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梓萌

李梓萌
  李梓萌
  李梓萌,中央电视台主持人。1996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后来分配到中央电视台。她曾经主持过《文化报道》、《国际时讯》。2007年12月正式成为《新闻联播》主持人,针对《新闻联播》变脸,很多网友认为,李梓萌端庄大气但头不时右倾,不够协调。央视国际网站推出了一个投票活动,结果李梓萌以领先海霞100多票的微弱优势成了最受观众欢迎的新人。

个人简介

  李梓萌2000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之后分配到央视。2000年至今,一直在央视播音组,主持《文化报道》、《国际时讯》等栏目。经历过一次主播《新闻联播》的实践,她曾表示,她一直寻找一种个人的独有风格,做播音,不能只当一个传声筒,一定要把它真正变成“我的新闻”。2010年12月31日主持2010·2011中央电视台跨年盛典。

个人档案

李梓萌在播音
          李梓萌在播音
       姓名:李梓萌
  出生年份:1977年
  出生地:辽宁 沈阳
  民族:汉族
  身高:1.74米
  血型:A型
  星座:巨蟹座
  毕业院校:中国传媒大学
  最喜欢的颜色:黑、白色
  最喜欢的食品:麻辣火锅
  最喜欢的服饰:ARMANI(阿玛尼
  业余爱好:运动、看碟、上网
  最渴望的生活状态:周游世界

播音节目

 
《国际时讯》栏目
     《国际时讯》栏目
       《国际时讯》
  《文化报道》
  《新闻早8点》
  《朝闻天下》
  《整点新闻》
  《新闻联播》  
李梓萌在主持《新闻联播》节目
李梓萌在主持《新闻联播》节目
       《新闻直播间》
  《新闻20分》
  《共同关注》(代班)
  《世界周刊》(代班)
  《24小时》(代班) 

主要经历

  以辽宁省第一名的专业成绩进京
新闻联播新面孔
新闻联播新面孔
  李梓萌的小学是在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大街第一小学读的,很多小学同学至今都一直和她保持着要好的关系。但是,最让李梓萌牵挂的,是她当年的班主任蒋秀英老师。“她是教语文的,是当时沈阳市最好的语文老师。她培养了我演讲、主持、写作的才能,还推荐我去参加各种比赛,鼓励我全面地发展自己。”李梓萌说。随后,沈阳市第126中学以及东北育才学校的教育,更是让李梓萌具备了攀登更高阶梯的基础。1996年,她以全省专业成绩第一名如愿考入了理想中的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当时为北京广播学院)。
  进入大学,李梓萌发现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具有的优越感消失了。“我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他们都是综合素质特别好的才子、才女,而学校对我们的要求又特别高,所以我一点都不突出。”李梓萌说。在随后的日子里,通过不断地努力学习,以及在一些社会实践中的不停磨炼,逐渐让李梓萌找回了自信。在临近毕业前的半年,李梓萌幸运地进入了中央电视台播音组实习。机会似乎已经出现在眼前了,但能不能抓住就要看她自己了。
  2000年,央视要开辟一档完全创新的资讯栏目《国际时讯》。栏目要求主持人必须从传统的播音风格中跳出来,不仅要把稿子播报出去,而且还要糅进自己的观点,甚至要像讲故事一样通过形象和肢体语言把感觉表达出来。李梓萌和来自各大高校和省市电视台的精英们一样,加入到《国际时讯》的应职者行列中。
  最终,李梓萌时尚、大方、充满青春活力的播报风格赢得了观众的认可。之后,她又担任了《新闻早8点》的主播。然而,李梓萌从不认为自己今天有什么可以引以为傲的成就,她觉得老师们的帮助和指导对自己的成长起到了重要作用。“比如李瑞英罗京李修平崔永元等老师,他们会经常为我提出指导意见。”
  父亲把贝壳篮子交给心爱的女儿
李梓萌和罗京老师搭档
李梓萌和罗京老师搭档
  李梓萌说,她也是在父母给予的殷殷关爱下成长起来的。离开沈阳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就越强烈。有一个春节令李梓萌终生难忘:“我记得那年春节在北京,我和爸妈一起贴年画、挂对联、吹气球。我吹完气球就捏在手里,然后由爸爸来绑线。绑着绑着,爸爸突然说:‘这个画面我会永远记得,我和我的女儿一起吹气球,真温暖啊!’爸爸的这句话我想我也会永远记得的。”
  “爸妈那趟来北京,带来好多的东西,有吃的、用的,但更多的却是爸爸让我读的书和他专为我摘抄的笔记本,上面全是些好文章。记得爸爸曾在笔记本上写下一句话:‘从天真烂漫的孩童起,我就喜欢到海边去捡拾五光十色的贝壳。现在我老了,把贝壳和篮子一并交给我心爱的女儿,希望她能经常浏览,并且养成捡拾贝壳的习惯。’”
  在李梓萌的眼中,她的父亲是一个有修养而感情细腻的人。她说,翻着父亲为她摘抄的这些文章时,情感上的冲击要远远大于文字所带来的感受。“我很愧疚,因为一直没空回沈阳陪他们。2007年‘五一’他们听说我又有节目,就极力劝我别回去,说这是个锻炼的机会,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多么希望我能回去看看他们啊!父母的爱是无私的,他们用自己的遗憾来换取你的进步,哪怕仅仅是一点点的进步。”李梓萌说着说着,流下了已含在眼中很久的泪水。
  2006年6月5日,成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主播之一。
       2007年12月正式成为《新闻联播》主持人,分别搭档康辉、罗京两度亮相。
  2009年8月起主持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
  2009年8月起主持《新闻20分》
  李梓萌主持《新闻联播》
最漂亮主播李梓萌
最漂亮主播李梓萌
  《新闻联播》作为全国收视率最高的栏目,一直备受关注。2006年6月5日晚上7点,许多央视一套的忠实观众惊讶地发现,两个年轻的新人出现在了《新闻联播》的播报台上。其中一位,正是原央视新闻频道《国际时讯》主播李梓萌。李梓萌的出现,让我们眼前一亮。其实,并不是说一定要找个让千千万万人夜不能寐的天仙,只是人们更希望接受自己喜欢的人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更喜欢一种不知不觉就能引领自己的节目。喜欢的人,喜欢的内容,喜欢的方式,一切就这么简单。不少网友对此次换人以及两位主持人的首次播报表现给予肯定。有网友发帖说:“她一定能成为收视率最高的播音员,希望她以最慢的速度老去……”
  李梓萌是央视的女主播中年轻漂亮的一个,曾在央视内部的选美中夺冠,当选央视“第一美女”。不过在四主播中资历最浅的要算李梓萌,2000年才进入央视播音组。但她进入栏目后迅速建立了自己的风格,很多观众都对她印象深刻。活泼但不出格,李梓萌的闪光点在于她的大气和“国际脸”。不过在《新闻联播》中,年龄最小的她却装扮太老,太过“端”着。 

相关文章

       我在《国际时讯》的日子
李梓萌主持《国际时讯》
李梓萌主持《国际时讯》
  在中央一套的新闻里,《国际时讯》无疑是一朵奇葩,它以独特的节目定位,精雕细刻的新闻,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固定受众。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只要你具有好奇心和渴求知识的精神,看过《国际时讯》,你就会对它爱不释手。
  看《国际时讯》自然会看到李梓萌,虽然李梓萌的年纪很小,但也算《国际时讯》里的老兵了,跟着《国际时讯》从开播第一天起走过2年的风风雨雨。屏幕上的李梓萌除了大方、亲和之外,瘦削的脸庞还透着一股干练,有点厉害。屏幕下呢,第一眼看到她,黑色的外衣,暗红的围巾,瘦高瘦高的个子,颇具T形台上模特的风范,属于走在人群中吸引目光的那种人。
  近水楼台先得月
  李梓萌的经历很简单,从远在沈阳的高中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又在临近毕业的半年,进入中央台播音组实习,这其中的一些曲折,艰辛,李梓萌一语带过:“和很多高中生、大学生一样,经历过黑色7月,经历过等待分配工作的焦躁不安,没有太多特别的,比较大众化。”
  问起李梓萌最初的职业梦想,她不假思索地说——间谍。“这在我们那个年代很正常啦,关于飞虎队,霸王花的影片充斥着我们的视觉,小女孩嘛,比较好奇,比较爱做梦。”
  李梓萌是在高三的时候知道北广这个学校,知道自己崇拜的许多“国脸”都在这里度过年轻的时光,而从小到大李梓萌在主持方面一直比较有特长。她做间谍的梦想随着年龄的增大开始动摇了。“其实,那个时候印象中的主持人这个职业是很光鲜,很唯美的。”
  李梓萌讲到她同事收到的一封小观众的来信,信中写道:我真羡慕你每天早晨,开着红色的跑车,后面跟着宠物小狗,走进央视的主播台。“读完信后大家都乐了,也许这种想法有些太过天真,可仔细回想,我们在那个年龄的时候也可能有过类似的幻想。”李梓萌一点不讳言自己的普通,学生时代的虚荣,在这一点上,流露出她的率直。
  真正让李梓萌重新审视自己的职业,是在中央台实习的时间。幸运之神开始降临——《国际时讯》要开播了,主持人虚位以待。“《国际时讯》的制片人和主编对于选择主持人是很慎重的,从北京多个名牌院校挑来各路‘精兵强将’轮番试镜,当时我正在上《整点新闻》,播音组的老师觉得我业务能力还可以,就推荐我去试一试,结果经过反复磨合,在老师的鼓励下、领导的信任下我很幸运地和《国际时讯》一起走过了开播的第一天和日后的风风雨雨。”在问起怎么看待自己的幸运时,李梓萌给了一个很理性的回答:“我觉得幸运与坎坷并不矛盾。”话外面的意思是,天道酬勤,幸运只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我的幸运有两点:一个是我进入中央台在播音组实习、工作,一个是我有机会和《国际时讯》的同仁们合作。可能听起来会有些冠冕堂皇,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首先在播音业务上播音组的老师对我的帮助毋庸置疑是非常大。和这些成功人士在一起,会学到很多做事、做人的道理,知道对待工作要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为人要谦虚谨慎、热情真诚;其次,《国际时讯》里高手云集,其中很多人的年龄都跟我相仿,大家都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这也激励我更加刻苦学习、勤奋向上。”
  李梓萌讲到她刚去播音组实习的第一天,坐在办公室里面,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刚巧李瑞英老师进来,她当时下意识地像弹簧一样站起来,把李老师吓一跳,说:“你站起来干吗?快坐下!”一句话让李梓萌感觉特别亲和。“环境真的很重要,整天与前辈们在一起,我受益匪浅”。
  情人节的故事
李梓萌的笑容
李梓萌的笑容
  《国际时讯》采用直播的方式,在直播的状态下,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为了将错误率降到最低,初出茅庐的李梓萌面对许多压力。
  提到犯过的最严重的一次错误,李梓萌仍心怀愧疚。2月14日,西方情人节,用心的编导们用丰富的素材和巧妙的编辑方式以及精彩的语言,呈现给观众朋友们一种非常具有感染力的节日气氛,在直播台上的李梓萌也不例外地被感染,所以当镜头切到李梓萌身上时,她自然而然地说了一句播报稿上没有的话: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出了直播间,李梓萌发现制片、主编都在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她,直至此时,她意识到犯大错误了:“我把自己放在观众的角色中,而我在播音台上,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声音,情人节不是中国的法定节日,这属于原则性的错误。”
  “可是这样不也体现了节目的人情味吗?”我不解地问道。李梓萌很直接地说:“错,人情味是我们节目一直追求的目标,但绝不是通过由于年幼无知,经验不足,用几句煽情的一时冲动的话去体现。”她提起自己的错误时是毫不客气的,“错了就是错了,不需要掩饰。要接受批评,更要及时改正。”
  而在李梓萌眼里真正有人情味的新闻,她津津乐道:“例如,在玩具泰迪熊迎来了它的一百岁生日的时候,我们的编导们除了煞费苦心的编辑好内容外,还特意跑到家里,拿来一只玩具泰迪熊,那天的节目是我和泰迪熊搭档一起主持的,节目播出后,反响特别大。”说着说着,李梓萌露出调皮的表情。
  我感激每天遇到的每一个人
李梓萌和同事们
  李梓萌和同事们
  李梓萌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比较中庸的人,最头疼的是回答“最”的问题,当问到在《国际时讯》的日子里有没有特别感激的人或事,李梓萌两手一伸,头微微一仰,说:“太多了。从开播前录样片的时候,《国际时讯》的制片人和主编就对我字字叮咛、句句嘱咐,在日常工作中也是时时提醒。可以说没有《国际时讯》给我这个机会、土壤,没有播音组老师对我的关心、爱护,没有领导对我的鼓励、信任,没有观众对我的支持、宽容,今天的我也不会是现在这样。”末了,李梓萌很认真地加了一句,“我感激每天遇到的每一个人,他们对于我的工作,我的人生都有一定的启发,帮助我成长和成熟。”
  看观众来信是李梓萌生活中的一部分。观众的目光是最好的镜子。有两封来信李梓萌至今未忘怀。一封出自一个高三女孩之手,她在信中说:我每天都看《国际时讯》,由于现在要高考了,我住在学校里面,没有电视,所以拜托老爸帮我录下来。已经坚持半年了,现在再回头看录过的带子,仿佛在看一部百科全书……
  李梓萌讲到这里,用了两个特别:“我特别特别地为我的同事们感到自豪,做新闻的目的是要给广大受众及时提供最新的信息,而《国际时讯》不仅要做到一个信息的传递者,更要给观众以享受、以启迪。观众觉得《国际时讯》不仅吸引人,更教育人,甚至把它当成了百科全书,这对我们来说真是莫大的肯定和激励。”
  另一封信是《国际时讯》刚开播10天左右,一位观众写来的,刚看到信,李梓萌的第一反应是:“啊,还有人给我写信?”换言之,她没有想过自己的影响力这么大。信的内容很简单,在鼓励之余,指出了她不够老练,不压台。播节目的时候身体动的比较多,让她多向播音组的老前辈们学习。李梓萌虚心接受了。“其实,我现在主持的时候,身体还会动,虽然没有以前厉害了,但一投入到节目中,就忘了自己到底动没动过。”正是通过这样一点一滴地改进,我们在屏幕上才看到今天大气,从容,不乏时尚的李梓萌。
  平时闲下来,李梓萌愿意翻看一些播过的带子,即陶醉于内容的丰富,又不断地检讨镜头上自己的表现。有一段时间,她会问自己:“《国际时讯》的内容这么丰富,是不是我在镜头上出现的时候反而有些打折扣?”
  李梓萌身上带着沈阳人的爽朗,喜欢笑。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她谈的最多的是《国际时讯》的内容,是制片人和编导们的敬业,是批评过关爱过她的有心人,对于自己很少涉及,“我并不是想把自己搞得很神秘,只是觉得我个人的喜好于我的工作无关,我会很职业地很勤奋地去干好份内的事,大家能接受我屏幕上的形象,我就很满足了。”
  我在充实而激情地行走
  2005年初,李梓萌承担起了更重的担子,成为了《新闻早8点》的主播。除了作息时间,栏目风格的不同对李梓萌来说也是一种新的挑战:“早间的新闻要求清新、明快、准确,但也要求自己的个性,把每一条新闻的新鲜点用我的方式表达出来。”
  老师们教我怎样更精彩
  李梓萌从不认为自己今天有什么可以引以为傲的成就,她觉得老师们的帮助和指导对自己的成长起到了重要作用。“比如罗京、李修平老师等,他们会经常为我提出指导意见,我要是哪天播得不好,他们发现了立即就会直接对我说,即使人不在单位也要打电话告诉我。”李梓萌说。
  当问到“你最希望自己拥有哪种才华”这个问题时,李梓萌的回答是“一种哲学家的思维方式”。李梓萌说:“如今,播音员与主持人之间的界线已经不分明了,直播量的增加要求播音员必须具备新闻主持人的直播能力,具有一种哲学家的思维方式,做好重大新闻事件中的见证者和传递者。在这方面,白岩松老师做得就很棒,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说起做谈话节目的经历,李梓萌想起了和崔永元的一次难忘的接触:“今年‘五·一’期间,我临时替同事主持一档叫做《军情连连看——战争与足球》的节目,崔永元老师是两位嘉宾之一。我既不懂战争,又不懂足球,准备得又匆忙,所以很心虚。节目开始前,我对两位嘉宾交了底,我说:‘这个话题太大了,我又不懂,您二位就多说点儿吧。’崔老师听了后问我眼圈怎么黑了,我说我愁得睡不着觉。于是他说:‘老人常会对子女说,别愁,结了婚就好了;结婚后又会说,有孩子就好了;有了孩子后又会说,等孩子大了就好了;等孩子都结婚了就会说,死了就好了。’他的这番话逗得大家都笑了,一下子就活跃了气氛,访谈也就顺利地进行下去了。原来,崔老师是见我紧张,故意讲笑话来调解氛围,为大家减了压,做了本该我来做的工作。他真是位会替人着想的访谈高手,他的身上有太多我需要学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