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泰

鄂尔泰
鄂尔泰
  鄂尔泰(1677年-1745年),中国清代雍正乾隆时大臣,字毅庵,西林觉罗氏,清满洲镶蓝旗人。官至保和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太保;长子鄂容安,为乾隆时期两江总督,四子鄂宁任云贵总督,父子三人俱贵为盛世总督,显见受皇帝重视程度。
  康熙十九年(1680年)出生,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举人出身。康熙末与田文镜李卫并为雍亲王(雍正帝)心腹。雍正元年  (1723)授江苏布政使。三年(1725),迁广西巡抚。累官云南、贵州、广西三省总督,任期中,积极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发展和西南边疆的巩固,起了一定的作用。五年(1727年),奉命修《八旗通志》初集,凡250卷。雍正时期尝任云贵总督,兼辖广西,在云南积极推行改土归流,雍正四年(1726年)上疏“云贵大患,无如苗蛮,欲安民,必制夷,欲制夷,必改土归流”,七年设官府,置流官,驻军队,巩固了西南边疆。与田文镜、李卫并称为“模范总督”。十年(1737)二月,以功授保和殿大学士,居首辅地位,充经筵讲官,国史、实录、明史三馆总裁,兼兵部尚书,理军机事务,封一等伯。同年六月,督巡陕、甘,经略军务,征讨准噶尔部。十三年,雍正崩于深夜,鄂尔泰适巧为值班军机大臣,最先探视雍正遗体并安排入殓,且受遗旨与张廷玉辅政。乾隆初任总理事务,加至太保。乾隆七年(1742年),谕令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纂修《国朝宫史》。乾隆十年(1745年)以病解职。同年三月乾隆亲往鄂尔泰住所视疾,加为太傅。不久病卒,命遵遗诏配享太庙,并祀贤良祠,赐祭葬,谥文端。
  雍正最欣赏李卫、鄂尔泰、田文镜三人,当面告诉尹继善,谓当学此三人。尹继善奏曰:“李卫,臣学其勇,不学其粗;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其刻;鄂尔泰,宜学处多,然臣亦不学其愎。”雍正不以为忤。乾隆尝谓:“我朝百余年来,满洲科目中,惟鄂尔泰与尹继善为真知学者。”
  鄂尔泰死后,乾隆二十年三月,爆发胡中藻案,四月,鄂尔泰的得意门生胡中藻被斩杀,已故大学士鄂尔泰被撤出贤良祠,不准入祀。鄂尔泰之侄鄂昌被赐自尽。
鄂尔泰土司遗址
鄂尔泰土司遗址
  姓名:西林觉罗鄂尔泰  别名:西林觉罗毅庵 襄勤 文端  生辰: 1677年  民族:满族  信仰:萨满  祭日: 1745年  籍贯:满洲镶蓝旗  地区:满洲镶蓝旗  国家:清朝  职业:领侍卫内大臣

生平

  鄂尔泰,字毅庵,姓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康熙十九年(1680)生。先人投归努尔哈赤,为世管佐领。祖父图彦突官户部郎中,父亲鄂拜为国子祭酒。
  鄂尔泰六岁入学,攻读四书五经,八岁开始作文,练习书法,十六岁应童子试,次年中秀才,十九岁补廪膳生,二十岁中举,即进入仕途。二十一岁袭佐领世职,充任侍卫。此後官场蹭顿,到康熙五十五年(1716)三十七岁时,才出任内务府员外郎。可是又淹滞不进,这时他很为自己的官场不利而烦恼。康熙六十年元旦,正值四十二岁,他作诗自叹:“揽镜人将老,开门草未生。”又在《咏怀》诗中吟道:“看来四十犹如此,便到百年已可知。”
  他对自己的前途很悲观,绝没有想到後来能出将入相。
  鄂尔泰官运的转机是在雍正帝继位之时。雍正元年(1723)正月,他被任命为云南乡试副主考,五月,被越级提升为江苏布政使,成为地方大员。雍正三年又晋升为广西巡抚。在赴任途中,雍正帝觉得他仍可大用,改封为云南巡抚,管理云贵总督事,而名义上的云贵总督杨名时却只管理云南巡抚事。所以,鄂尔奉在西南开始官职虽为巡抚,而实际上行使着总督的职权。雍正四年十月,鄂尔泰获得总督实职,加兵部尚书衔,六年改任云贵广西总督,次年得少保加衔,十年内召至京,任保和殿大学士,居内阁首辅地位。後又以改土归流之功晋封伯爵。同年,因清政府在西北两路用兵,他出任三边经略,赴陕甘前线督师,数月後回京覆命。十三年,贵州改土归流地区土民叛乱,雍正帝以其对此经理不善,削伯爵,但对他信任如故。雍正帝死後,鄂尔泰出任总理事务大臣。乾隆间,除大学士职务以外,他又兼任军机大臣、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经筵讲官,管翰林院掌院事,加衔太傅,国史馆、三礼馆、玉牒馆总裁,赐号襄勤伯,乾隆十年(1745)病逝,享年六十六岁。乾隆帝亲临丧所致祭,諡文端,配享太庙,入祀京师贤良祠。十一年之後,即乾隆二十年(1755),因其侄鄂昌与门生胡中藻之狱,被撤出贤良祠。
  鄂尔泰著有《西林遗稿》。雍正帝编着的《朱批谕旨》,收有《鄂尔泰奏摺》,汇集了他在云贵广西总督任上的奏疏。

家庭

  鄂尔泰的元配夫人早卒,续娶的是大学士迈柱的女儿。鄂尔泰与迈夫人感情甚笃,不娶妾,生有六子二女。长子鄂容安,官两江总督,娶布政使博尔多之女。次子鄂实,官前锋统领,娶大学士高斌之女。三子鄂弼,充西安将军,娶领侍卫内大臣哈达哈之女。四子鄂宁,位至云贵总督,娶内大臣海望之女。五子鄂圻,娶庄亲王允禄之女。六子鄂谟,娶迈柱之孙女。一门高官厚禄,联姻望族。

史籍记载

  清史稿·鄂尔泰、张廷玉传
《国朝宫史》
《国朝宫史》
  鄂尔泰,字毅庵,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世居汪钦。国初有屯泰者,以七村附太祖,授牛录额真。子图扪,事太宗,从战大凌河,击明将张理,阵没,授备御世职。雍正初,祀昭忠祠。
  鄂尔泰,其曾孙也。康熙三十八年举人。四十二年,袭佐领,授三等侍卫。从圣祖猎,和诗称旨。五十五年,迁内务府员外郎。世宗在藩邸,偶有所嘱,鄂尔泰拒之。世宗即位,召曰:“汝为郎官拒皇子,其执法甚坚。”深慰谕之。雍正元年,充云南乡试考官,特擢江苏布政使。於廨中建春风亭,礼致能文士,录其诗文为南邦黎献集。以应得公使银买谷三万三千四百石有奇,分贮苏、松、常三府备赈贷。察太湖水利,拟疏下游吴淞、白茆,役未举。
  三年,迁广西巡抚,甫上官,调云南,以巡抚治总督事。贵州仲家苗为乱二十馀年,巡抚石礼哈、提督马会伯请用兵,上未即许。巡抚何世璂疏言仲家苗药箭銛利,地势险阻,用兵不易,上即命世璂招抚,久未定,诏谘鄂尔泰。四年春,疏言:“云、贵大患无如苗、蛮。欲安民必制夷,欲制夷必改土归流。而苗疆多与邻省相错,即如东川、乌蒙、镇雄,皆四川土府,东川距云南四百馀里。去冬乌蒙攻掠东川,滇兵击退,而川省令箭方至。乌蒙距云南省城亦仅六百馀里,钱粮不过三百馀两,取於下者百倍。一年四小派,三年一大派,小派计钱,大派计两。土司娶子妇,土民三载不敢婚。土民被杀,亲族尚出垫刀数十金,终身不见天日。东川虽已改流,尚为土目盘据,文武长寓省城,膏腴四百里无人敢垦。若改隶云南,俾臣得相机改流,可设三府、一镇。此事连四川者也。广西土府、州、县、峒、寨等一百五十馀员,分隶南宁、太平、思恩、庆远四府。其为边患,自泗城土府外,皆土目横於土司。黔、粤以牂牁江为界,而粤属西隆州与黔属普安州越江互相斗入。苗寨寥阔,将吏推诿。应以江北归黔,江南归粤,增州设营,形格势禁。此事连广西者也。滇边西南界以澜沧江,江外为车里、缅甸、老挝诸境,其江内镇沅、威远、元江、新平、普洱、茶山诸夷,巢穴深邃,出没鲁魁、哀牢间,无事近患腹心,有事远通外国。论者谓江外宜土不宜流,江内宜流不宜土。此云南宜治之边夷也。贵州土司向无钳束群苗之责,苗患甚於土司。苗疆四围几三千馀里,千三百馀寨,古州踞其中,群寨环其外。左有清江可北达楚,右有都江可南通粤,蟠据梗隔,遂成化外。如欲开江路通黔、粤,非勒兵深入遍加剿抚不可。此贵州宜治之边夷也。臣思前明流、土之分,原因烟瘴新疆,未习风土,故因地制宜,使之乡导弹压。今历数百载,以夷治夷,即以盗治盗,苗、倮无追赃抵命之忧,土司无革职削地之罚。直至事上闻,行贿详结,上司亦不深求,以为镇静,边民无所控诉。若不铲蔓塞源,纵兵刑财赋事事整理,皆非治本。改流之法:计擒为上,兵剿次之;令其自首为上,勒献次之。惟剿夷必练兵,练兵必选将。诚能赏罚严明,将士用命,先治内,后攘外,实边防百世之利。”疏入,上深然之。
  会石礼哈疏报遣兵击破谷隆、长寨、者贡、羊城{屯土}诸隘,擒其渠阿革、阿给及诸苗之从为乱者,上命交鄂尔泰按谳。五月,鄂尔泰遣兵三道入:一自谷隆,一自焦山,一自马落孔。破三十六寨,降二十一寨,抚苗民五百馀户、二千馀口,察出荒熟田地三万亩。又以镇远土知府刁澣、沾益土知州安於藩素凶诈,计擒之;者乐甸土司刁联斗乞免死,改土归流。鄂尔泰疏报仲家苗悉定。上嘉其成功速,令议叙。旋条上经理仲苗诸事,报可。十月,真除云贵总督。
  四川乌蒙土司禄万锺为乱,侵东川。鄂尔泰请以东川改隶云南,上从之。仍命会四川总督岳锺琪按治,招其渠禄鼎坤出降。鄂尔泰令鼎坤招万锺,数往不就抚,乃檄总兵刘起元率师讨之,破其所居寨。万锺走匿镇雄土司陇庆侯所。五年,万锺诣锺琪降,庆侯亦诣锺琪请改土归流。上命锺琪以万锺、庆侯交鄂尔泰按谳。叙功,授世职拜他喇布勒哈番。三月,镇沅倮刁如珍等戕官焚掠,遣兵讨平之,获如珍。泗城土知府岑映宸纵其众出掠,又发兵屯者相,立七营。鄂尔泰疏劾,令诸道兵候檄进讨,映宸乞免死存祀,改土归流。鄂尔泰请映宸送浙江原籍,留其弟映翰奉祀。七月,发兵与湖北师会讨定谬冲花苗,获其渠,降其馀众。威远倮札铁匠等、新平倮李百叠等应如珍为乱。九月,鄂尔泰檄临元总兵孙宏本率师讨之,获札铁匠,降李百叠。威远、新平皆定。十一月,招降长寨后路苗百八十四寨,编户口,定额赋。得旨嘉奖,进世职一等阿达哈哈番。十二月,攻破云南倮窝泥种,取六茶山地千馀里,划界建城,置官吏。
  云南南徼地与安南接,前总督高其倬疏言安南国界应属内地者百二十里,请以赌咒河为界。安南国王黎维祹奏辩,上命鄂尔泰清察。鄂尔泰请与地八十里,於铅厂山下小河内四十里立界,上从之,敕谕安南。六年,维祹表谢,上嘉其知礼,命复与四十里。旋讨擒东川法戛土目禄天佑、则补土目禄世豪;按治米贴土目禄永孝,论斩。永孝妻陆氏结倮罗为乱,檄总兵张耀祖讨之,攻克门坎山。师入,获陆氏。米贴平。广西八达寨侬颜光色等为乱,提督田畯不能讨。鄂尔泰遣兵往,侬杀光色以降。上命鄂尔泰总督云、贵、广西三省,发帑十万犒师。旋又抚贵州拜克猛、长寨、古羊等生苗百四十五寨。十月,万寿节,云南卿云见,鄂尔泰疏闻。
  七年正月,命超授三等阿思哈尼哈番,云、贵两省巡抚、提督、总兵,文知县、武千总以上,皆加级。三月,令按察使张广泗率师攻贵州丹江鸡沟生苗,破其寨,种人悉降。上下九股、清水江、古州诸地以次定。下部议叙,鄂尔泰疏辞,而乞予曾祖图扪封典,俾昭忠祠位得改书赠官,列大臣之末,上允其请,仍命议叙。七月,招安顺、高耀等寨生苗及侬、仲诸种人内附。十月,云南赵州醴泉出,鄂尔泰疏闻。上褒鄂尔泰化民成俗,格天致瑞,寻加少保。八年五月,招黎平、都匀等寨生苗内附。鄂尔泰既讨定群苗为乱者,诸土司慑军威纳土,疆理其地,置郡县,设营汛,重定三省及四川界域,而诸土司世守其地,一旦归版籍,其渠诛夷、迁徙皆无幸。
  属苗内愤奰,乌蒙倮最狡悍,总兵刘起元移镇其地,恣为贪虐。六月,禄鼎坤及其族人鼎新、万福遂纠众攻城,劫杀起元及游击江仁、知县赛枝大等,尽戕其孥。鄂尔泰疏闻,请罢斥,上慰谕之。乌蒙既陷,江外凉山、下方、阿驴,江内巧家营、者家海诸寨及东川禄氏诸土目皆起而应之,又令则补、以址诸寨要截江路,以则、以擢诸寨窥伺城邑,东川境内挖泥、矣氏、歹补、阿汪诸寨,东川境外急罗箐、施鲁、古牛、毕古诸寨,及武定、寻甸、威宁、镇雄所属诸夷,远近响应,杀塘兵,劫粮运,堵要隘,毁桥梁,所在屯聚为乱。鄂尔泰集官兵万数千人,土兵半之,分三路进攻:令总兵魏翥国攻东川;哈元生攻威宁,副将徐成贞副之;参将韩勋攻镇雄。翥国师行,土目禄鼎明遣行刺,被创,以总兵官禄代将。师进,焚苗寨十三。遣游击何元攻急罗箐,杀三百馀,降一百三十馀。游击纪龙攻者家海,破寨,尽歼其众。勋与苗兵遇於莫都,战一昼夜,破寨四,杀数百人。进攻奎乡,战三日,杀二千馀。元生、成贞自威宁攻乌蒙,射杀其渠黑寡、暮末,连破寨八十馀,击败其众数万,遂克乌蒙。鄂尔泰檄提督张耀祖督诸军分道穷搜屠杀,刳肠截脰,分悬崖树间,群苗詟栗。上奖鄂尔泰及诸将,以元生、成贞、勋为功首,发帑犒师。陇庆侯庶母二禄氏、四川沙马土妇沙氏以不从乱,给诰命,赉银币。於是苗疆复定。鄂尔泰令於云、贵界上筑桥,命曰庚戌桥,以年纪其绩也。
  是岁,永昌边外孟连土司请岁纳厂课六百,鹤庆边外皦子请岁贡土物,鄂尔泰疏闻。上以边外野夷向化,命减孟连厂课之半。皦子入贡,犒以盐三百斤。九年,疏请重定乌蒙、镇远、东川、威宁营汛。别疏请兴云南水利,濬嵩明州杨林海,开垦周围草塘,疏宜良、寻甸诸水,耕东川城北漫海,筑浪穹羽河诸堤,修临安诸处工,暨通粤河道,皆下部议行。十年,召拜保和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办理军机事务。叙定苗疆功,部议进世职一等精奇尼哈番,上特命授一等伯爵,世袭。
  师讨准噶尔,六月,命鄂尔泰督巡陕、甘,经略军务。九月,师破敌额尔德尼昭,鄂尔泰檄大将军张广泗遣兵截衮塔马哈戈壁,断敌北遁道。寻疏请屯田。十一年六月,还京师。入对,言准部未可骤灭,用兵久,敝中国,无益,上颇然之。
  十三年,台拱苗复叛。上命设办理苗疆事务处,以果亲王、宝亲王、和亲王、鄂尔泰及大学士张廷玉等董其事。苗患日炽,焚掠黄平、施秉诸地。鄂尔泰以从前布置未协,引咎请罢斥,并削去伯爵。上曰:“国家锡命之恩,有功则受,无功则辞,古今通义。”允其请,予休沐,仍食俸。寻命留三等阿思哈尼哈番。
  八月,世宗疾大渐,鄂尔泰仍以大学士与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张廷玉,内大臣丰盛额、讷亲、海望同被顾命。鄂尔泰与廷玉捧御笔密诏,命高宗为皇太子。俄,皇太子传旨命鄂尔泰等辅政。世宗崩,宣遗诏以鄂尔泰志秉忠贞,才优经济,命他日配享太庙。高宗即位,命总理事务,进一等精奇尼哈番。乾隆二年十一月,辞总理事务,授军机大臣;又辞兼管兵部,上不许,加拜他喇布勒哈番,合为三等伯,赐号襄勤。迭主会试,充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经筵讲官。
  四年,南河河道总督高斌请开新运口,河东河道总督白锺山请复漳河故道,命鄂尔泰按视。寻加太保。七年,副都御史仲永檀以密奏留中事告鄂尔泰长子鄂容安,命王大臣会鞫,请夺鄂尔泰官逮问,上不许。十年,以疾乞解任。上慰留,加太傅。卒,命遵遗诏配享太庙,并祀贤良祠,赐祭葬,谥文端。二十年,内阁学士胡中藻以诗辞悖逆获罪,中藻出鄂尔泰门下,鄂尔泰从子甘肃巡抚鄂昌与唱和,并坐谴。上追咎鄂尔泰植党,命撤出贤良祠。
  鄂尔泰弟鄂尔奇,康熙五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雍正中,四迁至侍郎,历工、礼二部,署兵部。五年,擢户部尚书,兼步军统领。十一年,直隶总督李卫论劾坏法营私、紊制扰民诸状,鞫实,当治罪,上推鄂尔泰恩,宥之。十三年,卒。
  鄂尔泰子鄂容安,鄂实,鄂弼,鄂宁,鄂圻,鄂谟。鄂容安自有传。鄂实与高天喜同传。
  鄂弼初授三等侍卫,迁正红旗汉军副都统。出为山西巡抚,调陕西,署西安将军。擢四川总督,未上官,卒,赐祭葬,谥勤肃。
  鄂宁,举人,初授户部笔帖式。屡以员外郎署副都统,复自郎中擢礼部侍郎。出为湖北巡抚,调湖南,再调云南。师征缅甸,云南总督杨应琚战失利,鄂宁以实疏闻。明端代应琚,深入战死。鄂宁劾参赞额勒登额、提督谭五格逗遛失机。上奖鄂宁,加内大臣衔,即命代明瑞为云贵总督。寻以与参赞舒赫德合疏议抚失上指,夺内大臣衔,左授福建巡抚,迭降蓝翎侍卫。卒。

诗作

鄂尔泰书札诗稿
鄂尔泰书札诗稿
  南营山房纪兴  卜筑倚重峦,去霄迥欲攀。  开轩平对月,入户小登山。  鸡犬红尘隔,牛羊碧落间。  薄寒酬短景,随意辟乌蛮。  题解: 这首诗乃诗人任总督时对云贵、广西三省少数民族起义用兵时所作。诗写依山筑营房的景色,意境高敞,言语清新,为边塞诗中少见之作。
  怀来道中感事二首  罡风裂地轴,灾异纪平阳。  复此沙城店,遥连土木乡。  千门无半堵,十族只单行。  痛定还思痛,疮痍未忍忘。  坤维曾不奠,旱魃更成灾。  斗粟千钱值,田禾一望摧。  流亡兼老病,黎黑到童孩。  独有神明宰,官衙日酒杯。  题解: 此诗第一首纪康熙五十八年七至八月怀来、榆次县地震之灾,表示了深切的同情;第二首是写地震后接着旱荒,人民陷入饥馑之灾,奄奄待毙,而当地县令却日日饮酒作乐,在强烈对比中批判了渎职贪鄙的官吏。
  热河年屡丰京畿米价腾贵  议者每过虑作诗告之  香貂廿载侍龙颜,猎骑频年过虎川。  塞上人烟垂万户,京师斗粟直行钱。  运移南北天长健,理契均平物有还。  四海为家明圣日,不须琐屑计当前。  题解: 此诗阐述以丰补歉的救荒政策,歌颂祖国统一的好处。
  蒙又上忧我甚诗以宽之  与君相识不相瞒,一日何曾废两餐。  自信囊中犹富客,人言员外是穷官。  三间老屋堪容膝,十亩荒园足盖棺。  死事不烦生事了,更于何事觅愁端?  题解: 这是诗人病中宽慰替自己发愁的朋友的诗。诗中表现了知足达观的人生态度。
  九日东园作  万户经秋晚,凌晨一启扉。  果收群马瘦,稻熟几人肥?  官舍足羔酒,田家少絮衣。  迎凉感风雨,端坐重虚欷。  题解: 此诗咏叹官富民贫的不合理社会现实,为劳动人民被剥削的穷困处境鸣不平。做为朝廷显宦重臣,能保留这种感情,是十分可贵的。
  友人富景韩以户曹主政随年  制军赈秦中旋授甘肃布政使  仆时为内府郎作诗寄之  戎马正当荒歉日,一麾初领大藩时。  因人自古难成事,为国何年可罢师。  手理乱丝须用缓,方医恶疾不妨奇。  与君廿载为朋友,未敢缄情致贺词。  题解: 这首诗在自己的朋友升官时,奉劝其慎事爱民,希望朋友不要因循守旧,而要出奇制胜、踏踏实实地解决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