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伦温庄长公主

g
固伦温庄长公主
  固伦温庄长公主(1625—1663),爱新觉罗氏,本名马喀塔,中国清太宗皇太极的第二女,其母为皇太极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与三女、八女同母。后金天聪九年(1635)许配给察哈尔部蒙古林丹汗之子博尔济吉特氏额尔孔果洛额哲。清崇德元年(1636)出嫁,时年12岁。是年,额哲受封为察哈尔亲王。六年(1641)额哲去世。顺治二年(1645)复嫁给额哲的弟弟阿布鼐。顺治十四年(1657)受封为固伦长公主。十六年封为永宁长公主。后来改封为固伦温庄长公主。阿布鼐在顺治五年袭其兄额哲遗爵受封为亲王,后因“负恩失礼”被削去爵位并被处死。公主于康熙二年(1663)去世,时年39岁。

皇室地位

  玛喀塔虽在排行上是太宗的次女,但有史实为证,其在太宗及后金国人的心目中却拥有着皇长女的地位。据满文档案记载,天聪七年(1633)五月里的一天,太宗与文馆(后金政权中枢机构之前身)大臣索尼等和诸贝勒商议,说幼弟多铎(太祖第十五子)坚决要娶蒙古科尔沁部大妃(孝端文皇后之母)之女,事情已经定下来了,科尔沁大妃见朕有3个女儿,即想聘娶朕的长女玛喀塔为媳。太宗意思是长女应从容议婚,准备在两个小女儿中选1个许聘。大贝勒代善及诸贝勒启奏说,科尔沁大妃想求娶汗之长女为婚,“宜勿许”;可以在两个年幼的公主中“以一人许之”。最后,议定将西宫侧福晋即庄妃所生之皇四女雅图许给了科尔沁部大妃之孙弼尔塔哈尔。由此可见,玛喀塔虽排行第二,却因是中宫大福晋哲哲所生的第一个女儿,所以被人们视为是后金国的“长女”。

受封

  玛喀塔两次奉诏进京,两次受封,因其为顺治帝之姊,所以第一次获封固伦长公主,第二次获封永宁长公主,后改封为固伦温庄长公主。

第一次婚姻

·许婚

  天聪九年(1635)投奔后金,清太宗将皇女玛喀塔许配给了本应承继蒙古宗主汗位的额哲。

·下聘

  额哲为迎娶公主在大营中举行了隆重的下聘礼仪式。首先,额哲宰牲畜九九之数(81头),这是清入关前为备筵宴而宰杀牲畜的最高数目。额哲在以盛筵进献太宗并宴请诸贝勒大臣的同时,又献上了令人炫目的聘礼。计有:蟒缎及各色缎共100匹,金50两,金茶桶、金酒海、金荷花杯各1个,珊瑚数珠、琥珀数珠各3串,珍珠数珠1串,黑貂皮端罩10件,钉金花珍珠倭缎无扇肩朝衣、钉金花珍珠石青缎捏折女朝衣、绣绿锦索捏褶女朝褂,镶沿染海獭皮钉金花珍珠捏褶女朝褂及捏褶女朝衣,貂镶捏褶女朝褂及捏褶女朝衣2袭,驮甲胄雕鞍辔马10匹,空马90匹,骆驼100峰,羊1000只。
  对于额哲奉献的彩礼,太宗“阅视毕”,纳骆驼10峰,空马8匹,驮甲胄雕鞍辔马2匹,貂镶捏褶女朝褂及捏褶女朝衣各1袭,珊瑚数珠、琥珀数珠各3串,珍珠数珠1串,金茶桶、金酒海、金荷花杯各1个,金50两,蟒缎1匹,各色缎39匹。
  后,太宗还以定亲礼,赐额哲染貂皮暖帽1顶、貂皮袍1件、系有手帕、荷包、解食刀及玉雕版等满族特有的朝带1条和缎靴1双,令之即时穿戴,以示恩遇和亲密。

·婚礼

  天聪十年(1636)正月初十日,额哲向太宗行成婚前的纳吉礼,备盛筵,献雕鞍马、骆驼、琥珀数珠、缎衣、蟒缎文绮等物。十六日,“二公主”玛喀塔下嫁察哈尔汗子额哲的婚礼在盛京宫殿举行了。因时值隆冬,故在清宁宫前的丹墀之上支起了9座帐幄,正中为太宗御座之黄幄,两侧排列起代表八旗的8座青幄,内集诸贝勒大臣,额哲令人“杀牲九十”,备下了声势浩大的婚礼喜宴。喜宴之上,额哲以女婿的身份再献雕鞍马两匹、空马6匹、金酒海1个、貂皮暖帽两顶、黄妆缎面镶沿薰貂皮衣1件、黄妆缎面镶沿薰貂裘套蟒缎捏褶女朝褂一袭、蟒缎汉人衣服两件、金腰带1条、蟒缎两匹及各色缎64匹。这一次,太宗以岳父的身份全数收纳。

·婚后

  婚后,玛喀塔与额哲在盛京城留居了8个月的时间,额哲也一直享受着太宗所给予的最高礼遇,如崇德元年(1636)四月十一日,太宗改元称帝的仪式上,捧宝玺的代表人物中即有额哲。四月二十三日分封外藩诸王,额哲得封察哈尔和硕亲王。凡遇重大典礼,诸如元旦朝贺、册封、赏赐、行猎等,额哲均名列前茅,为外藩蒙古诸部举足轻重的人物。
   同年八月,公主玛喀塔与额驸额哲要前往太宗赐与义州(今辽宁省义县)的蒙古本部定居。二十日,太宗特亲自出地载门(今小北门)探路至盛京城外10里处。二十一日,又召公主与额驸入清宁宫赐宴。二十二日,因是固伦公主玛喀塔出嫁后第一次远离父皇母后前往察哈尔部,故太宗偕皇后、贵妃、庄妃率诸王、贝勒之福晋及文武各官,出地载门,于10里外“设大宴饯之”。太宗又遣和硕郑亲王夫妇(王妃即额哲之母苏泰太后)亲自护送。临别,赐固伦公主骆驼30峰、牛300头、羊5000只、人户10家、随行侍女9人等,并银茶桶、碗碟等一应使用物件。
  崇德六年(1641)正月,察哈尔公主与额驸本是因新春元旦相偕前来盛京朝贺的,谁知额哲却突发急症,于十三日不治身亡,年仅20岁,玛喀塔此时也才17岁。

再嫁

   顺治二年(1645)十月,孀居4年的玛喀塔下嫁额哲之异母弟阿布鼐。玛喀塔再醮后,与阿布鼐生育两子,一名布尔尼,一名罗卜藏。
北京故宫太和殿内景。顺治帝曾于此接见和宴请公主玛喀塔与额驸。
北京故宫太和殿内景。顺治帝曾于此接见和宴请公主玛喀塔与额驸。
  顺治五年(1648),阿布鼐袭其兄额哲遗爵,受封为和硕亲王。顺治十三年(1656)和顺治十六年(1659),玛喀塔与阿布鼐两次入京,于太和殿受到顺治帝的接见与款待,同时赴宴的还有皇三女、皇四女与额驸、皇八女与额驸等。
  康熙二年(1663)二月二十六日,固伦温庄长公主玛喀塔病逝,时年39岁。
  据说时为察哈尔亲王的阿布鼐不仅不按俗例为公主焚化其平生之衣服与珍宝,而且是全部给了续娶之妻,引起清廷的极为不满。此后,阿布鼐既不朝觐,也不抚养玛喀塔所遗之幼子。朝廷派人询问幼子时,阿布鼐也不通过使臣向太皇太后(即孝庄文皇后)及康熙帝问安。姑母玛喀塔已逝,康熙帝终于不再忍耐,于康熙八年(1669)五月以“负恩失礼”之罪革阿布鼐亲王爵,将其囚禁于盛京,由其子布尔尼承袭亲王爵。

子女

·女儿

  玛喀塔与额哲所出之女,于顺治初年嫁与了太宗之孙显亲王富绶(豪格之子),为嫡福晋。

·儿子

  与阿布鼐生育两子,一名布尔尼,一名罗卜藏。

墓葬

  康熙二年(1663)二月二十六日,固伦温庄长公主玛喀塔病逝,时年39岁。同年十月二十一日,玛喀塔葬于察哈尔封地义州,即今辽宁省义县城北庙儿沟。
  公主墓于1949年被发掘,出土有石刻圹志两块,圹志盖左满文,右汉文,为康熙帝御赐,现存于辽宁省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