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海

美丽的星宿海
美丽的星宿海
  星宿海位于黄河源头地区,东与扎陵湖相邻,西与黄河源流玛曲相接。该地区海拔4000多米,比五岳之首的泰山还高许多。星宿海,藏语成为“错岔”,意思是“花海子”。这里的地形是一个狭长的盆地,东西长30多公里,南北宽10多公里。黄河之水行进至此,银地势平缓,河面骤然展宽,流速也变缓,四处流淌的河水,使这里形成大片沼泽和众多的湖泊,大的有几百平方米,小的仅几平方米,登高远眺,这些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宛如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星宿海之名由此而来。

历史记载

  史载,唐朝贞观年间,李靖、侯君集、李道宗等曾“次星宿川,达柏海上,望积石山,览观河源。”唐宋以来,曾长期将星宿海称为黄河源头。元朝专使都实奉命查勘河源后,说河源在“尕甘思西部”,“有泉百余泓,或泉或潦,水沮如散涣,方可七八十里,且泥淖溺,不胜人迹,弗可逼视,履高山下瞰,灿若列星”,说的就是星宿海。直到清代专使拉锡,阿弥达才西逾星宿海,经过实地勘察,认为阿勒坦郭勒河(今卡日曲)为黄河上源。 星宿海的无数湖沼在阳光照耀下,光彩夺目,如同孔雀开屏,十分美丽壮观。因而藏族同胞把黄河源流称作玛曲,意即孔雀河。在星宿海的碧绿的滩地上,紫色的高山紫苑、黄色的垂头菊、粉色的马先蒿、还有点地梅报春花紫云英等,一丛丛,一簇簇;在山坡山,野牦牛、藏羚羊等一群群任情游荡;溪流里,斑头雁、黄鸭拨水嬉戏,无鳞湟鱼成群游弋,真是美景天成。

支流

名景星宿海
名景星宿海
  星宿海上源的三条支流分别是扎曲、约古宗列曲和卡日曲。扎曲居于最北部,发源于查哈西拉山,河长70千米,河道窄,支流少,水量有限,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断流。约古宗列曲位于星宿海西,在三条上源中居中,发源于约古列宗盆地西南隅,海拔4750米,水量甚小,为宽1.0-1.5米,深0.1-0.2米的小溪。南部支流为卡日曲,发源于巴颜喀拉山支脉各姿各雅山的北麓,海拔4800米,有5处泉水从谷中涌出,汇成宽约3米,深0.3-0.5米,流速约3米/ 秒的一条小河,河流终年有水。约古宗列曲与卡日曲汇合成黄河源头最初的河道玛曲,然后注入星宿海。根据十万分之一航测地图测量,卡日曲比约古列宗曲长25 千米。卡日曲流域面积为3126平方千米,约古宗列曲流域面积为2372平方千米。在卡日曲的和古宗列曲汇合处附近,测得卡日曲流量为6.3立方米/秒,测得约古宗列曲流量为2.5立方米/秒。据此1978年的黄河源头考察认定卡日曲为黄河正源。

景点

  “星宿海形如葫芦,腹东口西,南北汇水汪洋,西北乱泉星列,合为一体,状如石榴迸子。每月既望之夕,天开云净,月上东山,光浮水面,就岸观之,大海汪洋涌出一轮冰镜,亿万千百明泉掩映,又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少焉,风起波回,银丝散涣,眩目惊心,真塞外奇观也。”这是《西宁府新志》中记载的星宿海。  星宿海的无数湖沼在阳光照耀下,光彩夺目,如同孔雀开屏,十分美丽壮观。因而藏族同胞把黄河源流称作玛曲,意即“孔雀河”。在星宿海的碧绿的滩地上,紫色的高山紫苑、黄色的垂头菊、粉色的马先蒿、还有点地梅、报春花、紫云英等,一丛丛,一簇簇;在山坡山,野牦牛、藏羚羊等一群群任情游荡;溪流里,斑头雁、黄鸭拨水嬉戏,无鳞湟鱼成群游戈,真是美景天成。

考察

星宿海湖水清澈见底
星宿海湖水清澈见底
  2010年3月31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阿里巴巴发布厅,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北京大学MBA校友会举行了一次特别的发布会,发布的内容是两张照片:这两张照片分别拍摄于2009和2010年。图片拍摄的内容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和黄河的正源:星宿海和姜根迪如冰川。图片的拍摄者是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曲向东和他“2度计划”考察队的队友新加坡RH能源公司董事长王海荣先生。他们带着七十年代著名摄影家茹遂初先生拍摄的两地的照片,分别于2009年2010年两上高原,进入三江源地区考察,寻找茹遂初先生拍摄的地点。终于2010年3月15日成功抵达长江正源的姜根迪如冰川,完成了考察拍摄目的。  从他们现场发布的图片来看,三十多年沧桑变化,黄河正源的星宿海已经名不符实,过去星罗棋布的美丽的湖泊风景,现在已经变成干涸的湖底、荒芜的戈壁;而在长江正源的姜根迪如冰川,则明显可以看到大片的冰川退缩融化。  看了这两张图片,也不禁让人联想起正在发生的西南地区干旱。这一切到底因为什么?全球气候变暖是否导致这些现象的直接原因?人类的生活生产是否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与会的学者、专家与“2度计划三江源考察队”的曲向东、王海荣从这些话题引发了更加深入的探讨,甚至不乏激烈的争论。  1979年中国政府对外发布沱沱河上游的姜根迪如冰川为长江正源,1976年《人民画报》社记者茹遂初拍摄了姜根迪如冰川冰舌的全貌。三十多年间,到达这里的人,应该不超过300名。2010年,3月15日,曲向东他们站在当初茹遂初拍摄照片的位置终于拍摄到了姜根迪如冰川现状的时候,他们感到的是喜悦?是震惊?至少当时5400米海拔给他带来的剧烈高原反应是深刻的记忆。当他们拍摄完照片,王海荣喊着:向东别动,我给你留个影!曲向东一边应着,却一边步履蹒跚的从山坡上走下来,甚至似乎都不清醒。  曲向东,电视策划人、主持人。他曾长期担任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对话》、《大家》等栏目主持人,零距离采访了数百位大师级人物,广泛涵盖经济界、科学界、文化界、艺术界等领域。1 9 9 8年,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驾车沿黄河沿岸,从入海口到源头,采访拍摄“黄河断流,万里探源”,开始了一个“生态见证人”用心灵和足迹抚摸地球的旅程。到今天,他的足迹已经遍布了南北极、亚马孙、三江源、西伯利亚、南非草原、安第斯高原、罗布泊、塔克拉玛干、喜马拉雅冰川…… 2 0 0 7 年I P CC第四次报告,首次提出“2度阀值”的概念,即2度是人类社会可以承受的最高升温幅度,他就开始在旅途中关注并思考:为什么是2度?它真的会发生么?1850到2050,我们的地球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2009年开始,曲向东发起了气候变化和生态文明的环球考察活动“2度计划”,目标是现场考察、采访、拍摄南北极、三江源、亚马孙等受气候变化和生态危机威胁严重的地点,关注从1850年到今天以至2050年这些地区已经发生的、将会发生的生态变化,并制作纪录片。考察队队员的构成,除了来自于媒体和摄制组,更多的吸引了来自于各大商学院的EMBA学员。曲向东希望,这些中国产业界的中流砥柱的参加,能更好的带动中国的产业界关注气候变化这一世界性话题,并积极投身于因气候变化而引发的世界新经济格局的建设之中。  发布会上,刚从高原回来的曲向东似乎还没有从高原反应带来的身体影响中完全恢复过来,抑或是三江源的见证给他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回答每个问题时总需要略微思考一下。但谈及气候变化这一兼具科学、政治、社会、经济、道德的问题时,他却有着缜密的思路和滔滔不绝的观点。  照片本身用了两年时间才拍到,期间经历了一次极其艰难的失败,2009年,在距离源头仅有18 公里的地方,面对着恶劣的气候和泥泞的冻土,经历了一百多次陷车和挖车,在油料和补给几乎断绝的情况下,曲向东和队员王海荣等人不得不选择放弃。谈及那次经历,他们依然十分兴奋,比起今年的顺利到达,那一次有太多的故事要讲了。  2010年3月,他们再次向江源挺进。为了避免第一次挺进江源时遇到的冻土融化陷车,他们选择了青藏高原尚在大地冰封的时候挺进江源。一切都很顺利,越野车在坚硬的冻土甚至河面上突进,不再有任何泥泞的阻碍,只除了快速上升带来的严重高原反应,以及零下30度的低温。  然而,正是今年这张照片给人们带了震撼,照片中姜根迪如冰川的冰舌部分退缩大约1公里左右,当年茹遂初拍摄照片中绝大部分区域已经是一片黄土。当年雄伟壮观的冰川虽然目前尚能接近,但很快就会退缩至各拉丹东雪山内部。话说长江中曾经让人叹为观止的江源奇观恐怕再难见到。  连同去年黄河源头星宿海的对比照片,曲向东和他的“2度计划”已经开始以实际的行动发出国人自己的声音了。他们的方式非常简单:到那些可能受气候变化影响巨大的地方,记录下变化。以最直观的方式告诉中国人,告诉世界,那里在发生什么。  有记者提问,今年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的一系列调查结果遭遇信任危机,气候变化是否存在?是否是人类造成的结果?这些刚刚成为定论的观点似乎正在遭受着人们的质疑。面对这个问题,曲向东表示,真理的追寻是永无止境的,我们拍摄这个照片,并不仅仅是为了证明什么,我们更想通过我们的行动来表示,我们在现场,我们不能依靠道听途说、依靠别人的观察和数据来得到我们的结论,我们需要走出去,我们需要到现场,作出我们自己的观察、判断。作为一个正在逐渐承担国际责任的大国,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他同时强调,无论真相如何,已经没有人能够置身于全球气候变化的论争以及由此引发的经济格局的变化之外,以行动来关注这一话题,并作出正确的选择,是我们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正确认识这一点,也正是“2度计划”的目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