭都先兼摄太守职务。
  岑彭进军江州(今重庆市嘉陵江北岸),见田戌粮草众多,很难在短期内攻克。便留冯骏驻防,自己则率兵直指垫江(今四川合川),攻破平曲(今四川合川东),收得粮米几十万石。公孙述派遣延岑、吕鲔、王元和他的弟弟公孙恢一起拒守广汉(郡治梓潼,今属四川)、资中(今四川资阳),又派侯丹率二万余人拒守黄石(今四川涪陵东北横石滩)。岑彭见状,多设疑兵,虚张声势,命杨翕和臧宫抵拒延岑等人,自己则分兵由水路回江州,溯都江而上,袭击侯丹,大破其军。接着,昼夜兼行一千余里,一鼓攻克武阳(今四川彭山东),并派精锐骑兵驰攻广都(今四川双流),一直攻到离成都几十里的地方,其势如迅风疾雨,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敌众溃散。开始,公孙述听说汉军在平曲出现,便派大军前往迎击。等到岑彭到达武阳,绕出延岑部的后方,蜀地出于意外,震骇动摇。公孙述更是大惊失色。以杖顿地说:“是何神也”(《后汉书·岑彭列传》)!
  岑彭所驻的地方叫彭亡。岑彭听此地名,心中不悦,本想移营,天黑未果。公孙述派一刺客,谎称是逃亡之人,前来投降,乘夜间刺杀岑彭。成为继来歙后,第二个在灭蜀之战中被刺杀的著名将领。
  “彭首破荆门,长驱武阳,持军整齐,秋豪无犯。邛谷王任贵闻彭威信,数千里遣使迎降”(《后汉书·岑彭列传》)。使者到达,岑彭已死。光武帝把任贵贡献给朝廷的礼物都赐给了岑彭的家属,谥壮侯,其子岑遵嗣。蜀人怜之,给他在武阳立庙,岁时祭祀。

《后汉书》记载

岑彭
          岑彭
  岑彭字君然,南阳棘阳人也。王莽时,守本县长。汉兵起,攻拔棘阳,彭将家属奔前队大夫甄阜。阜怒彭不能固守,拘彭母妻,令效功自衬。彭将宾客战斗甚力。及甄阜死,彭被创,亡归宛,与前队贰严说共城守。汉兵攻之数月,城中粮尽,人相食,彭乃与说举城降。
  诸将欲诛之,大司徒伯升曰:“彭,郡之大吏,执心坚守,是其节也。今举大事,当表义士,不如封之,以劝其后。”更始乃封彭为归德侯,令属伯升。及伯升遇害,彭复为大司马朱鲔校尉,从鲔击王莽杨州牧李圣,杀之,定淮阳城。鲔荐彭为淮阳都尉。更始遣立威王张昂与将军徭伟镇淮阳。伟反,击走昂。彭引兵攻伟,破之。迁颍川太守。
  会舂陵刘茂起兵,略下颍川,彭不得之官,乃与麾下数百人从河内太守邑人韩歆。会光武徇河内,歆议欲城守,彭止不听。既而光武至怀,歆迫急迎降。光武知其谋,大怒,收歆置鼓下,将斩之。召见彭,彭因进说曰:“今赤眉入关,更始危殆,权臣放纵,矫称诏制,道路阻塞,四方蜂起,群雄竞逐,百姓无所归命。窃闻大王平河北,开王业,此诚皇天祐汉,士人之福也。彭幸蒙司徒公所见全济,未有报德,旋被祸难,永恨于心。今复遭遇,愿出身自效。”光武深接纳之。彭因言韩歆南阳大人,可以为用。乃贳歆,以为邓禹军师。
  更始大将军吕植将兵屯淇园,彭说降之,于是拜彭为刺奸大将军,使督察众营,授以常所持节,从平河北。光武即位,拜彭廷尉,归德侯如故,行大将军事。与大司马吴汉,大司空王梁,建义大将军朱祐,右将军万脩,执金吾贾复,骁骑将军刘植,杨化将军坚镡,积射将军侯进,偏将军冯异、祭遵、王霸等,围洛阳数月。朱鲔等坚守不肯下。帝以彭尝为鲔校尉,令往说之。鲔在城上,彭在城下,相劳苦欢语如平生。彭因曰:“彭往者得执鞭侍从,蒙荐举拔擢,常思有以报恩。今赤眉已得长安,更始为三王所反,皇帝受命,平定燕、赵,尽有幽、冀之地,百姓归心,贤俊云集,亲率大兵,来攻洛阳。天下之事,逝其去矣。公虽婴城固守,将何待乎?”鲔曰:“大司徒被害时,鲔与其谋,又谏更始无遣萧王北伐,诚自知罪深。”彭还,具言于帝。帝曰:“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鲔今若降,官爵可保,况诛罚乎?河水在此,吾不食言。”彭复往告鲔,鲔从城上下索曰:“必信,可乘此上。”彭趣索欲上。鲔见其诚,即许降。后五日,鲔将轻骑诣彭。顾敕诸部将曰:“坚守待我。我若不还,诸君径将大兵上轘辕,归郾王。”乃面缚,与彭俱诣河阳。帝即解其缚,召见之,复令彭夜送鲔归城。明旦,悉其众出降,拜鲔为平狄将军,封扶沟侯。鲔,淮阳人,后为少府,传封累代。
  建武二年,使彭击荆州,下犨、叶等十余城。是时,南方尤乱。南郡人秦丰据黎丘,自称楚黎王,略十有二县;董?起堵乡;许邯起杏;又,更始诸将各拥兵据南阳诸城。帝遣吴汉伐之,汉军所过多侵暴。时,破虏将军邓奉谒归新野,怒吴汉掠其乡里,遂反,击破汉军,获其辎重,屯据淯阳,与诸贼合从。秋,彭破杏,降许邯,迁征南大将军。复遣朱祐、贾复及建威大将军耿弇,汉忠将军王常,武威将军郭守,越骑将军刘宏,偏将军刘嘉、耿植等,与彭并力讨邓奉。先击堵乡,而奉将万余人救董?。?、奉皆南阳精兵,彭等攻之,连月不克。三年夏,帝自将南征,至叶,董讠斤别将将数千人遮首,车骑不可得前。彭奔击,大破之。帝至堵阳,邓奉夜逃归淯阳,董讠斤降。彭复与耿弇、贾复及积弩将军傅俊、骑都尉臧宫等从追邓奉于小长安,帝率诸将亲战,大破之。奉迫急,乃降。帝怜奉旧功臣,且衅起吴汉,欲全宥之。彭与耿弇谏曰:“邓奉背恩反逆,暴师经年,致贾复伤痍,朱祐见获。陛下既至,不知悔善,而亲在行陈,兵败乃降。若不诛奉,无以惩恶。”于是斩之。奉者,西华侯邓晨之兄子也。
  车驾引还,令彭率傅俊、臧宫、刘宏等三万余人南击秦丰,拔黄邮,丰与其大将蔡宏拒彭等于邓,数月不得进。帝怪以让彭,彭惧,于是夜勒兵马,申令军中,使明旦西击山都。乃缓所获虏,令得逃亡,归以告丰,丰即采其军西邀彭。彭乃潜兵度沔水,击其将张杨于阿头山,大破之。从川谷间伐木开道,直袭黎丘,击破诸屯兵。丰闻大惊,驰归救之。彭与诸将依东山为营,丰与蔡宏夜攻鼓,彭豫为之备,出兵逆击之,丰败走,追斩蔡宏。更封彭为舞阴侯。
  秦丰相赵京举宜城降,拜为成汉将军,与彭共围丰于黎丘。时田戎拥众夷陵,闻秦丰被围,惧大兵方至,欲降。而妻兄辛臣谏戎曰:“今四方豪杰各据郡国,洛阳地如掌耳,不如按甲以观其变。”戎曰:“以秦王之强,犹为征南所围,岂况吾邪?降计决矣。”四年春,戎乃留辛臣守夷陵,自将兵沿江溯沔止黎丘,刻期日当降,而辛臣于后盗戎珍宝,从间道先降于彭,而以书招戎。戎疑必卖己,遂不敢降,百反与秦丰合,彭出兵攻戎,数月,大破之,其大将伍公诣彭降,戎亡归夷陵。帝幸黎丘劳军,封彭吏士有功者百余人。彭攻秦丰三岁,斩首九万余级,丰余兵裁千人,又城中食且尽。帝以丰转弱,令朱祐代彭守之,使彭与傅俊南击田戎,大破之,遂拔夷陵,追至秭归。戎与数十骑亡入蜀,尽获其妻子士众数万人。
  彭以将伐蜀汉,而夹川谷少,水险难漕运,留威虏将军冯骏军江州,都尉田鸿军夷陵,领军李玄军夷道,自引兵还屯津乡,当荆州要会,喻告诸蛮夷,降者奏封其君长。初,彭与交阯牧邓让厚善,与让书陈国家威德,又遣偏将军屈充移檄江南,班行诏命。于是让与江夏太守侯登、武陵太守王堂、长沙相韩福、桂阳太守张隆、零陵太守田翕、苍梧太守杜穆、交耻太守锡光等,相率遣使贡献,悉封为列侯。或遣子将兵助彭征伐。于是江南之珍始流通焉。
  六年冬,征彭诣京师,数召宴见,厚加赏赐。复南还津乡,有诏过家上冢,大长称以朔望问太夫人起居。
  八年,彭引兵从车驾破天水,与吴汉围隗嚣于西域。时,公孙述将李育将兵救嚣,守上邽,帝留盖延、耿弇围之,而车驾东归。敕彭书曰:“两城若下,便可将兵南击蜀虏。人若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每一发兵,头须为白。”彭遂壅谷水灌西城,城未没丈余,嚣将行巡、周宗将蜀救兵到,嚣得出还冀。汉军食尽,烧辎重,引兵下陇,延、弇亦相随而退。嚣出兵尾击诸营,彭殿为后拒,故诸将能全师东归。彭还津乡。
  九年,公孙述遣其将任满、田戎、程泛,将数万人乘枋箄下江关,击破冯骏及田鸿、李玄等。遂拔夷道、夷陵,据荆门、虎牙。横江水起浮桥、斗楼,立欑柱绝水道,结营山上,以拒汉兵。彭数攻之,不利,于是装直进楼船、冒突露桡数千艘。
  十一年春,彭与吴汉及诛虏将军刘隆、辅威将军臧宫、骁骑将军刘歆,发南阳、武陵、南郡兵,又发桂阳、零陵、长沙委输棹卒,凡六万余人,骑五千匹,皆会荆门。吴汉以三郡棹卒多费粮谷,欲罢之。彭以蜀兵盛,不可遣,上书言状。帝报彭曰:“大司马习用步骑,不晓水战,荆门之事,一由征南公为重而已。”彭乃令军中募攻浮桥,先登者上赏。于是偏将军鲁奇应募而前。时天风狂急,奇船逆流而上,直冲浮桥,而欑柱钩不得去,奇等乘势殊死战,因飞炬焚之,风怒火盛,桥楼崩烧。彭复悉军顺风并进,所向无前。蜀兵大乱,溺死者数千人。斩任满,生获程泛,而田戎亡保江州。彭上刘隆为南郡太守,自率臧宫、刘歆长驱入江关,令军中无得虏掠。所以,百姓皆奉牛、酒迎劳。彭见诸耆老,为言大汉哀愍巴蜀久见虏役,故兴师远伐,以讨有罪,为人除害。让不受其牛、酒。百姓皆大喜悦,争开门降。诏彭守益州牧,所下郡,辄行太守事。
  彭到江州,以田戎食多,难卒拔,留冯骏守之,自引兵乘利直指垫江,攻破平曲,收其米数十万石。公孙述使其将延岑、吕鲔、王元及其弟恢悉兵拒广汉及资中,又遣将侯丹率二万余人拒黄石。彭乃多张疑兵,使护军杨翕与臧宫拒延岑等,自分兵浮江下还江州,溯都江而上,袭击侯丹,大破之。因晨夜倍道兼行二千余里,径拔武阳。使精骑驰广都,去成都数十里,势若风雨,所至皆奔散。初,述闻汉兵在平曲,故遣大兵逆之。及彭至武阳,绕出延岑军后,蜀地震骇。述大惊,以杖击地曰:“是何神也!”
  彭所营地名彭亡,闻而恶之,欲徙,会日暮,蜀刺客诈为亡奴降,夜刺杀彭。
  彭首破荆门,长驱武阳,持军整齐,秋豪无犯。邛谷王任贵闻彭威信,数千里遣使迎降。会彭已薨,帝尽以任贵所献赐彭妻子,谥曰壮侯。蜀人怜之,为立庙武阳,岁时祠焉。
  子遵嗣,徒封细阳侯。十三年,帝思彭功,复封遵弟淮为谷阳侯。遵永平中为屯骑校尉。遵卒,子伉嗣。伉卒,子杞嗣,元初三年,坐事失国。建光元年,安帝复封杞细阳侯,顺帝时为光禄勋。
  杞卒,子熙嗣,尚安帝妹涅阳长公主。少为侍中、虎贲中郎将,朝廷多称其能。迁魏郡太守,招聘隐逸,与参政事,无为而化。视事二年,舆人歌之曰:“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我有蟊贼,岑君遏之。狗吠不惊,足下生氂。含哺鼓腹,焉知凶灾?我喜我生,独丁斯时。美矣岑君,於戏休兹!”
  熙卒,子福嗣,为黄门侍郎。

人物评价

  岑彭在东汉王朝建立和巩固过程中参加过统一战争中的所有作战:平定河北,攻关东、洛阳,统一关中,战隗嚣,直至灭蜀,是当时极少数能独当一面的将领。他不但作战勇敢,奇计迭出,而且信义素著,以德怀人。故能克成宏远之业,建立不世之功,成为“云台二十八将”中之翘楚。
  《后汉书·岑彭传》曰:“中兴将帅立功名者众矣,惟岑彭、冯异建方面之号,自函谷以西(冯)、方城以南(岑)两将之功,实为大焉。”

岑彭寨

岑彭寨
                 岑彭寨
  岑彭寨是武乡东部墨镫乡崇城山上一个山寨,这里绝壁万仞,悬崖千寻,危岩凌汉,巨石悬空,情势绝险,不仅是旅游、探险、避暑的好地方,而且有美丽而神奇的传说。
  刘秀在南阳(河南)耕田时,有一晚偶做奇梦,他梦见了五只羊,令人奇怪的是五只羊都掉了尾巴,其中三只各掉了一个羊角,而另二只羊角则全掉了。早晨醒来,刘秀认为这个梦很不吉利,越想越烦恼,烦闷至极,刘秀就想找一个能圆梦的人占卜一下吉凶。当时附近山上住着一个号称上知天文、下通地理、能占卜吉凶的文人,名叫邓禹。刘秀想去拜访邓禹,好替自己圆梦,可当时的邓禹已是很有名气的大人物,一般人是见不着他的,更别说圆梦了。刘秀乃一耕夫,且穷得快揭不开锅灶了,哪有钱物送给邓禹?可刘秀认定非找邓禹不可,于是他去扎了些麻(做麻绳用的),换来两个烧饼,就带着去见邓禹。
  当天早晨邓禹上香时摇竹签,竹签全部头朝上,邓禹大惊,认为今天肯定有贵人上山来,于是命人打扫厅堂、客舍、做好一切准备迎接贵人。邓禹在大门口等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没见有人来,等到中午时分,刘秀头顶破草帽,脚穿一只破草鞋,肩扛一把锄,锄把上还挂着破得带不住的另一只草鞋,走到邓禹面前,邓禹很 扫兴。刘秀说明了来意,邓禹不给他圆梦。刘秀哪里肯走,缠着邓禹不放,邓禹为了快点撵走刘秀,不影响迎接贵人,只好把刘秀拦在大门外,勉强听他说梦。谁知刘秀话音刚落,邓禹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拜见刘秀。刘秀见状惊慌不已说:“先生为何如此?我受用不起啊!”邓禹说“羊”字掉两角,掉尾巴乃“王”字,“羊”字掉一角掉尾巴乃“主”字,邓禹又仔细看了刘秀的面相确认这就是他今天要迎的贵人,是今后的主公。刘秀说:“别开玩笑了,我已穷得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哪里还有钱招兵买马?又如何做主公?”邓禹跪下求刘秀说:“主公别着急,我这里什么都有,只求你快点上山来吧,我辅主公成就大业”。又给刘秀带了些银子,让他回家安顿一下,上山来共谋大事。
  刘秀上山之后,为了推翻王莽政权到处扩大兵马实力。当时山西武乡的崇城山驻扎着两名大将军岑彭和马武的部队,岑彭骁勇善战,秉性耿直,有一夫当关,万夫不敌之勇,马武智勇双全,不仅武艺超群而且善于出谋划策,他们年轻时,怀才不遇,得不到重用,就招兵买马,在崇城山上安营扎寨,凭借崇城山的天险地要和雄厚实力,雄霸一方,与朝廷对抗。这两支队伍对刘秀成就大业非常重要,于是派邓禹收复岑彭、马武,很快收复了马武,而岑彭却是久攻不下,邓宇就派马武去劝降岑彭,岑彭根本就不服马武,哪里肯听他的。马武知道岑彭是出了名的大孝子,于是想法偷偷接走了岑彭的母亲。马武并未虐待其母,也未要挟岑彭,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善待其母。马武的行为深深感动了岑彭的母亲,一年后马武送其母回家。岑彭的母亲说服岑彭归顺了刘秀,刘秀带着岑彭、马武回到河南。刘秀有了岑彭、马武的帮助,兵马实力聚增,如虎添翼,最后推翻了王莽政权,打败了中原的各种势力,刘秀做了东汉皇帝。
  说到崇城山明代赵扩有《登崇城山》诗云:
岑彭故宅
               岑彭故宅
  青山千余仞,微径苦仄仄,
  忽尔回环处,宛然别一域,
  悬崖直下垂,古庙居其北,
  凭栏一南眺,连峰去如翼。
  远景分浓淡,岗恋互相逼,
  爽气豁吟眸,高风荡胸臆,
  举足可升天,奚借罡风力,
  始信陟山人,登峰宜造极。
  嗟哉尘俗士,可望不可即。
  “古庙居其北”中的古庙就是岑彭寨的圣泉寺。刘秀做了皇帝之后,为了嘉奖岑彭等人,在岑彭寨修了寺庙,庙宇气势之大,规格之高,至今仍可从残垣断壁中窥见一斑。岑彭寨宛如一雄狮卧在那里,张着血盆大口大声吼叫,狮子的嘴正是一个大溶洞,洞内面积约600平方米左右,高约20米,这里就是当年岑彭的“兵寨”,山上其它地方并没有水,只是这洞中的一眼泉水,名曰“圣泉”,谓之“圣”是因为这水在60厘米见方的小水坑内,时常保持清澈见底,满而不溢,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水舀了自然就又满了。这洞壁也有几个直径约15厘米的泉眼,里面的水也是满而不溢,取之不尽。岑彭千军万马屯居此地就是饮用“圣泉”水的,直到现在圣泉水也永远保持满而不溢。所以“古庙”,取名“圣泉寺”,因为寺在洞中,有人也叫洞中寺。至今附近的老百姓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到庙里上香。洞中有六块碑,分别为雍正十年、乾隆四十三年、道光五年、光绪十三年、民国二年、民国十八年修缮圣泉寺的记载。
  岑彭寨起初不叫岑彭寨是为了纪念岑彭才取名岑彭寨,老百姓误传为“彭彭寨”。岑彭、马武的故事在这一带广为流传。

岑彭墓

岑彭墓原址现在已成为铁矿工地
岑彭墓原址现在已成为铁矿工地
  岑彭墓封土呈高台状,方形,边长25米,高4米,面积600余平方米,四周为耕地,此墓原来形制很大,后由于取土雨淋遗留至今状。
  岑彭为东汉光武帝云台二十八宿之一,字君然,南阳棘阳 (今邓州市小杨营乡砖桥村)人。岑彭与前队式(王莽时"新朝"官称,即副太守)严说共守南阳,守数月,城中 粮尽人相食时,乃投降。更始诸将要杀,为稍有政治眼光的刘演(刘秀兄、字佰升)所保留,并归刘寅所部。更始败,引河内太守韩歆同归光武。
  彭为反正投降之人,全凭自己攻城夜战之功取得光武之信任。其较大的功绩为:说朱鲔以洛阳降;从光武击败邓奉、董欣;先后歼击延岑、秦奉并逐之入蜀;从光武北击隗嚣;又与大司马吴汉并取西蜀,作战计划与大司马不一致,彭取水陆并进,司马欲弃水就陆进兵,上书请定于光武帝,帝报彭曰:“大司马习用步骑,不晓水战。荆门之事一由征南公(时岑彭已为征南将军)为重而已”。于是岑彭水陆并进,直抵成都附近,公孙述以杖击地惊曰:“是何神也”。足见彭进兵之神速。建安12年(公元36 年)公孙述派刺客诈为亡奴,降,夜 刺害于彭。
  《后汉书岑彭传》于后论曰“中兴,将帅立功名者多矣,唯岑彭、冯异建方面之号,自函谷以西(冯)、方城以南(岑)两将之功,实为大焉。”彭死后,谥号壮侯。
  岑彭墓位于邓州市杨营乡安众村北,邓(州)新(野)公路北50米,东距新野县城7.5公里。北距诸葛亮躬耕地南阳卧龙岗50公里,南距襄樊古隆中60公里,西南距道教圣地武当山190公里,西北距内乡县衙85公里,距邓州城区八里岗遗址、花洲书院、编外雷锋团展览馆、吾离陵、福胜寺塔等景点25公里。
  该墓为1957年由原邓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小杨营乡安众村委会保护,现墓体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