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羲叟

  刘羲叟(1015-1060),字仲庚,北宋天文学家,北宋时泽州晋城人。自幼聪颖,强记多识,被村人誉为“神童”。刘羲叟后中进士,寓于乡。入朝后,刘羲叟先后做过试大理评事,权赵州审事判官、秘书省著作佐郎、崇文院检讨等官职。《宋史》记载刘羲叟“尤长于星历、术数“,宋真宗皇祐元年(1049),刘羲叟任唐史编修官,与著名史学家宋礽、宋敏求、吕卿、范镇等共同编修唐史。当时历学首推羲叟为第一,欧阳修司马光皆遵用之。刘羲叟的学识与著作是多方面的,尤其在史学研究方面的成就较为突出。《宋史》还记载:刘羲叟精通算术之学,颇有造诣,而且说他有”观天象而知人事“的本领。 嘉祐五年(1060),刘羲叟修完《历志》。他示生病时,就对人说自己秋天要死,便选好坟地,告诉妻子如何安葬。这年七月,《新唐书》送上朝廷,皇上给他加官至崇文院检讨。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去面见皇帝,“疽发背”便去世了。年仅43岁。

刘羲叟生平

·刘羲叟从师

刘曦叟观象图
刘曦叟观象图
  刘羲叟的成就,除了天才和勤奋之外,还得益于他有缘投师于一位高人---被称为“易学大家象数之祖”的李之才。李之才(?—1045),字挺之,青社(今山东青州市)人。天圣八年(1030)同进士出身。他不仅是一位易学大家,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教育家。李之才的弟子很多,最著名的当数邵雍与刘羲叟。邵雍,北宋大儒,与张载、程颢、程颐、周敦颐并称为“北宋五子”。刘羲叟是李之才的第二位得意门生。他为泽州签署判官时,认识了刘羲叟。刘羲叟的悟性与勤奋征服了李之才。他遂收刘羲叟为弟子,精心传授其历法、术算之学。
  刘羲叟从师苦学天文历法,有着现实的考虑。刘羲叟生在农村,深知种田的艰辛。人以食为本,庄稼是庄户人家的命根。在大自然面前,人显得渺小和脆弱。庄户人家对天气的关心几乎超过了一切。如果能够帮助人们认识自然,适应自然,增强抗灾能力,那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但天文、历法不同于其他学科,仅靠自己的努力和悟性,学起来是十分艰难的。刘羲叟从小就喜欢研究这方面的学问,只是苦于未遇高人指点,不能得其奥秘。如今有了良师,他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和研究中。

·刘羲叟步入仕途

  刘羲叟步入仕途,得益于大文豪欧阳修。
  庆历四年(1044)8月,欧阳修被委任“河北都转运按察使”。当时河北的情况很不妙,内乱外患相继发生。欧阳修肩负着平乱、应敌、安民与巡察“河功”的多重任务。
  这一年,欧阳修的足迹踏遍了河南、山西、陕西、河北、山东五省四十余州郡,史称他“奔走边塞,勤于政务”。在繁忙的工作中,他仍一如既往地不忘发现、举荐人才。
  庆历五年(1045)闰五月,欧阳修在泽州巡察时,发现了刘羲叟。这位思贤若渴的文豪,不惜长途跋涉的疲劳,兴冲冲赶到高都,在陋巷中寻到了刘羲叟。欧阳修急切要见刘羲叟,有着特殊的原因。他深切地关注着黄河,曾先后三次对黄河进行了考察。黄河泛滥给民众造成的危害,使他刻骨铭心。在各地巡察时,到处寻求治黄之术。在泽州听说了刘羲叟的名字,了解到此人“精算术,兼通《大衍》诸历,学识渊博,注有司马迁《天宫书》,更懂治黄之道,著有《洪范灾异》之书。”他大喜过望,立即来到高都。与之交谈,欧阳修大吃一惊,站在他面前的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绝不是一个平凡之辈。他立即赶写了《举刘羲叟札子》,文中说:臣昨奉敕,差往河东。伏见泽州进士刘羲叟有纯朴之行,为乡里所称。博涉经史,明于治乱,其学通天人祸福之际,可与汉人向、歆、张衡、郎觊之徒为比。致之朝廷,可备顾问。伏乞特赐召试。或不如所举,臣甘当朝典。今取进止。
  从这篇札子中可以看到,欧阳修对刘羲叟的评价是多么高,甚至拿他与刘向、刘歆、张衡等人比较。欧阳修通过与刘羲叟的接触,敏锐地觉察到:这是一位应得到朝廷重用的旷世之才。他回去后不久,又收到了刘羲叟写的《春秋灾异》一书,大加称赞,立即写成奏状,再次向朝廷举荐刘羲叟:右臣荐举泽州进士刘羲叟,学通天人祸福之际,如汉向、歆、张衡、郎顗之比,乞赐召试,升之朝廷,可备顾问。臣今有收得刘羲叟所撰《春秋灾异集》一册,其辞章精博,学识赅明,议论有出于古今,文字可行于当世,然止是羲叟所学之一端,其学业通博,诘之不可穷屈。其文字一册,臣今谨具进呈。伏望圣慈下两制看详,如有可采,乞早赐召试。谨具状奏闻。
  这就是著名的“一札一状”。令人惊异的是,一贯办事效率“滞沮”“缓怠”的仁宗朝廷,竟然在欧阳修上呈奏状后不到11天,便下达了由刘羲叟为“试大理评事”的委任状。此《春秋灾异集》(又名《洪范灾异论》)一书,在后来治理黄河灾患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刘羲叟终于走出了封闭的大山,进入繁华的都城,先后做过大理评事、权赵州审事判官、秘书省著作佐郎等职。
  欧阳修可以说是刘羲叟的又一位恩师。在他日后的成长中,欧阳修给了他不少帮助、关心和教诲。欧阳修在《寄题刘羲叟家园效圣俞体》诗中写道:
  嘉子治新园,乃在太行谷。
  山高地苦寒,当树所宜木。
  群花媚春阳,开落一何速。
  凛凛心节奇,惟应松与竹。
  毋栽当暑槿,宁种深秋菊。
  菊死抱枯枝,槿艳随昏旭。
  黄杨虽可爱,南土气常燠。
  未知经雪霜,果自保其绿。
  颜色苟不衰,始知根性足。
  此外众草花,徒能悦凡目。
  千金买姚黄,慎勿同流俗。

·刘羲叟历法的贡献

  刘羲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政绩,但在学术研究方面却令世人刮目相看。
  《宋史·刘羲叟传》记载刘羲叟“尤长于星历、术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曾言:刘羲叟“星历、数术尤得其要。”(曾巩《刘羲叟传》)刘羲叟早在高都期间,就写成了《刘氏辑历》(亦称《刘氏辑术》)。其历法被称之为“羲叟历法”。史书赞其:“‘羲叟历法’,远出古今上,有杨雄、张衡所未喻者。”
  刘羲叟的治学精神是十分严谨的,见地也是非常独到的。《钦天历法》“世罕传”记载,“欧阳修尝问于著作佐郎晋城刘羲叟”,刘说:前世造历者,其法不同,而多差,至唐一行始以天地之中数作《大衍历》最为精密,后世善治历者皆用其法,惟写分拟数而已。至王朴一能自为一家,朴之历法总曰躔差,为盈缩二历,分月离为迟疾二百四十八限,以考衰杀之渐,以审眺肭而朔望正矣。校赤道九限,更其率数,以步黄道,使日躔有常度。分黄道八节,辨其内外,以睽九道,使月行如循环,而二曜协矣。观天势之升降,察轨道之斜正,以制食差,而交会密点。测岳台之中晷,以辨二至之日夜,而轨漏实矣。推星行之逆顺伏留。使舒亟有渐,而五纬齐矣。然不能宏深简易。而经急是取,至其所长,虽圣人出不能易也。
  从刘羲叟对欧阳修的一番话中可以看出,他对天文、星历的研究,是在总结别人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而发展的。《宋史·律历志》中有这样一段记载:“皇祐四年(1052),十一月日月食,”“崇天历”与 “古圣历”不一致,皇帝下诏以唐八历及宋四历对照审定。奉旨参加审定的人,几乎都认为崇天历制定的度数密了一点儿,欲作改动。刘羲叟激烈地反对:“崇天历颁行已逾三载,所差无几,怎么能因为稍出差错就轻易改动呢!”他以雄辩的口才和充分的理由说服大家:“古人制定历法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掌握节令。古人制定的历法,也是在不断总结,不断实践中逐步完善的。我们在古人研究基础上制定的历法,毕竟是一种前进了的东西,两者没有必要完全吻合,辰刻出现的差异,未必是历法的问题,也可能是我们校检的问题。”众人见他讲得有理,于是“从刘羲叟言,复用崇天历。”后来,天文学家周琮沈括等人对崇天历作过改动,但都失败了。这时他们才真正相信刘羲叟之言是对的。
  《长历》是刘羲叟编制的一部从战国到五代的万年历谱,它大体上依据各个时期的通行历法,按年月日依次编朔闰,抵牾之处则照实际情况略加调整。当时历学首推刘羲叟为第一,他为同时期人所推重,“皆遵用之”。北宋易学大师邵雍,以毕生精力经营《皇极经世》,其书亦采用《长历》。2000年11月9日,“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了《夏商周年表》。它代表了年代学研究的最高水平。易学研究家郭彧对《皇极经世》与《夏商周年表》进行了比较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邵雍于九百多年前能推出较今日正式公布的《夏商周年表》更为详细的历史年表,当有今日见不到的文献依据。”司马光在编写《资治通鉴》时,使用的也是刘羲叟的历法。
  “羲叟历法”对后世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清史稿》载:“刘羲叟撰《刘氏辑术》,迄于五季,书久佚,仅存通鉴目录。自宋迨明,六百余年,未有续为之者。”而清代著名史学家和天文、历法学家汪曰桢,用了30年的时间,从刘羲叟残存的著作中,“考当时行用本术,如法推步,得其朔闰”,写出了鸿篇巨著《二十四史日月考》。

·刘羲叟对《资治通鉴》的贡献

  刘羲叟对《资治通鉴》的贡献也是很大的。编年之书,首要的工作就是辨定年月,所谓“年经月纬”。如果年月不明,所记载的史事很有可能乱成一锅,无法衔接。为解决这个问题,温公起用了同时期人很好的一部历书,来一统1362年的历史。此书即北宋著名的天文历法专家刘羲叟所著的《长历》。温公编撰《通鉴》大抵分三步,先丛目,次长编,最后笔削定稿。丛目之法,即以《长历》为依据,将历史事件的标题罗列于年月之下,而后再做长编。张须说:“温公得此助手,其功实不在攽、恕、祖禹之下。”
  太行横拥巨川回,三晋由来产异才。
  展墓乘春走步陌,负书拂晓下兰台。
  河阳路侧花应合,天井关头雪未开。
  会使乡人惊六印,莫羞今日敝裘来。
  在这首《送仲庚归泽州》诗中,司马光高度评价了刘羲叟一生,盛赞他为“异才”。欧阳修甚至把他比作“汉之向(刘向)、歆(刘歆)、张衡”。
  刘羲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天文学家、历法学家、数学家、史学家、易学家和工艺大师。他广博的学识,丰富的研究成果,无不令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