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恒

大学士一等忠勇公傅恒像
大学士一等忠勇公傅恒像
  傅恒(?-1770年),字春和,富察氏,清朝满洲镶黄旗人,察哈尔总管李荣保子,清高宗孝贤纯皇后之弟。清朝乾隆时政治人物、军事人物、军机大臣、大学士。官至保和殿大学士兼首席军机大臣,封一等公。
  乾隆十年(1745)授军机大臣,后晋户部尚书、列议政大臣。十三年为协办大学士。时大金川土司侵犯邻近土司,不听约束,清廷乃用兵金川(见大小金川之役)。张广泗、讷亲先后失机处死,乃命傅恒以大学士出为经略,主持全川军务。次年沙罗奔降,以功封一等忠勇公。回京后命兼管吏部户部理藩院事务。十九年,准噶尔部内乱,他力赞高宗两路出兵伊犁之策。三十一年,中缅发生边境战争,云贵总督刘藻杨应琚均因措置失当获罪,将军明瑞战死。三十三年二月,命傅恒经略征缅军务赴云南督师。
  乾隆三十四年,傅恒以经略征缅甸,三路出师,清兵因不适应当地瘴疠之疾,死伤惨重。阿里衮病亡,傅恒本人也染上瘴疠之疾病倒。三十五年三月,回京,七月即病逝。乾隆帝亲至其府宅祭奠,谥号“文忠”。
  傅恒以皇后弟为高宗所信任,直军机处二十三年,参与军国要政,是乾隆时之懿亲重臣,处事谨慎而生活奢华,故虽有非议却能保其禄位。

生平

傅恒
傅恒
  傅恒(?~1770)初由侍卫升户部侍郎。乾隆十年(1745),受命在军机处行走。十二年,升户部尚书。次年,任川陕总督,经略军务。不久,授大学士,统满汉兵3.5万参加大小金川之战。采纳提督岳钟琪建策,铲除内奸,改变以碉逼碉、逐次争夺的战法,实行避坚就隙、奇正兼施、分路迂回之策,于十四年春直逼大金川官寨勒乌围(今金川东),降服土司莎罗奔,授一等忠勇公。十九年,参与筹划平定卫拉特蒙古准噶尔部内讧的方略。次年,克伊犁,乾隆帝特恩再授一等公,固辞不受。旋任《平定准噶尔方略》正总裁。三十三年,授经略,督师云南。次年四月,率京师及满、蒙兵1.3万余人,分三路入缅甸作战,身患重疾,仍督军进攻,屡败缅军。后与云贵总督阿桂合兵攻老官屯不下,遂乘缅军遣使请和,疏奏罢兵。三十五年二月班师,不久病卒。
  傅恒是乾隆帝的宠臣,在军机处23年,“日侍左右”,对下“每多谦冲”,“毫无骄汰之状”。但傅恒“颇好奢靡,衣冠器具皆尚华美”,这对当时豪华奢侈之风,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尤其,傅恒对于贪污的官吏,往往不能严之以法,“后和相(和珅)秉政,果以丛脞为风,以阘冗为能事,风俗因之日偷,实自文忠公有以启之也”。
  公元1763年,傅恒等按乾隆皇帝的要求完成了一部满文、汉文、内蒙古蒙文、藏文、新疆蒙文、维吾尔文6种文字对照的西域人名地名工具书:《西域同文志》(共24卷)。该书是研究丝绸之路西域地区历史地理和少数民族语文的重要参考书。

政治生涯

军机处
军机处
  乾隆五年(1740年):蓝翎侍卫。后升头等侍卫。  七年(1742年):御前侍卫,总管内务府大臣,管理圆明园事务。  八年(1743年):户部右侍郎,出为山西巡抚。  十年(1745年):户部右侍郎,山西巡抚,军机处行走。 乾隆10年-乾隆35年  十一年(1746年):山西巡抚,军机大臣,户部右侍郎,内大臣,转户部左侍郎。  十二年(1747年):军机大臣,户部左侍郎,内大臣,升户部尚书,銮仪卫,议政大臣。充殿试读卷官、会典馆副总裁,升正总裁。  十三年(1748年):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兼兵部尚书,内大臣,升领侍卫内大臣,协办大学士,管理三库事务军务,经筵讲官,加太子太保,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署理川陕总督,经略督师大金川之战,授保和殿大学士,加太子太傅、太保。诸殿阁大学士中,以保和殿为最尊贵,一般很少人能得到。在乾隆十三年裁撤中和殿之后,得到保和殿大学士的有傅恒,自傅恒乾隆三十五年死后至清亡,就再没有人得到保和殿大学士。  十四年(1749年):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封一等忠勇公,赐宝石顶、四团龙补服。  二十年(1755年):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图形紫光阁,充平定准噶尔方略正总裁。  二十一年(1756年):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兼署步军统领。  三十三年(1768年):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经略云南军务,指挥清缅战争。  三十五年(1770年)卒,乾隆帝亲临其第酹酒,丧葬视宗室镇国公,谥文忠。  嘉庆元年(1796年)以子福康安平苗功赠贝子。福康安卒,推恩赠郡王衔,配享太庙。

家庭

傅恒宗祠碑
傅恒宗祠碑
  曾祖:哈什屯。  祖父:米思翰。  父:李荣保。  伯:马斯喀、马齐、马武。  兄:广成、傅文、傅清。  姊:孝贤纯皇后。  子:福灵安、福隆安、福康安、福长安。  女:成哲亲王永瑆嫡福晋。  媳:和硕和嘉公主。  侄:明亮、明瑞、明义、奎林。

个人著作

  奉敕撰《周易述义》十卷  奉敕撰《春秋直解》十六卷  奉敕撰《西域同文志》二十四卷  奉敕撰《增订清文鉴》三十二卷、〈补编〉四卷、〈总纲〉八卷、〈补总纲〉二卷  奉敕撰《附明唐桂二王本末》三卷  奉敕撰《平定准噶尔方略》〈前编〉五十四卷、〈正编〉八十五卷、〈续编〉三十三卷  奉敕撰《皇朝职贡图》九卷  奉敕撰《吏部则例》六十六卷  奉敕撰《钦定诗义折中》二十卷  奉敕撰《钦定大清会典》一百卷

史书记载

  清史稿·傅恒传
  傅恒,字春和,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高宗孝贤纯皇后弟也。父李荣保,祖父米思翰。傅恒自侍卫洊擢户部侍郎。乾隆十年六月,命在军机处行走。十二年,擢户部尚书。十三年三月,孝贤纯皇后从上南巡,还至德州崩,傅恒扈行,典丧仪。四月,敕奖其勤恪,加太子太保。时讷亲视师金川,解尚书阿克敦协办大学士以授傅恒,并兼领吏部。讷亲既无功,九月,命傅恒暂管川陕总督,经略军务。寻授保和殿大学士,发京师及诸行省满、汉兵三万五千,以部库及诸行省银四百万供军储,又出内帑十万备犒赏。十一月,师行,上诣堂子告察,遣皇子及大学士来保等送至良乡。傅恒既行,上日降手诏褒勉。傅恒道陕西,言驿政不修误军兴,上命协办大学士尚书尹继善摄陕西总督,主馈运。入四川境,马不给,上又命尹继善往来川、陕督察。旋以傅恒师行甚速,纪律严明,命议叙,部议加太子太傅,特命加太保。固辞,不允,发京师及山西、湖北马七千佐军。傅恒发成都,经天赦山,雪后道险,步行七十里至驿。上闻,赐双眼孔雀翎,复固辞。
  初,小金川土舍良尔吉间其兄泽旺於莎罗奔,夺其印,即烝於嫂阿扣。莎罗奔之犯边也,良尔吉实从之,后诈降为贼谍。张广泗入奸民王秋言,使领蛮兵,我师举动,贼辄知之。傅恒途中疏请诛良尔吉等,将至军,使副将马良柱招良尔吉来迎,至邦噶山,正其罪,并阿扣、王秋悉诛之。事闻,上褒傅恒明断,命拜前赐双眼孔雀翎,毋更固辞。十月,至卡撒,以屯军地狭隘,与贼相望,且杂处番民巿肆中,乃相度移旧垒前,令总兵冶大雄监营垒。十四年正月,上疏言:“臣至军,察用兵始末:当纪山进讨之始,马良柱转战而前,逾沃日收小金川直抵丹噶,其锋甚锐。彼时张广泗若速进师,贼备未严,殄灭尚易;乃坐失事机,宋宗璋宿留於杂谷,许应虎败衄於的郊,贼得尽据险要,增碉备御。讷亲初至,督战甚急,任举败没,锐挫气索,军无斗志,一以军事委张广泗。广泗又为奸人所愚,专主攻碉。先后杀伤数千人,匿不以闻。臣惟攻碉最为下策,枪炮不能洞坚壁,於贼无所伤。贼不过数人,自暗击明,枪不虚发。是我惟攻石,而贼实攻人。贼於碉外为濠,兵不能越,贼伏其中,自下击上。其碉锐立,高於浮屠,建作甚捷,数日可成,旋缺旋补。且众心甚固,碉尽碎而不去,炮方过而复起。客主劳佚,形势迥殊,攻一碉难於克一城。即臣所驻卡撒,左右山巅三百馀碉,计日以攻,非数年不能尽。且得一碉辄伤数十百人,得不偿失。兵法,攻坚则瑕者坚,攻瑕则坚者瑕。惟使贼失所恃,我兵乃可用其所长。拟俟诸军大集,分道而进。别选锐师,旁探间道,裹粮直入,逾碉勿攻,绕出其后。番众不多,外备既密,内守必虚。我兵既自捷径深入,守者各怀内顾,人无固志,均可不攻自溃。卡撒为进噶拉依正道,岭高沟窄,臣当亲任其难。党坝隘险,亦几同卡撒,酌益新军。两道并进,直捣巢穴,取其渠魁。期四月间奏捷。”上以金川非大敌,劳师两载,诛大臣,失良将,内不怿。及是闻其地险难下,益不欲竟其事,遂以孝圣宪皇后谕命班师,而傅恒方督总兵哈攀龙、哈尚德等攻下数碉。上以金川水土恶,赐傅恒人蓡三斤,并及诸将有差,屡诏召傅恒还。又以孝圣宪皇后谕封一等忠勇公,赐宝石顶、四团龙补服。傅恒奏言:“金川事一误,今复轻率蒇事,贼焰愈张。众土司皆罹其毒,边宇将无宁日。审度形势,贼碉非尽当道,其巢皆老弱,我兵且战且前,自昔岭中峰直抵噶拉依,破竹建瓴,功在垂成,弃之可惜。且臣受诏出师,若不扫穴擒渠,何颜返命?”并力辞封赏,上不允,手诏谓:“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乃骠姚武人锐往之概。大学士抒诚赞化,岂与兜鍪阃帅争一日之绩?”反复累数千言,复赐诗喻指。
  时傅恒及提督岳锺琪决策深入,莎罗奔遣头人乞降,傅恒令自缚诣军门。莎罗奔复介绰斯甲等诣岳锺琪乞贷死,锺琪亲入勒乌围,挈莎罗奔及其子郎卡诣军门。傅恒遂受莎罗奔父子降,莎罗奔等焚香作乐,誓六事:无犯邻比诸番,反其侵地,供役视诸土司,执献诸酋抗我师者,还所掠内地民马,纳军械枪炮,乃承制赦其罪。莎罗奔献佛像一、白金万,傅恒却其金,莎罗奔请以金为傅恒建祠。翌日,傅恒率师还。上优诏嘉奖,命用扬古利故事,赐豹尾枪二杆、亲军二名。三月,师至京师,命皇长子及裕亲王等郊迎。上御殿受贺,行饮至礼。傅恒疏辞四团龙补服,上命服以入朝,复命用额亦都、佟国维故事,建宗祠,祀曾祖哈什屯以下,并追予李荣保谥,赐第东安门内,以诗落其成。
  十九年,准噶尔内乱,诸部台吉多内附。上将用兵,谘廷臣,惟傅恒赞其议。二十年,师克伊犁,俘达瓦齐以归,谕再封一等公,傅恒固辞,至泣下,乃允之。寻图功臣像紫光阁,上亲制赞,仍以为冠,举萧何不战居首功为比。二十一年四月,将军策楞追捕阿睦尔撒纳未获,上命傅恒出视师,赴额林哈毕尔噶,集蒙古诸台吉饬军事。傅恒行日,策楞疏至,已率兵深入,复召傅恒还。
  三十三年,将军明瑞征缅甸败绩,二月,授傅恒经略,出督师。时阿里衮以副将军主军事,上并授阿桂副将军、舒赫德参赞大臣,命舒赫德先赴云南,与阿里衮筹画进军。
  三十四年二月,傅恒师行,发京师及满、蒙兵一万三千六百人从征,上御太和殿赐敕,赉御用甲胄。四月,至腾越,傅恒决策,师循戛鸠江而进,大兵出江西,取道猛拱、猛养,直捣木梳,水师沿江顺流下,水陆相应。偏师出江东取猛密,夹击老官屯。往岁以避瘴,九月后进兵,缅甸得为备。傅忄互议先数十日出不意,攻其未备,水师当具舟。上初命阿里衮造舟济师,阿里衮等言崖险涧窄不宜舟,傍江亦无造舟所。上又命三泰、傅显往视,言与阿里衮等同。及傅恒至军,谘土司头人,知蛮暮有山曰翁古多木,旁有地曰野牛坝,野人所居,凉爽无瘴。即地伐木造舟,野人乐受值,执役甚谨。傅恒即使傅显佐莅事。舟成,督满、汉兵并从行奴仆,更番转搬。又得茂隆厂附近炮工,令范铜为炮。状闻,辄降旨嘉奖,为赋造舟行焉。傅恒初议自将九千三百人渡戛鸠而西,师未集,七月,将四千人发腾越。上以经略自将师寡,促诸军速集如初议。八月,傅恒自南蚌趋戛鸠。奏至,上方行围木兰,入围获狍,畀福隆安以赐傅恒。傅恒道南底坝至允帽,临戛鸠江,时猛拱大头人脱猛乌猛、头人贺丙等,诣傅恒请降。师至,脱猛乌猛将夹江诸夷寨头人来迎,与贺丙具舟。傅恒命分兵徐济,夹江为寨猛拱后土司浑觉亦请降,献驯象四。上赉三眼孔雀翎,傅恒疏辞。师复进,取猛养,破寨四,诛头人拉匿拉赛。设台站,令瑚尔起以七百人驻守。遂至南董干,攻南准寨,获头人木波猛等三十五人。进次暮腊,再进次新街。傅恒自渡戛鸠江,未尝与缅甸兵战,刈禾为粮,行二千里不血刃,而士马触暑雨多疾病。会阿桂将万馀人自虎踞关出野牛坝,造舟毕成,徵广东、福建水师亦至,乃合军并进。哈国兴将水师,阿桂、阿里衮将陆师,阿桂出江东,阿里衮出江西。缅兵垒金沙江两岸,又以舟师扼江口。阿桂先与缅兵遇,麾步兵发铳矢,又以骑兵陷阵,缅兵溃。哈国兴督舟师乘风蹴敌,缅兵舟相击,死者数千。阿里衮亦破西岸缅兵,傅恒以所获纛进。上复为赋诗,阿里衮感瘴而病,改将水师,旋卒。十一月,傅恒复进攻老官屯,老官屯在金沙江东,东猛密,西猛墅,北猛拱、猛养,南缅都阿瓦,为水陆通衢。缅兵伐木立寨甚固,哈国兴督诸军力攻,未即克。师破东南木寨,缅兵夜自水寨出,傅恒令海兰察御之,又令伊勒图督舟师掩击,复获船纛。缅兵潜至江岸筑垒,又自林箐中出,海兰察击之,屡有斩馘。师久攻坚,士卒染瘴多物故,水陆军三万一千,至是仅存一万三千。傅恒以入告,上命罢兵,召傅恒还京。傅恒俄亦病,阿桂以闻。上令即驰驿还,而以军事付阿桂。会缅甸酋懵驳遣头人诺尔塔赍蒲叶书乞罢兵,傅恒奏入,上许其行成。傅恒附疏言:“用兵之始,众以为难。臣执意请行,负委任,请从重治罪。”上手诏谓:“用兵非得已,如以为非是,朕当首任其过。皇祖时,吴三桂请撤藩,谘於群臣,议撤者惟米思翰、明珠数人。及三桂反,众请诛议撤诸臣,皇祖深辟其非。朕仰绍祖训,傅恒此事,可援以相比。傅恒收猛拱,当赐三眼孔雀翎,疏辞,俟功成拜赐。今既未克贼巢,当缴进赐翎,以称其请罪之意。”懵驳遣头人诣军献方物。十月,傅恒还驻虎踞关,上命傅恒会云贵总督彰宝议减云南总兵、知府员缺,厘正州县旧制。
  三十四年二月,班师。三月,上幸天津,傅恒朝行在。既而缅甸酋谢罪表久不至,上谓傅恒方病,不忍治其罪。七月,卒,上亲临其第酹酒,命丧葬视宗室镇国公,谥文忠。又命入祀前所建宗祠。其后上复幸天津,念傅恒於此复命,又经傅恒墓赐奠,皆纪以诗。及赋怀旧诗,许为“社稷臣”。嘉庆元年,以福康安平苗功,赠贝子。福康安卒,推恩赠郡王衔,旋并命配享太庙。傅恒直军机处二十三年,日侍左右,以勤慎得上眷。故事,军机处诸臣不同入见,乾隆初,惟讷亲承旨。迨傅恒自陈不能多识,乞诸大臣同入见。上晚膳后有所谘访,又召傅恒独对,时谓之“晚面”。又军机处诸大臣既承旨,退自属草,至傅恒始命章京具稿以进。上倚傅恒为重臣,然偶有小节疏失,即加以戒约。傅恒益谦下,治事不敢自擅。敬礼士大夫,翼后进使尽其才。行军与士卒同甘苦。卒时未五十,上尤惜之。子福灵安、福隆安、福康安、福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