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伦靖端长公主

  固伦靖端长公主(1628年-1686年),清太宗皇太极的三女儿。她的生母是皇太极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待氏哲哲,是皇太极的嫡女,与皇太极之二女马喀塔和八女同母,封固伦公主。1639年,嫁给了孝庄文皇后的侄子科尔沁亲王奇塔特,是最早下嫁科尔沁部的清朝公主。1657年,进封固伦长公主,1659年,封延庆公主。又改封靖端长公主。1686年,固伦靖端长公主以五十九岁的寿命去世。

封号

  后金天聪二年(1628)七月初三日生。初封固伦公主。
  崇德十三年(1656)公主回到北京,十四年晋封为固伦长公主。
  十六年晋封为固伦延庆长公主。后改为固伦靖端长公主。

生平

  公主生于后金天聪二年(1628)七月初三日,与皇次女察哈尔温庄固伦公主玛喀塔和皇八女固伦永安公主为同胞姐妹。
  崇德三年(1638)十二月,11岁的公主被许配给科尔沁部台吉索诺木之子奇塔特(中宫皇后之侄孙、庄妃之侄)为妻,实际上这对夫妻在辈分上相差一辈,即公主实为奇塔特之表姑,系姑侄为婚。因清入关前之婚俗不论血缘,不计辈分,所以此举在当时司空见惯,不足为怪。太宗一朝,已有太宗之抚女和硕公主先嫁科尔沁部的满珠习礼(庄妃之兄),又有皇四女雅图于天聪七年许嫁与吴克善(庄妃之兄)之子弼尔塔哈尔,这次又将皇三女同样允婚于该部,彰显出科尔沁部在清入关前的地位与作用。
  顺治八年(1651)闰二月,奇塔特先公主而去,此时公主才23岁。清入关前,女子改嫁的社会条件相对十分宽松,但到了清入关后的顺治朝,汉化加强,妇女的贞节观开始确立,收继婚之类的改嫁逐渐绝迹,故皇三女于额驸奇塔特离世后,一直寡居。
  顺治十三年(1656),公主入京,因其为顺治帝之姊,于顺治十四年(1657)晋封为固伦长公主。
  顺治十六年(1659)晋封为固伦延庆长公主,后改为固伦端靖长公主。
  康熙二十五年(1686)五月,寡居的皇三女在度过了36年的蹉跎岁月后去世,时年59岁。

额驸

  崇德三年(1638)十二月许配给科尔沁部蒙古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哥哥之子即许配给她亲娘舅之子奇他特。四年12岁时出嫁。
  崇德八年(1643)奇他特受赐固伦额驸仪仗,顺治六年(1649)被封为科尔沁郡王,八年闰二月去世。

婚姻

  皇三女生于后金天聪二年(1628)七月初三日,与皇次女察哈尔温庄固伦公主玛喀塔和皇八女固伦永安公主为同胞姐妹。
  崇德三年(1638)十二月初七日,额驸奇塔特率15位侍从为迎娶固伦公主皇三女而来到盛京,太宗特命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等前往迎接。十一日,盛京宫殿举行了皇三女婚前行定婚礼之仪式,奇塔特宰牲畜三九之数(27头),备酒4瓶,列盛筵于崇政殿。宴会中,奇塔特向太宗行三跪九叩头礼毕,依礼献上甲胄、雕鞍马3匹、空马24匹,表达自己迎娶公主之诚意。
  崇德四年(1639)正月,12岁的皇三女固伦公主下嫁科尔沁国额驸奇塔特的婚礼正式举行。当日,和硕亲王以下及满蒙汉诸官俱集崇政殿,和硕福晋以下满洲蒙古固山额真昂邦章京承政之命妇咸集清宁宫。太宗御崇政殿,科尔沁国和硕福妃(中宫皇后之母)及次妃(庄妃之母)率随从妇女从大清门入至崇政殿阶下,福妃立于东,次妃立于西,行三跪九叩头礼,因两人均为太宗的岳母,故太宗降座答礼。然后,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巴图鲁郡王满朱习礼和额驸奇塔特率所属大臣再行三跪九叩头礼。礼毕,太宗命诸王坐于崇政殿内,固山贝子宗室公及各官俱按八旗各自所在旗为序依次而坐,大宴宾客。喜宴之上,福妃又献太宗及皇后貂帽、貂镶女朝衣、元狐裘、貂裘、猞猁狲裘、甲胄、雕鞍、骆驼、马匹、貂皮等物,太宗“酌纳之”。
  婚后,皇三女并未与额驸奇塔特立即回科尔沁部定居。崇德四年(1639)五月,固伦额驸奇塔特先行归国,太宗命和硕亲王以下内大臣以上,至演武场相送,并设宴饯之。同年六月,固伦额驸奇塔特返回,多尔衮、豪格等相迎于5里外,宴之。直至同年九月,皇三女才与固伦额驸奇塔特回归蒙古本部。临别时,皇后率诸王贝勒之福晋出盛京城,设宴饯之。崇德五年(1640)闰正月,在太宗偕皇后诸妃并率亲王等幸察哈尔固伦公主、固伦额驸额哲所居地的行猎途中,皇三女与奇塔特专程前去拜谒,并恭进筵宴。翌日,太宗与皇后又赐来朝的皇三女夫妇筵宴。之后,公主、额驸又随父皇、母后至胞姐玛喀塔府第欢聚一堂,相互酬答,其乐融融。同年,皇三女与额驸又至盛京省亲,于十月份回归本部,中宫皇后则率诸王贝勒福晋送至盛京避痘所,赐骆驼、马匹、雕鞍并设宴饯之后,又命豪格、尼堪等复送一程,宴之而归。
  崇德八年(1643)八月初八日,太宗赐固伦额驸奇塔特诰命、仪仗及皇三女固伦公主的封册及仪仗。其中,公主、额驸的诰命为丝绢卷,金册则是用72两黄金制成,共计4页,金册文与丝绢文内容相同,原存于今科尔沁左中旗档案馆,后遗失。额驸之诰命还配以4页金册,是为清入关后封亲王之规制,反映出当时蒙古娶满族公主者身份地位之高以及清帝对联姻科尔沁蒙古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