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方域

侯方域
侯方域
  侯方域(1618~1654),字朝宗,商邱(今属中国河南商丘)人。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祖父及父辈都是东林党人,均因反对宦官专权而被黜,有的还曾入狱。侯方域少年即有才名,参加复社,与东南名士交游,时人以他和方以智冒襄、陈贞慧为"四公子"(与陈贞慧交情尤深)。曾为史可法幕府于扬州
  入清以后,于顺治八年(1651)时,应河南乡试为副贡生。侯方域擅长散文。他提倡学习韩愈欧阳修,尊唐宋八大家,以写作古文雄视当世。他早期所作华藻过甚、功力犹不深。自谓:"仆少年溺于声伎,未尝刻意读书,以此文章浅薄,不能发明古人之旨。"(《与任王谷论文书》)后来日臻妙境,时人以侯方域、魏禧汪琬为"国初三大家"(宋荦《三家文抄序》)。称其文之佳者:"奋迅驰骤,如雷电雨雹之至,飒然交下,可怖可愕,□然而止,千里空碧。"其作品有人物传记,如《李姬传》写品行高洁、侠义美慧的李香君,同时也写反面人物阮大铖,有声有色,形象生动;如《马伶传》写伶人刻苦学艺故事,情节曲折,精神感人:均有唐代传奇笔法,具有短篇小说特点。
  有论文书信,如《癸未去金陵日与阮光禄书》、《答田中丞书》、《朋党论》、《王猛论》等,或痛斥权贵,或直抒怀抱,都能显示出他的散文具有流畅恣肆的特色,尤其是《与阮光禄书》,洋洋洒洒,词严气盛,挥斥鞭辟,颇能感人。 侯方域也能诗,如《哀词·少师建极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开府都督淮阳诸军事史公可法》(有序)是一首35韵的五古,歌颂史可法的生平业迹,以为用兵不如诸葛亮,而死节则可拟为文天祥,"称量确当"(徐恭士、宋荦等《四忆堂诗注语》)。 撰有《壮晦堂文集》10卷,《四忆堂诗集》6卷。

人物简介

侯朝宗
侯朝宗
  方域系明末世族子弟,户部尚书侯恂之子,祖父及父辈都是东林党人,均因反对宦官专权而被黜。侯方域师从倪元璐,性格豪迈不羁,文章风采,著名于时,为复社成员。史可法多尔衮的回信《复多尔衮书》即为方域起草。
  崇祯十六年(1643年)镇守武昌的左良玉扬言就食金陵,一时人心惶惶,南京兵部尚书熊明遇以侯恂对左良玉有恩,请侯方域假托父亲的名义致书退之。不料与复社成员有仇的阮大铖趁机诬陷侯方域与左良玉联络,是要做内应。侯方域避祸宜兴,借住在陈贞慧家中,仍在弘光元年(1645年)一月被逮捕而卒获释。遭逮之际,侯以家眷托陈,并为儿女定亲,从此两不相负。不久阮大铖入弘光朝廷为官,继续迫害复社人等,将陈贞慧逮捕入狱,侯方域以数千两银游说高官,才使陈贞慧获释。
  入清后参加科举,应河南乡试,为副贡生。晚年悔此举,着《壮悔堂文集》明志。《清史稿·文苑》有传。
  清初作家孔尚任撰《桃花扇》剧本即是写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反映南明一代兴亡的历史剧。

诗学思想

侯方域
侯方域
  侯方域的祖父侯执蒲,曾官至太常寺卿;其父侯恂,崇祯年间历官兵部侍郎、户部尚书总督。两代显贵,造就了侯方域贵公子的气度。而侯方域的公子气度、名士风采与特定的社会环境相结合,就使得他的诗论有其个性特点。他论诗反对竟陵派,认为“诗坏于钟谭”,在《书彭西园集后》记述彭西园“尝游京师,遇竟陵钟惺,与谭不合,奋拳欧之”,并评论说:“当是时,惺方倡异说蛊惑天下,见者莫不拱揖下拜,西园独勇于拥卫风雅如此。”相形之下,他还更肯定前后七子,在《陈其年诗序》中便说:“子知明诗之所以盛与所以衰乎?当其盛也,北地、信阳为之宗,而郎耶、历下之辈相与鼓吹而羽翼之,夫人之所知也;其衰也,则公安、景陵无所逃罪。”他并不赞同前后七子拟古的主张,在诗论中指出拟古之风与竟陵派一样是诗坛之弊,批评“当世之为诗者众矣,或侈衣冠之威仪,则千幅同裁;或叩响籁于寂寞,则新声竞奏。宁非所谓烟墨不言,受其驱染,纸札无情,任其摇襞,故烦杂而无当哉?”他并在《与陈定生论诗书》中提出:“今日所为色大率皆借色也。借何可久,天然威施又何必借?若其本不西而东,不南而北,藻绘雕饰,徒自苦耳。故必洗尽天下之借色,而后天下之真色始出。”又说:“今人往往好为乐府,仆谓如郊庙、铙歌诸题,皆古人身在其间,铺张赓歌;今无其事而辄摹拟之,即工,亦优孟衣冠而已。”这种对于摹拟的批判与对个性的追求无不中肯而尖锐。其实他肯定李孟阳、何景明,主要是因为他也从封建正统诗学出发,认为“诗本经术,不同词曲,其大者陈无外,微者道性情”,并同样以盛唐为取法对象,如他赞赏彭西园“诗开阖起伏,具有法度,意远调圆,在盛唐入室之列”。所以他在《宋牧仲诗序》中赞赏宋荦的诗“神苍骨劲,格高气浑”,“直由盛明接于盛唐”,这与前后七子的论调相近。因此他要求“诗之为道,格调欲雄放,意思欲含蓄,神韵欲闲远,骨采欲苍坚,波澜欲顿挫,境界欲如深山大泽,章法欲清空一气”,这显然就是以唐诗为标的。
  侯方域诗作宗唐,确切地说是“以杜甫为宗”。他论诗推尊杜甫,在《戴黄门诗序》中说:“昔杜少陵生李唐肃代之间,间关氛祲,曾无虚日,而避蜀逃秦,能以忠义自持,一饭一吟不忘君父,故其诗多忧悄之思,雄郁之气,亘古弥今,卓然不朽。”又说:“夫少陵一集,而古今天下之治乱兴亡离合存没莫不毕具,岂仅仅一咏一吟足以尽风雅也。”可见他推崇杜甫一是因为杜甫忠君爱国,在乱世中颠沛逃亡,诗中有广阔的社会生活与深厚的兴亡之感。这正与他一贯的政治取向和凄凉身世相同,所以他要求诗应“忧时悯俗,托物见志”,诗集中也特多感慨兴亡之作。他宗法杜甫二是因为杜诗沉郁厚重,感慨深长,雄浑慷慨,所以他的诗歌也追求开阔而悲壮的意境,其中渗透深沉的故国之思。如《过江秋咏八首》在情感、意境上都与杜甫的《秋兴八首》相近。前后七子学杜只能形似,不能神似,这是因为他们生于承平之世,不可能感受到杜甫身无所托,悲痛哀恸,触目惊心的心境,而侯方域所处的时代环境与杜甫极为相似,身世、心情也相仿,所以对杜诗能有更多的体会与共鸣,诗歌肆口而发也自然合于杜诗。
  因此,特殊的时代给侯方域的创作提供了远比前后七子丰富得多的内容与深刻得多的意蕴,也使他的审美情趣不同于复古派的典雅中正。他在诗序中赞许那些苍凉激楚,抒发自己心中悲愤的作品,如《孟仲练诗序》云:“孟君生平数遭兴废,皆身与之,固宜其痛切以愤,怨悱以怒,而其为诗顾能遣于道,不以自累,望之也厚,而测之也深。是岂犹夫世俗之苟作者耶?”由于作者亲身感受时世的动乱,艰危苟免,困顿无聊,所以能写出时代翻天覆地的变化及其对士人内心的重大影响,哀怨悲痛,情不能已,从而具有特别的力量。侯方域指出这种诗“触讽时事,则屈子憔悴之容,哀激为骨;倾舒情愫,斯杜老顿挫之致,沉郁有神”,即它继承了屈原与杜甫感遇讽咏的传统,是“诗以言志,古人感遇而申怀”的诗学思想在明清易代之际的表现。侯方域自己的诗与遗民诗所表现的内容、风格是一致的。“零落湮隳”,正是那个悲剧时代士人总的心理感受与诗中共同的风貌。
  但侯方域的公子气度、名士风采在诗论中也时有表露。他在《与陈定生论诗书》中说:“贾君论诗欲清空一气如话。仆曰:是固然,更少气象不得。阊阖冕旒固属气象,木鸥风燕,得意容与容非气象耶?推而至于太原真人之褐裘,曲江仙侣之彩笔,任城豪饮,斗落参回,玉门愁月,练白霜皎,皆能以其气象为气象。当其胜绝,变动难拘,是惟心知其意者触通而已。”这种开阔的视野,风流的生活,潇洒的气度非侯公子莫属。他认为诗在于作者心灵与情境的触通,所以要求诗人能坦率真诚,认为“人未有胸中忸怩而发之于言磊落而光明者”,并说:“昔人制行立言各有一事,不必兼顾。人不逮其言无论已,即使言不逮其人,而苟得其诚以朴,伉爽以直,豪宕而感激,已不失孝侯国士之风”,这正是他自己个性的写照与对诗歌的追求。(原载:《文艺报》2011年05月27日)

侯方域壮悔堂

侯方域故居(壮悔堂)
侯方域故居(壮悔堂)
  侯方域为明末清初文学家,他是东林名士侯恂之子,早年时以贵公子自居,行为放荡,纵情声色,到了中年的时候,才後悔感慨,因此把原来的书斋杂佣堂改名为壮悔堂,表明悔改的决心。
  壮悔堂位於侯家的大宅院中,两侧有翡翠楼和香君楼等,侯方域在壮悔堂中奋发读书,增长学问,最後成为文学大家,和魏禧以及汪琬齐名,称为「清初三大家」。而关於侯方域的故事,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他和李香君之间的爱情。
  话说崇祯十七年时,年少的侯方域来到金陵,想要寻一位娇美女子作伴,他的好友杨龙友知道他的心事,便带他认识了媚香楼的名妓李香君。侯方域对李香君一见锺情,两人不久後便结婚。在婚礼喜宴上,杨龙友前来祝贺,并送上几箱衣物首饰还有几十两的银子,这对新婚夫妻对杨龙友的盛情非常感激,询问原因,以便将来图报,结果却发现原来这些妆奁,是阉党头目阮大铖托杨龙友送的,为的就是要收买侯方域。
  那阮大铖当初投靠魏忠贤,做了不少坏事,魏忠贤伏诛後,他被革职回到安徽老家,暗中窥探朝廷动静,以便东山再起。杨龙友一面和侯方域等东林复社的人保持联系,一方面又和阮大铖成为盟友,因此想藉这机会拉拢侯方域,分化复社。
  李香君得知妆奁来自阮大铖,生气地拒绝,并且拔掉玉簪,脱去衣裙,扔了满地,侯方域也将这一箱箱的珠宝首饰请杨龙友退回去。李香君和侯方域因此得罪了阮大铖。
侯方域与李香君
侯方域与李香君
  第二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缢死在煤山,福王在金陵即位,阮大铖等阉党余孽重新得势。阮大铖扬言要捉拿侯方域,於是侯方域逃到扬州去投靠史可法。侯方域走後,阮大铖还是不放过李香君,逼她做别人的妾,李香君不从,阮大铖派人硬将她拖上花轿,香君撞柱昏过去,血溅诗扇。
  杨龙友发现被血溅的扇子,把它染了几笔,画成折枝的桃花,这就是「桃花扇」。後来香君委托教她唱曲的苏昆生把桃花扇交到侯方域手中,希望他早日归来重聚。几经波折之後,桃花扇终於交给了侯方域,侯方域得知李香君守节不屈的种种苦情,便带着扇子去找香君,两人最後在栖霞山的葆贞庵破镜重圆。
  侯方域和李香君的故事,後来被孔尚任写成历史名剧《桃花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