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汉固伦公主

  敖汉公主(1621—1654),爱新觉罗氏,中国清太宗皇太极的长女。其母为皇太极的继妃乌拉纳喇氏,与皇太极的长子豪格、次子洛格同母。后金天命六年(1621)三月十二日生。天聪七年(1633)13岁时,嫁给蒙古熬汉部博尔济吉特氏台吉班第,号称敖汉公主。班第在崇德元年(1636)被封为熬汉郡王,顺治十三年(1656)卒。十一年(1654)公主去世,时年34岁。

家庭背景

  皇长女生于后金天命六年(1621)三月十二日,其母为继妃乌拉纳喇氏,太宗的长子和硕肃亲王豪格是其胞兄,两人年龄相差12岁。从其母得封继妃看,乌拉纳喇氏曾为太宗的继室嫡(大)福晋。皇长女出生之时,后来成为孝端文皇后的哲哲虽已归嫁太宗,但只是位居其母乌拉纳喇氏之后的蒙古侧福晋,而且哲哲是在4年后的天命十年(1625)才生育了皇次女玛喀塔。所以,皇长女属嫡出,此后其得封固伦公主亦是佐证。只可惜皇长女尚在襁褓之中,其母即因冬天趾高气扬地入太祖之汗宫而不下拖床(即爬犁,类似轿子),“侮慢”长辈,引起了太祖反感。当时,太宗正与代善为竞争太子之位而明争暗斗,为不失去汗父的欢心,太宗毫不犹豫地休弃了皇长女之母乌拉纳喇氏。此举虽受到了太祖的褒奖,但作为早梅发高枝的皇长女,本应是其亲生母亲若无过错即可位居中宫,公主本人亦可顺理成章地成为身份最高贵的皇女,却阴差阳错地早早失去了母爱与依傍。

婚姻

·许婚

  天聪元年(1627)六月,蒙古敖汉部弃察哈尔汗前来投附后金,太宗将皇长女许给了敖汉部一位领主塞臣卓礼克图之子班第。其时皇长女年方7岁,是为先许后嫁——6年后方才与额驸班第成婚。
敖汉公主举行婚礼的崇政殿。资料图片
敖汉公主举行婚礼的崇政殿

·下聘

  天聪元年(1627)十二月,塞臣卓礼克图在参加了兄长索诺木杜棱与莽古济格格婚礼后的第三天,于盛京宫殿举行了聘皇长女献纳彩礼的仪式,向太宗进献了甲胄、裘、马、骆驼等,并备筵席以进。下聘礼的第二天,太宗即赐塞臣卓礼克图名号为“都喇尔巴图鲁”,并赏甲胄、鞍马。

·成亲

  天聪七年(1633)正月,时为敖汉部台吉的班第亲自来到盛京城,献上作为成婚前聘礼的鞍辔、甲胄、骆驼、马匹等,向太宗请婚,太宗亦履行前约,赐大宴——13岁的皇长女与额驸班第在盛京皇宫的崇政殿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从此,皇长女即被称为敖汉公主。
  皇长女出嫁,太宗十分重视,不仅与中宫大福晋及诸侧福晋亲率众贝勒大臣送出5里之外,还在设盛宴饯别后,特命宗室巴布海、拜伊图、巩阿岱及蒙古阿代扎尔固齐4位大臣,各偕其妻,前去为敖汉公主送行,直至敖汉公主抵达蒙古本部方可回转。
  陪嫁清单
嵌大东珠金耳饰。资料图片
嵌大东珠金耳饰。资料图片
  天聪七年四月十八日,太宗遣敖汉公主回归蒙古本部,赐公主的陪嫁计有:
  马25匹,骆驼10峰,雕鞍辔18副,圆帐房3座,象车1辆,雕花床1张,伞4把,银碟碗20个,扁背壶2个,茶桶1个,绣花捏折女朝褂、朝衣,蟒妆缎捏折女朝褂、朝衣,绵索捏折女朝褂、朝衣,镶边大缎捏折女朝褂、朝衣共6套,袍子、衬衣、素服共15套,蟒缎、闪缎、被褥5套,嵌东东珠28颗之金项圈2个、金手镯1对,脚镯1对,嵌大东珠金耳坠2对,嵌小东珠金耳坠4对,戒指5对,金荷包5对,素金佛2对,带板20个,结发东珠14个,红绿带板37对,大琥珀1块,海烟鲁绿松石1块,琥珀、珊瑚、素珠各10串,琥珀珠10串,白素珠10串。
  除物品外,还陪送随侍人户、奴婢,即公主养父养母(奶公及奶母)及随侍满蒙夫妇5对,女子7口。
  同时,还赐额驸班第绣缎、镶缎朝衣4件,幔子1床,帐子1床,枕头2个,白毡3块,红毡3块,袍子、褂子、素服7套,玉草凉帽2顶,金腰带1条,玉腰带1条,靴3双,雕鞍3副。

受封

  崇德元年(1636)大清立国后,敖汉公主得封固伦公主,而班第除了固伦额驸的身份外,也被封为多罗郡王,在敖汉部26个牛录中,独领17牛录,超越了其伯父索诺木杜棱而成为该部领旗者。所以,史料中的敖汉公主变成了“敖汉固伦公主”,额驸班第也变成了“敖汉部落固伦额驸多罗郡王班第”。

婚后生活

  天聪八年(1634)十一月,敖汉部落额驸班第偕公主归宁,中宫大福晋哲哲率诸贝勒福晋相迎。第二天,额驸班第即与敖汉公主一道拜见了太宗,献上筵宴及马匹、骆驼、牛、羊,太宗“酌纳之”。
  天聪九年(1635)八月,额驸班第再次偕公主归宁,又是中宫大福晋、侧福晋及诸贝勒福晋出盛京城郭,设大宴迎之。翌日,太宗召额驸班第同公主进宫参加盛宴,额驸、公主又以归宁礼,向太宗敬献了雕鞍马、骆驼、牛、羊等。第三日,额驸班第与公主又备盛筵进献给太宗。公主与额驸回归本部时,太宗又赏赐子大批物品,其中服饰、袍料缎匹等约31种,计1271件;珠宝首饰、生活器皿诸如杯碗盘碟壶及匣柜之类数不胜数。
  崇德三年(1638)十二月,固伦公主与额驸班第再次来朝,太宗令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等迎宴之。固伦公主与额驸宰牲畜四九之数(36头),具盛筵于崇政殿献与太宗,以表其忠孝之情。
  崇德四年(1639)正月,敖汉部固伦额驸班第以封多罗郡王谢恩,贡品之外再献骆驼与马匹,太宗赞赏之,但未收额驸的额外之礼。同年二月,敖汉部固伦公主与额驸班第归蒙古本部,中宫皇后哲哲率诸王福晋送至演武场,设宴饯之。
  崇德六年(1641)十月,敖汉部固伦额驸多罗郡王班第、固伦公主又贡马、骆驼、貂皮,来吊宸妃之丧,太宗则于清宁宫赐宴与固伦公主和额驸班第。
  崇德八年(1643)八月初六日,敖汉部固伦公主再次与额驸多罗郡王班第来到盛京,皇后哲哲亲率诸王福晋迎于演武场,设宴款待后,迎入盛京城。初八日,夫妻俩参加了于崇政殿举行的皇五女之婚礼。当然,太宗于初九日突然崩逝,公主与额驸又一道参加了太宗的丧葬之礼。 

子嗣后代

  敖汉公主与额驸班第两人共生育了4子1女。敖汉公主的长子称墨尔根巴图鲁温布,次子称齐伦巴图鲁鄂其尔,三子特古斯,四子安塔阿尤西。固伦额驸多罗郡王班第额驸的封号,由长子温布袭爵,称敖汉部多罗墨尔根巴图鲁郡王。敖汉公主除长子墨尔根巴图鲁温布承袭了多罗郡王之爵外,其余三子均依其母皇长女固伦公主的荫庇而成为一等台吉或塔布囊,因为固伦公主相当于和硕亲王,较额驸班第之多罗郡王要高一级。
  据史料记载,敖汉公主之长子、次子均娶皇家郡主(生父待考)为妻。敖汉公主之孙衮布则迎娶了太宗的孙女即太宗第十子辅国公韬塞之女。不仅如此,敖汉公主与额驸班第的后世子孙在康熙、雍正、乾隆年间也被指为额驸,并在平叛察哈尔部布尔尼(太宗次女玛喀塔之子)及准噶尔部噶尔丹等战役中立有功勋,世代承袭扎萨克多罗郡王的爵位而得到清帝的重用。到了清嘉庆年间,皇长女敖汉公主所在部的公主子孙台吉枝繁叶茂,已达610人之多,追溯根源,其都是敖汉公主与额驸班第的后裔。

葬礼陵墓

  顺治十一年(1654)敖汉公主去世,时年34岁。清廷依固伦公主祭葬之例,特派内大臣索尼率一等子尼堪夫妇,一等侍卫额色伊夫妇,礼部侍郎渥赫,理藩院侍郎席达礼等携素壶1把,托盘1双,五彩染纸1万张,牛一头,羊8只,酒9坛,前往敖汉部致祭。祭文称敖汉公主“品性正直,操守孝敬。下嫁藩王,琴瑟友之。养育贤子,内治堪表”,因其倏而逝世,顺治帝特备祭礼遣大臣致祭,评价其应永垂青史。
  敖汉固伦公主卒后,即葬于蒙古敖汉本部,所建公主园寝位于今孟克河中游西岸的敖汉旗双庙乡。而随敖汉公主出嫁的人户中,一部分人变成了敖汉公主园寝的守护人,该地现在的马、秦、白、孙、叶、王六姓即是公主园寝的守护人的后裔,与当地蒙古民众和谐生活,为民族融合的实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