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出版社

  
  科学出版社由中国科学院编译局与30年代创建的有较大影响的龙门联合书局于1954年8月合并成立。1993年8月恢复使用“龙门书局”副牌。2007年4月转制成为科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社简介

  科学出版社
  科学出版社
  科学出版社是中国科学出版集团的核心企业和全国最大的综合性科技出版机构。在国内拥有完善的出版、发行网络,下设上海分公司、武汉分公司和成都公司,以及纽约公司、东京公司两家海外子公司。同时与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家出版公司建立了长期的良好合作关系。
  科学出版社秉承多年来形成的“高层次、高水平、高质量”和“严肃、严密、严格”的优良传统与作风,坚持以科学发展观推动变革与创新,在“立足科技,面向教育、多种媒体、综合经营”出版方针指导下,依托中国科学院和“科学家的出版社”的品牌优势,充分挖掘国内外优良出版资源,重视重大出版工程建设,形成了以科学(S)、技术(T)、医学(M)、教育(E)为主要出版领域战略架构。
  科学出版社现在每年出书8000余种(含重印书),期刊200多种。形成了重大图书出版项目、工程集群: “十一五” 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53个,“十一五”国家级普通高校规划教材789项,每年大约有120个图书项目获国家科学技术学术着作出版基金、中国科学院出版基金、华夏基金资助。科学出版社拥有一个高水平、高质量、多品种的期刊方阵,30多种期刊收录入SCI、EI等国际着名检索系统,是中国科技期刊出版领域的“国家队”。
  由北京地区出版产业竞争力研究课题组近几年连续刊发的《北京地区出版社竞争力排行榜》年度报告中,科学出版社的竞争力位居全国科技类出版社榜首,在全国出版社中名列第三、四位。
  自1982年以来,科学出版社在历届优秀科技图书评奖和科技期刊评奖中均名列前茅。1993年荣获国家首批“全国优秀出版社”称号。2007年荣获“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2009年荣膺“全国百佳图书出版单位”称号。
  作为中国科学出版集团的核心企业,科学出版社正积极推进集团五年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明确主攻方向,狠抓战略重点,优化出版结构,推进产业创新,做强主业,做大主体,为完成集团“放量做强做大中国科技出版产业”的总体战略目标,为开创中国科技出版产业新局面,为促进中国科技国际交流与合作做出更大贡献。

发展历史

·初创时期(1930-1938)

  从1925年起执教于江苏省立上海中学的理科教员严幼芝先生,在教学时经常需要参阅一些图书资料,而在市面上能够购买到的或者价格十分昂贵,或者质量不佳。他目睹这种社会现象和自己的切身体会,遂产生为广大读者提供高质廉价图书的愿望。
  1930年6月,经各方集资,严幼芝在上海尚文路龙门师范学校的旧址借两间小屋办起出版社,故取名龙门书局,自任经理,出版的第一批书是供上海交通大学教学用的70余种课本。  
  龙门联合书局旧址
  龙门联合书局旧址
  过一年多的摸索,龙门书局在图书质量提高的同时,营业额也直线上升,南京中央大学、杭州三江大学等以及不少外地读者也纷纷要求订货。由于龙门书局的资金、设备和印刷力量有限,那时只能承印预订的业务,没有条件自办出版发行,盈利不多。
  1932年,严幼芝为了把业务再向前推进一步,同股东们商议,决定追加投资,将龙门书局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请郑通和先生为董事长。这时,书局从国外进口了一台石印机,增添了一些工人,建立了一个小型印刷厂。从此,既能承担预订图书的出版,也可以储存一些常用的科技课本以应付门市部销售,印数增加,成本也相应下降。那时北平、天津的一些大学前来订货的也不少,原有资金又不敷周转。经股东会商定,再次增资。
  1934年,严幼芝为了进一步提高印刷工艺,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决定自费出国深造。行前将书局和印刷厂的工作做了妥善安排,以保持印刷、出版和发行业务的正常进行。严幼芝去英、德两国留学三年多,先在英国曼彻斯特科学技术学院和曼彻斯特大学学习数理化和冶金学,1936年转到德国莱比锡印刷学院专攻印刷技术。
  1937年春,严幼芝在国外从报刊的字里行间预感到日本帝国主义在准备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这年5月初他即赶回祖国。不久,“七七”事变爆发,“八一三”日寇又疯狂进攻上海,狂轰滥炸,龙门印刷厂遭殃被毁,化为瓦砾。上海沦陷后,龙门书局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收拾残烬,邀请回到乡下的工人重新来到上海,购买一些破烂的石印机器加以修理,在租界内租用临时厂房,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恢复了生产。
  龙门书局在创始阶段的七年中,出书近千种,较好地满足了各校教学的基本需要。  

·联合发展时期(1938-1945)

  1937年“八一三”日寇侵占上海,人们惶恐不安,出版业异常萧条,同业竞争又十分激烈,利润遽然下降,时有发生危机的可能。为了维持较高的利润,经严幼芝发起,组织八家出版社联合经营,立即得到同业的赞同,决定共同集资,在人们称之为“孤岛”的上海租界内成立龙门联合书局。
  龙门联合书局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其中原龙门书局占股份32%。它由股份较多的六家负责人为董事,组成董事会。严幼芝被聘任为总经理。起初,龙门联合书局的发行业务由一家杂志社上海分社承包,1938年收回自办,并由严幼芝等负责组成总管理处,自建印刷厂,设立总发行所和支店专柜。同时,在北平和天津也设立了分店。从此,龙门集出版、印刷、发行于一体,跻身于中国书业界。  

·转折时期(1945-1949)

  1945年秋,抗日战争结束后,出版行业进入激烈竞争阶段。为了谋求发展,龙门联合书局决定组建科技图书编辑室,以适应中国科技事业发展的需要。
 龙门书局早期出版物
 龙门书局早期出版物
  在科技图书出版业务发展的同时,龙门约请了23位大学教授、工程界知名专家组成一个工程图书审核委员会,作为编辑出版业务的咨询机构,对龙门出版工程方面的图书发挥了一定作用。

·新的历史时期(1949-1954)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龙门联合书局领导层意识到科技图书的出版发行事业必有其广阔的发展前途,希冀大展宏图。鉴于早已解放的东北地区有不少大专院校、工矿企业,对于科技图书有殷切需求,遂于1949年8月派人前往沈阳设立分店。由于当地新华书店、三联书店和一些小书店均不销售科技图书,龙门沈阳分店成了独家经营,零售兼批发,生意兴隆,尤其逢年过节,门市九折优惠读者,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沈阳分店几乎包揽了龙门版图书在整个东北地区的市场。新中国成立后,龙门又派人去西安等地开设分店,扩大发行业务。
  自1950年起,北京、汉口等分店为扩大营业额,方便图书馆、科研单位和广大读者选购各类科技图书,除销售龙门版图书外,还经销其他出版社出版的科技图书,深受读者欢迎。据统计,北京分店有一个月经销外版书的销货额竟高达销货总额的70%。
  1953年龙门联合书局为适应科技图书的编辑出版业务大幅度增长,加强了编校力量,并改善了工作环境。
  新中国成立以后,龙门又吸收了一批职工,分布于各个部门。  

·科学出版社的诞生

  科学出版社标志
  科学出版社标志
  中国科学院鉴于出版工作对科学研究的重要性,在1949年11月1日成立之日,即在科学院机关设立编译出版局(后改称编译局),主持出版工作,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科技编译出版机构。当时编译局以出版中国科学院和各自然科学学会主编的学术刊物、中国学者的科研专着和翻译出版国外的优秀科学着作、组织编订自然科学名词为主要任务,同时还接受出版总署委托,承担对商务印书馆和龙门联合书局提出的科技书稿审查任务,并且向各大学、科研机构征集选题和书稿,再向商务、龙门推荐,因此早与龙门联合书局有着业务关系。随着科学事业的发展,中国科学院认为有必要加强出版工作,乃于1954年2月成立编译出版委员会以领导并规划全院的出版工作,确定编译局作为这个委员会的办事机构。由于编译局不是一个独立对外的出版单位,在广泛开展组稿活动方面亦受到局限。要解决这一问题,唯有加强编辑出版力量成立自己的出版社,才能使编译局从繁重的出版业务工作中摆脱出来。
  当时国家对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方兴未艾,中国科学院根据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的精神,提出了同私营出版业中经验丰富、作风正派的出版企业进行公私合营的方案,借以弥补科学院的人力不足,也可以为国家改造一部分私营出版企业。这样,在出版总署主持下实现了关于龙门实行公私合营问题的会谈。经过两次十分顺利的会谈后,发表了《会谈纪要》。出版总署于1954年5月26日正式批复龙门联合书局,批文称:你局原已有若干公股,并早已为国家担任加工订货任务,事实上已具有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目前实行全面公私合营的条件业已成熟,我署同意你局公私合营,并决定改组为科学出版社。

·大发展时期(1954-1966)

  科学出版社成立后,在中国科学院和郭沫若院长等各级领导的直接关怀下,逐渐形成了以出版学术专着为主的“三高”特色和“质量第一”,“精而准”的指导思想及“三严”作风,成为全国最大的综合性学术出版社。  

·“文革”及恢复阶段(1966-1978)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科学出版社的书刊编辑出版工作完全停顿,直至1970年“三科”合并后的中国制(70)第1号文件正式决定撤消科学和科普两个出版社,筹建新社中国科学出版社。筹建地点在全国科协(二里沟),1971年10月迁至朝内大街科学出版社原址。此间出版物主要是文革前的在制品和少量的新书。其中有经典着作《天演论》和新译本《进化论与伦理学》,有受到读者欢迎的《农村有线广播》和《猪病防治手册》等实用读物,这些图书均重印多次。  

·改革开放以后(1979-1987)

  1984年和1992年为适应科学出版事业的发展,中科院和新闻出版署先后批准该社出版音像和电子出版物。并继恢复上海办事处之后,又相继设立了广州、长春、沈阳编辑室和武汉办事处。
  1985年科学出版社被批准为事业单位,1987年中科院批复同意该社确定的三年经营目标,1990年为支持优秀科技书刊的出版,中国科学院决定设立科学出版基金,由中国科学院每年从科学事业费中拨付基金专款300万元。中国科学院科学出版基金专家委员会办公室设在科学出版社,接受出版基金资助的出版物统一安排在科学出版社出版。一批优秀的学术专着得以出版。  

·成长与壮大(1987-1994)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科学出版社在经历20世纪50~60年代的初创、文革期间的低潮和改革开放后的恢复与发展,随着国家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再一次迎来了百花盛开的大好时光和发展机遇,迅速成长壮大。在那百舸争流、激烈竞争的年代,仍能以其雄厚的编辑力量、一流的作译者队伍、“高层次、高水平、高质量”的图书品牌、居全国之冠的科技书刊出版规模和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在全国科技出版界继续保持了领先的地位,享誉海内外。  

·走向辉煌(1995-2004)

  20世纪90年代是充满诗意的年代,充满青春的年代,也是充满挑战的年代,充满深化改革的年代。走过40年创业、发展和壮大的科学出版社,在新一届智慧创新型社领导的带领下,又迈上了创造辉煌的旅程。在1995~2004年的10年征程中,科学出版社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痛苦过程,经历了艰难的“爬坡”、“上台阶”和“双突破”的难忘战斗,经历了多少次大展鸿图的谋略、策划与规划,经历了许多日日夜夜的拼搏与奋进,朝着既定目标向前,终于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走向辉煌的今天。

重大项目概况

  近年来科学出版社重大出版工程建设引人注目,优良出版资源富集,品牌优势凸显。一批批凝聚国家重点科研项目和重大科技项目的重要成果、反映中国最高科研水平的重大出版项目和原创科技着作落户科学出版社。这是科学出版社对诸如国家“863”、“973”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国家级重大项目给予持续关注以及长期重视重大出版工程建设的成果。2005年,历经中国四代植物学家辛勤耕耘和通力协作,一部跨越了半个世纪的学术巨着,共计126卷册的《中国植物志》在全部出版完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被570位两院院士评选为“2005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十一五” 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中,科学社有20项入选,在申报的451家出版社中独占鳌头。由钱伟长先生任总主编的《二十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40卷)进入运作阶段;由路甬祥副委员长任总主编的国家级重大出版工程《中国可持续发展总纲·国家卷》(20卷)已经完成,其后续工程地方卷、地图集也正在进行中;继《中国出土玉器全集》之后,《中国出土磁器全集》也出版完成,《中国出土器物全集》系列丛书初具规模。这些重大出版工程有益地提升了科学出版社在图书市场中的品牌影响与竞争能力。