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以勤

  陈以勤(1511年-1586年),字逸甫,号松谷,别号青居山人,南充人。北宋显族陈尧佐之后,高祖陈纪为博士弟子。老祖陈彦良初迁至南充,数传至陈兴。明世宗嘉靖二十年(1541年)三甲进士,授官检讨。后任裕王府侍讲,抗衡于严嵩,《明史》说他“焦心瘁志,发为骤白。”
  明穆宗时以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入阁参理机务,敢于直言,上《励精修政》四事疏。陆光祖评他是“披肝胆,触忌讳,他人所断舌不敢道者。”与首辅张居正意见不合,辞官退归南充,捐银倡修广恩桥(今西桥)。有子陈于陛

生平

  陈以勤是北宋显族陈尧佐之后。初迁南充的老祖名陈彦良,数传至陈兴。根据《南充县志》的记载,陈兴是陈以勤的八世祖,时间是元朝的至正(1341-1368)时期。其八世为:陈兴--陈思至--陈文质--陈平--陈纪--陈衡--陈信-陈大策(大策行二,共四弟兄)--陈以勤--陈于陛。陈家居南充水西里。里是县以下基层政权组织,明初四川的人口很少,里的范围很大;水西与今天的西溪(西桥河)的关系很大。故水西里当是今西充河下游一带。
  陈以勤的高祖陈纪开始攻读儒书,并且成为博士弟子,到陈以勤的父辈即出了一个进士(陈以勤的伯父陈大道),初到外地做官。陈以勤于1541年(明世宗嘉靖二十年)进士及第,授官检讨,进修撰,后以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阁参理机务。
  陈以勤长期担任裕晚(即穆宗隆庆帝)讲官。因此,保护裕王,智斗权臣严世蕃父子乃是他的一大功绩。明世宗嘉靖帝,建有两个王邸,太子的位号不十分明确,故对东宫太子位的争夺较激烈。奸相严嵩父子也有更换裕王太子之位的阴谋。有一天,严嵩派子严世蕃问陈以勤:听说殿下近来有些迷惑,不知对他的老子说了些什么?陈以勤以十分严肃的态度答道:"国本早就默定了。裕王生下来就取名载() ,从后从土,首出九域,此君意也。"因()字是土字上有一后,后在远古是国君的称谓,后在土上是表示君有大地。中国这块大地又被古人理想为九州、九域。故陈以勤将()字作了上面的解释。陈以勤接着又说:"其他王子殿下的讲官(即老师)都是检讨担任,独裕王的讲官兼用了编修,这就是相辅的意思。裕王殿下还常说今首辅(即严嵩)是治国的能臣。你从哪里接收到这些流言蜚语。"陈以勤一席话说得严世蕃无言以对,只好不声不响地走了。陈以勤为王师九年,对裕王竭进了保护之力。《明史》说他为此是"焦心瘁志,发为骤白。"穆宗为了表彰陈以勤对自己的教育和护卫之功,曾手书“忠贞”二字及“启发宏多”四字以赐。
  1567年,裕王即皇帝位,改元隆庆,是为明穆宗。进陈以勤为文渊阁大学士,入阁为宰铺。陈以勤入阁,他首向隆庆帝上"谨始十事"。其中的定志、爱民、崇俭、用人、接下、听言及揽权等问题都是针对当时实际情况讲的。在上"谨始十事"后,又上《励精修政》四事疏,四事疏实际是"揽权"一事的发展。陈以勤本着对明室的忠诚和与穆宗的特殊关系,敢于直言上谏。陆光祖评他是"披肝胆,触忌讳,他人所断舌不敢道者"。陈以勤对明室的忠诚还受到后来神宗帝的表彰,1580年(万历八年),神宗“出尚方绮币宝镪,命学士君(陈于陛)持归赐公,且令两台使者存问,海内艳之”。
  1571年,陈以勤因与首铺张居正意见不合,辞官退归南充老家。他归家后徜徉山水,热心家乡的公益事业,其最大的公益事是捐银倡修"广恩桥"(即今西桥)。此桥是南充城西第一座大桥,是南充到省府成都和到西南重镇重庆的交通要道。陈以勤说:西桥"址接北郛,圜外为走省府孔道,轩端节之士相望,滕箧儋负者踵相接也。夏秋霜潦滂溢,溪流扼於江无所泄,莽莽成巨浸。传使坐稽王程,征夫弛肩而叹。冯绝冲涛者,往往委鱼腹。"陈以勤这段话说明了西桥的重要,无桥的痛苦。在陈以勤的提倡、捐助、支持下,垮塌30多年的西桥,终于1578年(万历六年)修复。为了保护新修的广恩桥,还在西桥上首两岸,用巨石砌河坎七丈多长,并植柳护坎。另外,他还捐银修复了青居山的景点"慈云寺"。
  陈以勤除常游他青年时期读书居住过的青居山外,还游过金城山、诸葛寺、隐珠寺、图山寺、东皋寺等地,并都留下诗文,地方上的人将其诗文勒石作为纪念。1993年,《南充县文史资料》第二辑还刊载了王积厚辑录的《陈以勤诗钞》68首。因此,陈以勤的诗文及书法艺术多赖以保留至今。从这些作品看,陈以勤的书法秀美流畅,飘逸潇洒,颇具晋、唐风格。(资料源于《南充市文史资料—南充人物》作者:楚川)

人物小传

  陈以勤,字逸甫,南充人。嘉靖二十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久之,充裕王讲官,迁修撰,进洗马。时东宫位号未定,群小多构衅。世宗于父子素薄,王岁时不得燕见。常禄外,例有给赐,王亦不敢请。积三岁,邸中窘甚。王左右以千金贿严世蕃,世蕃喜,以属户部,得并给三岁资。然世蕃常自疑,一日屏人语以勤及高拱曰:「闻殿下近有惑志,谓家大人何?」拱故为谑语,以勤正色曰:「国本默定久矣。生而命名,从后从土,首出九域,此君意也。故事,诸王讲官止用检讨,今兼用编修,独异他邸,此相意也。殿下每谓首辅社稷臣,君安从受此言?」世蕃默然去。裕邸乃安。
  为讲官九年,有羽翼功,而深自晦匿,王尝书「忠贞」二字赐之。父丧除,还为侍读学士,掌翰林院。进太常卿,领国子监。擢礼部右侍郎,寻转左,改吏部,掌詹事府。
  穆宗即位,以勤自以潜邸旧臣,条上谨始十事,曰定志、保位、畏天、法祖、爱民、崇俭、揽权、用人、接下、听言。其言揽权、听言尤切。诏嘉其忠恳。隆庆元年春,擢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累加少傅兼太子太傅,改武英殿。穆宗朝讲希御,政无所裁决,近幸多缘内降得厚恩。以勤请励精修政。帝心动,欲有所举措,卒为内侍所阻,疏亦留中。四年,条上时务因循之弊,请慎擢用:酌久任、治赃吏、广用人、练民兵、重农谷。帝嘉之,下所司议。高拱掌吏部,恶所言侵己职,寝其奏,惟都察院议行赃吏一事而已。
  初,以勤之入阁也,徐阶为首辅,而拱方向用,朝士各有所附,交相攻。以勤中立无所比,亦无私人,竟阶与拱去,无訾及之者。及拱再入,与赵贞吉相轧,张居正复中构之。以勤与拱旧僚,贞吉其乡人,而居正则所举士也,度不能为解,恐终不为诸人所容,力引疾求罢。遂进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赐敕驰传归,诏其子编修于陛侍行。后二年,拱被逐,仓皇出国门,叹曰:「南充,哲人也。」以勤归十年,年七十。复颁上方银币,命于陛驰归赐之,且敕有司存问。又六年卒。赠太保,谥文端。于陛别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