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昌宗

张昌宗
张昌宗
  张昌宗(?-705年),唐朝定州义丰(今中国河北省安国)人,行六,与其兄张易之都是武则天的宠臣。美姿容,人称六郎,美如莲花。神功元年,以太平公主荐,与其兄易之同入侍宫中,为武则天男宠。拜云麾将军、行左千牛中郎将,旋进右(一作左)散骑常侍。张昌宗官至春官侍郎,封为邺国公。圣历二年(699年),为控鹤监内供奉。历司仆卿,俄改春官侍郎。与兄易之专权乱政,时人侧目。神龙元年(705年)正月十二日,武则天病,崔玄暐张柬之等人率羽林兵重发动政变,迎太子李显复位,以谋叛罪诛之诛杀张昌宗、张易之。
  昌宗粗能属文,其应诏和诗,多为宋之问、阎朝隐所代作。武则天以其丑声外闻,欲以美事掩其迹,诏撰《三教珠英》,令昌宗主之。昌宗乃引文学之士李峤张说、宋之问等二十六人,分门撰集成一千三百卷,两《唐书》均著录其领衔之《三教珠英》并《目》一三一三卷,为唐代规模最大之类书,今已佚。《全唐诗》卷八○录存其诗三首。生平事迹见《旧唐书》卷七八、《新唐书》卷一○四《张行成传》附。

人物小传

  张昌宗,易之弟。初为云麾将军,行左千牛中郎将,加银青光禄大夫。佞者奏昌宗是王子晋后身,词人皆赋诗以美之,崔融作为绝唱。则天诏昌宗撰三教珠英,引文学之士李峤、张说、宋之问、徐彦伯、富嘉谟等二十六人,分门撰集。书成,加昌宗司仆卿,改春官侍郎。时易之兄弟专权乱政,后为张柬之等起羽林兵诛之。诗三首。事迹详见《旧唐书》卷七八、《新唐书》卷一○四《张行成传》附。

相关阅读

 
张昌宗
张昌宗
  (一)那些名垂青史的古代美男——张昌宗
  欢情本无限,莫掩洛城关。
  话说武则天做了女皇,养了个卖大力丸的壮士当男宠,叫薛怀义,这个男宠很受宠,一时间风头大盛,人称唐朝第一男宠。可是后来这个男宠失宠了,然后被杀了。女皇一时间觉得很失落,这倒不是因为她多爱这个男宠,而是因为这个男宠床上功夫很好,他一死,女皇寂寞了。女儿太平公主听说了之后,心想这怎么行,于是急急忙忙把自己的男宠张昌宗送给了过去。
  张昌宗,河北安国人,在家中排行老六,人称六郎。因为生的英俊,美姿容,女皇看了很满意。这件事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暗暗记了下来。结果有一次在宫中开宴赏莲,女皇有个油头滑面的侄子叫武三思,平日里非常爱拍女皇马屁,什么话好听就捡什么话说,这回又不失时机地跳出来调戏张大美男,挤眉弄眼道:“六郎如莲花。”女皇一听那个高兴啊,可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厉害的马屁精、宰相杨再思立刻跳了出来:“胡扯,明明是莲花似六郎!”女皇龙心大悦,这场莲花宴开得非常圆满。从此后,六郎美如莲一下就传开了。
  武三思自此对这事就非常上心。
  老年时的女皇很喜欢神仙长生不老之术,尤为喜欢周灵王的太子姬晋,本名叫王子乔。传说中王子乔长得风流潇洒,还吹得一首好笙,像凤凰鸣叫。后来追随一个道士羽化登仙了,人称升仙太子。介就是女皇的梦中情人啊。女皇专门为他写过一篇碑文表达仰慕之情。这是被马屁精武三思听说了,聪明的他立即把女皇的梦中情人和张大美男联系在一起,暗示女皇说:“姨,其实我脚的吧,六郎的美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了,你看看,他长得是不是有点那个什么,王子乔王大官人的气质?”女皇一听,又仔细看了看张大美男,只见他身姿雅逸,举手投足间风采卓然,还真有点像哎。她急忙找来一堆工匠和裁缝,造了只木仙鹤,又把张大美男跟洋娃娃似的打扮了好久。打扮完毕,张大美男顶着这身行头哭笑不得地骑到木仙鹤上,虽然很囧,但是风一吹,身姿挺拔眉目如画,果然很有仙气。
  为此武大马屁精还吟了一首诗送上:
  王子乔,爱神仙,七月七日上宾天。白虎摇瑟凤吹笙,乘骑云气吸日精。吸日精,长不归,遗庙今在而人非。空望山头草,草露温人衣。
  从此后,张大美男越发受宠了。他又把自己的哥哥五郎张易之给引荐到宫中,张哥哥白皙貌美,又通晓音律,两人一同伺候女皇,不亦乐乎。兄弟俩能耐不大,但有个共同的喜好,就是爱吃美食。神马烤鹅烤鸭驴肉狗肉,吃一吃也就罢了,他俩吃得还非常残忍。据说有一回张弟弟去看张哥哥,突然想吃马肠,结果张哥哥就牵了匹活马来,直接用刀子切开道口子,取了截肠子现炒了,果然很香。可怜的小马马哀嚎了好久才死。
  张弟弟在宫里舒服日子过惯了,又开始温饱思淫欲,勾搭上了女皇的小秘上官婉儿。婉儿那时30多岁,标准的熟女一枚,张弟弟可能也就20来岁,两人一捆干柴一把烈火,烧得那叫一个旺。只可惜很快就被女皇发现了,可是张弟弟太受宠了,女皇弄死了薛明义还挺后悔,自然也舍不得办他。可是女皇头戴绿帽,满腔怒气无处发泄啊,肿马办?她只好发泄在上官婉儿的身上,赐她黥刑。
  黥刑是神马?就是往人脸上刺个字,表示这个人有罪。男的也就罢了,可女孩子家家的脸上刺个字多毁容啊。婉儿额头上被刺了字,很郁闷,不想被人看见,只好换了种发型试图遮一下,然后又在额心弄了个梅花形状的金银箔想转移一下大家的视线。由于她本来生的就好看,明艳动人,这两种装扮非但没有遭人鄙视,还受到了大家的追捧,美女们开始争相效仿她的“上官髻”和“梅花妆”……
  五郎和六郎一看连这么大的事自己都可以安然无恙,深知女皇不会轻易杀自己,都长吁了口气,自此之后仗着女皇恩宠,更加肆无忌惮。后来女皇晚年,身体不好,两人竟然开始独断朝政。虽然他俩没有像卖春药的薛壮士那样没文化,可是两个只会唱个淫词艳曲吃个烤肉的男人胡闹,谁能看得下去?很快,臣子们坐不住了,一等女皇病重,立即迎了个皇子李显做皇帝,顺理成章把两人给砍了。
  现在的电视剧里,女皇的男宠总是以五郎张易之为代表,但其实在史书上,莲花郎张昌宗要比他的哥哥风头更健。太平公主、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这三个那么nb的女人,一个人眼光瞎也就罢了,总不可能三个人都瞎吧?可见我们的张大美男的确很有魅力啊。
  (二)武则天为面首张昌宗张易之撰写的碑文
  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女皇帝武则天(624—705)还是一位书法家。她曾刻意习练晋朝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书法多年。她的行草《升仙太子碑》是用这种字体写刻于石碑上的一个创举。其点画圆转有力,字体厚实丰满,还杂出几个怪字。这些都显示她的独特个性。
  唐代从唐太宗开始就十分重视书法艺术,尤其是喜爱推崇二王的书法艺术,据说唐太宗十分喜欢王羲之的《兰亭序》。
升仙太子碑
升仙太子碑
  武则天同样喜爱王羲之的真迹,据《旧唐书》中的“王方庆传”记载:“则天以方庆家多书籍,尝访求右军遗迹。方庆奏曰:‘臣十代从伯祖羲之书,先有四十余纸,贞观十二年,太宗购求,先臣并已进之。唯有一卷见今在。又进臣十一代祖导、十代祖洽、九代祖珣、八代祖昙首、七代祖僧绰、六代祖仲宝、五代祖骞、高祖规、曾祖褒,并九代三从伯祖晋中书令献之已下二十八人书,共十卷。’则天御武成殿示群臣,仍令中书舍人崔融为《宝章集》,以叙其事,复赐方庆,当时甚以为荣。”
  这上面说武则天喜欢王家书法,就问过王羲之的后代王方庆,王方庆就将家中尚余的王羲之的真迹及其其他王氏家庭中的众多墨宝献给了武则天,武则天拿给众臣观赏后,然后又赐还给了王方庆。按说武则天当时是一国之主,什么宝贝都应该收归她有,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但是武则天却没有像太宗那样霸道,而是欣赏完后又还给了王方庆。
  武则天自己的书法艺术也相当高,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她书写的那座《升仙太子碑》。升仙太子碑位于洛阳市以东的偃师市府店乡缑山之颠。相传周灵王太子晋于缑氏山之巅乘白鹤升天而去。武周圣历二年(699年)二月初四,武则天于东都洛阳赴登封封禅,留宿缑山升仙太子庙,感兴而撰此文,并亲为书丹。
  有人说这碑文借叙述周灵王太子晋于缑氏山之巅乘白鹤升天而去的故事,用来美化歌颂武周盛世。但是事情并非完全如此,其实武则天在写《升仙太子碑》时肯定会想到她那两个“玉貌雪肤,眉目如画”的男宠——张昌宗与张易之。史载武三思为了讨好武则天和二张,就写奏章,说张昌宗是周朝王子晋的后身。
  因为传说中王子晋曾乘白鹤在缑氏山登仙而去。于是武则天就命张昌宗经常穿着羽毛做的衣服,吹着箫,骑着木鹤,在内宫里转来转去。当时的很多著名文人如宋之问等就纷纷写诗来吹捧。
碑额的飞白体“仙”字
碑额的飞白体“仙”字
  清人赵翼很为武则天的私生活辩护,说:“人主富有四海,妃嫔动千百,后既为女王,而所宠幸不过数人,固亦未足深怪,故后初不以为讳,而且不必讳也。”
  《升仙太子碑》在偃师市府店缑山上,即升仙观旧址。碑高7米,上宽1.58米,下宽1.73米。盘龙首,龟趺。碑额用飞白体写“升仙太子之碑”六大字,笔画中丝露白,有似枯笔写成。碑文33行,每得66字,行草相间,笔画婉约,圆转流畅,意态豪纵。碑文上下款和碑阴的《游仙篇》杂言诗、题铭等,分别出自书法家薛稷、薛曜、钟绍京之手,字体神韵妍华,遒劲有法,为书法妙品。
  武则天的这幅书法作品却使她获得了继卫夫人(即卫铄,272—349,是王羲之少时的老师)之后又一位著名女书法家的声誉。它活脱脱地展现出一位禀赋聪慧、才华过人的女性艺术家的姿影。(本段来源:星岛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