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永淳

央视主播郎永淳
  央视主播郎永淳
  郎永淳,中央电视台新闻主播,1971年7月生于江苏,先后在南京中医学院和北京广播学院就读,获得医学学士和新闻学学士学位,1995年4月进入中央电视台主持《新闻30分》节目至今。曾主持其他节目有:《我的今日之最》、《新闻直播间》(《整点新闻》)、《法治在线》等。与其他播音员相比,他一脸优雅与平和的书生模样,更使他多了几分书卷气。2011年8月8日,经证实,郎永淳欧阳夏丹将加盟央视一套《新闻联播》,担任主持人。 

主要经历

  郎永淳祖籍北京,1971年7月23日生于江苏徐州市睢宁的一个教师家庭。兄弟二人,他排行老大。中学时期,父亲即带他游历了不少地方,对他寄予厚望。初中的一次考试,他的成绩不理想。当老师的父亲训斥他之后,还痛打了他一顿,从那之后,求知已成为他内心的一种驱动力。《译林》、《红楼梦》这样厚重的读物,他就是从那时开始阅读的。郎永淳常说:一个人的理性是坚定的,如同坚定的岛屿,你固守这样的岛屿,不用怀疑生活的海洋如何晃动。
少年时期的郎永淳
  少年时期的郎永淳
  1989年考入南京中医学院攻读针灸专业五年,1994年毕业,获医学学士学位。几乎立刻就要成为一名医生了,但命运的选择,使他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由于他平时就喜欢播音,常在学院广播台“过把瘾”,又曾在江苏人民广播电台业余主持节目,毕业前夕适逢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全国首届节目主持人第二学位班招生,郎永淳抱着一种挑战未知领域的想法应试,竟然被录取了。这使他永远告别了即将开始的医生生涯,开始了全新的电视事业。  1994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攻读新闻学专业(节目主持人方向)第二学士学位。  1995年进入中央电视台主持《新闻30分》节目至今。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而准备的,命运总是青睐有实力而富于进取精神的人。郎永淳是一个幸运儿,在北京广播学院学习期间,命运之神又选中了他。1995年3月初,即将开播的《新闻30分》栏目制片人前来物色节目主持人,郎永淳最后一个参加考试,居然后来居上,一举夺魁。同年的4月8日,还是学生的他正式出镜播音,从此他的音容笑貌进入千家万户。  2011年8月8日,有消息称,郎永淳欧阳夏丹将加盟央视一套《新闻联播》,担任主持人。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喻国明证实这一消息。喻国明透露,欧阳夏丹和郎永淳加入到《新闻联播》主持团中,是通过公开透明的竞聘方式。据悉,在竞聘过程中,整个评委团队给参与竞聘的主持人设置了三种不同的情景,而欧阳夏丹和郎永淳,在每一种情景内都表现得非常优异,各项得分都很高,因此成功胜出。

弃医从播

央视新闻主播郎永淳
央视新闻主播郎永淳
  从学中医到播音,郎永淳的经历表面看着不搭界,其实不然。郎永淳还在南京中医学院上学时,就在当地的几家电台打工了。他爱好播音,而且先天条件很好,他的嗓音很有特点,讲普通话好像也是天赋。知夫莫如妻,妻子吴萍说起丈夫一脸的自豪:“当时,1994年5月,北京广播学院双学位班招生,人数不多,也就招了十三四个吧。好多同学都是当时电视台、电台在职来进修的。郎永淳是大学毕业直接来的,但是他天生适合做这行。央视的化妆师徐晶给我们讲化妆课,就说郎永淳的肤色特别适合出镜,几乎不用化妆。”看来他选择广院确实是英明之举,而广院也确实是郎永淳的“福地”。  开学半年左右,1995年初正赶上中央电视台《午间新闻》节目改版,制片人到广播学院招主持人。当时郎泳淳正在交通台、中央电台打工,白天没在。也许因为被选中的人可以正式入台这个诱惑太动人心,弄得考生人人紧张,节目组一天面试下来,没有什麽收获,原打算11点半就撤了,都开始收拾东西了,郎永淳这个最后的考生走了进来,“当时我连摄像机镜头都没见过,从没接触过电视,知道的都是一些皮毛。而且时间仓促,心里觉得希望不大,反倒轻松下来了。我把他们准备的新闻的导语都改了,用‘说’的形式把它说完了。”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当时制片人就想找一个“说新闻”的主持人,他发现这个几乎没有任何训练痕迹的学生,不仅声音独特、表达流畅而且面对镜头似乎一点紧张都没有。几天后,他被叫到台里试镜,领导看完样片,拍板让这个戴着大眼镜的新人来主持改版后的《新闻30分》。时至今日,郎永淳在工作中还时常提醒自己:你的内存够不够? 

主持《新闻30分》  

·另类的主持特点

  郎永淳在中央电视台里是个“特别人物”。 首先,形象方面,戴着眼镜播新闻的播音员在台里还从没出现过;其次,他的嗓音也明显与众不同;再有,他播新闻的时候似乎缺乏专业训练,掺进了太多个人特色,总之,一句话,他与传统播音员的标准相差太大。  正如“一石击起千重浪”,自从1995年3月《新闻30分》正式开播以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郎永淳面临着来自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屏幕上的郎永淳
  屏幕上的郎永淳
  反应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观众,一方面是专家。节目开播最初的那段日子,郎永淳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观众来信,信中有褒有贬,鼓励的话语字字暖人肺腑,拒绝的言辞也声声冷人的心。专家们主要集中在他就读的北京广播学院,他们的意见也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他根本就不适合做一个新闻播音员,“他怎么能行呢?”反对态度彻底而坚定;另一派则完全接受他的播音风格,并且认为他的出现是对北广教育制度的一个冲击,“我们需要反思。”是不是所有从这里走出去的播音员都要一种模式、一类面孔、一个声音,这种“流水线”式的教学体制是否抑制、埋没了个性?……  在这众说纷坛的“风暴眼”里,郎永淳表现了出奇的镇定和自信。《新闻30分》本来就是一个改革性的午间新闻栏目,它一开始就要以一个崭新的面目面对观众,而他显然也是这新面目的一部分;另外,他对自己的播音风格也颇自信,他相信观众们在看惯了同一种风格之后,将会慢慢喜欢上他的“另类”。这“另类”并不是着意的,它是让新闻的每一个条都经过播音员的理解和凸显之后融进了播音员的气质,这个出发点一定会赢得好的效果,郎永淳深信不疑。只要赢得了观众的认可与欣赏,那么,对于某些专家的怀疑和批语也就是最好的回答了。  事实证明,多年来,他的播音风格早已得到了观众们广泛的认可和赞誉,他的形象、特色为新闻播音队伍送进了一缕清风,而的的确确,它在某种程序上对北广的教学体制构成了冲击,而这种冲击无疑是必要且有益的。  现在,每天中午12时,许多人都会一边在餐桌旁津津有味地吃饭,一边将目光投向电视屏幕,饶有兴致地收看“新闻30分”。播音员郎永淳那带有一点共鸣腔的、浑厚而质朴的声音,已为观众所熟悉。与其他播音员相比,他的书生模样,更使他多了几分书卷气。  

·难忘的播音经历

  《新闻30分》这一栏目创办之初就明确了它的风格是“说”新闻,而不是死板的“播”新闻,因此对播音员的素质要求较高。郎永淳对于“演播室访谈”这种节目形态情有独钟,因为它是“播音员”与“节目主持人”相区别的标志之一。
播音主持郎永淳
  播音主持郎永淳
  1995年5月的一个早上,从中东地区传来一则消息:“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宣布辞职”。中东本身就是热点地区,更富戏剧性的是哈里里执政不到两年,这已是他第四次宣布辞职了。刚开播一个半月的《新闻30分》迅即请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前驻中东记者马为公,到演播室和郎永淳一起分析哈里里辞职的原因,预测黎巴嫩政局的走向及可能对中东和平进程带来的影响。三分钟的演播室访谈,年轻的郎永淳和资深记者马为公手里都捏着一把汗,毕竟这种形式比较难驾驭,当时演播室外许多领导都全神贯注地盯着“监视屏”。结果没演砸锅,这次小试锋芒使郎永淳信心大增。  最使郎永淳难忘的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双视窗”报道。北京、亚特兰大两地的两位主持人出现在电视屏幕的同一幅画面上,进行对话式的交流。开赛的第一天,郎永淳与前方主持人有一番富有人情味的对话。他说:“我们国内观众都知道中国队目前已获得了两枚金牌和两枚银牌,成绩非常喜人,尤其是老将王义夫虽然痛失金牌,令人惋惜,但他那种顽强拼搏的精神却让我们国内观众非常感动。”前方主持人接到信息后,马上表达了同样的心情。16天的奥运报道紧张刺激,在这次成功的“双视窗”报道中,主持人说出了自己的话,而不是木偶人似地照本宣科。  对郎永淳而言,直播是言语的即兴创作,因此他时常感受到一种创作的刺激和愉悦。多年来,他一直在新闻播报上寻找一种“说”的感觉,一直朝着“平实亲切地说”这个方向不懈努力。他认为,一个主持人的语言魅力首先来源于他使观众领悟其说话内容,领悟其“潜台词”的能力,他的语言必须自然、富于亲和力。因此他总是和编辑一起一遍遍润色他出镜时的语言,力图使每一句话都能更朴实、更富逻辑力量、更符合他说话的习惯和语气。电视直播时常还遇到“抢”发新闻的紧张时刻,有时来不及事先配音,就只能在直播时一边让新闻素材录像带在播出线上播放,一边让主持人在演播室监看着图像而进行同步配音,而观众在电视机前看到的则是音画结合得浑然一体的新闻报道。像拳王争霸战、英国大选、NBA总决赛赛况等等,都是这样抢发出来的。郎永淳每当此刻总是神经绷得紧紧的,不敢稍有疏忽。  

·民间采访实践

  新闻节目主持人与一般播音员不同的是,他要经常进行采访实践,体验记者的角色。而他也渴望能够深入到生活的底层,亲自去采访、接触实实在在的生活原生态。他竭力争取那样的机会,每年总要抽出一点点时间下去实践、采访,虽然由于工作时间的限制,每次出去都不超过两天,(这两天只能请别人代播)但这已足够让他安慰了。最让他感到骄傲的事便发生在这短短的“两天”之内。
郎永淳主持中国IT两会
  郎永淳主持中国IT两会
  1995年10月,他去河南新乡做了一期独立的采访,采访对象是一个脸长得特别丑的高考学生的杨宏伟,他的成绩很好,可是却只因为貌丑就没有一所大学肯收。郎永淳怀着一个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良知做了系列报道——《貌丑能不能上大学》,新闻播出以后,立即产生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最后,兰州大学录取了杨宏伟。后来,杨宏伟的父亲还给郎永淳打来电话,告知他,由于杨宏伟在校成绩突出,已被免试保送读研究生了。这样一件事,让郎永淳感慨良多,他觉得自己借助于媒体的力量为社会做了一件事,因为这虽是个个例,但它完全有可能影响到社会上其它类似情况的孩子的命运。他多希望自己能多一些这样的机会,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情。  后来他又制作了专题报道《深圳:谁来管管卖黄碟的孩子》,采取“隐性采访”(偷拍)的方式,使贩黄的事实曝光,而他自己却必须一天之内从深圳到广州再回到北京,自我加压使他的阅历和经验更为丰富了。  可以说,郎永淳和《新闻30分》这一电视栏目一同成长。  

·CCTV新一代10大魅力男

  郎永淳还因此被称为“CCTV新一代10大魅力男”。  魅力专有词:眼镜  魅力指数:★★☆  魅力点评:眼镜不光是学问的象征,现在也已经成为了《新闻30分》的象征,成为郎永淳的魅力所在。  

性格特点

  郎永淳认为自己性格里最大的优点在于:执著。只要认定了一条路,一定会踏踏实实走到底。可是同时,这又是他最大的弱点,因为执著,便难免有时认死理,不易变通。并由此在专心走着一条路的时候,忽视了路边万紫千红的风景。  

新闻理想

  郎永淳的理想是做一个老牌新闻主播,像国外许多四五十岁的金牌主播那样,不仅仅是把一条新闻播出去,而且以自己的阅历以及对新闻的敏感和感知能力等等把新闻“讲”给大家。  为了这样一个理想,郎永淳也在不断的努力着,不断的充实自己,一步一步的向理想靠近。《新闻30分》是一档直播的新闻节目,郎永淳说,“每次直播都是与自己较量”,怎么能让自己和所播新闻融合到最自然流露的状态。郎永淳经常问自己的一句话是“你的内存还够不够”,他认为一个好的播音员应该不只是比观众提前几分钟早知道新闻,而是比观众知道得更早、更多。于是,他的业余时间除了在家静静读书补充知识外,更从上网、看球赛等诸多活动来丰富和充实自己。 

生活态度

  对于生活,郎永淳的态度永远是务实积极的。郎永淳特别诚肯的希望现在的年轻人都能够成功,他提出的以下三点是对年轻人的寄望,同时也代表了自己的生活态度:第一,一定要有务实的人生观,要踏实地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必须踏实;第二,要相信自己能够做成事情;第三,在做事情的过程中要付出不断的努力。  

婚姻家庭

  郎永淳有个幸福的家庭。他的妻子吴萍,是他在北广读第二学位的同学,她比郎永淳大3岁,辽宁丹东人,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后来北广读第二学位的,两个人也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了。吴萍长相清秀,在这一点上,他们俩绝对有夫妻相。要说到性格,却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郎永淳看上去永远一副不急不慢的样子,说什么都一笑了之,吴萍却是个开朗、外向、一团火样的女人,但做妈妈后的吴萍多了几分柔情。他们性格中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了一份默契。两人现在育有一子“小雨”。
郎永淳和妻子儿子
郎永淳和妻子儿子
  班长和学习委员的爱情故事  我喜欢他踏实、认真,做事有责任感。可能他不够浪漫,但是他也不会太随便  吴萍是东北姑娘,在鸭绿江边长大,在她20多年的人生中,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嫁给一个南方男人。从小她的学习就十分出色,在东北师大毕业后,分回丹东,做了丹东师专的一名教师。工作稳定,可她内心深处还渴望着学习,总觉得书没读够,所以在广播学院招双学位的时候也考入广院,并成了班上的学习委员。当时的班长不是别人,正是郎永淳,于是他们把工作中的默契延续到了生活中,他们恋爱了。  “我觉得郎永淳人特别好,又踏实,又聪明,和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其实他什么浪漫的话都不会说,情人节啊也从没送花给我。我们一起过我的第一个生日,生日蛋糕还是我的好朋友的男朋友买给我的。他一点不浪漫,可是你反过来想,他也不会很随便。觉得和他在一起心里很安定。”郎永淳带着得意的笑容听着。“在学校的时候,他不久就进台里了,当时许多人都觉得他好像一步登天了,说什么的都有,他压力特别大。我就想如果他刚出来就被大家批评,很容易自信就没了。我就想帮他。”“她每天中午都跑到学校对面有电视的商城,跟售货小姐说:‘能不能转到一台,我想看看新闻。’有时候吴萍溜进电工房,蹭电视看,然后打电话告诉我哪里处理得比较好,哪里可以改改,她经常顾不上吃饭。”郎永淳调侃的语气里透着深情。“我还特别不好意思,不想同学都知道,每天中午都是偷偷溜出去,找各种借口把女伴瞒住。”吴萍笑着,想起当年的事非常快乐。  要说郎永淳能毕业,也有吴萍的功劳。当时他已经到了台里,上课时间自然很难保证,学习委员吴萍同学从此笔记记得格外的认真。相信做过教师的女友也一定没少给郎永淳开“小灶”。考试时没抄过学习委员的卷子吧?“没、没、没。”郎永淳赶紧摆手。“他特别厉害,毕业时是我们班综合素质第一名。”吴萍骄傲地说。“也许我是竞技型的,一考试发挥特别好。”郎永淳看着吴萍,笑着。  我们都不是对方的初恋,但我们都是对方最纯洁、最珍惜也是最成功的恋人,所以我们才会结婚  他结婚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有,租的房子,但是夫妻俩过得很开心。“我爱人不是个贪婪的女人,她从没在金钱上给我压力。而且家里的事几乎不用我操什么心。”“我比他大3岁,他对我特别放心,知道我什么都能做,很独立。郎永淳聪明,要是找个年纪
郎永淳一脸书生模样
  郎永淳一脸书生模样
小些的,像我们室友,她男朋友比她大七八岁,连她过马路都担心。郎永淳就不会担这心。”吴萍有点娇嗔地抱怨。“要不人家说,男人要是爱自己,就要找个大一点的老婆。”郎永淳使出了太极手,笑着说:“经验之谈。”  吴萍对郎永淳的理解是不动声色的,已经成为了一种潜意识。像郎永淳的工作决定了他每天都得上班,而且是每天中午。换种表述,就是他们不能一起出门旅游,不能一起回家过年,不能有一天从早到晚守在一起的日子。换了别的女人会一点怨言都没有吗?吴萍没有,她为了他,自己也很少离开北京,连过年也不例外。  郎永淳对妻子的爱不在嘴上,落实在行动上,他是家里的“采购部长”,家里需要什么了,列张清单,他下班直奔超市。连家里的衣柜他都收拾。吴萍用的化妆品都是由郎永淳一手安排,看见化妆桌上放着一瓶薇姿润泉舒缓喷雾,看来郎永淳是蛮在行儿的。  现在他们已经有了宝贝儿子“小雨”,说起孩子,郎永淳一点儿也不像“没有激情的人”  “做女孩的时候一直觉得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就完了,整天孩子长孩子短,多烦人啊。我俩商量结婚的时候,我就和他说,我们不要孩子,要不就不结婚。他说,无所谓啊。但是郎永淳是老大,父母年纪又大了,非常渴望我们能有个孩子,我心软了。我生小雨时都30多岁了。说起来有意思,当我确定自己怀孕了,就打电话给他,他第一句话是:‘是吗?那恭喜你啊!’”郎永淳低着头笑。“下班他来接我,嘴咧着兴冲冲地说:‘我们去图书大厦吧。’也巧,在书店门口碰到了他同事,带着孩子,他上前跟人说:‘你也是给孩子买书吧……’我急坏了,他下句一定想说:我也是。多不好意思啊,好在他没说出来。”这个乐昏了头的爸爸。  听人家说,多和胎儿说话好,他就坚持每天对孩子说话。又有朋友说给胎儿听莫扎特好,郎永淳把所有能找到的莫扎特全买回来了,整天屋里回荡着莫扎特的音乐。也不知是不是莫扎特的功劳,小雨活泼机灵,说话也早。  说起郎永淳的幽默感,真让吴萍啼笑皆非:“小雨原定预产期是10月,我们想10月1日正赶上国庆50周年大庆也挺好的。可是9月 26日我就觉得他要来了,早晨3点钟,我叫醒郎永淳说:‘好像要等不到10月1日。’他睡得正香,说咱星期一就去。那时是星期六啊。到了6点钟,我再次叫醒他说:‘老公,好像也等不到了’。他才出门打车。我疼得捂着肚子正要上车,他喊了一声:‘小姐等等,拍张照片。’以后进手术室,出手术室,他都拍了下来,留下了谁看了都要问‘怎么拍’的照片。”  “小雨很长时间弄不清楚,怎么沙发上有个爸爸,电视里还有个爸爸。他就站在爸爸和电视中间,看看爸爸,再看看电视,然后走过去亲亲电视里的爸爸,再走过来亲亲沙发上的爸爸。”每当看见电视上出现郎永淳,小雨都快乐地叫着“电视爸爸”,郎永淳此刻笑得比小雨还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